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东海一枭(余樟法)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恶最怕积
·关于言论自由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今日微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尊我者生,挡我者死)
·一点提醒
·关于文化决定论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今日微言(世界三大劣族:马红、伊绿、非洲黑)
·关于山大“学伴事件”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学达性天方为贵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为民为国为自己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关于香港,明确三点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陈复先生:

   先从大函第四段开始,挑几个问题略予答复。

   你说:“牟先生并没有真实体认到本体,而只是在讲本体。…已经超过二十小时了,您还是没有提出良知与民主(或者,再加上科学)如何能在学理层被挂勾起来?”。

   关于内圣与外王、良知与良制、民主与王道等问题,我近年来在大量枭文中予以透析。其它你可以说没读过,你批评的《大良知纲要》总该过目了,这不正是将良知与民主、科学在学理层挂勾起来的纲要性文章?本文相当深入浅出,奇怪你居然看不懂。另外你对牟宗三的论断太粗暴,妄判。我不了解牟宗三先生的个人生活,但我“听”过他的“讲”,知道他是有真实体证与践履的“道上”人士。他讲本体并非虚谈。

   你说:“您说良知未曾开出制度,这根本是伪命题。…我们不能因为我们现在有法政变革的需要,就要去抹煞古圣先贤在制度层面的成绩。”

   我说王阳明的良知学忽略了制度建设的重要性,未曾开出好的制度,并不是说良知不能开出制度(你又将良知与良知学弄混了),更不是说儒学不能开出制度。正如你所说,“人类全部的价值观,都要有被成全与落实的社会机制,且这机制要能让不同价值观的人,各自受到保护,并不会相互侵犯到彼此的权益。”(正确的表述应为:人类具有先进性、普适性的价值观,都要有被成全与落实的社会机制,且这机制要能让不同价值观的人,各自受到保护,并不会相互侵犯到彼此的权益。)

   内圣必然体現为外王,良知必然体現为良制,这是道德发展的逻辑之必然。良知如果没开出良制,主要是时间和时机问题。其次,内圣之良知开出良制,须通过外王学转折一下。《周礼》与《公羊传》本属外王学,周公圣王并重,故能制礼作乐;汉朝尊《公羊》,董仲舒是外王大师,汉朝的制度就是外王学的丰硕成果。我对“古圣先贤在制度层面的成绩”不仅没有抹煞,而且在多篇枭文中赞美有加。不过也指出,汉以后外王学一直郁而不张,遂致制度建设与道德建设有所脱勾,到了后来逐步停滞。这是历史事实。

   关于格物格心及良知学等问题,近作《良知概论》还有进一步的阐述,兹不赘论。

   你说:“还要回复两个您对观念的误解”云云,完全无中生有。

   一、本体在天为道、在人为性、在内为圣、在外为王,本体形上形下一致、“形内形外”贯通,是我一贯的观点。倒是你,对本体的体认根本没入门,所以会取心遗物、有体无用,将格物与格心、内圣与外王分裂开来,将形上与形下、形内分形外打成了两截。关于本体的问题,枭文本体论系列论之颇深,近作《良知概论》亦有深度阐述,不赘。

   二、中国的心性论当然不属于“那被简化后的唯心论与唯物论的任一范畴”,我从来没有这么认为,略有中华文化常识者都不可能犯这种粗浅错误。儒佛道三家都是可以归纳出心物一元观点的,不过三家不尽相同,仍有偏正而已。我在《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中指出过:

   佛道两家偏于“心”的一面,两家中多数派别以为心可离物而独存,已滑向唯心论。故他们大多重心而轻物,执体而遗用,一味“形而上”与“形而内”,轻视甚至隔绝厌弃外在物质和实存的世界,导致耽空滞虚之弊。唯从儒家易经归纳出来的心物一元论最为圆正。格物致知,面向物质世界,充满科学精神;正心诚意,解决心灵问题,提升道德修养。格物致知针对物质世界,正心诚意针对心灵世界,齐家治国平天下解决的是社会问题。

