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天下溺,手援还是道援?
·警钟一号
·我的出现让很多人不舒服
·暂代儒家总经理-----儒家集团发展概况及主要产品介绍
·网友酬唱集萃(之8)
·“垃圾派”-黑箱-屁
·向魏京生君致敬
·一个反共分子的快乐人生
·我为自己是个中国人而耻辱!
·你会给鬼子带路吗
·文化昆仑横一角,群山俯首尽儿孙!
·道义,最大的利益!---小论儒家义利观
·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一
·信上帝者,非伪即愚!
·君子胆子别太大: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孔孟教导:大人说话可以不算数!
·枭式“八荣八辱”,教导中共干部!
·大鸟吟
·反儒派最常犯的两大错误
·枭鸣动态:张国堂綦彦臣卢语晖诸君及广大反枭派请进
·灭儒灭佛的文化极权!
·《或者》
·为什么“台湾商人到了大陆就成为残暴的奴隶主?”
·《妓女与菩萨》
·枭鸣动态:中华文化大启蒙
·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
·偶尔一嫖又何妨
·《摸石头过河》
·《向汪精卫先生致敬》
·千古一圣汪精卫!
·坚持唯真主义
·原儒拥护世袭制何错之有?
·祭汪精卫
·希望在儒家!----兼论汪精卫
·希望在儒家!---兼谈汪精卫
·面对汪精卫,我不能不低头!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除却精卫不是鸟!-----兼向痛斥汪精卫的朋友致敬!
·张国堂,不要强奸上帝!
·拥共不愧英雄,反共更是大义!
·《致来访者》
·尊儒驱马,还我文化;攘夷反共,兴我华夏!
·转送中共一妙联
·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我的眼里没有垃圾》
·女人太美,男人都被镇住啦
·《山海新经》笫二部
·山海新经(全本,期待深度批评)
·为何不打法轮功?
·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骂贼容易辨诬难!---但谁又配在枭爷面前放肆呢?
·林樟旺案上诉结果终于出来了!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推荐食狗肉之粵人(天赋超群)的一篇奇文并附言
·宁愿拥共,也不与反共垃圾为伍!
·Brian:不吐不快-帮东海一枭继续棒喝张国堂!
·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以前对民主同道太客气了!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我来卫道无多术,浩气仁心贯笔尖!----《卫道书》自序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修正稿)
·“龙泉十八剑”火热出炉!-----有请帮助和关注过林樟旺案的朋友们
·“八夷八夏”(最新版本)
·还我汪精卫!
·中共统一台湾不符合儒家义理!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兼论基督教
·诗化人生,礼化官民,儒化政治,化成天下!
·汪精卫案翻不得!-------关于汪氏评论及争鸣的小结
·我只代表我自己!
·欢迎芦笛小回头!
·世外老人:百年中国----和和老枭
·芦脸又丢了一回!
·圣化自我,教化政权!
·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把中国引到哪里去?----再答闲话

   一闲话《中国正处在新旧道德标准转换之中,回老枭》中,下面这句话稍微在理,但仍有偏。他说:

   “从现代道德标准来看,社会道德底线都以法律与契约的方式规定下来。也就是说道德底线是清楚明确的,是带有强迫性的。而底线之上的道德是对已不对人。”

   我早就说过:在民主法治社会,一些道德准则和规范已体现于制度、落实为法律,所以,在已经运转正常的民主社会,只要守法,基本也就守住了道德底线。所以不需要强调道德。

   但是,闲话将道德底线与法律规定完全等同起来、认为“道德底线是清楚明确的”的说法就过于絕对化了。西方社会一些道德底线包括一些职业道德并未“都以法律与契约的方式规定下来”,并不带有强迫性的,但是如果违背了,仍要遭受社会舆论的谴责。

   比如教师的职业规范中,关于危险发生时、教师在教室或现场有适当救助学生的责任这一条,西方各国规定不尽一致,但如果出了范跑跑,既使不受相应惩处(因为关于教师职业道德,有的国度或地区没有形成具体明确文字规范),舆论谴责仍是免不了的。

   枭文《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中所举细野正文的例子也很能说明问题。细野正文侥幸苟生,没有犯法,却触犯了“道德”,不得不“在巨大的羞辱中苟延残喘地熬过了自己的后半生”。

