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利己主义不利己
·中美矛盾微论
·必败必亡四条路
·小消息:欲闻孟子浩然气,姑听东海自由谈
·祸首蔡元培
·三界精英的责任
·余东海《孟子大义》教学片目录
·亲美未必都好,反美一定很坏
·应劫而生的祸首罪魁们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面对黑暗
·关于外援
·金一南和特朗普
·为美国说句公道话
·关于梁漱溟
·马路十大方便和马帮最好出路
·儒家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弟兄们,给我冲啊!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朝鲜微论
·金灿荣的物质主义思维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霜剑风刀一路香
·历史五阶段论
·有富贵过三代的邪派名家大物吗?
·当务之急是解决中国问题
·仁本主义文明重启宣言(一)
·中国人与马家人的区别
·怀念刘晓波
·关于社核观
·中国的三个走向
·关于中美俄之我见
·央视高级黑,朝战四大臭
·真知真行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一

   人类生命有肉体生命与性灵生命之别,两方面一分为二,二合为一。尊生,就要既尊重性灵生命也尊重肉体生命。论对生命的尊重,佛教倡佛性平等,严禁杀生,最高标;儒家主仁性平等,严禁枉杀和不义之战,最中正适宜。牟宗三说:

   正德求诸己,利用厚生归诸人,而亦必教之以德性的觉醒。此正所以尊人尊生也。尊生不是尊其生物的生,而是尊其德性人格之生,尊其有成为德性人格的可能之生。若只注意其生物的生,则是犬马视之,非所以尊人也。故厚生必以正德为本。”(牟宗三《论中国的治道》)

   说得好,但“尊生不是尊其生物的生”此言有暇。儒家尊生,是尊其德性人格之生,也是尊其生物的生。“利用厚生”,不就是为了“厚”生物的生、尊肉体的生吗?

   

   对待生命,基督教的态度就差得远了。轻蔑本性,独尊上帝,为神作奴,是不尊重人的德性生命;轻蔑人命,轻启战端,滥杀无辜(翻翻圣经尤其是旧约可见),是不尊重人的肉体生命。一些打着上帝信仰招牌的教派,比“正宗”基督教变本加厉、差得更远。

   二

   对生命禅院不了解,看过院长雪峰写给我的几篇文章,很感谢他对我的尊重(当然,那是上帝使者对凡夫的尊重),但对他的一些思想观点则很不以为然。陆续驳过几篇雪峰写给我或涉及我的“雪文”,日前针对“雪文”《好似掉进了黑洞》,批其一文《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谨此更正:据网友惠告,受批“雪文”从其网站失踪,是误传,我未加以核实,便予嘲笑,歉甚。)

   此君将上帝与佛陀、老子等生拉硬扯地混杂在一起,以“上帝之道”统帅之,而其“上帝”,与基督教的“上帝”又大有不同,可谓非牛非马,不洋不中。虽非“拿着基督教、天主教来篡夺、改篡中国的文化”、“把中国历来黄帝、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的传统改成耶和华、摩西那一套”(牟宗三语),但也是对中华文化的一种歪曲、改篡和打压。

   今又拨冗略览几篇“雪文”,发现迷误重重混乱叠叠,“问题不是一般的严重”呀。特别是《净化开始,先死一亿》一文,其中透露的那种极端狂妄和藐视生命的“思想”,令人惊诧!

   象 “上帝:既然人类怠慢我的使者,心中无威,那净化开始,先死一亿。”、“上帝:回去继续做你的工作,人间时间一年内先死一亿,到时他们就会相信你了。” 之类说法,对人类的肉体生命与性灵生命都缺乏基本尊重,可谓邪门。(至于上帝说“是我使他们死的,到时我会再让他们活回来”,以人命为儿戏,更荒诞。)

   这样的居心,就算是出自爱人度人的善意,也是可怕的;这样的上帝之道,实乃魔道、恶道无疑,与主张“亲亲仁民爱物”的儒家相比,何其不仁不义!这样蔑视人命的上帝,倘被老枭遇到,必捆之以绳、绳之以法(天理大法),或者干脆踢杀之,为民、为天下除大害。我相信,击杀这样的上帝不会比踢飞一条喜欢咬人的疯狗更难。只怕不用劳动枭脚,枭眼一击,它便直堕宇宙黑洞万劫不出矣,哈哈哈。

