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徐水良文集
·两百年左倾倒退大潮,会有两百年右向加速进步作补偿
·变骚乱为起义
·未来中国基本国策的一些要点
·未来中国一些重要的社会原则
·答洪哲胜先生的按语
·"保卫资源!保卫产业!保卫金融!保卫全中国!"
·重发支持红杉军反腐倒扁,劝告绿营划清界线的几篇文章
·索尔仁尼琴和俄罗斯的悲剧
·就俄、格冲突和华国锋问题答朋友问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退盟声明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它有可能彻底崩溃
·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研究土地问题,揭露中共抢劫掠夺
·十余年来关于改革程序和农民问题的几篇文章
·秦晖先生和自由主义者们的一些欺骗手法
·当代中国三农问题的实质
·中国自由主义:概念、祸害和欺骗手法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
·左派和右派联合推动政治改革
·讲一点道德常识
·对台湾的一点希望
·神经失常或别有用心才会宣传告别革命
·简评胡平《民主与革命》
·国内网民怒吼,呼唤反抗
·大陆网友继续以激愤情绪抨击林嘉祥和中共当局
·网上评论两则
·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
·读帖有感:贵和贱
·问几个问题,有人信吗?
·谈革命和起义的时间预见问题
·金融海啸的相关理论和解救法宝
·对魏京生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与台独人士的一次网上争论
·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我对《08宪章》的初步看法
·分清两种不同性质的暴力
·我对《08宪章》的看法和策略
·网文两则
·人权高于主权也是中共宪法条文的必然推论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界历史上多数情况是落后野蛮民族欺负先进文明民族
·台独分子喋喋不休的保贪腐谎言真让人烦
·台湾道路硬搬大陆是民族精神的自杀
·答害羞人儿:我为什么要反对台独?
2009年
2009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台湾人,追杀贪腐,切勿松懈!
·读“精英”奇文有感
·08宪章,中共偷鸡不着蚀把米
·谈民运圈现存问题的根本原因
·答格丘山先生:格老闭眼睛讲话
·书生误国
·思想自由和知识精英的道德责任
·金融海啸提出的新课题
·悼戈扬
·美国的经验给我们的教育
·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对洪哲胜先生的一个建议
·驳中国革命道路走不通、只能走改良道路的胡话
·江棋生兄糊涂
·中国异议人士应该关心老百姓切身利益
·中国自由主义的蠢货们是蠢得没有救了
·论突发庆典式革命
·关于未来中国的国号
·北方大旱给我们的教训
·关于联邦制问题
·"小英雄"林浩事迹被曝是骗局(相关文章并按语)
·关于文革屠杀
·为中国奴才正个名,为犬儒学派平个反
·简要概括:当代中国人造反的六个阶段
·08宪章为反对派分清阵线
·关于GOOGLE的反面参考作用
·答上海国保“新中国”
·胡安宁反咬一口,什么逻辑?
·中国狭义反对派沦陷区的一个奇景
·不是什么都能和解的
·“和解”骗术的几个圈套
·人民抗暴、人民起义,推翻中共暴政
·认真研究和解课题
·消解“和解合作”麻醉药,奋起反抗倒暴政
·中共权贵的末日心态和当代中国的巨大危机
·关于人类进步的分类——纠正张三一言兄的一个失误
·一些重要概念的重新分类和解释
·对胡平兄一个错误的批评
·社会前进倒退类型分类(图)
·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对马英九的一个批评
·民主运动(民运)的确切定义
·颠倒的国际和中国意识科学
·与达赖喇嘛的见面、感想和思考
·写给胡安宁的一个网上帖子
·九十年后看五四(五四人物、巨人不巨)
·伪造的六四记忆黄雀行动
·网文一则(关于民运污泥浊水)
·巴东县公安局那些法盲,全部解雇算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有关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争论文章

   目录:

   徐水良: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张三一言:评胡平的“不应该革命”论

   徐水良:简评胡平兄《民主与革命》

   徐水良:对胡平兄一个错误的批评

   胡平:民主与革命

   

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徐水良

2009-4-13日

   胡平兄引述他《民主与革命》中的观点,再一次引起争论,张三一言先生也写了回应文章《评胡平的“不应该革命”论》。

   胡平先生的《民主与革命》一出来,本人就写了《简评胡平兄〈民主与革命〉》一文,作了简要批评。因篇幅所限,对胡平兄文章的错误,不能一一谈及。

   这次胡平对张三一言的跟帖《切切不可对革命一概而论......》的观点,重复他多年来的错误理论,所以本人再次写了《对胡平兄一个错误的批评》一文,也只是对胡平先生重新提及的一个错误进行批评。胡平兄的《民主与革命》一文,以及他的其他一些文章和观点,都值得讨论。

