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高举旗帜,维护核心”透露出的信息]
曾宁
·中国的原罪
·中国之乱——人权之舟行驶在专制暗河的逆流之上
·维权,维出一个人权新中国
·“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中国文化再批判
·构建民族精神自由魂魄、再现百家争鸣历史局面——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而歌
·自由精神与儒家伦理道德文化批评——再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叫好
·孔子的理想与毛泽东的恶行——中国政治现象与真实
·"神道"文化决定日本民族一定要参拜靖国神社
·马克思主义三大危害——对西方文明的颠覆、与东方专制主义合流、反孔孟道德主义
·和平或其它——对人类战争的忧虑与注目
·希望之声采访:评论中共活摘器官并表示愿加入真相调查委员会
·我所了解杨天水案件的一点情况------兼谈和谐、民运及其它
·讨论∶中国新一轮环保风暴
·讨论:江苏官员刊登"政绩广告"
·讨论: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国各地袭警缘何呈增多趋势?
·讨论:为何中国民众暴力抗警事件频传
·重庆法院判处许万平十二年徒刑
·讨论:以偷拍来监督政府机关是否可取
·西方感恩节中国教育学生感恩
·讨论:如何抑制中国腐败问题
·民间悼念紫阳触动中央神经
·讨论:如何克服"衙内现象"
·讨论:中国民衆中的仇官心态
·广东三百多名县处级干部因腐败遭查处
·讨论∶中国花费巨额派官员出国考察
·讨论:女子涉嫌偷奶粉被保安人员毒打致死
·中共禁"卫星锅" 被指"越打越火"
·贵阳民众砸警车 专家:中共腐烂民愤大
·北京市招200名首批特约网路监察员
·中共坦承群体抗议事件频传 各地成立防暴特警
·宁波设“581”廉政帐户能否遏止官员收贿
·讨论:讲真话是一种官德吗?
·接受采访讨论:贵州记者网络文章批共产党被起诉 记者: 亚微
·接受采访讨论:王文怡的行为出格将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推向国际正义审判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监督法缘何迟迟不能出台?
·接受采访讨论:深圳立法保护新闻从业人员
·接受采访讨论:谷歌将继续发展中国业务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
·接受采访讨论:北京贫富差距超越国际警戒线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村官的作用和现状
·贵州民间悼念赵紫阳活动情况通报
·曾宁(zengning)小档案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学者建议严格监督省委书记类高官
·接受采访讨论:伍凡、曾宁:中国哪些领域比较“黑”?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讨论:胡星斗、曾宁:小官何以能大贪 rfa高山
·接受采访讨论:严加其、曾宁:不堪回首话文革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湖南遭遇百年不遇洪灾 /rfa杨家岱
·中国实况:从丁点火星到民变四起/曾宁
·震撼!!!国人糊涂!思维混沌!文化浑浊!
·昝爱宗被抓泄露了秘密
·不准说话与反对有罪—观念导致落后等探源
·抓捕高智晟和诡异的中国政局
·高智晟的命运和中国的现状
·谈海外中文网络兼答张国堂、曾节明二先生
·谈海外中文网络与笔者的写作
·胡锦涛最新攻防-虚名笼罩前任、实拳出击地方、反腐维稳压制异议、力挽或加速即倒危局
·中国之烂—从一个侧面看今日国民心态
·温家宝之后,总理还有谁人?
·我看近期中国异议人士“失踪”之谜
·上海反腐,拍苍蝇或打老虎
·毛泽东与“9.11”
·伟大的台湾人民!伟大的宪政民主!-理性认识台湾政局
·接受采访:大赦国际吁奥委会让中国改善人权
·接受采访话题讨论:方觉、曾宁:中国兴起私人镖局 rfa夏爱茗
·接受采访:4.25和平上访到千万退党的精神延续
·吴官正高调反腐哪里错了
·致陕西子洲县裴家湾乡抗争农民的信
·陈良宇倒台后的中国政治道路—和谐社会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宪政民主主义
·ZT卢勇祥:《穿越炼狱》(节选法庭审判部分)
·ZT中共16届4中全会与江泽民去留
·ZT第四代中国领导人中的“上海帮”
·ZT学者评李鹏撰写「六四」回忆录
·ZT中国研究加强处理机制
·ZT中国在16届四中全会前实行高压政策
·ZT中国2003年抗议示威人数超过一千万
·ZT上海李国涛被拘押 传与杨天水案有关
·陈良宇倒台与中共的政局
·ZT【学渊点评】曾宁:从十八年前和胡锦涛的通信说来
·ZT杨天水贵阳有这样一群(原题谁是最可爱的人—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七
·zt中国村一级换届选举普遍存在贿选现象
·林老去世,邓焕武被纠缠“传唤”
·zt网民热评中国民众中的仇官心态
·zt安魂曲:刘青如果没有“按照民主程序、民主规则行为做事”,不早下台了?(评:曾宁“中国人权风波”涉及重大民运是非和民运战略策略问题)
·台湾独立的三个疑问:可不可以独立?应不应该独立?为什么要独立?
·zt博讯网友评《曾宁: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
·zt博讯网友评《曾宁: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zt博讯网友评《曾宁:从袁红冰说开去——兼三谈民运 》
·台湾为什么要独立?-专制罪孽深重!人心痛定思变!民主象初升的太阳光芒万丈!
·胡锦涛志向—“和谐社会”与开明专制
·zt方家华看中共读曾宁《“和谐社会”与开明专制》
·zt方家华晚共与晚清再读曾宁《“和谐社会”与开明专制》
·zt康成《民主党是个什么东西》
·zt李任科等《贵州民运一瞥》
·内斗?是非?输赢?无聊?
·zt韦登忠致陕西及民运朋友们的信
·zt趙紫龍评曾甯《台海问題的根本——台灣的獨立只是個时間问題 》
·张贴《阿拉丁》网友评:台湾为什么要独立?
·zt《和讯》等网友评:吴官正高调反腐哪里错了?
·张贴『网罗天下』网友评曾宁:没有人权的民族等待它的将是亡国灭种
·zt新唐人记者采访中国大陆人士林牧曾宁谈王文怡抗议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举旗帜,维护核心”透露出的信息

