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宋儒排佛理应当]
东海一枭(余樟法)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宋儒排佛理应当

   宋儒排佛理应当

   只要有一定的自知之明,谦虚向学,无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些一知半解却自以为知道的人,简直不可救药。例如一位叫绛花洞主的网民,儒佛的书都读过一点,却都没读通,下笔开口全是似是而非的东西。

   谈到宋儒排佛时,我说:“因为立足点有异,儒家对佛道不可能完全认同,这是正常的。至于是否排斥,如何排斥法,因时因人而异,但历史上儒家对佛道无论怎么排斥,都是相当“温柔敦厚”、相当有限度有节制的。面对佛道过盛而儒门淡泊的局面,乃至面对亡国灭族之祸,如果当时儒家不“排”一下佛道,那不仅是对儒家不负责任,对国家民族都是不负责任的。”

   绛花洞主责问道:“既然知道积贫积弱,为什么还要争呢,为什么不抱成一团,共御外侮呢?为什么不“合”而是”排“呢?为什么理学各大学派兴起以后,互相攻讦,都以为自己是孔门正宗呢?既然都是致良知者,为什么越致良知越乱呢?而原来孔孟之学,老庄之学,释迦文佛之学,没有这些事情呢?我给你个答案吧,他们才都是达了道的人。”

   全是混扯。

   首先,宋儒排佛,“排”的是佛理耽空滞寂、疏离社会的一面,儒佛相争,争的是义理,道不同是强“合”不来的。所谓的“理学各派之间互相攻讦”,其实争也是道理(当然具体情况不一而足,这是只论“大体”),并非“越致良知越乱”。纵有某些“乱象”,乃致良知不足所致,某些“乱”则非真乱,而是思想争鸣的正常现象。象朱陆之间,龙争虎斗,互不服气,却友谊深重;阳明对程朱的批评,是针对程朱学说有批评而非个人品格,同时阳明对程朱学说也不乏肯定。

   其次,我说过,当时儒门淡泊,如果儒家放弃入世、救世的仁义原则(佛法是出世法,佛教讲救世,以度人出世为主。),与佛道“抱成一团”,结果不仅不能“共御外侮”,而只能是“共入空门”。

   另外,宋儒禁止弟子门生阅读佛经之类行为,颇为小气,但当时儒家在理论的圆融度和吸引力方面与佛家相比颇有不及,对于大本未立、明德欠明的弟子门生有所限制,也是可以理解的,是老师的权利,也是一种责任感。这方面不宜苛求古人。

   第三、“原来孔孟之学老庄之学释迦文佛之学没有这些事情”云云,都是无知胡言。孔子对道家、孟子对杨朱墨子学都有过批评,孟子的态度还相当激烈(孔孟之间是传承关系,孟子私淑孔子,无所争,但孟学与孔学仍同中有异)。历史上佛道之间及佛道两家内部各派之间,“互相攻讦”的现象时有发生,有时还相当严重。佛门中你死我活的斗争史不乏例,达摩、慧能的遭遇就很典型,兹不详论。

   绛花洞主此人所知障严重,在相当长时间里属于不可教的浑人,我在《东海指月录》(问答43)警告过他,叫他今后不要再跟帖枭文或向东海提问题了。可此君仍然絮絮不休,有东海儒者对宋儒排佛问题亦表示不甚理解,故特再借绛花洞主一用吧。2008-12-2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