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華聯邦自治國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華聯邦自治國]->[劉沙沙的传单记(轉貼)]
中華聯邦自治國
·陳賜麟哲學文選(72)—談談判斷力!
·孔子文學院召募書!
·陳賜麟哲學文選(73)—與林至正會長談高舉文化大旗有感
·陳賜麟哲學文選(74)-- 鄭和下西洋之歷史揭密
·2012年台灣總統競選宣言暨國家政策白皮書
·2012年台灣總統競選宣言暨國家政策白皮書(1)
·2012年台灣總統競選宣言暨國家政策白皮書(2)
·2012年台灣總統競選宣言暨國家政策白皮書(3)
·2012年台灣總統競選宣言暨國家政策白皮書(4)
·2012年台灣總統競選宣言暨國家政策白皮書(4)
·2012年台灣總統競選宣言暨國家政策白皮書(5)
·2012年台灣總統競選宣言暨國家政策白皮書(5)
·陳賜麟政經論文(74)—中國台灣有什麼不好?
·陳賜麟哲學文選(75)—選總統是一件丟臉的事嗎?
·陳賜麟政經論文(75)—陸生張同學事件啟示錄
·陳賜麟哲學文選(76)—談談大陸的包二奶與道德之間的相關問題
·陳賜麟政經論文(76)—談談領導統御的相關問題
·陳賜麟政經論文(77)—再談談領導統御的相關問題
·陳賜麟哲學文選(77)—談談主流價值觀的相關問題(一)
·陳賜麟哲學文選(77)—談談主流價值觀的相關問題(二)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一)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二)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三)
·致同濟中學68年畢業丙班失聯同學的一封信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四)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五)談談張李的親子關係問題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六)談談做人風範的話題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七)談談做人的目的(1)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七)談談做人的目的(2)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八) 談談政治與中醫的關係(前言)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八) 談談政治與中醫的關係(一)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八) 談談政治與中醫的關係(二)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八) 談談政治與中醫的關係(三)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八) 談談政治與中醫的關係(四)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八) 談談政治與中醫的關係(五)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九) 談談台灣的教育改革(一)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九) 談談台灣的教育改革(二)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十) 談談社會正義的相關問題(1)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十) 談談社會正義的相關問題(2)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十一) 談談人生成就的相關問題
·陳賜麟政經論文(78)—創意本位的時代是否已來臨?(一)
·陳賜麟政經論文(78)—創意本位的時代是否已來臨?(二)
·懇请聯合國總部與中國政府將阻礙破壞世界和平的真凶---阿里巴巴公司揪出来!!(轉貼)
·2012年中華民國總統競選文宣
·陳賜麟哲學文選(79)—尋同窗記(一)
·陳賜麟哲學文選(79)—尋同窗記(一)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十二)談談志鴻同學的管理學疑惑!
·陳賜麟哲學文選(79)—尋同窗記(二)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十三)談談妙聰同學關於教育行政上的疑惑!
·陳賜麟哲學文選(79)—尋同窗記(三)
·陳賜麟哲學文選(79)—尋同窗記(四)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十四)談談張李同學關於大師定義的分享!
·陳賜麟政經論文(79)—談談新一代的貨幣政策:創意本位制(前言)
·陳賜麟政經論文(79)—談談新一代的貨幣政策:創意本位制(一)政府職能的轉換(1)
·陳賜麟政經論文(79)—談談新一代的貨幣政策:創意本位制( 一)政府職能的轉換
·陳賜麟政經論文(79)—談談新一代的貨幣政策:創意本位制( 二)產業結構的重大
·陳賜麟政經論文(79)—談談新一代的貨幣政策:創意本位制( 二)產業結構的重大
·陳賜麟政經論文(79)—談談新一代的貨幣政策:創意本位制( 二)產業結構的重大
·陳賜麟政經論文(80)—談談關於統一與合一的政治學概念
·陳賜麟政經論文(79)—談談新一代的貨幣政策:創意本位制( 二)產業結構的重大
·陳賜麟政經論文(79)—談談新一代的貨幣政策:創意本位制( 二)產業結構的重大
·陳賜麟政經論文(79)—談談新一代的貨幣政策:創意本位制( 二)產業結構的重大
·陳賜麟哲學文選(78)—參加68年度同濟中學同學會有感!(十五)談談往生的定義
·陳賜麟政經論文(81)—談談參政的方法!
·關於聯合國成員國公職人員任免之暫行條例
·陳賜麟政經論文(79)—談談新一代的貨幣政策:創意本位制( 三)人類經濟史觀的
·中華蓬萊兩岸合一大同盟盟章
·陳賜麟政經論文(82)—談談合一盟建黨的相關問題!(一)
·陳賜麟政經論文(82)--談談合一盟建黨的相關問題(二)
·陳賜麟政經論文(82)--談談合一盟建黨的相關問題(三)
·陳賜麟政經論文(83)--退出與退選的語意釋疑!
· 陳賜麟政經論文(84)--關於治國平天下的相關論述---答中華蓬萊兩岸合一大同
·關於治國平天下的相關論述---答中華蓬萊兩岸合一大同盟問(2)
·陳賜麟政經論文(85)--談談美牛進口台灣的相關問題
·陳賜麟哲學文選(80)—尋找自我的故事(序)
·陳賜麟哲學文選(80)—尋找自我的故事(一)
·陳賜麟哲學文選(80)—尋找自我的故事(二)
·陳賜麟哲學文選(80)—尋找自我的故事(三)
·陳賜麟政經論文(86)--由四書五經談古中國之治國方略(前言)
·陳賜麟政經論文(86)--由四書五經談古中國之治國方略(一)
·陳賜麟政經論文(86)--由四書五經談古中國之治國方略(二)
·陳賜麟政經論文(86)--由四書五經談古中國之治國方略(三)
·陳賜麟政經論文(86)--由四書五經談古中國之治國方略(四)
·陳賜麟政經論文(86)--由四書五經談古中國之治國方略(五)
·陳賜麟政經論文(86)--由四書五經談古中國之治國方略(六)
·陳賜麟哲學文選(80)—尋找自我的故事(四)
·陳賜麟哲學文選(80)—尋找自我的故事(五)
·陳賜麟哲學文選(80)—尋找自我的故事(六)
·陳賜麟哲學文選(80)—尋找自我的故事(七)
·陳賜麟政經論文(87)--答郭國汀律師問(前言)
·陳賜麟政經論文(87)--答郭國汀律師問(一)革命的思想與理論之一
·陳賜麟政經論文(87)--答郭國汀律師問(一)革命的思想與理論之二
·陳賜麟政經論文(87)--答郭國汀律師問(一)革命的思想與理論之三
·陳賜麟哲學文選(81)—如何思考:我的志願?之一
·陳賜麟哲學文選(81)—如何思考:我的志願?之二
·陳賜麟哲學文選(81)—如何思考:我的志願?之三
·陳賜麟哲學文選(82)--生活隨筆
·陳賜麟政經論文(88)-- 答郭國汀律師關於互聯網能否做為與當局決戰點的問題!
·陳賜麟哲學文選(83)--看國中同學:嘉惠老師處理學生糾紛有感
·陳賜麟哲學文選(84)--再談談什麼是放空?
·陳賜麟哲學文選(85)--什麼是平天下?(前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劉沙沙的传单记(轉貼)

