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曾节明文集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定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应对瑞典方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方当怎么做?
·与网友分享:普通人买什么车好?
·习近平为什么有胆将对美贸易战打到底?
·忠告旅泰难友:当前形势下,需冷静踏实,切忌投机取巧
·泰国梁山桥老先生健康恶化,生命垂危!
·特疯子靠吹牛造假保中期选举
·特朗普不是极权奴隶的解放者,而是自由世界的崩盘手
·再次挫败政变,习近平的新极权进入收宫阶段
·习近平狂刮共产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难奏凯
·中美贸易战前瞻
· 中美贸易战胜负如何?提纲式解析
·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本质
·美国为什么不愿意中共垮台?
·卡舒吉惨案对海外中国异议人士的警示
·“双重标准”酿恶果:卡舒吉惨案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
·比起共产党,沙特王室堪称憨厚老实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凌迟死刑简史(善本)
·英国的本质就是一个见利忘义的毒贩子
·特疯子两年一塌糊涂,共和党中期选举必惨败
·特疯子或引爆朝核战争和台海战争
·中共反对普世价值的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政治正确”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善本)
·评重庆两起“大妈惨案”:中共要的就是道德败坏
·要终结共产党,就必须打倒邓小平
·中南海内斗高潮再起,变天离不开外斗与内斗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打压CNN记者开危险先例,美国的自由遭前所未有威胁
·美国记者“勇气”何来?川普非生助者而是打压者
·存在“噪音”虽为开明标志,打压“噪音”却是危险开端
·贼鞑子伪咸丰是毛泽东的老师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独立不等于自由,自由不等于独立
·汉族就是汉字族,汉字是中华复兴的绝世珍宝
·中共必亡于自己培养的脑残之手 ——苏州马拉松塞血旗事件的启示
·韓國瑜现象和台湾的宿命
·恢复汉服不是在排斥少数民族 ——驳胡平
·贼鞑子伪乾隆编撰的《四库全书》,是在文化的源头下毒
·贼鞑子伪乾隆编撰《四库全书》,是在文化的源头下毒(善本)
· 学会了汉字的贼鞑子,比不会汉字的贼鞑子更坏
·台湾的前景——被中共国吞并
· 切身感受“川普”带来的变化
·大汉奸金之俊灭亡了满洲族
·大汉奸金之俊灭亡了满洲族(善本)
·中共吞并台湾的具体手法
·台湾是亚细亚的弃儿
·习近平的唯一出路,是转向稳健的民族主义
·警告习近平:光镇压伊教不够,必须正视少数民族分裂的根源
·原子化的个人主义毁灭西方,中国传统家庭观念是世界之光
·为什么满人以扁头为美的陋习,会席风行全中国?
·李咏和二月河经典地印证了佛教因果报应律
·为什么满人以扁头为美的陋习,会风行全中国? (善本)
·警告习近平:必须严限非洲黑人来华,并尽快遣返非法滞留黑人
·梅伊的眼神落寂,因为英国人算不如天算
·特朗普难免提前下台
·在穆斯林冲击下摇摇欲坠的普世价值
·暴政痛苦中的希望:中国未来复兴的有利因素
·导致西方衰落和中国复兴的意外因素
·理学亡国的楷模:宋理宗与蒋介石
·哈耶克主义比法西斯主义更坏
· 柏杨、阎崇年为什么敢如此嚣张?
·远在天边,近在咫尺的台海战争
·蔡英文渴盼习近平成为“习特勒”
·论李世民是霍去病转世,兼论军事天才共性
·名将的政治短板:霍去病之死与林彪之死
·中共还能统治多久?
· 雪夜修笔记本
·特疯子肆虐——美国和西方联盟遭到空前威胁
·案卷失踪案诡异,王岐山现司马懿之态
·透视杨恒均现象
·“见风就是雨”的盲目乐观危害中国反对派 ——兼评委内瑞拉局势
·“热血汉奸”是中共一箭三雕的高级黑战略
· 毛、蒋特型演员的命运反差,再次验证了因果报应律
·特疯子究竟是“里根第二”,还是特效美国进口维稳剂?
·习近平夫妇与毛泽东夫妇的惊人相似预示着什么?
·为什么习近平的高压收不到毛泽东的整肃效果?
· 吕布与杨康
·中共国的社会形态及其致命弱点
·共产党与纳粹的不同特质,决定了它们不同的灭亡方式
·川金会为什么会破局?金无赖没读懂特疯子造假之心
·俄国代理人特疯子,是美国旷世权奸小丑
·由孙权毒杀吕蒙,看统治者的核心利益
·由三十年代末蒋、汪的不同抉择,看中华民国的悲剧,以及民运的战略
·真要独立,也需要先倒共才行
· 中共国的灭亡方式
·解析红卫兵一般荒谬的“川普热”
· 诺贝尔和平奖,与其提名王炳章,不如提名秦永敏
·为什么有的同学群比南极还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中共现政权的政体形式,最接近一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分立的内阁制现代自由民主政体表形,如法国和德国的政体,未来中国国家政权如果采取这种政体形式,可以大大减少中国向宪政民主国家过渡的政治风险和混乱,又由于新政体在形式上为中国民众所熟悉,可以大大缩短民众适应新政权的时间,这对稳定人心、安定社会的好处不可估量。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10/19/2007

