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转业”工作]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我们应该有一个皇帝
·正不胜邪的三种情况
·关于治理体系
·商企九段
·道本论
·革命的条件
·权力资本主义
·权力资本主义
·天道论(二)
·为中共指路(旧作新发)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所谓自由(四)
·所谓自由(五)
·所谓自由(六)
·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请先向自由前辈们致敬
·自由微谈(微言集)
·“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骂人的资格
·郷岡微论
·行权原则和行政原则(外三篇)
·天赋人权论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中国最紧迫的任务
·对里根短语的补充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
·它妈的骗谁呢(外三篇)
·极权必灭,暴政必亡
·恶人最易招厄运
·东海六大
·叙利亚的无解和美国的无奈
·智商五级分类法
·战士何以称彩虹----关于《彩虹战士》的用典答客难
·真理微论
·为了自由,哪怕天崩地裂!
·礼制与自由
·礼制与自由
·救画还是救猫
·极权政治是邪恶社会的报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业”工作

    “转业”工作(修正稿)
   
   有句名言: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
   
   很多人只记得或只理解前一句“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并由此引申出:有什么样的制度就有什么样的人民,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社会等,认为民生苦难、社会黑暗、国家落后等所有的问题都是“政府”不好造成的。全世界大多数专制政权包括“老大哥”在内都被推翻或者主动转型了,为什么中共“红色江山不变色”?大多数人都归咎于“共军的狡滑”。

   
   这当然没错,但不全面。“政府”不好,制度不好,领导负主要责任外,民众特别是士(知识分子)也是有责任的,特别是那些认贼作父、为虎作伥的知识分子,更是有罪的。别忘了“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后面这句话: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
   
   奴才主义与专制主义相辅相成,或者说,奴才主义是专制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普鲁大众普遍的愚昧(过于自私、聪明、精明造成的愚昧)怯懦,知识群体空前的自私无耻,都是维护、延续中共寿命的“大补药”。强权“不给脸”某种程度上其实走弱者自己“不要脸”造成的。面对广大人民和知识分子的无限奴性、空前下贱,只怕华盛顿都会变成毛泽东呢。所以在批判专制的同时,我们也应该反思一下民众和知识分子的责任。
   
   用佛教的观点看,现代专制主义及其造成的无数“人道灾难”,乃国民共同的恶业所感。所谓共业,就是大众行为所共同造作、因而感召的一股共同之业因与业果。一家人有一家人的共业,一个社会有一个社会的共业,一个地区有一个的共业,一个国家有一个的共业:民主还是党主、自由还是专制,是所有国民的共业造成的。
   
   转变“个业”不容易,转变社会共业,更难。所谓别业易转,共业难转,已成之“业”一般是无法转的,连释迦牟尼佛也没有办法。当年琉璃王消灭释迦族,释迦牟尼佛不能救,目犍连以神通将释迦族一部分人装进他的钵里,带到天上,回头一看钵里全是血水…。
   
   逝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过去恶业不可变,但可以化,未来的善业、未来的命运更可以创造。觉悟的人多了,未来个业、共业都会不同。民主的追求积建设、道德的教化和示范,都是在进行社会性“转业”工作:一方面是唤醒更多个体生命“自我转业”,一方面是通过制度建设创造社会新业。向东海老人学习、向东海老人看齐的人多了,中国就变色了,量变产生质变,此之谓也。
   2008-5-23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此文于2008年05月2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