   为了读者对争论全貌有个了解,这里把胡平的《民主与革命》一文,与几篇批评文章放在一起,一并发出,供大家参考。

   正像本人在刚刚读到胡平兄《民主与革命》这篇文章时,立刻就指出的那样,胡平兄文章这些错误的要害,就是:不是从现成的历史经验出发,不是从现成的客观实际出发,从实实在在存在的历史事实出发进行分析和论述,得出符合实际的结论;而是从空想出发,从头脑中想象出来的理论和前提出发,以诡辩式的逻辑,得出完全不符事实的错误结论,这种错误结论,根本不管过去的铁的历史事实,尤其是要抹煞过去世界上的共产党专制制度,正是由革命来推翻的铁的历史事实,掩盖全世界的民主制度,绝大多数是由革命或战争建立起来的铁的事实。

   而胡平兄这种错误的逻辑和理论又建立在一个错误逻辑基础之上,就是把推翻共产专制的特殊革命,与共产党人为制造的“暴力革命”,实际上是共产党制造的历史大倒退,也即暴力的反革命,等同起来,把两种不同性质的革命混淆起来,作出关键性的错误结论。这种关键性的错误结论,与客观历史事实一对照,立刻就站不住脚。

   这种共产党反动的暴力革命,按历史进步要求,根本就是不需要的,不存在胡平说的从需要到不需要的转化,胡平的理论不能成立。

   而革命不是儿戏,理智的革命者决不会把革命当儿戏来玩,其它进步的革命,无论是为全世界民主制度奠定基础的英国清教革命、光荣革命、美国革命等暴力革命,还是当代东欧苏联独联体菲律宾印尼革命等非暴力的或者暴力含量比较小的革命,以及其他凡是进步的革命,除了辛亥革命等个别完全似是而非的例子以外,也没有不需要或不应该的革命。胡平的理论,同样不能成立。(上面讲到的美国革命,中国人一般称它为独立战争,与美国人自称美国革命有所不同。)

   正像张三一言先生指出的,现在关于革命的争论,正是面临当代中国革命形势这个非常现实的实际情况而发的,所以,这种争论有特别重大的意义。

   

评胡平的“不应该革命”论

张三一言

(博讯2009年04月13日发表)

   胡平在我的《多美啊,如果没有革命!》中作如下回应:《切切不可对革命一概而论......》“问题就在这里,在应该发生革命的时候往往没有发生革命,在实际发生革命的时候往往,革命在该来的时候不来,在不该来的时候倒来了。这就让人很有几分尴尬,不论你是主张革命还是反对革命。由此可见,对革命切切不可一概而论。(此文摘自胡平的《民主与革命》”)

   对此,我只要问一句:共产党有没有民主政治改良?若有并且做了,革命或许没有需要和不应该;若没有,那么革命就全是需要的和应该的。目前共产党绝无政治民主改良的意愿,更无行动,有的是暴政高压,所以中国的革命全是需要的和应该的。

   一概而论“不需要、不应该革命”失于片面。

   不论是胡平对万维网书面采访“什么情况下您会开展一场革命?”的回答,还是我的《多美啊,如果没有革命!》文章主张的民主革命,都是针对目前中国共产党面临的民主革命形势而发,并不是作无的放矢的“通论”,所以谈的都是具体的革命,不存在对革命一概而论的问题。胡平的雄辩在于把针对性具体的革命,抽象化“一概而论化”;抽象化后,得出有不需要、不应该的,和需要、应该的革命两种。然后片面地强调不需要、不应该的革命,并以此作判定;再然后用这判定回应现实,例如回应我的肯定今天民主革命的文章:切切不可对革命一概而论。用意明显在于隐示(起码给人的解读是):即将来临对共产党的民主革命是不需要和不应该的。在通论中,革命有两种:不需要、不应该的,需要、应该的;现在胡平强调一面并把它当作定论回转头来回应现实革命问题,就是片面。

   在现实中,可能到来的中国民主革命到底是不需要、不应该的,还是需要、应该的?

   对高压下的今天,胡平认为革命需要和应该;所以大家没有分歧。对中共行将失控的将来,胡平认为革命不需要和不应该。理由是,那时改良已经可能了;既然可以用小代价小牺牲的改良可以达到革命所要求的目的,为什么还要付出重大代价和牺牲的革命呢?可见到那个时候的革命是不需要和不应该的。是这样吗?我们来具体分析一下。

   针对现实而论“不需要、不应该革命”于理不通

   第一,共产党与民主革命对弈中不存在不需要、不应该的革命,这个时期的革命全是需要的和应该的。

   两军对弈过程中一般会有一方(例如A)趋向衰弱,一方(例如B)在对方衰弱后取得胜。这时有这么一个政治军事评论家说:A方衰弱退化时,B再进攻去谋取胜利是不需要不应该。这种评论让人哭笑不得。维护专制独裁的共产党和要求还政于民的民间民主革命力量是对弈双方。现阶段革命需要和应该,但是不能实现,所以现阶段革命的要务弱化共产党或强化自己,创造实现革命的条件。一旦具备条件,民主革命力量需要和应该义无反顾机不可失实现革命。我们说这时暴发革命极之及时、需要和应该。因为这时的革命是前一个“需要和应该革命”时期的延续而不是另起炉灶,所以不存在不需要和不应该问题。但是胡平对这时的革命判定为“不需要、不应该”。这和前面说的那个政治军事评论家一样令人哭笑不得。