——采取虚位元首制+内阁制政体能够最快捷地改换中国现政权的性质

   

历史的发展往往带有无法解释的诡异之处,中共政权在江西建政之初,本来完全是一个苏联苏维埃共产政权的克隆版,其后在几十年打江山和坐天下过程中,为了巩固权力而逐渐作了一些本土化的改变,这使其在形式上有别于苏共政权:今天的中共政权既具有现代国家政体国家元首(国家主席)+政府首脑(国务院总理)二元制的表形;在中共政权中,国家主席(总书记)位高而务虚,总理权虚而务实,国务院作用类似经济内阁,因而中共政权的政体蕴含着内阁制的结构;又由于国家主席(总书记)手握实权,总理领衔辅佐处理具体的政务,因而隐晦地带有中国传统王朝君主(国家主席)+宰相(国务院总理)制的特征。


由上可见,中共现政权的政体形式,最接近一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分立的内阁制现代自由民主政体表形,如法国和德国的政体,未来中国国家政权如果采取这种政体形式,可以大大减少中国向宪政民主国家过渡的政治风险和混乱,又由于新政体在形式上为中国民众所熟悉,可以大大缩短民众适应新政权的时间,这对稳定人心、安定社会的好处不可估量。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沿袭中共政权政体的某些形式,决不是沿袭中共政权的专制独裁。中共政权之所以是极权专制政权,根本不是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这种政体形式造成的,而是其一党专制的体制造成的,中共一党专制的总纲要点是:


一,党政不分,以党控政;


二,中国共产党集立法、行政、司法三权于一身,凌驾于立法、行政、司法三权之上。


中共政权的专制独裁性质主要由中共的三个部门维持:


一,中共中央军委,它通过掌控枪杆子,实现对政府乃至整个国家和社会的劫持和监控;


二,中共中央政法委,它集全国警察、司法、检查大权于一身,使得中共作为一个政党不受任何法律制约,凌驾于法律之上;


三,中共中央宣传部,它掌控和钳制全国所有的媒体、出版单位,通过“笔杆子”营造虚假的精神舆论氛围愚弄中国民众以维持中共的不法统治。


只要撤销中共中央军委、中共中央政法委和中共中央宣传部,再就是撤销政府、人大、政协及各国家机关党组、没收中共各级机关非法占据的国家财产,剔除中共的附体组织,将其革回一个普通的政党,中国现政权就会发生本质的变化。


或者干脆一步到位:解散中国共产党,中国现有的国家政权就会立刻发生质变。


总之,去除中共政权的专制独裁根本不在乎是否改换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这种政体形式。


客观地说,抛开一党专制,中共政体的形式并非一无是处,它的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的这种形式比起总统制和其他政体形式更有优势:


首先,这种形式更加适合中国人的文化心理,中国历史自秦朝以来的大部分时间里,王朝的的最高权力中枢都采取皇帝+宰相的设计--皇帝掌控军队,作为朝廷和民族、国家的人格化象征;宰相作为朝廷文官系统的最高首脑,掌控着处理日常政务的相当大的实权,这种形式就具有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分立的雏形,里面蕴含着内阁制的种子。明朝以前的历朝历代都设宰相,明太祖朱元璋虽然废除了宰相制,但在明成主朱棣之后,因为皇帝的个人能力和精力所限,又不得不设立首辅大学士协助办公,后来又设内阁首辅,权力渐增,到明末时内阁首辅的职权已经差不多相当于宰相。满清入主中国后,在政体上倒行逆施,废除内阁和首辅、设立军机处,把君主集权强化到登峰造极,但这种极端孤家寡人的形式在乾隆以后难以为继,不得不加强军机处的的职权以分担皇帝事必亲躬的负担,鸦片战争以后又设立总理衙门,这既是宰相的替代物,也是近代政府的雏形;灭亡前夕,满清于慌乱中重设内阁,载沣、袁世凯先后担任内阁总理大臣,这时候的内阁已经很接近现代内阁制的内阁了。


中国有着如此悠久皇帝+宰相政体形式,作为最后一个王朝,满清末年给中国人的留下的历史记忆又特别刻骨铭心,因此中国人非常熟悉和习惯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分立的的政体形式。中国人惯于期盼“良相明君”就是这种文化心理的表露。


中共政权政体的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形式就恰到好处地承袭了最高权力形式上的二元制传统,而且,它既与现代宪政民主国家的虚位元首+内阁制政体有形式上的相通性,在名称用语上又能衔接中国当今的国情和历史传统:由于上世纪的大革命、大战乱和共产赤祸,中国显性君主制统序已经消亡,因此现在在中国构建君主立宪制不可能,甚至不可能使用“宰相”、“大臣”等君主制时代的名词;另一方面,由于历史原因,“总统”这一名称对大陆中国人来说又很生疏,过于“西化”,而不容易习惯。中共发明的“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名词就能够衔接历史与现代、东方与西方,因为,经过共产党大半个世纪的统治,中国人已经习惯有个“国家主席”,习惯有个“国务院总理”,“国家主席”和“国务院总理”已经成为“皇帝”和“宰相”现代称谓。


