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若舟散文诗组章:歌海行吟(东海老人荐赏)]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年关》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我仅仅是个得道者”
·“善统治恶”还是“恶统治善”?----关于人性问题答客难
·为社会避凶,向理想趋吉!-----关于“群龙无首”答“渭水垂钓客”的质难
·道德圣凡有别,人格尊严无异
·《放不下》
·《只要刑法中还有煽动罪》
·请中共不要钻进我的裤裆来!
·維淵论熊十力:毒草生处,必有良药
·旧雨新朋休问讯,老枭产蛋正忙时
·为释迦牟尼一哭!
·若冰等:东海一枭《老母鸡》赏析
· 仅有自由主义是不够的
·《食人虎》
·扬起天下主义理想-----并与刘晓波君商榷
·赖立人:读东海一枭《老母鸡》
·老枭“之所以還活著,那是由於偶然”
·眼明始会识青天---关于佛学、熊十力等问题答金石流君
·野火:老枭,去弄一杆猎枪来吧!
·老狗:将阻碍赞誉视为有益(好文共赏,一枭荐)
·要谦虚,不要“虚谦”!
·不速之客偷访枭居,警耶匪耶扑朔迷离---请高手破案
·请高手破案
·《特殊尊重》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以儒为本旁通佛道,以中为体融摄西学
·《最后的夜晚》
·东海之道众口谈(辑二)
·雷雨:帮老枭辨析案情
·时间开始了(枭声重放)
·HuXiangXianSheng:我怕黑---与东海先生共勉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东海之道答客难(之八)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一)
·“东海之道”入门书
·管中窥豹狭又狭,海上钓鳌深复深!-----东海之道答客难(之九)
·穿越平凡:如果老枭落水了我才懒得施救
·顾万久:坚决炮轰东海一枭! 3/9/2007
·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枭友憨豆说》
·祝贺张星水,感谢国务院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借谈锡永上师金言为“海石之争”(东海一枭金石流)作结
·世间毁誉何足道 佛性光辉自千秋(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
·请三个秘书
·《独行客》
·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
·讲道理慎言诽谤,仰龙象略为遗憾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和易叶秋《抒怀一首》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憨豆:如果老枭落水
·惯见野狐涎,唯盼狮子吼!
·弱智问题收费办法暂行规定
·我为锦涛铸法印!
·和老憨:自许华文第一人
·再和憨豆:人唯权利我唯心
·《我的情人,艳绝人间》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三和老憨:老枭没落,力虹先落水了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厚德最耐看,士当论志远-----关于儒家法印问题答客问(二)
·小王子: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一枭附言]
·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
·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东海草堂大联示警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二辑)
·苗人凤呼唤胡一刀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与力虹站在一起---我的自由已气息奄奄!
· “统治者的心胸”是靠不住的!----关于言论自由复“订正”网友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有儒有民主,犹如插翅虎!
·代转芦笛一函,拜托“各位大侠”
·家宝君,我们为你造“温床”!
·见了魏老大,谁敢不低头!
·天下居然有芦笛这种垃圾!
·凡是美眉及上来娱乐的网友,请离我远点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吾家自有大神通!
·《钉子》(外二首)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
·zt无弦琴:述评“东海之道”入门书(一)
·刘晓波有进步
·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若舟散文诗组章:歌海行吟(东海老人荐赏)

   若舟散文诗组章:歌海行吟(东海老人荐赏)
   作者:若舟
   
   一个神秘的族群
   

   黑衣、黑裤,黑头巾。
   石案、石凳、石磨、石舂、石缸……
   黑石山中抠出一块块巴掌大的黄金土。
   在石头缝里种下金黄色的玉米粒。
   喝着玉米粥,捧着玉米酒。
   苦唱山歌乐跳舞。
   来到那坡,走进这片西南边陲的黑石山中,我睁大的眼睛,被他们的乐观和真诚一次次灼痛。
   他们至今仍然生活在几乎与世隔绝的石山之中。他们不得不近族近亲结婚繁衍生息。他们的个子普遍矮小,行动却异常敏捷。
   相传五百多年前,他们的祖先为了躲避官家的追杀,整个族群逃窜落荒到这片黑石山中。
   一个五万多人的族群,他们的名字叫:黑衣壮。
   信息爆炸的今天,他们依然与黑石山为伴,以黑衣、黑裤、黑头巾为美。依然经受着黑色的磨难,演绎着黑色的传奇。
   