   很多人确需“净化”,但应是心灵、道德的净化,应通过道德教化和返己自省去达成,而不是通过消灭肉体去实现。我也曾骂一些人垃圾。但是,除了良好的法律,我坚决反对任何人、任何“神”对任何垃圾人进行毁灭,任何人和“神”都没有这个资格。我在《垃圾论》中指出:

   原则上,所有人都潜具良知,所有垃圾都可以成为珍宝,就象所有畜生饿鬼都可以成佛一样,就象庄子所说“道在屎尿”。没有垃圾是绝对的,屎尿用对了就是肥料和营养。另外,既使是垃圾人,只要是人,其人格就应得到法律和社会的尊重。

   三

   对人命和人性尊重度的不同,源于人性观、生命观的不同。

   人性有本性与习性的区别,本性至善,习性多恶。西方文化仅从习性的层面理解人性。西人认为,人是受到魔鬼撒旦的诱惑而堕落的“产物”,带着先天性罪恶。所以,在西方文化中,人生来就是有罪的,西方人惯于从阴暗的角度去规定人的本性,在总体上对人性的认识倾向于性恶论。

   中国人性论的主流思想则是性善论,从人的光明的一面来规定人的本性,人的天性是至善的。这是中西文化的一大区别,也是儒家与基教根本性的不同。

   在儒家看来,不论圣凡贵贱,人的本性都是一样的,人人同具良知仁性。“人人可以尧舜”,“涂之人可以为禹”,“满街都是圣人”,“个个心中有仲尼”,善是原生性的,恶是后发性的。故人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成德成圣,回归本性。李顒依据孟子、阳明之说而指出:

   先儒谓“个个心中有仲尼”,盖以个个人心有良知也。良知之在人,不以圣而增,不以凡而减,不以类而殊,无圣凡、无贵贱,一也。试徵之,孩而知爱,长而知敬,见孺子之入井而知恻;一切知是知非、知好知恶之良,凡与圣、贵与贱,有一之弗同乎?同则何圣何凡、何贵何贱?而圣凡贵贱之所以卒分者,立志与不立志异也。立则不昧本良,顺而致之,便是天则,火然泉达,凡即为圣;否则,乍起乍灭,情移境反复桎亡,圣即为凡。而真贵真贱之实,在此不在彼,区区贵贱之迹,非所论也。(《二曲集》卷二十二《观感录自序》)

   蒋庆也说:“欲使吾人发心起信,先儒尝方便言说:人人可以为尧舜,个个心中有仲尼;肯定圣人立学可至,当下圆成。儒家为圣之学,乃于人性本然之善充分肯认,使吾人生命摆脱卑污幽暗走向崇高光明。”(《心学散论》)

   说得很对。不过,“人人可以为尧舜,个个心中有仲尼”不是“方便”之言,而是究竟之说,是从人性根柢处而言的。

   雪峰曰:“你是我最尊敬的人之一,我一直很钦佩你,你有许多优秀品质是我望尘莫及的,我确实感觉你像一尊佛,我指你的本性,而不指你的观点。”(《欢迎东海老人的“雪峰君欢迎吗”》)实则在本性上,每个人都一样,任何人与我、与雪峰这个上帝使者或化身是完全平等的,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别。

   奉劝雪峰,做回一个正常人、葆持一份平常心吧。爱己爱人尊重人命,立己立人尊重本性,教化他人从净化自我开始,彰明良知别忽略建设良制,那才是正道,那才是真正的福慧双修。

   四

   雪峰君在《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发言道:

   我一直把东海当心爱的学生开导教导,并爱护维护他的人格和尊严,但这个学生不开窍,整天胡言乱语。说什么“仁即良知,是人的内在的道德自觉,是生命之本质和本质之生命。”简直是乱弹琴。生命的本质是“仁”吗?蚊子和狼是不是生命?它们的本质也是“仁”吗?