   “高举旗帜,维护核心”透露出的信息/曾宁
   
   
   近日,胡锦涛在宁夏考察,谈到军队建设时,说要“高举旗帜、听党指挥”。
   

   
   什么是旗帜?旗帜是什么?不同的时代,旗帜有所不同!不同的时间,有不同的旗帜!
   
   
   毛泽东时代,旗帜是共产主义!邓小平时代,旗帜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今天的时代,旗帜是“以人为本、和谐社会,公平、正义的社会主义”吗?
   
   
   “听党指挥”,即“党指挥枪”,没有悬念,毫无疑问,老生常谈,一以贯之。
   
   
   国防大学政委,赵可铭上将随后举起了这样的旗帜,“高举旗帜 、维护核心”。
   
   
   核心是谁?谁是核心?胡锦涛,还是江泽民。旗帜肯定是要高举的!核心还需要维护吗?!这里的核心,显然是胡锦涛,而不是江泽民或者其他什么人。
   
   
   听其言,观其行。中国军队历来就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独立体系,而且还山头众多,派系林立。
   
   
   胡锦涛有关“党的建设”的讲话,被概括成了“用人三句话、用人三原则”,还和中共十七大人事布局联系了起来。有意思的是,《人民日报》相关社论的署名却是“亦菲”, “亦菲”者,是“亦非”呢?还是“非议”呢?
   
   
   “胡是‘低调做人、扎实做事’”,有评论写道。相对于近期温家宝、曾庆红有关“社会主义民主”及“党内民主”的明白无误、颇为高调的表述,胡似乎是低调的,但观察者们不应忘记了此前胡有关“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的说辞。
   
   
   是“温、曾趋同,与胡分流”吗?还是“角色定位职务不同,侧重点有所差异而已”。是“估计中共已就政改问题有所共识,政改是解决中国问题的钥匙,启动政改,中国所有的问题几乎都可以迎刃而解;反之,没有政改,中国问题、中国所有的问题,就是一个死结”,还是“中共党必须牢牢的把握、控制住政局,任何改革、变化都必须在稳定、可控的范围与局势下进行”。
   
   
   既然是“科学发展,以人为本,强调公平、正义,构建和谐社会”,人本、和谐是目的,公平、正义是目标,科学发展是手段,当然就不可能继续再“稳定压倒一切、稳定压死一切”。
   
   
   胡、温可没有分裂的本钱!胡、温一体,“温、曾趋同,与胡分流”的结果,必然是胡、温解体!最终两人被各个击破,中国沿着权贵资本主义的道路快速、恶性腐烂下去。
   
   
   胡耀邦原秘书、中共中央党校前常务副校长、改革开放论坛理事长郑必坚,现任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等等近期的“开明”言论、行为,值得关注;囊括了党、政、军高官在内的三千多人士上书质疑、反对《物权法》,也说明反改革、保守的势力相当不小。
   
   
   中共老党员、前人民大学副校长谢韬先生的一篇《民主社会主义救中国》,能够刊发在官方出版,由前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杜导正任社长的《炎黄春秋》杂志上,能说明“民主社会主义”是解决中国问题的一个衔接点吗?
   
   
   八九“六四”民运的所谓“黑手”,陈子明先生;“民主墙”老民运人士,任畹町先生,双双能够获准赴港,讲学、就医,又想说明什么?又能说明什么呢?是要营造“和谐社会”的“人本或人道”的气氛吗?
   
   
   观察人士注意到,中共最高层,政治局常委当中,黄菊是陈良宇案件直接或相关责任者,因为反对胡、温的经济政策而去职;李长春在意识形态领域明里暗里和总书记“闹别扭、对着干”,属于中共党内高层的“持不同政见者、异议人士”;贾庆林则是中共十七大高层人事布局的“妨碍、障碍”;人大委员长吴邦国比较中性;中纪委书记吴官正从来就是胡、温部队;政法委书记罗干最后也站排到了胡、温一边。可见,中共党内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一团和气、风平浪静,而是充满了危机、暗藏着波涛,时有惊涛骇浪、诡谲汹涌。
   
   
   “高举旗帜、维护核心”,此时,是要高举什么旗帜?此刻,又是要维护谁个核心?!
   
   
   2007。4。21于贵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