   传单记
   
   
   
   第二章

   
   哪许山河私帝王
   
   
   二OO九年四月三日,晚九点。南阳梅溪宾馆。707号房间。
   
   拨通了李晶电话,听到了她甜美温和的声音。
   
   寒暄之后,我迟疑了一下,终于克服了羞怯,下定了决心:
   
   “李晶,上个月有朋友给你打电话,听到了你有点不理解郭泉。说‘搞民主非得坐牢么,坐牢有什么用呢?’当时我没有行动,没资格跟你说什么,而现在,我要行动了,有些话,必须得说了:
   
   (热血刷刷的冲到了脸上)郭泉坐牢,有用!
   
   我就是一个例子,我刘沙,就是一个例子!
   
   去年秋天,我一方面被那个奥运会的美丽画面给迷住了,觉得中共再坏,好歹他能用这样的美梦哄着中国人民安渡一生。算了吧,认了吧。
   
   而另一方面,我被网络的一次又一次严密封杀给弄得灰心丧气,我的文发一次发不出去,发N次发不出去,就象玻璃盒子里的跳蚤一样,跳一次跳不出去,跳N次跳不出去,最后就绝望了,就被盖住了,就没劲跳了,就觉得,中国人民活该就是这个命了!冷漠自私的中国人民,没有血性的中国人民,他不配享有民主,他活该就是这个命了!包括封杀刘沙封杀得寸草不留的版主在内的中国人民,活该就是这个命了!包括追在我后边辱骂了我上万次的网友在内的中国人民,活该就是这个命了!包括有血性没韧性的刘沙在内的中国人民,活该就是这个命了!我被盖住了!
   
   可就在我最消沉的时候,传来了郭泉坐牢的消息。我一下子被刺痛了,被惊醒了!郭泉平常的批评文章我只是看看:好爽啊,好痛快啊。而已。只是看了痛快,而已,从来没想到和他联系一起行动什么的。从来没想过。可他坐牢的消息传来,我就一下子被刺痛了!我觉得,我个人觉得:他就因为建个党被抓,为了这么正常的一点政治权利就要被抓,这是中国民主派的耻辱,这是官方对于中国民主的侮辱!紧接着又是晓波被抓的消息,又加了一层耻辱!可,这份耻辱和痛苦也让我振奋,让我看到中国的血性还没死绝!中国的男子汉还没死绝!还有人在做,有人在牺牲!中国民主还有希望!
   
