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儒家的道德分级
·误判微论
·儒宪微论之三:不要自由主义,要自由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主战容易主和难
·微论天地之性及气质之性
·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微论“辩论”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圣王之治之我见
·儒宪微论
·善良,别忘了带上剑和鞭
·秦汉制度大不同
·王心必行王道,王道非礼不行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位卑言高易获罪罪(微论)
·当仁不让的五大责任
·给梁启超先生指瑕
·今日微言(桓魋其如予何,匡人其如予何)
·中国第一,华人优先
·正当防卫微论
·君子三明
·共识微论:驱除马列,再造中华
·师生微论
·孝道微论
·石破天惊传共识,海上诸儒胆太肥
·绝望非君子,痛苦多蠢材
·关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世间“播弄文字”的文章书籍无量无数,知“道”契理之言,却难得一闻。拜读大作(指《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略谈我对儒家的理解》一文),如闻空谷足音,为儒家喜,为中华庆。

   一些网人乃至友人曾认为东海“爱听好听的话”,说了不少“好听的话”,反遭东海冷嘲热讽,遂纷纷责骂东海“不识好歹”,呵呵。他们有所不知,“好听的话”与“知‘道’的话”的性质不同,对东海个人的褒贬与对真理良知的尊重层次不同。

   我是早将世人的褒贬和一时的荣辱置之度外的了(至于个人安危,不是不考虑,但良知大道为重,个人安危为轻,却是已定的原则。)对东海而言,赞誉与批评,都只有如实如理才值得重视。尊理重道的真话、“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实话,才是真正“好听的话”。

   你对儒学与东海思想理解相当深刻,这就是“功夫已达火候”的标准。你说“不必谦虚”,其实依然过谦了。古人有“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说法,医生大多出身儒门,儒者往往懂些医术,可见儒家与医家关系比较密切。你的高悟性或与许学业和职业有关吧。正如我在《“同肩道义共擎天”----答和康庄生兄》中所说:

   “能读懂东海谈儒论道之文尤其是对较为深奥的《无相大光明论》等文有所理解,是需要一定智慧的。我想,这或许与其医生职业有关:不仅对人的身心和生命本质认识较为深切,而且治病救人、为善积德,福缘特别深厚。”

   当今中华,病身者固多,病心者更众。身病以药物救治为主,心病则需心理、精神、道德方面的救治。身病好医,心病难医。作为“心药”,中华文化尤其是儒文化独擅胜场。奈妙手名医难觅何!

   文生君仅医人身,未免浪费,好在已发“医心”之愿,则又是儒门之幸、吾华之福也。尽管依旧衰弱并诸多限制,中华文化的和复兴“升级”已是势不可挡,文化环境也必将逐步改善,这正是我辈努力之时。让我们共勉。

   另外,君真名上网,足见坦荡。很多年前我就发出过《关于用真名说真话的倡议书》,遗憾响应者一直寥寥。说真话当然就好,真话假名不是关键,但用假名终究不如用真名来得负责任、显得“丈夫雄”。我理解一些言论“蒙面侠”的孔雀(恐怯)心理,也知道不能苛求他人敢写敢当,但我仍然希望敢说敢当、敢写敢当、敢用真名说真话、敢为自己的言论负责的人能够多些再多些。在一个正常的社会,名字仅符号耳,但在当今中国,用真名说真话还有更深一层的意义。

   因君真名真话,不禁联想起“敢说不敢当”的世风士气,发点感慨,话说远了,就此打住,余言后叙。大函(自我介绍)是发在公开论坛的,故公开一复,如君所言:“以上文字也没有秘密可言”也。2008-9-18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黎文略(详见《新儒学发展讨论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