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曾节明文集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是习近平遇刺的预告
·作茧自缚、走入死胡同的中共历史观
· 为中华民国领有蒙、疆、藏地辩
·“六四”不会再来,中共灭亡方式将出人意料
·“六四”再反思:“六四”本来有胜机,机遇诉求宜分开
·警惕:中共已把“狼性文化”树作隐性意识形态
·中共推播“狼性文化”,既是维稳的需要,也是榨取的需要
·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纳粹和现行白人种族主义的区别
·从诸葛亮到蒋介石,战略僵硬为哪般?
·习正恩学朝鲜再上台阶:毒死张健,中止开放
·张健暴死疑云密布:扑朔迷离的泰国之行
· 列宁式极权+官僚原始资本主义模式,在习近平手上成型
·“励志文化”是榨干血汗的迷幻剂
·中共为什么要毒死“没有威胁”的张健?
·川太阳粉将再次幻灭:特疯子对华加税为骗选票
·特疯子加税为交易,反对派人士切勿重蹈“顶锅”覆辙
·中美贸易战前瞻:习得独裁机遇,川保连任票仓
·特朗普就是美国的掘墓人
·借助川痞贸易战,习二世掀起新义和团狂潮
·单纯的贸易战决不可能推翻中共 ——驳经济决定论者
·台湾走出反制中共“武统”转折性的一步
·特疯子高唱“反社会主义”,对中共是无的放矢
·中国异议群体为什么充斥着对特朗普的意淫?
· “八九”不再有,希望在台湾
·“红色极权+原始资本主义”的中共模式,是自由世界前所未有的威胁
·要逼退港奸政府,就必须二次“占中”
· 香港人已无路可退
·港人宜成热打铁,反“送中”兼争普选
·林郑月娥比李鹏还厉害
·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香港“反送中”运动,胡平再显维稳面目
· 胡平希望中国反对派永远失败
·习近平将步赵紫阳的后尘
·香港民主派的胜机:中共决不敢在香港制造“六四”式的屠杀
·反对派人士必须正视中国大陆民众道德大滑坡的残酷现实
·港奸特首与中南海寡头对应图
·后邓时代造成的道德败坏,对中国民主化的阻碍,甚于毛泽东的“文革”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八九”与香港“反送中”似曾相识:三十年前后大陆民众的天渊之别
· 一件前所未见的怪事
· 习近平访朝归来后,倒行逆施必大幅升级
·特疯子的G20戏剧性裸奔,是其赞美六四屠杀价值观的必然结果
·特疯子别动律
· 特疯子与郭吻鬼的惊人相似性
·离奇往事一览
· 中共不敢动武,港人胜利可期 ——香港同胞请大胆地往前走!
·形势危急!蔡英文政府必须急行“对等法”
·比起女童强奸犯川痞及其犹太同伙,王振华是小巫见大巫
·胡平“见好就收”的本质是共产党恩赐民主
· 港人“反送中”的胜利,凸显出大陆维权运动的死胡同
·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习泽东旗帜鲜明,“反对派”神经错乱
· 透视香港局势:中共明年二月摊牌
· 施琅的阴魂诱惑习近平武统台湾
·特疯子就是中共屠港攻台的定心丸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善本)
·英国人在管理上其实比德国人更高明
· 港人宜以文明的超限战,反制中共的专制野蛮超限战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中国变天的契机,在香港和台湾
· 由领导人的穿越式挂相知天命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8.19”事件的再反思
·邓小平的祸害甚于毛泽东
·港奸伪警察8.24重开镇压的启示和对策
·港警迅速公安化的启示:制度决定素质
·争普选已经白热化,时间在港人手里
· 特疯子将贸易战与满清债券挂钩,解了习共的燃眉之急
·美国内奸特朗普已全面实现着普京的战略目标
·2020年美国大选前瞻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香港民运果然激化了中共的内斗
·后清为什么宁可引进非洲黑人,也不愿废除计划生育?
·寄语抗争港民:与其围堵机场,不如围堵港警
·特疯子及其英国同丑必成杜鲁门第二
·德国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人权头号恩主,并非偶然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中共最恨社民主义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美国成全中共上台,是否出于误判?兼透视贸易战
·今明两年是王岐山效法司马懿的最佳时期
·满清罪恶被缩小,“暴秦”罪恶被夸大
·商、周不同源,汉人是周人/古埃及人的后代
·由秦速亡的原因看中共国的寿命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风云际会的时刻即将来临
·新桂系呼之欲出
·习近平秦二世面目毕现,风云际会的时刻快到
·曾节明讲历史的穿越性对应
·习共与末秦的惊人对应
·曾节明谈特朗普:哪有美国优先?只有川痞优先!倒共岂能靠奸商?
· 特疯子为打击竞选对手不惜叛国,香港、台湾危矣!
·如何以相术判断政治人物——是独裁者还是开明派?
·观相论时局:曾庆红、薄熙来、李克强等能人贤者的不得志,标志着红朝气数已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 贵州德江事件的启示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二月七日,贵州省再次爆发“大型群体抗议事件”,万民愤怒冲击贵州省德江县县政府,中共国国徽和政府牌子被砸落、践踏…场面之爆炸性,恰如第二次瓮安事件,中共当局慌忙从周边地区调集大批武警进驻德江,总算“平息”了“动乱”。
   