   你说,“这些发言,已经因为您到处在各大网站张贴,不再是您我个人的私事而已”。

   不确,这些发言不是因为我“到处在各大网站张贴”才成为“公事”的,我们的对话本来就不是你我个人的私事,你的发言是发在公开网站心学网的。我是将转贴对方的言论视为对方也是对读者的一种尊重。不论是我批对方还是对方批我,只要是公开的言论观点,双方能够“同台亮相”当然最好。我如果乱骂,显的是我自已的丑,是我自己的责任;你如果混扯而丢脸而受伤,则不是我的责任。

   在严肃的讨论中,不断地歪曲、伪造对方的观点,臆测对方动机、心态、生活处境乃至家庭生活,将对方如理如实的批评“转化”为态度问题、将对方个别“凶猛”的辞语“单挑”出来上升为道德问题等等,这些表现才是无教养、也是很无聊的。仅斥为混扯,实在够客气了。

   事实上,想靠如此这般混扯争一日之长,蒙得了外行蒙不了内行,蒙得了生人蒙不了熟人,最终只会使自己丢更大的脸、受更大的伤。枭文读者不少,知音不乏哦。例如贵站儒生叶震批评我不懂民主、不懂科学、不懂心物一元什么的,jiang898网友便指出:老枭千万观点、知识鲜有漏洞、无人真正驳倒一二,叶震将来一定会为此话掌嘴二百五十下!

   

   叶震在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曰:先生论述,强讲心物一元,既是一元,讲心即可,何必言物?言「物」,必论其与「心」所不同处,便不是所谓的一元。且,一元是相对于心物二元论而说,否则本来一元,何必重说?

   这是不知“心物一元论”真义的混扯(心物一元之义可参阅枭文《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此君以为心物一元,心就可以代表乃至取替物了呢。殊不知心与物在“体位”(本体、本源处)上虽一元,在“相位”(万象、分殊层面)上却各有侧重并千殊万异。知其同还须别其义,只执其一,便成偏执。心物一元论须与 理一分殊说合参。

   不用“将来”,叶震如果是个真儒,还有点基本的谦德或学术真诚,现在我指出其谬,就应该会无地自容了。不过我知道叶震绝不会自省,没准仍会回戴我“好辩逞雄”、“失人心,远天理”、“ 败德行径”等帽子,呵呵( 叶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中有“文字可伐国,先生不可能不知其锐伤人,实为败德行径,还兀自以为说理得当,使人不敢言。殊不知早已失人心,远天理,圣人是这般好辩逞雄的吗?”等言)

   你的种种观点偏谬与作风“无礼”,你自己前后三封公开信已表现得很充分,双方文字俱在,不必我一一举例了吧。仅从上面的反驳可见,你这封信就歪曲和伪造了不少我的观点。更过分的是,这封陈函从“在您的观念里”到“这种人物二十年前的台湾已经出现过了”整整三大段,全是你毫无根据的、莫须有的想当然,谈阳明学谈出这么一地乱鸡毛来,真亏你开得了口。

   该批评就应批评,该称赞就应称赞,为人贵在一个诚字,只要真诚就好,“或对人有期许,或对人有礼貌,或对人有敬意”,也不一定就是客套,有时是发自内心情不自禁、有时是理当如此或“礼”当如此。同时,“客套话”有时也是必要的,但不能没有真心诚意,不能不分场合、对象一味客套。诸如此类这些处世待人的常识,本不应该混在这种争鸣义理的公开文章里讨论的。你真无聊!

   至于什么“对生命强烈的敌意”、“盛世的中国该是有教养的国度,…您的思维充满着不安全感”、“如果您认为受本体眷顾的人,就会是这种剑拔弩张,不断说粗话来否定别人并肯定自己的状态”、“您既然认同儒家,却反对有礼,而且一口咬定自己就是真情实意,他人都是虚情假意”、“中共政权只是被您拿来批斗最好的靶子,他们有苦说不出,您不当家,却拿讲民主作为自己成名的媒介”云云,都是混杂矫乱、莫名其妙的假设和推理。

   尊重是相互的。你作为心学网主席、又说大学即将开学要备课与授课,应是个教授,本应得到我相当的尊重。但你所“表现”出来的儒学造诣、思想水平及论辩风格,实在无法让我也无法让略有眼光的读者“瞧你得起”。原以为大陆学者多不入流,近上心学网领教众儒高招之后,始知台湾一些儒者(至少心学网上)亦甚可怜。阳明先生地下有知,知道有你这么一个心学家,只怕要气活过来,呵呵。

