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唯求豪杰大,共造时势新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
·“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徐水良冤枉了大多数同行”等(东海随笔四则)
·我只愿意做个独行侠!
·“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儒门护法”等(东海随笔六则)
·“文化也有高下”等(东海随笔三则)
·民怨深如海,杀官出英雄
·请中央国务院关注和支援
·做人不要太“秋雨”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泡沫人物”等(东海随笔三则)
·论中囯社会的主要矛盾及解决之道
·举起屠刀立地成佛(诗八首)
·荆楚:儒学之虚伪(东海附言)
·示警共产党,致敬刘晓波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负面的老师
·天常生病笔常痒,国不升平心不平
·唯真理是图: 建议东海脱掉儒学外衣(东海附言)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笔,汉王笔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沙叶新“四项基本原则”的儒学依据(外二篇)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举仁义之旗,非重礼不可
·“感谢温家宝,瞩目山东省”等(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可怕的假洋鬼子!
·岐视假洋鬼子是我的权利
·东海老人:活着有什麽意义?
·中共拥儒我拥共
·《良知永不灭》
·所知障患者
·怜悯假洋鬼子,剔除伪民运!
·你是流氓谁怕你
·“中共拥儒我拥共”等(东海随笔八则)
·关于乌市惨案的两点意见
·祝贺我吧,或者咬我!
·国不可作信仰,民不可无诚信--与于丹教授商榷
·“以寂寂无名为耻”等(东海随笔十一则)
·《大良知学》征订启事
·原道文丛第二辑将出预贺
·东海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
·东海是一种待卖品
·东海老人:要习惯我才是爷
·巧言令色足恭,耻乎荣乎?
·新三纲
·《当你…》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兼论少数民族政策》
·赠人二联,欢迎批改
·小乔,何必给东海留面子?
·“我们的圣经”
·“我们的圣经”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东海随笔八则)
·为许君志永及公盟而作
·陶澍慧眼识宗棠
·有知识的愚民
·《羞辱东海的最好办法》等
·《勉断章师爷网友》
·东海老人儒联小集
·儒家本重权,孔孟曾跑官
·“四不”不宜原则化-------与王丹商榷
·博导从来惯胡解
·《关于日食----葛剑雄话说大了》
·东海老人:被迫“沉迷在网络上”!(外一篇)
·反对利他主义,弘扬利他精神
·关于阳光法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不论有无知识,无非破铜烂铁》
·《东海的文化程度》
·屠夫:一块锈铁!
·教诲高层:尊儒应该怎么尊?(外三篇)
·《不是笑话》
·四种人:欢迎对号入座!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想起“汉奸”张志忠》
·《想起“汉奸”张志忠》
·《政府便宜不妨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东海附言:李辉文出,一片哗然,网江湖上更是充斥看对文怀沙先生质疑、批判、嘲弄和漫骂,很多人无线上纲,甚至矛头转向国学。西方朔此文比较客观公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代表东海的看法,特予转荐。(对西方朔文也不尽认同,例如,其文尾“文先生虽然风流,天生爱女人,但爱国、爱文学的情怀,却也是真挚热烈的。”说文先生爱女人真挚热烈,我信;爱国先须爱民,文先生爱民爱国的情怀如何,是否真挚热烈,我不了解,只能说:不知道。)东海老人2009-2-23

   《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 西方朔 我1954年休学养病时,就读过文怀沙先生的《屈原九歌今绎》、《屈原离骚今绎》。应该还有一本《屈原九章今绎》,可当时所在小镇的那家书店里只有前两种,所以印象很深刻:浅米黄色的封面,至今不忘。在楚辞领域,文怀沙先生可算是一位专家,决不是什么“高中教师的水平”,但也算不上是大专家(如游国恩、姜亮夫先生),准确地说,他是一位有才情的普及楚辞的专家。加上一本《屈原招魂今绎》,近年又重印出版了,因为有怀旧心理,当年的书早已灰飞烟灭,所以特地再买一套收藏,以为少年阅读之纪念。初读他的“今绎”,那是55年前的事了,可见文先生当时的国学水平也不简单,应该承认,他是狠下过一番功夫的。比其文先生来,余秋雨之流真算个屁,在各种妄人乱称“大师”的今天,说一句文怀沙是“大师”,算是捧场,还不算太离谱,不值得大加挞伐。严格讲,他当然不是大师,梁任公、章太炎、黄季刚、陈寅恪才是,这个标准他自己知道。

    说他“猥亵、奸污妇女十余人”,这条罪名,我是决不信的。为什么?因为在那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年代,不要说“十余人” ,有一两个,就被判死刑,被杀的决不少见。可是文怀沙年轻时为人风流,在文化界也是有些名的,他自己也不赖帐 。在抗战胜利前,众多文化人聚集重庆,他和女演员当然有过绯闻,这也不用讳言。但1949年后, “猥亵、奸污妇女十余人”,他又怎么敢?虽然《西厢记》说是“色胆天来大”,可他是个文人,当真不要命了?我听说,他是让一位高干先生戴上了绿帽,也就是让那位高干的安娜 卡列尼娜爱上了他,他这才遭殃了,被送了劳动教养,而不是劳改!所以按照社会发展的逻辑和当时的社会氛围,我认为,1949年以后,他的风流事和 1949年前一样,也是男欢女爱,只顾浪漫、两厢情愿的,即使才子吹牛,哄得佳人失守,也决不会是强迫,否则不但没情调,不送他劳改才怪 !难道法律和专政是吃素的?再说,强迫,也不是他这等才子干的事!由于文怀沙先生不是迂夫子,不是只在学问上用功,一条道走到黑的纯粹学者,所以他老是要闹出点绯闻来,总会有女性会爱上他。

    按照西方的标准和中国古代的标准,而不是“解放后”的标准,我们可以肯定说,文怀沙先生是“为梅花领取风流罪”,什么罪也不能成立。“猥亵、奸污” 就是当时含混杀人的罪名之一,要以这个标准论人、治国,今天的影视歌演员、大小官员大概有十分之九要杀头、劳改、劳教去。即使老百姓也得抓他一两个亿,还有漏网的 。而按照今天世界上更为人道的标准,即不把个人的性问题政治化、社会化(国内如今正在往这个方向走,何况民不告,官不理),只要不存在“强迫”,那就不存在什么犯罪。尽管本人在这里决无希望大家都向文先生看齐的意思,我想这一点不至于产生误解。

    文怀沙老先生在文革前吃的那些苦,足够抵偿了他的风流罪过(比他风流得多的歌德、雨果、拜伦、普希金,可是“逍遥法外” 了)。在今天,不管文怀沙先生是90岁,还是100岁,他既没有骗钱,也没有强迫他的女读者和他上床,媒体对他的吹嘘有些过头,那是媒体的错。对这样一位老人,我们难道不能多一点同情和悲悯之心吗 ?李辉先生也是,你也不是道学家,对他何必那么刻薄呢?他是坏人吗?我认为他是一位有才情,博学多闻,但也有缺点的文学家。青史留名,将来少不得还要写他一笔。后人才不管他为人是不是“风流”,否则李白、杜牧、白居易、欧阳修、辛弃疾、文天祥,都不要活了!相反,将来的人对于一个人追随四人帮,如今不但不认账,还要继续说谎作恶,倒是不会轻易放过的,必须考证明白,还其本来面目。

    怀沙,是屈原作品《九章》中的篇名之一,文先生虽然风流,天生爱女人,但爱国、爱文学的情怀,却也是真挚热烈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