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东海一枭(余樟法)
·还我汪精卫!
·中共统一台湾不符合儒家义理!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兼论基督教
·诗化人生,礼化官民,儒化政治,化成天下!
·汪精卫案翻不得!-------关于汪氏评论及争鸣的小结
·我只代表我自己!
·欢迎芦笛小回头!
·世外老人:百年中国----和和老枭
·芦脸又丢了一回!
·圣化自我,教化政权!
·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儒家道德的“矛头”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真傻和装傻
·警告张国堂!
·放眼神州地,何处可卜居?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文化启蒙,任重道远
·学习马桶好榜样
·东海草堂开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东海草堂开讲:当然爱国,却不主义
·东海草堂开讲: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
·东海草堂开讲:儒家文化的核心
·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欢迎对号入座
·东海草堂开讲:实践之学,践履之功
·东海草堂开讲:只要反共,就是仁者
·《我来,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东海草堂开讲:按照孟子标准逻辑,中共必须引咎辞职
·嘲共儒 怀不寐
·东海草堂开讲之:“亲亲相隐”对不对?
·网友酬唱集萃(之9)
·《到西藏看看》
·誓把金针度与人-------《东海草堂大开讲》开场白
·面向东方(组诗)
·仁者必有勇!
·儒者的真精神
·诚信缺席谁之责?老枭负债成被告!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东海答客难(398---401)

   

   398、benben8:我觉得老枭提出的人是万物之本,回到三纲五常的人本主义主张,是复兴大汉帝国的正道。

   

   东海老人答:

   都是似是而非、强栽于我的说法。

   

   关于三纲五常,我在《开明专制的设计建筑大师----为董仲舒及开明专制鸣冤》第四节“三纲五常,善的等级制”介绍:

   

   徐复观认为三纲乃法家思想,因为“在先秦儒家的伦理思想中,并没有三纲的观念,而只强调每一个人应尽的义务,以相互间的义务为秩序的纽带,而不强调此种秩序中心的一(按‘即所谓纲’)”。(徐复观《儒家对中国历史运命挣扎之一例--西汉政治与董仲舒》)。

   

   “迄于东汉初年,一部分对专制政治取妥协态度的儒生有取于《韩非子-忠孝篇》所谓‘臣事君,子事父,妻事夫,三者顺则天下治,三者逆则天下乱’的思想,遂在《白虎通-三纲六纪篇》中正式提出‘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的三纲说,这是法家思想,挟专制之威,篡夺了儒家的人伦思想,乃儒家人伦思想的一大变化,实亦中国历史命运的一大变局”。(徐复观《中国孝道思想的形成、演变及其在历史中的诸问题》)

   

   君为臣纲、夫为妻纲、父为子纲的三纲之说是董仲舒对法家的汲取和改造,本质上已经儒化了,因为董仲舒的三纲是与五常结合在一起,要以仁、义、礼、智、信五常去规范和“维护”的。用历史的眼光看,在家天下的历史阶段,在等级社会或曰阶级社会,以五常为核心的三纲属于“善的等级制”,无疑是一种次优选择。

   

   但是,在以自由、平等、人权等为核心价值的现代民主制度普及全球并且不断完善渐趋成熟的时代,任何形式、任何程度的专制以及等级制(既使是善的等级制),都已不合时宜了。三纲尽管有五常制约,毕竟体现了严格的等级制度,用现代眼光看,仍属反动。回到五常应该,回到三纲则不可。

   

   另外,“复兴大汉帝国”的说法不妥,人是万物之本的观点也不是老枭提出的。2008-1-1

   

   

   399西海氏:有人说:老枭一直想进去一次,应该成全他。你回答:“老枭大言不绝,奈中共迟迟不动何?让渴盼老枭进去的各方鼠辈失望了。抱歉呵。”一直觉得你有些大言不惭。原来你也知道自已爱说大言,还能承认。

   

   东海老人答:

   

   蠢话连篇。

   

   我从不说世俗意义上的那种大话。我的大言是一种抱负的流露、天机的外放,内蕴无限的生命力和精神力,乃英雄之言、圣贤之言,大文化人之言,与世间那些毫无文化内力、道德根基的、俗不可耐的大话性质根本不同。