可见,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的这种政体形式是中共政权凤毛麟角的亮点之一,这种形式在中国有着独到的优势,未来中国政体最好保留这种形式。


四,内阁制更容易选拔称职的国家、政府首脑,这非常适应中国国民素养的现实情况。一个国家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对任职人选的素养和能力要求是不同的:国家元首要求其任职人选德行、举止、形貌端庄有礼,对能力的要求重在两点:


一是协调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以维持国家政权内各派力量的平衡;


一是准确把握公众心理,凝聚民心,塑造和凸现自身权威形象,发挥权威影响力。


而相比之下,政府首脑对任职人选的举止、形貌要求不高,其对能力的要求则重在具体事物的管理能力,一个好的政府首脑既要有制定政策的眼光和头脑、又必须有推行政策的谋略、手腕。


可见,国家元首、政府首脑,二者对人的要求有很大的不同,适合担任国家元首的人不见得适合担任政府首脑,适合担任政府首脑的人不见得适合担任国家元首。实际上,面面俱佳的全才很少见,通常的情况都是:形貌出众、能说会道、八面玲珑的人缺乏深谋远虑;而老谋深算、精明强干的人形貌和口才不出众、人际关系不佳。结果就造成了这样的现实情况:适合担任国家元首的人往往不适合担任政府首脑,而适合担任政府首脑的人往往不适合担任国家元首。


如果担任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适合人选的角色错位,很容易贻害国家、民族。


希特勒是个恶魔,但是却不得不承认:他是个把握公众心理,凝聚民心,塑造和凸现自身权威形象,发挥权威影响力的天才,他是个天才的演说家。本来他这样的人只适合“务虚”,冲顶只能担任虚位国家元首,由于魏玛共和国体制的漏洞,结果却被他攫取了总理的权力,这样一个邪恶的理想狂主张行政大权的结果是什么?只能是倒行逆施和祸国殃民。


周恩来英俊潇洒、能说会道、八面玲珑,在中共党内势力残酷争斗中老树常青、东方不败、游刃有余;此公极擅察言观色,在需要的时候对人体贴入微、见微知着...因此成为中共党头号内德高望重的“大儒”,这个人本来适合担任中共国的国家元首一职,岂奈由于中共国的专制邪性,长于务虚而短于务实的周恩来不得不听从更善于运筹帷幄、更为凶残狡诈的毛泽东,很不合适地坐在国务院总理的位置上,这样的错位结果是什么?只能是对毛泽东的暴政谄媚迎合、助纣为虐,在饿殍遍地之际才施以小恩小惠--“粥恩来”,这居然笼络了大批中国愚民,成就了“人民的好总理”!孰不知周恩来根本是枉为总理,他根本不适合当总理。


在总统制下,由于总统集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职权于一身,总统一个人必须同时承担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职责,这个要求就很高,而且适合这种要求的人很难寻觅。因此,经过大选产生的总统人选,常常不是欠缺国家元首的素质、就是欠缺政府首脑的素质。


并且,在总统制下,总统由大选产生,由于大众和竞选的局限性,在大选中获胜的人往往主要不是因为其所在政党的执政理念,而是因为其口才、形貌等个人魅力,却并非政府首脑所必需,因此,当选总统的人往往没有较佳的政府首脑才能。


平心而论,美国民族的政治素养在世界各民族中居于最前列,但是经过大选选出的美国历届总统,能够同时都胜任总统职权中包含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角色的,迄今只有华盛顿、林肯、罗斯福、里根四人,其余的总统们不是此长就是彼短,为此,美国在历史上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例如:作为杰斐逊聪明能干、执著而富于理想,但却不擅公关和外交,结果他幼稚的对英政策使美国蒙受了惨重的经济损失;杜鲁门擅长公关、拉选票,在国际政治上却毫无谋略和眼光,他的愚蠢对华政策,导致整个东亚大陆被赤化,美国国家利益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并贻祸至今......即使是政治素养很高的美国民族,都照样受到总统制的这个弊端困扰,可想而知,中国民族,或其他政治素养较差的民族如果仿效美国的政体会怎样。


集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职权于一人的政体,也必然造成最高领导人过于疲劳、不堪重负,这同样会损害工作效果。


而内阁制下,因为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分立,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职责由不同的人分担,就不会出现上述的种种弊端,而且也容易选拔合适的人担任这两种首脑。


如果采用内阁制政体,政府的首脑由国会中多数党的领袖担任,这就更能找到胜任者,因为国会的议员由全国分区直选产生,一个政党,如果能够在国会中占多数议席,说明该党的执政理念受到人民广泛的认同;一个人,能够成为国会中多数党的领袖,说明该人的工作能力受到同僚的认可,这样产生政府首脑比起大选更为稳妥、更能选拔胜任者,因为在大选中,候选人制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形貌和口才,形貌和口才却不是政府首脑最需要的东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