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三种武器]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有一个观点惊世骇俗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今日微言(成仁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仁德是幸福最大的保障)
·海边小通告
·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
·革命和造反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淑女、君子和家庭(微集)
· 品德和学问
·信仰与自由
·吴元士《述志文》,东海附言
· 师道父道官道友道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女德和男德(微集)
·本性微论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老子的糊涂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四:良知大定
·儒词训解之七:唯仁独尊
·《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中华第一字
·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阴阳微论
·阴阳微论
·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儒词训解之十:君子三明
·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吴元士】德不孤,必有邻——访浙江儒林前辈吴光教授记
·三教不可合一論
·关于“三教不可合一”答客难
·关于“主权在民”答客问
·殷周皆王道,殷秦非一系
·长住仁宅的颜回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今日微言(君子于言无所苟,大人处世要全真)
·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关于“子诛少正卯”
·今日微言(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致敬)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儒家是否会极端、排他、自大和宗教化
·关于修宪的百字意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种武器

   三种武器

   当事人面对思想批评及一些人对于正常争论,不是就事论事,就理论理,而是撇开事实和道理,另觅反批评的武器,主要有三:一是追查动机,二是论断效果,三是衡量“资格”。

   前不久作《lxb的狂妄》,有人为lxb辨曰:

   近日发生一事更能说明问题,lxb写文章批评温家宝的道德狂妄, 东海老人赶紧写出批驳文章,极力为温家宝辨护,并反批lxb“狂 妄”。对温家宝,很多人有好感,他也确是当今中国当权的高层人物 中少有的性情中人,但他毕竟受制于中共体制,不可能有大的作为, 再说,作为政府总理,必须接受公民监督,lxb对他的批评,正是 行使一个公民对政府的监督之责,何错之有?作为一名有一定影响的 知识分子,东海老人不对政府进行监督,已经失职,他反而对监督者 进行监督,这是尽的什么责?反正不是公民之责,说它是恶奴之责 吧,东海老人肯定不能接受,但客观效果就是如此。或者换一种说 法,说他这是以儒家教主的身分有意无意地取媚当权者,当不为过。 果其如此,大良知主义所宣扬“良知”何在?(《翟鹏举再向东海老人开一炮》)

   论断我批刘的动机是极力为温家宝辨护”“以儒家教主的身分有意无意地取媚当权者”, 论断我批刘的效果是“客观”上尽了“恶奴之责”,短短这一段话,追查动机和论断效果两种“武器”兼而用之。

   其实枭文中已言明,我反对的是lxb“把中共制度的落后以及马列文化肆虐的后遗造成的政客的道德败血症归罪于中华文化和儒家道德”。标题中的“狂妄”借用刘文,指的是刘文中的无知妄说及凭空妄断,并非认为lxb“行使一个公民对政府的监督之责”有错,更不是指lxb批评温家宝“狂妄”----论对专制主义及特权人物批评之“道德狂妄”,东海当仁,不让他人,也不让lxb。

   动机猜测,最难中的,懒得自辩,付诸公论吧。这里只想指出:一些观点及行为的“客观效果”如何,见仁见智,亦非凡夫能轻易地“客观”论定的。比如对儒文化,五四的抨击文革的摧残,对错利弊,众说纷纭;lxb们对儒家的无理反对和批判,喝彩者众,可在枭眼看来,那“客观效果”实在令人痛断肝肠。

   另外,动机好坏与效果如何不一定成比,动机效果不一致甚至相反的现象所在多有。文革灭儒且不说,当年五四知识分子及当今自由派反儒的动机不坏、至少不太坏不全坏吧,那后果我以为却是大大坏了坏了的。

   反批评的武器之三是:衡量“资格”。如东海某“批文”之后,court君责问:“他为了中国的民主而坐牢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这样的责问,貌似振振有词,实则似是而非。依照这样的逻辑,梁山王伦的老部下可以责问林冲晁盖们:咱与白衣秀士一起反抗官府遭受迫害的时侯,你们在哪里?中共也可以对现在的民运说,我们的前辈先烈为了中国的民主而坐牢、而献身的时候,你们在哪里?面对court之流敢躲在马甲后面说三道四,我更可以问一句:东海枭鸣不已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批评的是某些人士见识的幼稚和胸襟的狭隘,与他们的历史功勋不是一个层面的问题。难道为中国的民主而坐过牢就不会犯错误或犯了错误也批不得了吗?而论及一些历史事件,如果有人也对“为了中国的民主而坐牢”者反祭起妄测动机与胡论效果两种法器来,岂非笑熬酱糊?

   最后说明一下,“道德资格”不是不可衡量,只是要与“道理”分开来说,不能只讲资格不讲道理或者用资格压道理;动机效果不是不能追查和论断,但必须建立在丰富扎实的事实和严密“坚定”的逻辑之上。反批评的时侯,应以事实为依据,以义理为准绳,三种武器尽量少用为妙。2008-10-19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