   这几个月我因为要行动要承担严重后果,所以在拼命享受生活,可是,不管我是在吃饭、上班、打游戏、看电影、赴宴、游春-----不管我在干什么,只要一想到晓波还在牢里,郭泉还在牢里,我就觉得,(咬牙切齿)我就觉得耻!辱!我就觉得他们在坐牢我在外边玩儿我耻辱!就觉得胸口一疼,好象有把刀断在胸口了似的,一呼一吸都疼,喘口气都疼!唯一能安慰自己的就是我马上也要行动了,我不可能噙着这份耻辱安安生生过我的小日子!而,我如果坐牢的话,相信也能唤起更多的人来,唤起的人多了,事情就有希望!“
   
   还有一些话没和李晶说。新民党党章不是我愿意保卫的纲领,可宪章是。郭泉不是我愿意热血追随的领袖,可刘晓波是,王丹是。因为他们两个的名字,连着那一代人的热血青春,那宝贵的机会,那汪洋血海里断送的梦想!那是,共和国的历史上,难得的一段激情自由的好日子!此后的国人,最起码我,一看到官僚资产阶级的中共政府欺压民众、压制民主时我就会想起那一段好日子,那宝贵的机会!就象一个被后娘长期折磨的孩子,一受欺负,就会去哭他亲娘的坟!!
   
   ……
   
   让我热血无畏的,是先烈。而让我不得不行动的,是同志,是同志们的痛苦,是宪章的同志们所受的痛苦和羞辱,是各地传来的坏消息:坐了牢的刘晓波的痛苦,被开除的唐小昭的痛苦,被搜查的巨旭光的痛苦!官方迫害某些“签友”时有意不切断他们的通讯,目的就是扩散痛苦扩散恐慌!就是让签友们互相惊吓,惊吓到恐惧!可是愚蠢的官方怎么不想想,扩散恐慌的同时也扩散了怒火!因为“表达意见”就要如此被凌辱,二十一世纪的政治常识不接受这样的侮辱和恐吓!
   
   前年山西黑窑案我参与调查,被劝告:“共产党会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把我吓坏了,真吓坏了,可,恐惧了几天后我被激怒了: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就因为行使网民监督的“第五权”,就这么点破事就让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那这样的党和政府,我和它不共戴天!我怎么着也得拼命奋斗,以争取一个能让我死个明白的制度!能让公民死在可杀之罪上的制度!
   
   去年我进京抗议,又有人劝告我,小心被“直接毁尸灭迹”,我又被吓坏了。可,惊吓了几小时之后,就是豪情上涌,黑暗中的豪情万里!左右是左右了!我还有什么好害怕的?我还有什么可失去的?我反正是要被毁尸灭迹的!
   
   郭泉被控以“泄露国家机密罪”的消息传来,我恐惧得直打冷战:我能感觉到,如此构陷,能让民主派个个恐慌,人人自危:秘密审判,无法抗辩,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如此的整治手段之下,所有民主派,有谁是无罪的,又有谁是安全的?下一个,轮到谁?可,扩散恐慌的同时,也扩散着无畏和怒火:“我还有什么可失去的?我反正是要被诬陷,被秘密审判的!”
   
   …………
   
   李晶在电话里,很温柔的跟我说,说“现在理解郭泉”,说自己一定把孩子带好,等郭泉回来。我点头称是,然后,讲起下一段感想,关于坐牢之必要:
   
   “要让你的敌人尊重你,你必须得拿出行动,必须得付出代价。要触动共产党,要让他承认民主的价值,你必须付出代价。言论、游行是一种交流,坐牢服刑也是一种交流和说服。有个说法,不知真假,而我对这个说法的反应,也不尽符合民主的原则,只是比方,一个比方:听说王震说:‘这江山是我们拿三千万人头换来的,谁想要可以,也拿三千万人头来换!’民主派是和平主义者,不搞暴力,而且这年代共产党轻易也不杀头,所以,我们拿不出三千万人头来换,但是,我希望中国民主派能有这样的英雄气概,拿三千万年的大牢来换!
   
   三千万年的大牢足以触动民众、触动中共,这样的交流和说服,比文字有力,比语言有力!这么多人愿意坐牢的情况下中共抓人抓累了他就会慌张,会想想‘他们是在追求什么样的理想?我是不是什么地方做错了?’话又说回来,如果我是中共,如果民主派们连坐牢的代价都不肯付出,我是共产党我都不放心把江山交给你!动动嘴皮子就想拿到江山?给了你,你会珍惜?连坐牢都不肯坐就想执掌江山?凭什么?你也配?所以,我刘沙,我是准备完成时代的任务,去接受坐牢的锻炼了:如果中共判我十年大牢的话,那就是说,三千万的任务,我完成了三百万分之一,我会感到自豪和荣幸!“
   
   ……
   
   让我佩服的是,在我如此激情之下,李晶的冷静。仍然是不紧不慢,不愠不火,温柔的声音,娓娓道来,讲孩子,讲郭泉,讲她的坚持,对我的感谢。那甜美柔和的声音,抚慰了我的情绪,余音袅袅,袅袅到我的梦乡。
   
   
   
   作者:劉沙沙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