   

   庄子曰:大言炎炎,小言詹詹,意谓合于大道的言论势焰凌人,拘于智巧的言论则琐碎无方。老枭的大言,指的是大人之言,符合真谛大道之言。只可惜,枭言缺乏自由的平台,只能局促于网络一隅,主要又限于海外,以致“烈虎难笼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呀。

   

   顺及凡信奉利己主义哲学者,不论是特权阶级还是弱势群体,皆鼠辈耳。此辈鼠目寸光、鼠肚鸡肠、鼠窃狗偷,既使“因綠巧合”投机民运,也一样是毫无文化、道德根基的鼠辈,败事有余成事不足,坑人有术救人无力。正如我在近作《何以陷困境?民运当反思!----民运失败内因略析兼复一位网络故人》中所指出:

   

   美好的理想离不开理想主义精神,伟大的事业有赖于伟大的人格。圣贤心态、英雄气概则是伟大人格的要素。如果为人为学不真诚,发言行事不实在,甚至无情无义心狠手辣,连做一个普通人都不合格,连他人的基本信任都得不到,还谈什么团结民众、示范天下?还谈什么民主理想、自由事业?2008-1-4

   

   

   400东海之友:网上有一篇流传甚广的《网络诗坛点将录》拟你为“跳涧虎陈达”,你觉得恰切吗?评曰:东海一枭,好与名家唱和,以广其名。观其诗词,杂以酒、剑、箫诸字自陈高致,复好议政,拍案瞋目若不胜怒,如饮白开水,爽失诗味。拟之跳涧虎。盖诗欲圆,方毂之行,不能远。又如夏蝉,虽声裂气竭,不能动人。熊东敖赏其“果成熟后花皆落,情到浓时语可删”一联。赞曰:譬如秋海棠,生于松柏侧。譬如跳涧虎,上下不相得。

   

   东海老人答:

   

   尺蠖岂能量泰山,俗眼岂能窥大枭,小文人的游戏文字,怎么可能恰切呢?“好与名家唱和,以广其名”,开头一句就是想当然。恶俗文人以出点小名沾沾为乐,便以为老枭也好这一口。我与人唱和,不论对方名气,只论作者水平。相对而言,戓许“名家”的水平相对高些。这些俗物便以为我奔对方的“名”而去。

   

   在枭眼里,一些诗坛名家那点小名,根本不足挂齿。李白在我看来也不过三流以下人物,当今哪个诗人配给李白洗脚?

   

   至于枭诗蕴蓄之深、思想之厚、境界之高,更不是中共治下那些低劣恶俗、断了脊粱的文奴诗匠所能理解的。譬如古井蛙,焉知东海阔?譬如癞皮狗,汪汪空得瑟!2008-1-1

   

   

   401燕十三:老枭是个怪才,但不是儒家,也不是佛教徒,然而他的力度,批判耶教正合适。

   

   东海老人答:

   

   说我是个怪才,以前没准会高兴,但归本于儒以来,对这个“怪”字,就“有看法”了。《中庸》里有一段话:

   

   “素隐行怪,后世有述焉,吾弗为之矣。君子遵道而行,半途而废,吾弗能已矣。君子依乎中庸,遁世不见知而不悔,唯圣者能之。”

   

   朱熹集注:“素,按《汉书》当作索,盖字之误也。索隐行怪,言深求隐僻之理,而过为诡异之行也。”索求那隐僻之理,故作怪异之行,虽然后世有人称道他们,孔子是不干的。

   

   网络故人楚天浪子曰:“老枭还是霸气依旧,气势逼人,尽显文人风骨!可喜!”这个“霸”字,亦非儒者所宜。

   

   我的力度体现在对仁义原则的坚持上,也体现在对专制主义及各种偏离仁义的思想学说观点的批判和澄清上。对耶教的批判(此处批判为中性词),仅仅是其中一小部分。

   

   我不是佛教徒,却是最“正宗”而又最先进的儒家。你楼上“嘘的一声”网友“东海老人,韩潮苏海,一代儒宗”之评,就比较切当----尽管韩愈苏轼与我相比,“证量”仍然不高。2008-1-1

   民主论坛 上载:[2008-01-05] 修订:[2008-01-0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