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新礼学初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礼学初论

新礼学初论

   

   不求富贵不求仙,富在心灵贵在天。

   短笔多情牵十亿,一灯无尽耀三千。

   路将穷处身为道,学欲绝时统在肩。

   莫叹人间多阙憾,一笑端杯月又圆。

   

   几度迷茫不识津,行非义路宅非仁。

   权争黑幕人成鬼,马踏神州政更秦。

   海日将圆千古梦,儒风待送万家春。

   再融西学为吾用,重建中华大礼新。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一、小“破”董子竹

   在儒家五常道中,“礼”引起的误会最为严重。正如董子竹先生说的:一个“克已复礼”,把数千年的儒学界搅了个天昏地暗。古今很多儒者学者一边批评别人误解了礼,自己却误解得更厉害。董子竹先生,批评南怀谨等大师及古今学者对“礼”的解释大误,但他自己对礼的理解就出了大偏。礼学要重立,就要除旧更新、回小向大,对于有一定影响的误解曲解则要先“破”之。

   

   如果说古今学者对“礼”的理解大拘谨狭隘的话,董子竹将《论语》“克已复礼”、“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等章中的“礼”理解为“天礼”、“天道的和谐运动”,则又太宽泛“自由”了。礼不完全等同于、但包含了《礼记》中的“礼仪”。“礼仪”是礼在一定时期、一定社会的具体表现形式。孔子“四勿”之教,显然是教以行为准则而非“本体”规则。

   

   好有一譬:礼,相当于佛教的戒律,天道相当于法身本体。法身是不需要戒律的,法身本身就是一种宇宙规则或戒律。释尊及大多数高僧大德虽为化身,但已证道,不戒而戒,没有戒律也自然不会“逾矩”。但一般和尚在没有彻悟彻证之前,是需要具体的戒律制约而无权“代表”戒律、不能说“我就是戒律”的。

   

   董子竹说朱熹提倡的“三纲五常”已荒谬不经(《论语正裁》190页),不知“礼”正是五常道之一,仁义礼智信为普适价值,是宇宙本体之德,人类本然之性,过去是、现在是、将来永远是天地之间的“金科玉律”另外“三纲”由董仲舒取自法家而倡导,非朱子始倡也。

   

   类似疏忽错漏,在董书中不少见。由于对“礼”论问题比较严重,故特别提出来予以纠正。董子竹的“礼”论,兹不详引,读者可参看董子竹《论语正裁》及相关文章。我在《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中曾指出,董子对经典的解析过于浮滑漂荡任凭己意,基本功很不扎实,与所批评者一样缺乏学术的严谨,其对礼的解释太宽泛浮滑,就是一例(用朱陆---朱熹与陆九渊陆九龄兄弟----之争的话语来说,董子竹“切已自反”,“发明本心”的“易简功夫”尚可,但“泛观博览”严重不足,治学之道严重欠缺“邃密深沉”。)

   

   二、儒家之礼的本来面目

   礼,是各种政治社会文化仪式、各种文物典章制度的总称,内容繁多范围广泛,涉及人类各种行为和国家各种活动。

   

   三叩九拜握手躹躬是礼,社会制度与法律规章是礼。在不同的领域,针对不同的事物,礼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待人接物有待人接物的礼,治国安民有治国安民的礼,祭祀有祭祀的礼,外交有外交的礼。亲友之间,群体之间,生活层面,政治层面,礼的具体表现形式都是各不相同的。故《礼记》说:

   

   “以之居处有礼故长幼辨也,以之闺门之内有礼故三族和也,以之朝廷有礼故官爵序也,以之田猎有礼故戎事闲也,以之军旅有礼故武功成也。是故宫室得其度……鬼神得其飨,丧纪得其哀,辨说得其党,官得其体,政事得其施”,真可谓“君子无物而不在礼矣”。

   

   政治制度和伦理道德是“礼”的两个主要属性。从道德层面看,“礼”的具体内容包括孝、慈、恭、顺、敬、和、仁、义等等。孔子强调“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博学於文,约之以礼”,“恭近於礼,远耻辱也”,以礼规范自己的行为,知道什么该作,什么不该作。“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恭慎勇直诸德,都要受礼的制约。

   

   子路问“成人”,孔子答曰∶“若臧武仲之知,公绰之不欲,卞庄子之勇, 冉求之艺,文之以礼乐;亦可以为成人矣!”是否知礼有礼,是一个人成熟与否的必要品质,一个不通礼乐之人,是还算不上“成人”的。

   

   在政治层面,礼更也是维护社会和谐的一个重要保证。“人治”很多反儒者反儒武器之一,其实这件武器是虚拟的。儒家最强调礼治。孔子说:“安上治民,莫善于礼”;《礼记》认为,治国以礼则“官得其体,政事得其施”,治国无礼则“官失其体,政事失其施”,结论是“礼之所兴,众之所治也;礼之所废,众之所乱也”,“为政先礼,礼其政之本欤!”;荀子曰:“国之命在礼”,又曰:“礼者治辨之极也,强国之本也,威行之道也,功名之总也,王公由之所以得天下也,不由所以陨社稷也”等等,可见儒家对礼在治理国家上的作用极端重视。

   

   儒以礼的建设程度来作为衡量一个国家兴衰的重要标志。孔子反复强调“礼、乐”的重要性,“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

   

   古代礼法并称,其实刑也是纳入礼的范畴,法律是礼的重要组成部分。《礼记-曲礼上》曰:“夫礼者,所以定亲疏、决嫌疑、别同异、明是非也……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分争辨讼,非礼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宦学事师,非礼不亲;班朝治军,莅官行法,非礼威严不行;祷祠祭祀,供给鬼神,非礼不诚不庄。”

   

