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被背叛的蔡元培]
余杰文集
·致钱理群老师的一封信
·北大与哈佛
·谁在打孩子的耳光?
·送你们回雍正朝
·头顶上是自己的权利
·靖国神社:为谁招魂?
·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
·重走“五四”路
·“另类”原是大多数
·旧瓶与新酒
·来自民间的生命力
·鲁迅的柔情
·读柏杨回忆录:未完成的反抗
·在激情与恐惧中穿行
·心灵的隔膜
·托尔斯泰给沙皇的信
·怀想梅克夫人
·那片森林
·三个俄罗斯医生的故事
·事关“国家尊严”
·心灵的维度
·永远的普希金
*
*
6、《爱与痛的边缘》(大象出版社)
·《爱与痛的边缘》目录
·“龙椅”为谁而设?
·九十年代的“红宝书”
·从尼克松到克林顿:被羞辱的总统
·官官相杀
·“鬼才”遇“鬼”记
·轿车不如轿子说
·鲁迅中了传教士的计?
·贪官的金蝉脱壳之计
·从日军细菌战档案说起
·城市边缘的挣扎
·发现我们自身的匮乏
·读《触摸历史——五十人物与现代中国》
·胡适:既开风气又为师
·密西西比河的月光
·山坳上的中国教育
·读克里玛:生活在布拉格的三种方式
·生命是忧伤的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真
·读《第四种权力》
·谁来主持正义?——读《基督山伯爵》
·睡狮犹未醒
·文字与脑袋
·阉割外国文学: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外国文学作品的分析
·我们有罪,我们忏悔
·忏悔:从每一个个体开始
·毫不妥协地面对邪恶
·徐友渔侧记
·究竟谁在败坏“忏悔”的名声?
·批评的自由与认错的勇气
·闸门在你的肩上
·冰冻的岁月
·疯人的辩护
·古战场的守护人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背叛的蔡元培

   
   被背叛的蔡元培
   
   今年是蔡元培先生逝世六十周年。六十年以前,蔡元培病逝于香港,那时中国正处在内忧外患之中,先生也许并不忍心闭上他的双眼。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尸骨将永远留在这南国的小岛上,再也不能重返魂牵梦绕的北大校园。更加可悲的是,蔡元培先生的精神与思想,也从此被背叛与放逐了。
   “五四”前后的十年,蔡元培在北大倡导“兼容并包,思想自由”,使得中国现代的“大学理念”得以形成和展开。陈平原教授指出,比起光复会会长、教育总长和中央研究院院长这些更加显赫的职位来,作为“北大校长”的蔡元培在现代思想文化史上的意义更为重要。

   然而,如今的北大校园内,找不到丝毫纪念蔡元培的讯息。由几位退休教授发起的纪念蔡元培的学术讲座,已经贴出了海报,不知什么原因,又被临时取消。也正是在这样的冷清与寂寞中,一本名叫《校园风景中的永恒——我心目中的蔡元培》的书面市了。两年前的北大一百周年校庆,恰逢蔡元培先生诞辰一百三十周年,由北大师生自发组织了《蔡元培》话剧的演出。这次演出,旨在弘扬老校长的精神与思想,与官方声势浩大、铺张浪费的庆典活动形成鲜明的反差。以致于演到最后一场时,有关部门借故撤除道具。来自教师和学生当中的演员们,含泪坚持演完了全剧,使得最后一场几乎没有道具的演出获得了最好的效果。这本书正是记载了两年前的纪念活动,集中了新一代师生对老校长的尊重和向往。
   1989年以后,北大陷入了连微澜也没有的死水之中。刚刚调至江苏省主管宣传的前任党委书记任彦申,以粗暴压制不同意见、干涉学术自由、大兴“一言堂”而让北大师生痛恨,却又对之无可奈何。任彦申在离任前的一次讲话中大肆宣扬思想钳制,赤裸裸地威胁师生说:“有的教师在课堂、讲座和发表的书刊中,散布了许多出格的言论,看来不是偶然的失误,而是比较连贯、比较系统地反对马克思主义的主导地位,在一系列政治问题上同党和政府唱反调,表现出一种离心离德甚至怨恨的情绪。”比起高风亮节、让人如坐春风的老校长来,这名官僚一手遮天、磨刀霍霍的嘴脸跟“教育”哪里沾一点边?他进而恐吓说:“北大的教师,不是自由职业者,不是自由撰稿人,不能随心所欲地发表有损北大声誉、损害大局的言论。”这是公然违背《宪法》和《世界人权宣言》的言论。人们怀念蔡元培,其实也就是对现状的不满。贤者已逝,风雅难追。思想的自由和学术的独立,何时才能重返北大乃至其他的大学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