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自由专制不兼容-----复徐水良]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为民为国为自己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关于香港,明确三点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为自由而奋斗
·今日微言(对治恶性和奴性最有效的大药)
·最正善的伟业,欢迎你的支持
·最大不幸及六大不幸
·真知必有行,真行必有知
·香港事件和辩证法
·三从三不从
·黎明前的黑暗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这张牛皮有点大
·中国即将劫后重生
·凶人凶党必有天谴
·如何儒化中国
·文化品质检验法
·美国的强大是人类之福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关于“等贵贱,均贫富”(外四篇)
·东海态度(一)
·关于香港(微言五则)
·关于民国和台湾
·救命三招(外二篇)
·把马邦变回中国
·关于郷岡警察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三)
·历史自有记忆,恶言自有恶业
·李嘉诚的广告
·谁给你们牺牲几代普通人的权力?
·今日微言(历史终将主持公道)
·正邪善恶论本质
·统一简答反儒派和疑儒派
·东海态度(四)
·东海态度(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专制不兼容-----复徐水良

   自由专制不兼容-----复徐水良

   一徐水良在其《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一文后指明“老枭请进,我的文中有一段批评你”,大概指这一段吧:

   “对于思想、理论的坚持,也是同样。有的朋友,一天到晚宣传推销儒家思想,别人不接受,就把别人一律说成傻子、疯子、骗子。这样,他们就自己丑化自己,在大家心目中的印象,就从才子之类,逐步向丑角转化。这就是执得过分了。无论你的理论多么正确,都应该允许别人反对,你可以辩护,但不可过分。更不可以像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那样,把自己的思想理论强行规定为指导思想,搞思想专制。任何理论,无论这种理论多么正确,都不可以用法律规定为指导思想。因为这违反所有人人人平等的原则,违反所有人的个人、组织、群体、政党、思想,意识形态一律平等的原则,是典型的思想专制。”

   多谢批评,皆不中的。

   二我坚持仁本主义,“一天到晚宣传推销儒家思想”,但没有不允许别人反对,没有强制别人接受,更没有搞思想专制。-----徐水良也说了,那是要把自己的思想理论用法律强行规定为指导思想的,东海既无那样的能力,也无那样的资格。

   任何人都可以对东海思想“自由推崇或自由批评”,这是毫无疑问的。至于对一些肤浅卑陋、无理不实的批评作何反应,是不理睬还是反批评,反批评时态度如何,是棒喝狮吼还是冷嘲热讽,都有可能,那也是我的自由,与思想专制何关?

   “别人不接受,就把别人一律说成傻子、疯子、骗子。”一般而言,这样的态度确是很“过分”。然而,我在《反儒者的命运》中对“反儒群体基本由傻子、疯子、骗子组成。” 之言是有详细论证的,同时对文中的“傻、疯、骗”有特别说明。例如我指出:

   “缺乏思辩能力和思想深度,不识自心本性,就是傻;相信有个创世造人的上帝存在,就是傻和疯的并发;内心不相信上帝却装出一付坚信的样子,就是骗。”

   显而易见,这里的“傻、疯、骗”与一般意义上的傻疯骗“所指”不同。徐水良不针对枭文相关论点论据进行具体批驳,拈来泛泛一说,与断章取义无异。

   另外,无论东海态度如何,都是讲学的方便法门,都源于传道的一腔热诚。纵然态度“恶劣”,也转化不成“丑角”。在历史性的大剧中,谁是丑角或向丑角转化,不是某个领袖或某股势力说了算的,徐水良先生不妨稍安勿躁。

   三徐水良曰:“无论是把宗教、把儒教、把马列、把自由主义,也包括把笔者提倡的人本主义,或者其它任何一种意识形态定为国家指导思想,尤其是定为国教,都是典型的思想专制,都是不可接受的。”

   此言有一定道理,但不能一概而论。

   民主自由作为普适价值,在西方社会就是占据“指导”、“统率”地位的,相当于“国家指导思想”,却与“思想专制”无关,更谈不上什么“典型的思想专制”。因为自由主义在根本性质上与思想专制、专制思想是无法兼容的。(我推崇自由主义,却不认为它有“定为国家指导思想”的资格,更别说国教了。)

   仁本主义作为一种特殊的自由主义,更是专制主义的大敌。

   东海倡导的仁本主义与传统“仁本”有所不同,不具有任何思想特权并反对任何性质的特权。仁本主义对外追求政治、社会之自由,对内自求道德、意志之自由,故故说它是一种特殊的自由主义。如果说仁本主义有“资格”对自由主义及其他一切学说进行“指导”,那也是在理论层面、在民主自由基础之上的的指导。

   四有必要说明一下:儒家重理想却反对空想,不是纯粹的理想主义,故传统“仁本”思想对君主及等级制度有一定的尊重,那其实是出于对历史现实的某种尊重。不过礼有时中之义,古代君主及等级制度过时以后倘再坚持,就不仁不义了。

   另外,对仁的“执”,对真理正义、良知正道的“执”,是不能轻易“破”掉的。徐水良曰:“人的高境界,也是不考虑脸皮,不考虑自己的名誉,不考虑多数少数,不向多数献媚,只服从正义和事业的需要。”这不也是对“正义和事业”的一种 “执”吗?关于“执”与破执的问题,日前《该执著还是要执著》一文已论及,将发民坛,兹不赘。2008-10-13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