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与徐水良等浅谈仁本主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利己主义不利己
·中美矛盾微论
·必败必亡四条路
·小消息:欲闻孟子浩然气,姑听东海自由谈
·祸首蔡元培
·三界精英的责任
·余东海《孟子大义》教学片目录
·亲美未必都好,反美一定很坏
·应劫而生的祸首罪魁们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面对黑暗
·关于外援
·金一南和特朗普
·为美国说句公道话
·关于梁漱溟
·马路十大方便和马帮最好出路
·儒家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弟兄们,给我冲啊!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朝鲜微论
·金灿荣的物质主义思维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霜剑风刀一路香
·历史五阶段论
·有富贵过三代的邪派名家大物吗?
·当务之急是解决中国问题
·仁本主义文明重启宣言(一)
·中国人与马家人的区别
·怀念刘晓波
·关于社核观
·中国的三个走向
·关于中美俄之我见
·央视高级黑,朝战四大臭
·真知真行
·中华文化入门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徐水良等浅谈仁本主义

   与徐水良等浅谈仁本主义
   
   一
   无影一世网友在读了枭文《返本开新,重创辉煌》后质疑东海“回应西方文化的挑战”之说:
   

   “自由主义,实乃启蒙运动之自然权利说之再发展所追求之东西,楼主亦有精彩论述。鄙人亦是一国学拥护者,对楼主的呼喊亦深有同感。然楼主说“回应西方文化的挑战”,此语偏锋不敢苟同。既然楼主自己说,儒家文化与西方文化有一定的一致性,为何又提出回应挑战一说?中华文明的新辉煌,将是在其伟大的兼容中实现的。阁下说的返本开新的新儒家,哪个不是受了西方思想的熏陶?”
   
   答曰:西方文化不仅仅有建立在人本基础上的自由主义,还有依托于神本的基督教文化。神本主义的落后、哲学上的某些肤浅粗陋(例如,唯心唯物,同样出偏,可为心物一元的良知主义或唯仁主义所涵盖)、人本主义自由主义一定程度的先进、民主制度一定时段的优越性,等等,在西方是兼容并存的----人本与神本依理很难兼容,但在一定的历史、社会环境中,却可以既斗争又合作地并存。
   
   所以,用句老话:对西方文化,应该一分为二。自闭独尊与“全盘西化”(其实也不可能),都是盲目的,一味自大、反对、对其优点视而不见与一味自卑、崇拜、对其劣处奉若神明,都不是正确的态度。
   
   二
   儒家文化与西方文化“有一定的”的一致性,但不是全面的完全的一致----那样就没必要学习啦。新儒家“受了西方思想的熏陶”,主张在制度上汲西方之优,开中华之新,但对中华文化之“本”,是“返”而不是弃。
   
   学习西方但不是不是把自己全部“化”入对方,而是在保持并升级自家文化根本的前提下汲精摄优。例如,儒家外王学和王道主义,可以接纳和涵盖民主;中西人本思想有一致性,可以相互比较和“同类项合并”。所以我说:“我们返本,应该返回儒家思想的源头,抓住孔子学说的根本,在此基础上回应西方文化的挑战,在接纳和涵盖民主的前提下重建中华文明新的体系和辉煌!”
   
   西方文化的影响和挑战,有正面的,也不乏负面的。如对西方神本文化和上帝信仰的挑战,就该依更高圆的仁本主义和真理信仰予以回应。象王怡们那样鼓吹“政治神学”,并说什么“中国传统包括儒家的精神,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对这类狭隘落后得令人心惊的“西方文化的挑战”,难道能够在思想层面听之任之吗?对于“中国的传统有一个福音化的过程,中国传统包括儒家的精神,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王怡语)之类狂妄,难道能够接受“顺服”而不予回应吗?
   
   好在仁本主义在义理上极为高圆、大有优势:仁本既容纳又超越人本。人本的人指向人的肉体存在,而仁是超逾肉体生命的生命本质和本质生命。
   
   人本与神本并存,乃是文明过度期暂时性的历史现象,神本生命观虽已属过去时,但在人本社会仍有残留,随着仁本主义的普和文明的新一轮升级,一切鬼神信仰终将烟消云散。
   
   三
   仁本主义,在个体生命中体现为良心美德,在社会制度上体现为文明政治。文明政治的极至是新王道政治,民主可以说是新王道政治的初级阶段,也是现代社会最大的仁政。所以,仁,既是生命之根,又是制度之本。
   
   徐水良君在民运领袖人物中算是有见识的,但关于道德问题,认识仍有局限。他在《东海一枭:生命之根、制度之本------兼答胡平君》反驳我说:
   
   “生命之根:错!制度之本:能在某种意义上、但不是一切意义上说。正确说法:道德是指导其它规范(包括一切制度)的最抽象最具普遍性的社会规范。你也可以说它是规范的规范。道德一般是人类在社会实践中自然而然自发从其它规范,包括制度中抽象出来,抽出具有某种普遍性的规范而形成的,因此说它是规范的规范,也比较确切。”
   
   首先,说道德是生命之根,是从道的层面或道德的原初意义(得于道之谓德)上说的,指的是宇宙本体、生命本性,即形而上与“形而内”的仁。详见东海本体、良知、大光明诸论,日前在《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中也略有提示。
   
   其次,说道德是制度之本,就是“一切意义上说”的,就是徐水良所说的,是一切规范的规范,是根本性、原则性的规范。
   
   徐水良说“道德是指导其它规范(包括一切制度)的最抽象最具普遍性的社会规范。”如果改为“道德是指导其它规范(包括一切制度)的最抽象、最根本、最具普遍性的规范。”就对了。社会规范是外在的,不具有原则性,不具备“最抽象最具普遍性”的特征。
   2008-6-25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