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歌海行吟(散文诗-组章,作者若舟,东海老人荐赏)
·苏中杰们的思想狭隘
·东海一枭: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六)
·只能如实如理,不许苟同苟异
·东海一枭:惩恶就是行善,驱邪就是卫道
·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等(东海随笔七则)
·弃国学家“桂冠”,笑文怀沙先生
·东海老人:以民为本,与时偕进
·网友酬赠拾翠(之23)
·若舟散文诗组章:歌海行吟(东海老人荐赏)
·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修阴功,积大德
·四本:看新诗诗人逍遥先生如何写旧诗(东海附言)
·文怀沙“真经”批判-----兼传东海三十三字真经
·文怀沙的浅薄,徐晋如的轻浮
·胡马们也就配给我提提鞋罢了---答客难二则
·欢迎有识之士入群等(东海随笔十则)
·呱呱叫不简单、彭定鼎不实在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的幸运
·春花冬雪:来写点读后感(评点东海联语)
·老象病毒写作评点之五:老枭《我有病》
·东海百联(续)
·礼乐文明:好色与狎妓是不同的(东海附言)
·是巧合还是抄袭?是谁抄袭? ---请教刘志刚先生兼示山西省永济市人民政府、中国楹联学会
·关于“题黄河大铁牛联”答刘志刚先生
·感时杂诗四十七绝
·张星水:张嘉谚——走进《中国低诗歌》(东海荐文)
·浮皮潦草易中天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给贪官腐吏一个机会!
·公开告密
·危险分子(组诗)
·朋友拿来干什么?(东海随笔七则)
·梦,已抵达最高层(诗七首)
·天下兴亡,文化人责任最大(东海随笔三则)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开制度的公开信
·把网监送上民意的审判台(东海老人随笔三篇)
·养身修心,莫过读经---与老象及有志者共勉
·不能不折腾(组诗)
·儒佛两家着眼点不一样
·七绝四首(外一联)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帖
·一切都有可能
·东海论剑---欢迎广大儒友、各路英雄及反儒好汉们驾临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汉网论剑---东海老人答客难(修正稿)
·欢迎firebrand!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民族主义揭伪
·民族主义揭伪
·东海指月录(问答148--158)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儒家与自由主义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等(东海随笔六则)
· 赢要赢得光彩、输要输得光棍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黎文生:对“汉圈”再劝说几句(东海老人荐文并附言)
·黎文生:真正的兴汉
·这个魔鬼纵不得!
·英雄笔,汉王笔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严防“兴汉志士”,警惕汉服蛮子!---兼寻找汉网秋波王
·邓玉娇之歌
·北京之行小记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没有人能够拒绝(组诗)
·示尚生:纵横交错,虚实合一,始为真儒!
·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关于信仰、民主与良知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等(东海老人随笔五则)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作者:余九龙)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东海老人向中共《索礼》
·儒家的大勇(外一篇)
·征联:人能弘道道弘人,人人皆可为尧舜;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东海的自我定位:贤者和行者
·《陈明批判》惊艳觅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以下是对陈复君“《东海思想评论》01:关于〈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的回应”的回应。

   

   一、余樟法:哲学上唯心论的心,多指意识之心,而中华文化论到心性,多指本心,本心当然不是物质,但也不是意识之心,它是超越心物而一元的。『本体作为本质』当然不同于西洋哲学里的本质论。

   

   陈复批评:内文「哲学上唯心论的心,多指意识之心」这话有语病。首先,哲学的范围如此广大,如承认中国的心性论不是唯心论,则只有西洋哲学有唯心论了,然而,西洋的唯心论完全没有在指「意识之心」,而是指「圆满的理型」,这圆满的理型自中古后就转型出「上帝」的概念,而有士林哲学的产生。会认为与「意识之心」有关,这是受到翻译的误导,英文里的「idealism」本不该翻作「唯心论」,正确的说法是指「观念论」,「唯心论」这个词汇很容易让人望文生义,只有正名回观念论纔能解决。

   内文「中华文化论到心性,多指本心」这是过简的说法。「心」与「性」是两义或一义有各种歧见,如朱陆而言,把「心性」等同于「本心」的主张者只有陆九渊先生,朱熹先生则把「心」中性化,只是个收发的承载体,其内有「情」会通向「欲」,有「性」会通向「理」。本心确实不是物质,然而是不是「意识之心」,这是要看我们对意识的定义而论。意识如在自性外,则的确「本心」不是「意识之心」,如人能抛弃我执,由莫那识升至阿赖耶识,则自性即是意识。就此而言,则本无「超越」或「不超越」可言,「本体作为本质」是简单利落的说法,如强调「心物一元」,且其主张是列在有误导性的「唯心论」与「唯物论」这种说法外,作为第三种,这会降低「心」的义理高度。如果本心即是自性,那自性本体直通宇宙本体,本体能生物质,且既在物质内,同在物质外,又不外且不内,这是根本义,「本体作为本质」的换言即是「心生万有」。

   

   余樟法回应:

   “哲学上唯心论的心,多指意识之心”这话没有语病,是老兄有“心”病,玩弄概念游戏,而且玩得很拙劣。须知“圆满的理型”呀、“观念”呀,都是意识层的东西呀,“上帝”也一样。“上帝”是被基督教视为本体和道的。《圣经》云:"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在希伯来文中,道既是语言,也是上帝,又指世界的本体,上帝与道都居于本体的地位。实质上,上帝不过意识所造之幻影而已,离“道”尚远。

   

   关于心与性。心与性在中华文化中是同义的。本性本心,是同义复词。关此,我在《东海难不倒》系列中指出过。儒佛中也有些派别以“性”高于“心”或持“心统性情”说,兹不详析。

   

   一般说到心当然有可能指意识之心,但凡对中华文化略有了解者,是不会将本心误认为意识之心的。意识不等于本心自性,但也不离本心自性,就象佛教烦恼与菩提的关系,烦恼不是菩提,但烦恼转过来就是菩提。意识怎么可能在自性之外呢?