   与去年瓮安事件不同,引发此次爆炸性事件的导火索不是地方政府的杀人枉法,而是中共中央的政策——根据胡锦涛严防群体事件的“防微杜渐”批示,中共国国务院于2008年发布505号令《大型群众性活动安全管理条例》,
   
   正是这个《安全管理条例》逼出一个危险的德江事件来。
   
   德江事件的性质的是什么?是不折不扣的造反!因为,此次运动中,警察的弹压行动遭民众暴力反抗,中共政府的牌子、中共国的国徽一齐被砸,群众反对中共党国、政府的立场十分鲜明,按照儒家标准,此次运动实属“犯上作乱”、“大逆不道”,按照中共的标准,打砸国徽,构成了对党国的恶毒侮辱,这足以算作一次严重的反党叛国的“反革命事件”。可见,德江此次所谓“大型群体抗议事件”恰恰是最令胡锦涛忌惮的造反事件。
   
   此次德江造反事件本来是一次由德江县青龙镇几支青年龙灯队举办的年度舞龙民俗活动,完全与政治无关,为什么会发展成为一次造反事件?这完全是被胡锦涛“防微杜渐”的《大型群众性活动安全管理条例》逼出来的,所谓的《安全管理条例》,以“保奥运”(实为保专制)为借口,全面收紧社会管控,严限一切形式、一切内容的群众聚集,歌舞、娱乐、民俗等活动自然概莫能外。
   
   在胡锦涛神经质的高压政策下,各地官僚为了自己的顶戴花翎,也变得神经质起来,生怕有任何百密一疏,遭上级“问责”,“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于是非政治问题政治化处理,诸多群众生活娱乐活动横遭专制权力干预,甚至“超女”的评选也要喊停,例行多年、群众喜闻乐见的民俗活动也要禁止,随着胡锦涛的开倒车,群体性娱乐活动的社会自由度,倒退到上世纪七十年代都不如的地步。
   
   别的娱乐活动也许相对容易压制,民俗却因为有着民族的文化传统滋养,特别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强制禁止民俗,必然激起民众特别强烈的反抗,无异于与民为敌;特别在贵州这样的“老少边穷”地区,民俗几乎被老百姓珍视为“第二生命”,政府强权禁止一年一度的舞龙民俗活动,等于是损人不利己、无缘无故地和老百姓作你死我活的搏斗,既暴虐、又愚蠢。
   
   德江事件就是这样逼出来的,德江青年龙灯队的造反,就是典型的“官逼民反”:面对两千年来皇帝老子都不会管的民俗舞龙活动,中共当局竟然出动城管、警察冲击聚会、收缴舞具、砸毁龙灯!八九年的时候,政治抗议要镇压;后来维权上访要镇压;如今随着胡锦涛的“防微杜渐”,与政治、维权都毫无关系的舞龙活动也要镇压!试问,这是一个何等暗无天日的社会!?这是一个何等暴虐无道的政权!?面对这样步步紧逼、欺人太甚的倒退暴政,稍有自尊心的人怎么可能不造反!?
   
