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圣人有无常心
·辩异求同莫混同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有一个观点惊世骇俗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今日微言(成仁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仁德是幸福最大的保障)
·海边小通告
·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
·革命和造反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淑女、君子和家庭(微集)
· 品德和学问
·信仰与自由
·吴元士《述志文》,东海附言
· 师道父道官道友道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女德和男德(微集)
·本性微论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老子的糊涂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四:良知大定
·儒词训解之七:唯仁独尊
·《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中华第一字
·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一枭文《才华何足恃,傲物境非高》发后,有新浪网友于东海草堂新浪分堂 (http://blog.sina.com.cn/donhai5)留言道:

   你这些年很苦,也很孤独,所以我一直不忍心批评你,更不愿当着众人指出你内在的空乏,光吃先天素质的老本而没有后天的积存可不行啊,好好学学<论语>,尤其是对你有针对性的部分为好.响鼓不用重槌,望你深思!

   大丈夫能伸能曲,莫逞匹夫意气之勇,少惹麻烦,多体谅“枭婆”,厚积而薄发,莫再说似是而非的话。等你真到了一定的境界时,你会为过去的“少不更事”而羞愧,现在就多做些吧,让以后的羞愧少些。不说了,多了你会受不了。

   非常感谢关心。但我不得不指出,此君所说的都是似是而非的话。

   二开头一句话就暴露了此君既不知道东海也不知道《论语》。我精神上一直颇为孤独,近十年来生活也很清苦,这都确然。但物质生活不值得太重视。穿破衣吃粗粮并不可耻,士最可耻的是不识理、不知“道”。纵然做不到“君子谋道不谋食”,至少应把“谋食”放在次要的位置。

   外在的苦,肉体的苦,算不了什么。子曰:“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论语集注》:心欲求道,而以口体之奉不若人为耻,其识趣之卑陋甚矣,何足与议于道哉?程子曰:“志于道而心役乎外,何足与议也?”

   至于我内在的苦乐,殊不易言,概乎言之,是亦苦亦乐、大苦大乐,终归于乐,终归于无苦无乐。不好理解吧?这里不详说了,有兴趣者自己去参吧。对了,近作《无相大光明经》对人生、政治、社会、宇宙之道皆作了深入剖析和呈现,有人如能读懂,或许就有所明白了。

   非常欢迎任何人“当着众人指出你内在的空乏”。如果这都“受不了”,就算儒者,也不过小人儒而已。拙文中提及郑板桥家书中"壮年傲气亦盛,而对于胜我者,却肯低首降服"之言,我深有同感。此君知道我很孤独,可不知道我为什么很孤独。那是纵横“江湖”求一败而不得的孤独呀!

   在“道”上,别说胜我者及旗鼓相当者,也别说见我拈花而能发出会心微笑者,当我谈到高处、天花乱坠时,便是勉强听得懂一二者,多乎哉不多也。对我的良知、本体诸大妙论,老兄纵然听了,也是一片茫然吧?“等你真到了一定的境界时” 能看进我的《无相大光明经》时,必会为自已似是而非、少不更事而羞愧,哈哈哈。

   三良知智慧无限,但人“一受其成形”,便天然地为形气所限,在一定时间段内一个人所得的信息及其认识更是大有局限,任何大智者对他人、对社会、对各种形势的判断都不可能绝对正确。

   清末改良与革命之争是最典型的例子。革命党曾顺乎民意,占尽上风,老枭如生逢其世,很可能也会站在孙中山那边。实则革命大潮欲速则不达,而且流弊无穷遗祸百年(当然,革命是清廷延误改良而逼迫出来的,主要责任不在革命党),而改良派的君主立宪主张,才是最切当中庸的救国方略。人世间最可悲的莫过于好心办坏事。自误事小,误世坏事(误导世人,坏了国事)事大呀。

   近年来我之所以常自警,正是因为内在的积存太过丰厚而坚实,不免耽心自已会不会矫枉过正,抗恶批暴时会不会“过”了。比如会不会态度过于激烈,误伤了好人,或者观点过于激进,延误了“救人”等。

   这是欢迎各种批评的原因之一。但我敢论定,该新浪网友不可能对我作出有价值、有意义的批评。因为我考虑问题的立场不在自己、不在肉身及识心一时的利弊苦乐。如果良制之道不能行、良知之道不能明,个人纵然锦衣玉食香车宝马,也毫无幸福可言。一切从老枭个我出发对我的言行所作的论断非偏即误,都是既不明枭心、也不见自性的妄言。

   这一人生态度,不是矫情,也不是个人别有所图,而是道德律令的必然要求,是光明本心的逻辑规定。我无法不一切行动听指挥。如果违令违规,我无法对孔孟、更无法对自己交待。请欣赏枭诗《良知》:

   十五的月怎有你圆满初升的日怎有你灿烂诸天的王怎有你权威三世的佛怎有你庄严梦中的花怎有你芬芳

   不看天色不看美色不看任何人的脸色我只看你的神色一切言论不违悖一切行动听指挥:

   让我泡茶我就开水让我迎春我就开花让我先锋我就开路让我启蒙我就开山让我除恶我就开刀!

   如果说这样的“一切行动听指挥”是别有所图,那我所图者大矣,中华民族与文化的共同辉煌还是第一步。

   四曾有多位素不相识的网友表示要无偿“金援”老枭,令我铭感,所谓患难见真情,此之谓也。但是,别说老人衣食无忧,生活毫无问题,并且比一般底层贫士好多了,就算真的陷于困境,在经济上我没有接受陌生人帮助的习惯。这不是儒家“家风”!

   同情不是真正的尊重,“同道”才是最好的帮助。如果真的尊重我,希望帮助我,请尽力尽心尽力“做好自己”,尽其所能宣传儒家真谛,同心同德推动中国政治的文明化,同时力所能及地帮助一些民主志士及周围有困难的亲朋好友、弱势群体。那一样值得我感谢。

   如果有人“做好自己”了,对我好当然好,对我不好又有何妨?正如枭诗所写:“你对我的好我知道/但仅仅对我好是远远不够的/对我好是小好/对大家对儒家好才是大好/只要对得起良知/对得起民众/对我不好/好说”(当然,真正“做好自己”的人,就不太可能对我坏。在道德层面“做好自己”的人是无法突破良知律的,此意深微,兹不详论。)2008-5-9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