   干栏木屋中的晚宴
   
   在干栏结构的木屋中,我们这些所谓文化人,被热情的黑衣壮兄弟视为上宾。
   这家主人是一村之长。憨厚的样子,真诚的话语,左一个领导,又一个领导。真诚之余,把家里唯一的老母鸡和唯一的小狗宰了。
   黑石山里的夜早早来临,热腾腾的酒席也已摆好。我们被盛情的请上席。肚皮有些饿了,老鸡汤和小狗肉的香味此时此刻胜过一切山珍海味。
   先陪我们喝酒的是一群男人们。他们最大的热情就是真诚,他们最大的真诚就是一大碗一大碗地将玉米酒喝下去。
   盛情之下,我们也只得真诚地把一大碗一大碗的玉米酒喝下去。
   酒过三巡,我已经醉了。此时上来一群唱着山歌捧着酒碗的姑娘。她们二比一的陪着我们一边唱歌一边喝酒。
   在我的心头,忽然闪过,“当年帝王们饮酒作乐,也不过如此”的念想。
   于是,我就敞开胸怀,把自己看作是幸福的酒桶,把一大碗一大碗的玉米酒往嘴里倒。
   这一晚,我彻底醉了,醉得没有记忆,更没有进村时那份隐隐的痛。
   多少年后,干栏木屋中的晚宴,依然历历在目,醉意盎然。
   
   收玉米的黑衣壮姑娘
   
   在这片日渐石漠化的土地上,能收获玉米,本身就是奇迹。
   尖锐黑色的石头,没过拼命往上窜的玉米杆。土地的极端贫瘠,每棵玉米杆只孤零零地挂一个苞谷。
   收玉米的黑衣壮姑娘,熟练地爬上石山的制高点。从上往下一棵一棵拔起往山下扔。
   这是我见过的最奇特的收获玉米的方法。两上黑衣壮姑娘,好像是俩姐妹。不时打着山歌,甩着头发,露出黑里透红的脸庞。眼睛乌黑发亮,仿佛石山中的泉眼,随时都会溢出春水来。
   假如城里娇嫩的小姐,走进这片黑石山,一定会碜得慌。因为那些黑色的山石像怪兽的牙齿一样锋利,仿佛准备随时把这里的一切吞噬。
   可黑衣壮姑娘一点不惧不怕,反倒像是她们自小生长的乐园,劳作得那般悠然、自在。
   她们每收获一个苞谷,都是那样地虔诚,好像在默默地感谢石山中的每一寸土地。是这些巴掌大的黄金般珍贵的土地养育着她们。一如母亲的怀抱。
   
   祭山神
   
   祭山神了!祭山神了!
   无论在路口,在村中,发现了从石山上滚下的大石头,必须赶紧从家中取来斗笠,轻轻盖在石头上。
   尔后,从缸中倒好一碗玉米酒,轻轻地洒在石头四周。四周围观的人都肃穆地站着,一如面对神灵。
   在黑衣壮人的心里,石山上滚下的大石头,亦是山神赐赠给山民的厚礼。定要在诚恳地祭过山神之后,这样硕大的石头,才可以派上用场,或凿成石缸,或开成石桌。
   祭山神了!祭山神了!这声音透出了山民对山神发自内心的敬畏和崇拜。
   千百年来,山民们就这样接受着山神的庇护和怜爱。在他们眼里,那个石山上腾起的太阳,亦是山神的威仪。那轮石坳里升起的月亮,亦是山神的慈祥。
   山民们享有的一切,都是山神赐予。当然也包括苦难与贫瘠。
   
   石门前,隆重的送行
   
   黑山石干垒的高高的石门,弥漫着无尽的沧桑气息。岁月仿佛还停留在远古时期。
   高高的黑石山作为背景,在远处默默地窥视、张望。
   石门前,身着黑衣黑裤黑头巾的村民,分两边排开,男女老少一百多人,几乎倾村出动,蔚为震撼。
   送行的村民手中都捧着酒杯,斟满的玉米酒,映出了他们的热情和真诚。
   我们这些文化人,此时此刻深感荣幸,也有无尽的隐痛。
   不知道,我们的文化考察究竟能给他们带来多少福祉。可我们,却获得了至高的尊重。
   一杯又一杯的玉米酒,凝聚了多少代黑衣壮人的希望和期许。我们含着眼泪一一饮下。
   最后,当我们看见两排黑色的手臂高高挥动的时候,眼中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纵横满面。
   真诚的黑衣壮乡亲,再见了。
   坚韧的黑衣壮同胞,保重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