   第二,在共产党与民间反对力量和解并有合约情况下还发生革命,这革命才是不需要、不应该革命的。

   胡平判定前述革命不需要不应该的根据是:这时已经可以进行民主改良了,所以无需要和不应该革命。

   这要作具体分析。共产党反革命弱化是因民间压力逼迫所致还是自我觉悟导致?若是前者,不作它想,一意需要和应该革命。若是后者(暂时把它视作可能),就要看共产党做了什么。若只是做个姿态没有实际行动,或者只作应付式的行动,我给的答案是:这时需要和应该革命;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把革命进行下去!谈到这里有必要提醒民间改良鼓吹派注意,不要把共产党放松对改良和革命的镇压幻想成为共产党作出实际改良;不要把可能当作是事实。

   如果共产党真是有意改良,就应该与民间对话,与民间反对力量和解订协约。如果在这样情况下还要发生革命,那么我们才可以说这个革命是不需要的和不应该的。可惜,中国的政治现实有这个可能吗?中国人不会做做这个梦。所以,即使是共产党自愿改良,只要它没有起码的能满足民众最低要求的改良行动,革命还是需要的和应该。

   第三,在共产党的民主改良超越于革命,还要发生革命,这革命才是不需要、不应该革命的。

   倘若共产党不愿与民间对方妥协,还有一条可让革命成为不需要和不应该之路可走。这就是:把民主改良赶在革命暴发之前。如果共产党定下民主时间表路线图,这个时间走在革命前面,这条路线革命不可取代。这样一来革命要求的目标由共产党的改良实现了,支持革命的民众也转向改良了,顿令革命失去了号召民众的口号也失去了民众基础。在这样情况下,若革命者还要发动革命,这个革命就是不需要和不应该。

   前几年,共产党也曾经提出过把改革赶在革命暴发之前的口号,可见共产党中有识之士面是能正视现实和提出可行路线的。但是,我们看到的是共产党做的全是民主改良和民主革命相反事:大反特反民主!你共产党既然反民主革命也反民主改良,那么民主革命就是完全需要的和应的。

   结论是,针对中国政治现实,在具目前,我们看不到任何不需要和不应该的革命;我们看到的全是需要的和应该的民主革命。

   2009-04-13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简评胡平兄《民主与革命》

徐水良

2008-10-25

   这里不来评论胡平兄文章中的正确部分,仅仅批评文章中的某些错误。

   胡平兄文章这些错误的要害,就是用诡辩式的理论,来掩盖和抹煞过去世界上的共产党专制制度,正是由革命来推翻的铁的事实。

   文章不是从现成的实际出发,而是从诡辩式的理论出发。而这种诡辩式的理论,仅仅依靠一个小小的逻辑错误,建立在这个小小的逻辑错误的基础之上:这就是把推翻共产专制的特殊革命,与共产党人为制造的“暴力革命”那样的所谓的“革命”,即实际上是共产党人为制造的历史大倒退,也即向后飞跃倒退的暴力的反革命,或一些类似的革命,等同起来,作出关键性的错误结论。

   胡平兄文章的缺点:往往是谈策略,讲小道理,不大讲大道理,不大讲原则,有时不顾基本理论,也有时不顾基本事实。

   几十年的事实说明,讲别人口头空想的许多人,往往自己最空想。因为他们是根据自己空想,而不是现成的经验来行动。这些人的那些东西,对共产党往往不起作用,相反,却使中国民运三十年一事无成,四分五裂,灰头土脸,客观上帮助中共延长了他们的统治,大大增加了中国向自由民主转型的历史成本,使这种成本早已远远超过一次规模浩大的革命。这里说的“讲别人口头空想的人”,不是胡平兄一个,胡平兄其实是比较好的,不严重的,其他许多人,更严重。

   多少年来,很多人嚷嚷着,说他们坚决要走改良道路。攻击革命道路是空想。他们连自己正是最大的逻辑错乱的空想家、自己正是一天到晚空谈改良口头空谈家也不知道,却要攻击别人是空想家空谈家。

   因为,革命,是人民的权利;改良,是统治者的权利。他们连自己没有改良权利这个基本事实都不知道,只是一味空谈他们要改良,空谈三十年,还要攻击别人空想空谈,让人感到非常地可笑。

   上面说的“很多人”,不一定包括胡平兄在内,但他们都采用类似的逻辑和理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