   

   说什么“意识如在自性外,则的确「本心」不是「意识之心」,如人能抛弃我执,由莫那识升至阿赖耶识,则自性即是意识。”云云,混乱得很,有必要先弄清意识、自性、本心、莫那识、阿赖耶识等几个概念。这里我就不作佛学启蒙啦,仅提醒一下:“由莫那识升至阿赖耶识”,就非意识了,但还不是本心或自性,本心相当于真如心。《东海难不倒》系列125答有巢氏的一段话附在这里供参考:

   

   “本心即真心,习心即妄心。人人本心真心相同,都是常乐我净的。俗话说人心都是相通的,因为相同,所以相通;但每个人习心妄心不一样。俗话说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人与人之间之所以难以勾通难以理解,原因就在于此。

   

   儒家以良知为真心,外在环境养成的习惯、自身私欲累积的习气、通过耳闻目见所得的意念,皆为妄心。《二程遗书》卷二上:盖良知良能,元不丧失,以昔日习心未除,却须存习此心,久则可夺旧习。宋张载《正蒙-动物》:寤所以知新於耳目,梦所以缘旧於习心。王夫之注:开则与神化相接,耳目为心效日新之用;闭则守耳目之知而困於形中,习为主而性不能持权。故习心之累,烈矣哉!清陈确《与吴裒仲书》:习心习见,是处錮人,验之日用,真可悲涕。

   

   但是要注意:本习不二,真妄非异。每个人并非本心真心之外另有一颗习心妄心存在。而是如佛教所说的烦恼即菩提。转妄即成真,洗习即归本,自净烦恼即成菩提。”

   

    “心物一元”,说的是本心、本体的层面意识与物质一体同仁,不必作“降低心的义理高度”的杞忧。

   

   下面这句:“内文「没有离开物而独立存在的绝对的心,也没有离开心而独立存在的绝对的物」,如真没有,那就不会有宇宙本体了,宇宙本体就是独立存在的绝对的「心」”云云,不仅把本体界与现象界混淆在一起,而且是相当典型的天人分离、体用割裂,实质上已偏离了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家的根本。何以故?

   

   一、“没有离开物而独立存在的绝对的心,也没有离开心而独立存在的绝对的物”说的是现象界,包括人类在内的宇宙万物难道不是如此吗?懂不懂“理一分殊”的道理?宇宙本体是理一,宇宙万物是分殊。分殊不碍理一,怎么会“如真没有,那就不会有宇宙本体了”?理一深入分殊,本体怎么会是“独立存在的绝对的”?

   

   二、宇宙本体作为本心,统摄心物,绝不是“离开物而独立存在的绝对的心”。离开众生心无本心可言,故本心不“独立存在”,离开物也无心可言,更无本心可言,故本体不“绝对”。

   

   老兄现在回归论理的正道,“就本体来论本体,就理论来论理论”,不再旁枝斜出,很好。所言似是而非的混乱,属于理论上的问题,可以慢慢探讨。这里就谈这些,下面的恕不一一淸理了。上面几点道理,我说得简单,实不简单,可以继续往深处论。来日方长,先将一些基本问题整明白了,咱们再继续。OK?

   

   关于心性问题,多数学者参不透,一开口就成笑柄,写下来皆成垃圾。有关研究文章似海、书籍如山,多属误人而又自误的混扯。这个问题略有所明白,便是一时人杰;真彻悟了,那是本体之德“报”在其人身上,必成万古人豪,那是藏也藏不住、隐也隐不去、逃也逃不了的,象老子,欲隐反显,万古同尊。道家犹如此,况儒家乎(严格地说,道家所证之道偏于虚静,不如吾儒“天行健”,更有大生广生之德,真正得“无为而无不为”之正)

   

   我说“人豪”,可不是一般世俗意义上的英雄豪杰,那仅是一时之杰,可敬,也有限。程颢的诗《秋日偶成》云:

   

   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

   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

   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态中。

   富贵不淫贫贱乐,男儿到此是豪雄。

   

   男儿到此到哪里?就是到了“明自本心,识自本性” 的境界,把生命本来面目“整”得明明白白了。这个意义上的豪雄,不论外在功业如何,都是超世人豪、绝顶风流。这样的人是任何时候任何力量无法打倒和战胜的。不仅其心不为外物、外境所转,外物、外境反而会随其心而转。

   

   曾记否?你说我“能量甚大”,我说你这是客套话,至多得知一点“表象”,并非真知我能量之所在、有多大。你还为此扯了一大堆气话呢。其实你说我“能量甚大”没错,消极方面体现在“枭心不为外物、外境所转”,积极方面指的是大陆的文化、政治等环境必将不断得到改善,因为我对中华文化的大光和中华民族的大兴充满信心,也对我自己的意志与“能量”充满信心!这里谨借程诗,与“半个老乡”共勉。

   

   心性问题我会在今后《大良知论纲要》系列文章中陆续不断深入开示,将发于《网络公民》二月号的《良知论》即有相当详细的阐解,老兄如有志于此,届时欢迎参阅。

   2008-2-26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