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来自儒门的冷箭]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不生不灭与生生不息
·东海判教的原则和方法
·逆淘汰和因果律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疗治奴性的两副妙药
·共济会和阴谋论
·人民和政府
·刘秀:为帝称翘楚,为儒尚欠大
·关于亲亲相隐
·儒家为政三要事
·谁堪救治当世人?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我们应该有一个皇帝
·正不胜邪的三种情况
·关于治理体系
·商企九段
·道本论
·革命的条件
·权力资本主义
·权力资本主义
·天道论(二)
·为中共指路(旧作新发)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所谓自由(四)
·所谓自由(五)
·所谓自由(六)
·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请先向自由前辈们致敬
·自由微谈(微言集)
·“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骂人的资格
·郷岡微论
·行权原则和行政原则(外三篇)
·天赋人权论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中国最紧迫的任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来自儒门的冷箭

   来自儒门的冷箭

   一东海老人反专制求民主,一向反得明明白白,求得堂堂正正,行不改姓坐不改名,仁宅义路遵道而行。反对该反对的,追求该追求的。东海士心,立如金刚,不会因中共动不动我而“动”----当然中共不动我,是中共的幸运,也是我的幸运。至于为什么,我不知道,也懒得打听。

   曾有体制内友人对我说:我们不认同你的政见,但我们知道,你与某些人不一样,不是为了自己,你是真心为这个国家好(大意)。此言挺让我感动和欣慰的。这样的理解,出诸我所反对的阵营,难能可贵,比起民主和“儒家”两派中的某些“同道”正常和真诚得太多了。

   不过仍有失深刻。因为,“为这个国家好”就是为了我自己好呀。古之学者为己,儒学就是为己之学。明自心、致良知的工作必须借助于各种政治、社会、科学等实践去深入和完成。对中国儒者来说,在目前这个历史阶段,反特权求人权、反专制求民主就是最好的外王实践。

   按照儒家内外一如、体用不二之思想原则,我的好必须体现为这个国家的好,这个国家的好就是我的好,就象可以把他人的快乐变成自己的快乐一样。智度论九曰:此天夺他所化而自娱乐故言他化自在。俱舍颂疏世间品一曰:他化自在天,于他化中得自在故。儒家后天下之乐而乐、以天下之乐为乐的境界与此仿佛。

   不过这个道理一般人不易理解,对于那些小儒、伪儒、犬儒、垃圾儒及某些崇奉利已主义的民主人士,更是天方夜谭矣。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之谓也。

   二东海曰:在东海之道里,科学研究、制度建设、智慧开发、人格修养是圆融贯通的。儒家应从政治、社会、教育、科研等各种实践活动中去致大良知,从高度的政治文明、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中去体现大良知的全体大用和“神通”。换句话说,宇宙生命的“明德”有赖于人类生命去“明”,个体生命的道德要从政治、物质和精神诸文明的发展去体现。

   在这段枭言后,有名“法典”的儒者跟了个小故事:夜,有一庙,鼠蚁对答。鼠言:吾儿在朝做官,飞黄腾达。蚁答:吾父东海孔圣,普度众生。隔壁瞽叟赞曰:二子可为国家栋梁。牧童闻而笑,持灯来,蝼鼠惊慌尽散。(见《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

   故事很有趣,其意是嘲笑东海之儒不过蝼蚁耳,只敢暗中发大言,一见灯光,便会与鼠辈一样“惊慌尽散”。什么叫小人之心?什么叫蝼蚁鼠辈?是什么人不敢脚踏地头顶天站在青天白日之下来?我想,大多数正常人不难作出自己的判断。

   譬如师子,百兽之王;为小虫吼,为众所笑。无足怪也。来自儒门的类似间接或直接的冷笑声,听之已惯,本来给以厌恶和鄙视都是抬举,略录其一于此,是为了让天下后世知道,老枭所处的是怎样一个时代环境,而人,即使是自称儒家的人,会堕落到怎样猥琐、阴暗、下流的地步(只不过此辈手中权力有限,所有的本领,除了刪帖封名,剩下的不过躲在马甲后冷笑几声,而已而已。)

   想起前不久某儒坛对东海决定“永久性封杀”的事,不禁失笑而生悲----为此辈的猥琐和愚蠢。连中共都对自己有所反思、对东海有所放松了,言与行都有所进步了,这些所谓的儒家却在大踏步地向后退。正如鲁迅所说,奴才之于造反奴隶,比主子要凶狠得多。对于不愿不屑认同中共专制者,那些共奴、小儒、伪儒、犬儒、垃圾儒是比主子还要痛恨和恶毒!

   三在艰难坚持的民主运动与各地此伏彼起的维权运动中,有基督徒,也有佛徒,唯独没见到儒家的身影。不仅此也,不少儒者文章中充斥着反民主、拥专制的言论,已堕作帮闲、沦为一种逆时而退的负面反动力量。(个别人物如蒋庆表现略佳,但也有限,不反动罢了。于丹之辈只知下学不知上达、只知小德不知不义,比蒋庆犹不如,小人儒耳)。

   先贤言:“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可怜当今儒门,几乎全体都是不以臣戎为耻、反以臣戎为荣。我为儒家羞煞!当然,问题不在儒学而在中共:这是儒家受到极度摧残所造成的后遗症;其次是人的问题:近年来,一些知识分子筋骨脊梁已断,虽在中共的鼓励下返皈儒家,以儒者自命,实则属于投机者,而且是最愚蠢的投机者。

   谨在此奉劝一句:不论思想观念也不论道德修养(对不同意见的尊重、对言论自由的维护,是政治层面的事,也是道德层面的事。)只论政治嗅觉,也是太不灵敏了。知否知否,天启皇帝病危,见机者该与魏忠贤九千岁保持距离啦。何必再继续以献媚阉宦、作奴作婢为荣?

   政治环境、文化环境如此恶劣,正是男儿用功时。专制主义与奴才主义的存在是坏事,对我来说,亦不全是坏事。于“道上的人”而言,一切逆縁都是顺,一切毒药无不良。熊十力师说得好:“佛必与外道或怨家同处,此佛法之所以成其无上。毒草生处,必有良药。大智慧人必不因邪宗竞煽,异论嚣张,而为避人、避世、避地之计,如隐逸者之所为。隐逸者存退怯心,将孤陋自甘,其道不广,且使人间世遍植毒草,而良药将绝种也”。(《读智论抄》)

   天命所在,我何忧哉。我为奴才型儒者、为那些愚蠢的投机者而忧,为他们污我儒家之名而忧耳。2008-5-21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