   二其次,西方社会,人们已经现成地享受着民主法治,民众的道德除了有制度、法律的硬性规范、消极防御,还有文化、宗教的软性约束、积极提升,并非以利己主义、自私主义、不负责任、不要道德为荣。

   而在中国,民主法治还有待于人们牺牲一定的个人利益去追求和建设。且不说利己主义、自私主义者根本无力作出自我奉献、建设民主硬件,在许多道德底线都没有以法律与契约的方式规定下来的特定情况下,再将道德这一软件抽去,会导致怎样的结果?会把中国引到哪里去?没有民主法治,又不讲道德,大家都以跑跑为荣,谁来为民主开路?退回丛林倒有可能。

   至于将范跑跑主义视为新道德,说什么范事件体现了“中国道德标准的转换。在传统道德看来,新的道德标准容忍、包庇了自私自利的行为。” 更是笑话了。道德不论新旧(道德原则不变但规范和标准则有新旧之异),道德容忍自私自利及本能的行为并不意味着道德等同于自私主义、利已主义和本能主义。

   无论标准怎么转换,无论以什么时代的道德标准衡量,范跑跑主义都是不道德的,或者说那只是丛林社会的道德---比起老虎大狼们,凭本能活着、不管他人死活但也不主动有意地去吃人害人的小动物,确实是够道德的了。

   当然了,前面所言“将道德这一软件抽去”,乃是假设,既使包括自由人士在内的部分糊涂人士这么打算,终属妄想徒劳。这一软件根植于人之本心,终究天法抽掉,而会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大良知学等“真知”的传播,这一软件的功能作用只会越来越大,越来越深入到政治、科技等人类各项实践中去。轻蔑道德的个体及群体,不值得尊重也不值得重视,企图“将道德这一软件抽去”者,最后结果只能是将自己“抽”向失败的泥潭和社会的边缘!

   三闲话又说:“显然,在一枭看来,道德是恒古不变的,也就是人类数千年来的历史,如果不符合一枭的道德标准就不是道德。那么中国传统的贞洁牌坊是不是当时的道德呢?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不是古代的道德呢?如果这些都不是当时的道德,那么历史上被称为道德的东西又是什么。”

   寡妇牌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属于道德的外在规范而不是内在修养和基本原则(关于道德的外在规范、内在修养和基本原则,我在《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中讲得非常清楚,不赘。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其实在古代有一定程度的合理性,不能说完全不人道。寡妇牌坊主要是清朝所为,满清是专制程度极高、对儒文化的压制和异化也最厉害的王朝)。

   道德的外在规范由特定的社会制度和风俗习惯所形成,有其历史的局限性,不一定完全符合道德原则。用现代标准衡量,历史上有些道德规范更是极不道德、反道德甚至是违法犯罪行为。但是,人都有童年的蒙董、少年的荒唐不是?人类社会也一样。西方历史上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乃至寡妇牌坊更不人道的道德规范多了去了。

   用这些“历史上被称为道德的东西” 来反对道德原则,把一切道德规范及原则都视为旧道德、视为“杀人”工具,然后以见义不为、当仁必让、专门利己、毫不利人、毫无责任感的自私主义本能主义冒充新道德,冒充自由主义,全属混扯。

   自由主义尽管重外轻内(特别重视制度建设,道德资源则较为薄弱),但也离不开良心、义务、责任。请注意《世界人权宣言》第一条:“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第二十九条:“(一)人人对社会负有义务,因为只有在社会中他的个性才可参得到自由和充分的发展。”

   用自私主义本能主义等“新道德”“武装”起来的人,在健康的法治社会或许还好(因为胡作非为受到惩罚的概率高,会害了自己,不符合自私主义的原则)但也不适合从事公益、慈善及对道德素质要求较高、具有一定奉献精神的事业。如果在中国这样的社会,这类人物百分九十九难免损人利己,所谓为商必奸,为官必贪,为文必狡,为人必小小,为师必“跑跑”,为友必背后咬,为民运必是怎么利己怎么搞---崇尚这种新道德、用这种新道德“武装”起来的民运,会“运”到哪里去?会“运”出什么东西来?思之令人心寒啊!2008-6-24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