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一

   我已在《东海答客难系列》中严肃指出,生命禅院乾坤草在其传道文章《体用之辩,兼回东海》文中所批“东海思想”不是我的。乾坤草答说“只是针对流弊泛泛而谈”。

   

   此答不实。《体用之辩,兼回东海》开头就写道:

   

   东海每每以“我”指代本体、良知,视“我”为本体的发言人,希望世界人人能达致“我”的境界,人人善良,天下就无为而治,万事大吉了。心愿虽好,可惜却是儒学的毒血,一念之差,天悬地殊,心性之学虽然是大学问,可究天人之境,却不是彻头彻尾的学问,因为体用的关系搞错了,重体不重用,重道不重器,强行将体用、道器割裂开来,并得出“人之初,性本善”的重体论,演变成重上不重下,重阴谋不重阳谋,重政权不重民权,空口谈道,走不出体用并重互转互用的康庄大道上来。文化的立基一错,生长而成的树就根不正,言不顺,天生残废。

   

   这明明是指名道姓针对东海,怎么会是泛泛而谈?读者又怎么会视为泛泛而谈?

   

   二

   关于本体问题和体用关系,良知论系列(已三篇)、本体论系列(已五篇)诸枭文有不少论述,哪一段哪一句可以得出“重体不重用,重道不重器,强行将体用、道器割裂开来”的结论?

   

   我当然希望“希望世界人人能达致我的境界,人人善良”,可仅有愿望是远远不够的,仅靠道德教化也是远远不够的,在社会层面,“防恶促善”离不开良法良制保障。我何尝“希望”了一下就认为可以“无为而治,万事大吉了”?

   

   老枭十年来之所以苦苦宣传自由学说,致力制度更新,不就是为了追求良知良制体用结合的“两全齐美”吗?重下,不就是重用、重器、重阳谋、重民权的表现吗?

   

   我曾在《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中指出:能够让人欲私心按照一定的轨道正常流行的,一是内在的道德良知,二是外在的法律和制度。对于一个社会和国家来说,道德的弘扬和制度的建设两者缺一不可。

   

   另外,《东海答客难系列》242答东海之友问也可以移来答疑:如果人人都能“坚持修心养德”、达至“内心清净与安宁”的境界,当然就社会“和谐与安定”、“天下太平”了。问题在于,人的习心习性是复杂多变的,不可能人人都“做到生而不有,为而不恃,贵而不争,长而不宰”,道德的软约束只对一小部分“坚持修心养德”的人有效。大部分人还是需要良法的约束和良制的引导的。

   

   儒学体用并重(佛道倒重体有轻用倾向)。良法良制即是良知之大用、本体之大用,详见《“致良知”与“致良制”》《大良知学纲要》、《新礼学初论》等东海诸文。关于体用关系,近作《体用学发微》更作深入精到的阐说,不赘。

   

   三

   放眼当今江湖庙堂,教界学界,尽是鸡鸣狗盗之徒,思想界中论辩场上,强辞夺理,无理混扯,歪曲伪造,造无稽之谣、栽观点之赃等等,已成普遍现象,不仅御用文奴,连自由门、儒门也不例外。甚至台湾一些所谓的儒者也一样,一方面口口声声强调“尊重”、“情意”、“礼貌”、“批评的品质”,一方面不仅毫无实据地恶意臆测老枭动机、心态、生活处境乃至家庭生活,而且不断歪曲伪造东海思想,真是无理无礼无赖无聊!

   

   想不到生命禅院堂堂的阳圣、校长乾坤草先生也“出此下策”,令人忍俊不禁哪。不论故意还是无意,至少太轻率浮荡不负责任了!当然有时歪曲不一定故意,也可能是无意误解,属于认识、理解错误,但我已指出,校长或禅院就应公开更正。

   

   辩场上欠我道歉的人太多了。我有空闲就顺手扫荡,没兴趣就掉头而去,一般不会要他们道歉。这次之所以特别提出来,是因为我对禅院的“院品禅德”不无信任。因为雪峰说过,“透过他狂妄傲视的表象,显示的却是虚怀若谷的东海特性。看似刚正不阿,实乃侠骨柔肠。看似凶神恶煞,实际上慈悲大度。”尽管道不同,此言令我颇怀知己之感。

   

   我看问题特别注重实质,论人论学特别注重两个字:实与诚。生命禅院诸君包括雪峰院长曾一再表示对我的尊重和“爱戴”,其实没必要。如理如实批评本身就是一种尊重,但请注意“如理如实”四个字。纵然因见识智慧不足“如”不了理,至少要如实。所以,今后如果批评“东海思想”时实事求是,能说明出处或附上东海原话,那才是对我的真尊重,老枭在此预谢。

   2008-3-12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