   恕我不得不告诉你:无论品德、智慧、教养及儒学储备,你都完全不具备对“关于本体与良知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大是大非的问题”进行深度探讨的资格,也完全不具备与我进行对话的资格。敝人事情也甚忙,就此别过吧。

   2008-2-18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附一:

   儒學論壇jiang898:老枭一贯主张小道理让位大道理,因此在大是大非面前直来直去、针锋相对。客气、谦让在这里不太合适:台湾的立委们为了民众争利益的时候,客气过么?我曾看到一张感人的照片:一个台湾女立委奋力爬上众人头,纹胸几乎被扯掉!陈复兄对良知认识偏得可笑,枭棒没有敲到你的脑壳上已经够客气,陈复兄应感激才对。

   东海一枭:心學網主席、堂堂台湾心学家如此见识,令我失望,令我对台湾儒学界(至少心学网这一批人)失望!批驳三文,已太抬举。以后不再理睬!

   附二:

   jiang898:叶震批评老枭不懂民主、不懂科学、不懂心物一元、不知文字其锐.....虽千万语,亦无得。众人已看到老枭有等身高的论著,其千万观点、知识鲜有漏洞、无人真正驳倒一二,这些是他自己的财富、是民主同道的财富、中华文化的财富.....怎能随口说“随千万语,亦无得”?“恕晚輩便不充高明了”,叶震将来一定会为此话掌嘴二百五十下!

   东海一枭:叶震是个小糊,不必多理的。我总是太尊重人,“心太软”啊!

   附三:本体与教养:心学网陈复回复《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二复陈复先生》

   余樟法先生:

   在您写的诸信里,很明显能看出有关于「教养」的问题。在您的观念里,只要在对人称赞,或对人有期许,或对人有礼貌,或对人有敬意,那就是「客套话」,只要当您这么说的时候,这就意味着在您看来,这不是当事者的真情实意了。很奇怪您为何有这种对生命强烈的敌意,如果您要靠这种「模式」来认知人与人的对话,那人与人是没有对话的意义的,如果您认为受本体眷顾的人,就会是这种剑拔弩张,不断说粗话来否定别人并肯定自己的状态,那敝人只能说,我们对本体的落差太大,我们的言论,只能各自诉诸世人公论,在敝人来看,盛世的中国,该是有教养的国度,有教养,并不等同于虚情假意,您的思维充满着不安全感,如果您都是这样跟人说话,即使是亲人,都会远离这种紧张的关系,反过来说,如果您并不跟亲人这样说话,那是因为您不跟他们谈您的道理,而您却是这样对愿意对您有礼的人说话,他们却是想了解您的道理(或只是暂时有疑义而不同意),您这种凶狠的说话习惯,当永远寻觅不到任何的认同者!

   很奇怪,您既然认同儒家,却反对有礼,而且一口咬定自己就是真情实意,他人都是虚情假意,因此动辄就快速给人「胡扯」、「混乱」与「近视」与「眼盲」这些各种难听的评价,这种已然定型的说话习惯,难道不是您自己的「客套话」?有礼是虚情假意,无礼是真情实意,这样一路推演下去,看来您不只不需要老师,连听众都不需要了,因为没有人会喜欢这样被辱骂。您只是活在不断肯定自己的精神状态里,然而,您如果真有慈悲心,对于未曾体认过本体的人来说,您准备要如何让他们了解:何谓本体?难道,就是不断的写文或写诗去诉说您自己「如何的伟大」吗?认识到您的「伟大」,读者生命的痛苦就获得抚慰与容纳了吗?没有工夫次第,却不断在吹捧自己,这是在降低世人对本体的信任感,而不是增加!任何心性的学习者都会问:难道认识本体的人,就是这般的癫狂?或者,如果我要活在本体里,我就要效法余樟法先生,变得个性张狂,随着自己的性情去乱骂,自然就能获得「大乐」?如果这就是您的「教法」,那良知学会大乱,社会将因此动荡不安,您这种泰州末流的作法,并没有任何新意,人家只会说,这是「李贽复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