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东海一枭(余樟法)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正中华之本,清历史之源---《中国故事》先秦卷自序
·辟马是责任,原则戒行权
·今日微言(防吾之口即吾仇,防民如贼即民贼)
·共鸣异议皆欢迎
·没有马家帮,才有新中国
·今日微言(信奉马学、支持马路的文化人不配为人)
·敬告特殊职业群体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恶最怕积
·关于言论自由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今日微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尊我者生,挡我者死)
·一点提醒
·关于文化决定论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今日微言(世界三大劣族:马红、伊绿、非洲黑)
·关于山大“学伴事件”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学达性天方为贵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一对孔子“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句名言,李泽厚在《论语今读》中析曰:

   这是非常著名的篇章。宗教性特征似乎极强,因为它连接生死问题…《中庸》说“恐惧其所不闻”,既害怕浑浑噩噩过此一生而未能闻道,这就等于白活了一辈子,岂不严重也哉?圣字从耳,即在于闻道而知天命,可见中国的闻道于西方的“认识真理”,并不全同。后者发展为认识论,前者纯为本体论:他强调身体力行而归依,并不重视对客体包括对上帝作为认识对象的知晓。总而言之,生烦死畏,真理岂在知识中!生烦死畏,追求超越,此为宗教;生烦死畏,不如无生,此为佛家;生烦死畏,却顺事安宁,深情感慨,此乃儒学。

   有学者认为李泽厚这段议论是“全书最精彩的”,令我失笑。确实,“浑浑噩噩过此一生而未能闻道,这就等于白活了一辈子”,是极其严重的问题。可是,从李泽厚这段议论可以看出,他本人也属于浑浑噩噩的群体,很可能“白活了一辈子”。

   二中国文化将整个宇宙视为一大生命洪流,在“道”的层面,一切圆满统一,哪有什么主客之分?

   作为本体的“道”,在天为理(天理),在人为性(本性),在身为心(本心)。中华文化“强调身体力行而归依”,体是体此道,行是行此道,皈依是皈依此道,“闻道”是对这一特殊的、至高的真理的认识。对于此道,视之为客体固然错,说它是主体也是偏,因为它是心物一元、主客一体的。

   在现象的层面,可以方便而分说主客。如果说心是主体(在中华文化中,意识心仍是作为客体看待的),物就是客体。原儒强调下学上达,格物致知,相当重视对各种现象的研究。可以说:形而上是主客一体,形而下是重主尊客。

   儒家强调格物,强调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就是“重视对客体作为认识对象的知晓”,也就是主张通过“知识”认识“真理”。所以笼统地说“中国的闻道”“并不重视对客体包括对上帝作为认识对象的知晓”是不对的。另外,中华文化反对心外拜神(或天、佛等)。对“上帝”不是重不重视的问题,而是根本不会把什么上帝作为认识对象。

   三未“闻道”者,就算侥幸说对了一句话,也会出偏。比如说“真理岂在知识中”,不错。但别忘了,真理也在知识中。真理与知识,不一不异。就象本心不在识心但又不离识心一样,真理不在知识中但又不离知识而存在,道在伦常日用中,道在一切知识中。这话似乎有点玄,但对有一定儒学修养者,应不难明白。

   又,生烦死畏,说是“上帝之道”乃至佛道的观点,还差不离,与儒家却是格格不入的。儒家不是烦生而是重生、乐生。死亡也非所“畏”,不能“闻道”才是最可畏的。“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句话不是已说得很明白了吗?

   据说李泽厚学兼中西,颇富盛名,枭眼看去,一老瓜子以盲引盲,一众愚民看星成月,都一样茫茫然。这真是一个可悲的时代。2008-5-18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