   谢谢雪峰诲人不倦的精神。但“仁即良知,是人的内在的道德自觉,是生命之本质和本质之生命。”之言可不是乱弹琴。句中明明点明了“人”,所说生命是指人的生命。生命的本质当然是仁。熊十力说得好:

   本心即万化实体,而随义差别,则有多名.以其无声无臭,冲寂之至,则名为天.以其流行不息,则名为命.以其为万物所由之而成,则名为道.以其为吾人所以生之理,则名为性.以其主乎吾身,则谓之心.以其秩然备诸众理,则名为理.以其生生不容已,则名为仁.以其照体独立,则名为知.以其涵备万德,故名明德.(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读经示要》页57)。

   究到极处,岂止蚊子和狼?岂止一切生命?宇宙万物的本质都是“仁”。天地大德曰生生。生生之仁,乃是天地之大德,也是宇宙生命系统本体的特征。易经与儒家以仁解说本体。《易》以乾元为万化之宗,虞氏《易传》曰:“乾爲仁”。儒家六经,总归于仁。人与万物共同拥有仁,或曰宇宙万物都被仁所笼罩所拥有,这才是“天地万物一体之仁”的真义。

   不过,说万物皆仁,是就本体界、根源处、终极层面而言的。就现象界来说,在极为漫长的时间段内,人类之外任何物都是无知、不仁的。这是因为,由于物之“肌能”粗陋等条件的局限,其仁性没有开发的可能。不仅在其它非生命之物中,既使在所有生命体之中,唯有人身才是仁性的最佳载体,因为人类身体肌能特别殊胜。在极为漫长的时间段内,其它生命体的良知仁性因被锢闭而很难觉醒和显发。方便说,只有人才是仁的。

   关于仁是生命之本质和本质之生命的道理,可参看老枭良知诸论,兹不详论。总之,儒家和中华文化是特别尊生的,既尊德性之生,也尊形体之生。我以为,对生命尤其是人类生命是否尊重,可以作为衡量人类文明程度、文化“级别”高低的一个主要标准。

   不尊重人的本性和生命的政权是反动的,不尊重生命的人、不尊重生命的宗教或者文化,纵属正人正教“正文化”,“正”的度数也有限。至于以人类为刍狗、视人命若草芥,认为可以对不信仰其教义、不符合其标准的人的肉体进行净化、可以象销毁垃圾一样予以销毁的学派教派,那就更不仁不义不文明,早该扫进历史垃圾堆了!

   五

   信仰自由是东海之儒所追求的。中西文化及各大宗教,有相通处,有大异处,不妨存其异,欢迎求其同。但我希望各门各派对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家秉持基本的尊重,不要“乱求同”,拿着西方宗教来篡夺、改篡中华文化,把佛道义理、把“中国历来黄帝、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的传统”改成上帝那一套。

   同时,请不要对中华文化进行非理性的、别有用心的诬蔑、诋毁和侮辱。我不一定“谁爱儒家我爱谁”,但一定“谁反儒家我反谁”。有东海在,谁诬蔑、诋毁和侮辱儒家,谁就将自显其丑、自取其辱、自遗伊戚。包括形形色色的上帝教在内的古今中外一切宗教及学说,如果“正”的度数不高,不论打着什么招牌、代表什么势力,不论来头多大、名头多高,无用无用耳。只要它们敢在中国、在儒家面前放肆,必被从义理上摧伏、扫荡无遗!勿谓老枭言之不预也。

   最后,借此机会奉劝包括雪峰在内的一些宗教以及准宗教人士:从事各种教化乃至“净化”工作是值得敬佩的,但最好不要“神叨叨”地以神压人,以上帝吓人,更不要试图强制世人接受你们的教化乃至“净化”。过犹不及。善恶正邪,有时距离不是太远的。文化也好,教化也好,“净化”也好,既然是“化”,就不能带强制性,更不能针对人的肉体生命(当然,大多数“叨叨”人士并无强制能力,狂言妄语,不过自遗笑柄而已。但这么说、甚至这么想,都够邪恶的)。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个体的明明德是“自新”,“新民”则属于教化他人和社会,必新民才能更好地自新而无缺憾。“我与人同此本性,同此本心,同此明德。故我自新矣,必期人之自新,以人我同体故。譬如四肢之在全身,若有一肢发育不完,即是全身有亏损。我则自新,不复祈人之自新,即吾性分毕竟有亏,吾心量有所未充也” (熊十力《读经示要》p61。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