   其实,胡式的“防微杜渐”,早于去年六月
   
   就已在桂林逼出了一个群体性事件:正是在中央防微杜渐的《安全条例》的指引下,中共桂林当局破天荒地出动公安、武警、装甲车、摩托艇,向桂林农民宣战,强制驱散每四年一度的桂林国际龙舟赛,警民发生激烈冲突、多人被捕,当时,民风软弱的桂林人忍下了这口恶气;如今,同样的紧套子胡套在贵州人的头上,民风强悍的贵州人爆发了!
   
   此次德江事件,实际上宣告了胡锦涛“防微杜渐”治国的破产。
   
   地处西南僻壤一个小小的德江,一次骚乱,一次“群体抗议事件”居然需要调集四五十辆军车的武警才能“平息”,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全国有几万个德江这样的县,随着官民冲突的愈演愈烈,若有几十个“德江事件”同时爆发,中共的武警该怎么派?
   
   若没有政治体制改革,更多的“德江事件”一定会更频繁的爆发,胡锦涛等人,还能给每一个县派驻四五十车武警?还能给每一个心怀不满的人,安上紧套子和遥控检测器?
   
   更何况,日益膨胀的镇压开支,在经济大危机的严峻形势下,对于中共国财政不啻是雪上加霜,终将难以维持。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为什么会破产?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看似精细周密、固若金汤、无懈可击,实则大愚若智、不堪一击。若没有无事生非的胡式“防微杜渐”政策,决不会有此次德江事件:本来,因为中共政权的贪腐,各地民众早积压了一肚子的怨气,民俗娱乐活动可以有效地宣泄这些怨气、转移民众对政权的仇恨;“六四”屠杀之后,中国民众普遍政治冷漠,甚至许多蒙冤受害的维权上访者,都不愿意参与“政治”——只有解决个案的诉求,没有体制变革的觉悟;德江,舞龙活动举办和参与者,基本上是老实耐苦的农民和县民,决不会敢有借娱乐活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图谋。因此,对德江县的年度舞龙活动,如果中共当局不闻不问,反倒可以“维护稳定”、消灾避祸,“防微杜渐”地镇压舞龙、龙舟赛等民俗娱乐活动,恰恰是无事生非、逼民造反。
   
   胡式“防微杜渐”等于是非政治问题政治化处理,这就是同为独裁者,胡锦涛比江泽民愚蠢的地方:江泽民以舞会化解学潮,鼓励老百姓消闲娱乐声色犬马不问政治;胡锦涛却要防微杜渐地封死老百姓的出气消遣渠道,步步逼迫人民造共产党的反。
   
   道家云:物极必反;中不中、苏不苏的“苏联鬼子”胡锦涛却不懂得这个道理;街边修单车的师傅都知道,螺丝扭得太紧会扭岔——扭坏螺纹,以后反倒再也扭不紧了,贵为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却不懂得这个道理;套子套得太紧的后果是套子破裂,这个道理,没有“政治觉悟”的市井小民都懂,党性特强的总书记胡锦涛反而不知道。胡锦涛以毛共辅导员特有的落后,和清华理工生特有的僵硬机械和精细慎密,天天假大空、处处“胡紧套”、六年来一再“防微杜渐”,把老百姓望梁山上逼。
   
   可见,胡式“防微杜渐”,是不折不扣的胡折腾、是唯恐天下不乱、是逼民造反的找死。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正在重演一百年前的历史大戏。当年慈禧死后,新上台的满清摄政王载沣眼见袁世凯、张之洞等汉族官僚势力坐大,恐惧得不得了,慌忙抛弃慈禧的“以汉制汉”政策,大力排汉兴满,压制汉人、任用满人,载沣执政三年,对汉人“防微杜渐”、重要位置“全都姓了满”,在军队中遍插满人亲信和监军,甚至连新军的弹药军火库,都由八旗兵掌管…结果,载沣的“防微杜渐”不仅没有巩固满清政权,反而导致整个汉族士大夫阶层离心离德、离心离德的汉族地方官僚集团,终于随着武昌起义的枪声集体背叛,导致清廷迅速垮台。
   
   由历史可知,胡式“防微杜渐”,不“防”出个“武昌起义”之类的事件来,胡主席是不会罢休的。
   
   曾节明 成稿于二〇〇九年二月十一日星期三下午
   --------------------------
   原载《议报》第394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