   可见“礼”在一定意义上就是“法”。 古人所谓“明刑弼教”,即以法律手段来维护礼的尊严、体现礼的力量,加强礼的强制性。合礼的必合法,违礼的往往也会违法,如东汉廷尉陈宠疏中所云:“礼之所去,刑之所取,失礼则入刑,相为表里者也”。

   

   但刑与法仅仅为礼的从属,必须以礼为本,所以孔子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刑如“非礼”,便不仁,便成恶刑恶法。又说:“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治理国家仅靠“政”、“刑”是不够的,还必须借助以德以礼,“政”与“刑”必须建立在德与礼的基础上。

   

   三、化由礼治,礼以仁成

   仁义与礼相辅相成,不可或缺。

   

   孔子答鲁哀公问政:“仁者人也,亲亲为大。义者宜也,尊贤为大。亲亲之杀,尊贤之等,礼所生也。”(《礼记-中庸》)说的就是仁、义、礼的关系。“仁”以亲亲为起点,“义”以尊重贤人、尚贤使能为重要内容。礼就是仁义的具体化、形式化。

   

   孔子说“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逊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 ”。这也表明义是本质,礼是形式。

   

   如果说仁是内在心灵的戒律,礼就是外在的规范,是仁义在社会、政治层面的贯彻落实,体现为具体的规章制度,针对人的言行进行规范。仁必有礼,礼必合仁。可以说,仁是礼之内在根基,之实质、之体,礼是仁之外在规范、之形式、之用。这就叫:化由礼治,礼以仁成。枭诗写道:逐物求名非我意,迎风要展大旗仁。礼,乃是仁旗的旗杆啊。

   

   孔子说,“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 求仁与复礼也是统一的:没有仁,礼就徒具形式,没有礼,仁无所依托。完善了制度,人人遵守,自然仁道行于天下。而礼如有违反了仁,成为陈规陋习乃至暴刑恶法,礼的本身也不成其为礼了,“非礼”了,徒具形弍的僵化的“礼”、“非礼”的“礼”,就会成为“吃人的礼教”。

   

   “克已复礼”,不是要禁止正当的欲望、追求,家家把空调拆了,个个“成为神殿、祠堂中的木偶”,“一个女人的手如果让父亲、丈夫以外的男人碰了,就应自行截肢。”、“如果被别的异性拥抱了,应该自杀”(董子竹语)。克己,是战胜自己的习性,包括各种过分的恶习和过度的贪欲,使行为合乎一定的规范,进而彰明本心;复礼,就是恢复、维护儒家文化包括制度及法律的尊严。

   

   孔子教导“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与现代师长教导学生或儿女遵守法律、尊重制度,不要胡作非为违法犯罪,意思差不多,不是要把人训练成机械木偶。如果这话拿来对政治人物而言,相当于说:不要违反民主自由原则,不要与普适价值对着干哦。

   

   孔子说:“随心所欲不逾矩”。“随心所欲”是意志自由,“不逾矩”是尊重礼。懂得了礼的真义和辩证,《礼语》中大量孔子看似矛盾或非常“反动”的言论和行为,就一通百通、很好理解了,古今一些儒者学者一边的误会也就可以得到澄清了。

   

   例如,《论语-乡党篇第十》最受反儒派的讥评,殊不知正体现了孔子对礼的尊重。本篇集中记载了孔子的容色言动、衣食住行,如孔子日常生活中的表现,在面见国君及大夫时出入于公门和出使别国时的态度。对乡亲是谦逊、和善;在朝廷态度恭敬而有威仪,不卑不亢,敢于讲话;在国君面前,温和恭顺庄重严肃,仿佛诚惶诚恐局促不安的样子。不同的场合,对待不同的人,孔子的容貌、神态、言行都不同。时代不同,礼的形式也不同,用现代眼光看孔子时代,那些礼节不免可笑,但在当时,是“礼”当如此呀。

   

   四、法家的非礼

   孔子之道内圣外王并重而浑全,孔子之后的大儒们就各有侧重了。据韩非子说,孔子死后儒分为八:子张之儒、子思之儒、颜氏之儒、孟氏之儒、漆雕氏之儒、仲良氏之儒、孙氏之儒、乐正氏之儒。

   

   孟氏即孟子。孟子自称孔子之私淑,据传其学出于孔子嫡孙子思之门;孙氏即荀子。其学源于子张和子夏。孟子侧重内圣,继承并发扬了孔子内圣学。荀子则侧重外王,继承并发扬了孔子外王学。可谓外王学的大师。礼学,即外王学也。

   

   荀子虽侧重外王但不废内圣,侧重礼但仍以仁为本,故虽走偏仍属儒家,正如郭齐勇《礼学的现代价值》所言:

   

   在“礼”中包含了一定的人道精神、道德价值。“礼也者,贵者敬焉,老者孝焉,长者弟焉,幼者慈焉,贱者惠焉。”(《荀子·大略》)荀子推崇“礼”为“道德之极”、“治辨之极”、“人道之极”,因为“礼”的目的是使贵者受敬,老者受孝,长者受悌,幼者得到慈爱,贱者得到恩惠。在贵贱有等的礼制秩序中,含有敬、孝、悌、慈、惠诸德,以及弱者、弱小势力的保护问题。

   

   礼学对官员、君子提出了德、才、禄、位相统一的要求,亦对他们提出了“安民”、“惠民”、“利民”、“富民”、“教民”的要求,“修己以安百姓”(《论语·宪问》)。“养民也惠”,“使民也义”(《论语·公冶长》),“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论语·学而》),“因民之所利而利之”(《论语·尧曰》),反对滥用权力,对百姓“动之不以礼”(《论语·卫灵公》)。这也是礼学秩序原理的题中应有之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