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东海一枭(余樟法)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关于信仰、民主与良知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等(东海老人随笔五则)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作者:余九龙)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东海老人向中共《索礼》
·儒家的大勇(外一篇)
·征联:人能弘道道弘人,人人皆可为尧舜;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东海的自我定位:贤者和行者
·《陈明批判》惊艳觅嫁
·今夜无眠(六首)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尊贤封圣大会预告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现在中国必不可少之人”等(东海随笔九则)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唯求豪杰大,共造时势新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
·“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徐水良冤枉了大多数同行”等(东海随笔四则)
·我只愿意做个独行侠!
·“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儒门护法”等(东海随笔六则)
·“文化也有高下”等(东海随笔三则)
·民怨深如海,杀官出英雄
·请中央国务院关注和支援
·做人不要太“秋雨”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泡沫人物”等(东海随笔三则)
·论中囯社会的主要矛盾及解决之道
·举起屠刀立地成佛(诗八首)
·荆楚:儒学之虚伪(东海附言)
·示警共产党,致敬刘晓波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负面的老师
·天常生病笔常痒,国不升平心不平
·唯真理是图: 建议东海脱掉儒学外衣(东海附言)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笔,汉王笔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沙叶新“四项基本原则”的儒学依据(外二篇)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举仁义之旗,非重礼不可
·“感谢温家宝,瞩目山东省”等(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可怕的假洋鬼子!
·岐视假洋鬼子是我的权利
·东海老人:活着有什麽意义?
·中共拥儒我拥共
·《良知永不灭》
·所知障患者
·怜悯假洋鬼子,剔除伪民运!
·你是流氓谁怕你
·“中共拥儒我拥共”等(东海随笔八则)
·关于乌市惨案的两点意见
·祝贺我吧,或者咬我!
·国不可作信仰,民不可无诚信--与于丹教授商榷
·“以寂寂无名为耻”等(东海随笔十一则)
·《大良知学》征订启事
·原道文丛第二辑将出预贺
·东海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
·东海是一种待卖品
·东海老人:要习惯我才是爷
·巧言令色足恭,耻乎荣乎?
·新三纲
·《当你…》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兼论少数民族政策》
·赠人二联,欢迎批改
·小乔,何必给东海留面子?
·“我们的圣经”
·“我们的圣经”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东海随笔八则)
·为许君志永及公盟而作
·陶澍慧眼识宗棠
·有知识的愚民
·《羞辱东海的最好办法》等
·《勉断章师爷网友》
·东海老人儒联小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在《把马家从宪法中踢下来!》后,牧歌发言道:

   “儒家讲调和不讲排斥。因为他讲中庸,立于中间,他看所有极端思想都有真理的一面,所以他不肯排斥任何观点和学说。孔子是主张思想自由的。在孔子的全部书里,找不到任何一点排斥异己的话。但即使是孔子这样的人,要是生活在现在,看到把马克思主义写入宪法,强行统一人们的思想,他也会排斥的。”

   孔子要是生活在现在,对马克思主义必会“鸣鼓而攻之”,那是毫无疑问的。但牧歌先生对儒家的中庸却理解有误。

   中庸绝非“讲调和”、“立于中间”。那种模棱两可的折衷主义、圆滑处世的中间路线和稀泥的调和论和没有原则不讲立场的乡愿作风,恰恰都是违反中庸之道和儒家义理的。对此,我在《人天正道是中庸》中已详阐,不赘。

   儒家对异端较为宽容,但不是毫无原则的认同,不是不分皀白、不问是非地“不肯排斥任何观点和学说”。孔子对楚狂接舆等隐士很崇敬,但也说“鸟兽不可与同群”,认为人类有“人道”儒者更有儒者的社会义务和文化责任,终究不能象少数隐士一样与鸟兽同群。“鸟兽不可与同群”这句话不象一些现代学者理解的那样是骂人的话,却也有道不同不相为谋之意。

   正因为天下无道,儒者才应挺身而出。我在《“鸟兽不可与同群”正解》一文中曾说过:中国文化从源头开始就是儒中有道道中有儒的,故孔子也有一定的出世思想,但这不是儒家思想主流(而且儒隐与道隐亦不同)。儒家思想主流是仁者气象,救世情怀,是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精神。知不可为而不为与知其不可而为之,是道儒二家的根本区别所在。

   孟子斥杨墨之学“无父无君,是禽兽也”,就是对异端的排斥。儒家的异端,战国时有杨朱、墨翟、告子、许行、庄周、邹衍、邓析、公孙龙子等。这是外部的,“乡愿”、“小人儒”等,则往往属于儒家内部的异端。

   毫无疑问,儒家对异议、异已坚持批判态度,只不过,儒家“排异”的方式比较文明,强调合理和依礼。儒家的礼,某个角度就是对异端进行法律惩罚的根据。新儒家主张汲摄自由、建设民主,对不同观点和学说的“排斥”更必须符合现代文明标准、遵守良法良制的制约。2008-4-15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