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
徐水良文集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2007年
2007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中国当代专制体制来自西方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阶段性小结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

   


   
   (兼谈自由主义)

   
   


   徐水良

   

   
   2007-8-2日

   五七年反“右派”,实际上反的,是中国那些本来就是“左派”,并且当时早已经投靠了极左派共产党的自由主义者,以及极左派共产党阵营中,稍有自由主义倾向的人们。
   
   中国的自由主义,是留学生从美国搬来的。从五四运动的大将胡适开始,中国自由主义者从一开始就是左派。他们与当时其它左派一样,非常激进,彻底否定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一种非常激进的左派。当然,他们也在一定程度上间接继承了欧洲自由主义作为中间派,游移于左右两派中间,采用虚伪、骑墙态度的特点,但他们这种特点,在中国,很快变成只是在共产党和国民党两个列宁式的左派、极左派政党之间游移和骑墙。
   
   为什么自由主义不是由自由主义的原产地欧洲进口,由中国到欧洲的留学生搬到中国,却由美国进口,由中国到美国的留学生搬到中国?
   
   其原因,是因为欧洲是左派右派尖锐对立,自由主义自1810年左右在西班牙作为中间派诞生,宣称他们采取既不激进,又不保守的中间立场。他们在欧洲人中间,尤其是左右两派的人们中间,形成虚伪、骑墙、机会主义、没有固定立场、反复无常的恶劣形象。因此在欧洲不断受到左右两派夹击,始终很不吃香,没有多少市场。自由主义以及自由主义政党自由党,始终只能在左右对立的夹缝中生存,力量始终很小。几乎从来没有对欧洲大局起过什么重大影响。更是从来没有起中国自由主义者欺骗中国人的,所谓自由主义是西方主流的那种主流作用。
   
   相反,欧洲的左派势力却相当强大。这些左派,包括极左派希特勒的社会主义政党——国家社会主义(或译“民族社会主义”)工人党,(它们比共产党更左)。也包括极左派共产党。还包括后来变成一般左派的社会党、社会民主党,等等。这些左派政党,不少时候还曾经执掌政权。
   
   因为自由主义在欧洲从来不吃香,没有多大市场。不仅从来没有执掌过政权,而且从来没有产生过重大影响。所以,中国到欧洲的留学生,非常注意欧洲左派,却很少有人注意自由主义。中国留学生从欧洲搬来左派思想,包括共产主义,却从不搬自由主义。
   
   但在美国,情况有所不同。美国极左派共产党力量很小,没有社会党,社会民主党等左派力量。结果,本来应该是中间派的自由主义成了左派。左派势力都集中到本来是中间派的自由主义的旗帜下,使自由主义的力量相对强大。但美国自由主义仍然没有像中国自由主义者欺骗中国人的那样,成为美国社会的主流。美国两大党,共和党自然不用说,从来不认同自由主义,自由主义左派势力也一直反对共和党。民主党内自由主义力量稍强,但民主党主流也并不认同自由主义,相反,民主党极大多数参选人,在政治对手加给他们自由主义标签时,总是否认自己是自由主义者。
   
   但在美国知识界,在美国的大学,自由主义的力量却相当强大。由于20世纪国际共产主义大逆流的影响,三十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六十年代越战期间的反战运动,自由主义势力在学生中,在知识界中,可以说是非常强。罗斯福(杜罗门)新政时期,罗斯福周围有相当多的自由主义倾向的知识分子,他们同情中国共产党,反对中国国民党,国共内战共产党的胜利和国民党的失败,有他们的重要作用。目前,美国的大学,教授往往是六十年代反战那一代,自由主义倾向相当强。二十世纪,一般情况总是年轻人表现激进,年轻学生反对教授的的右倾。到二十一世纪,911以后,据报道,情况开始变化,学生开始反对自由主义教授的左倾。我想这种倾向将会在今后持续许多年,及到自由主义倾向的一代教授退出教育界。大学恢复正常的右的正确方向,情况才会重新稳定下来。
   
   中国到美国的留学生,与到欧洲的留学生不同,从胡适开始,处在自由主义空气浓厚的美国大学中。自然受到自由主义的相当大的影响。美国的教科书中,介绍美国的思想,总是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对立。一般留学生,与美国社会接触不多,有些留学生就误以为自由主义是美国主流思想。他们把这种观念带回到中国,对中国人产生严重的误导。
   
   前些年,中国思想理论界的又一次全国性大笑话——自由主义的狂飙,就是由归国留学生误导,中共地下势力介入,推波助澜而造成的。一时之间,大家忽然都成了自由主义者。连我这个一直对自由主义持反对和批评态度的人,也被有的人称为自由主义者。那些自称自由主义的人,百分之九十以上,不知道自由主义是怎么回事,就在那里高唱自由主义的颂歌了。其中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由主义的相关知识,仅仅凭自己的望文生义,就在那里高谈阔论了。为了对社会科学理论和中国民主事业的策略认真负责,过去多年内,笔者独自一个人,冒天下之大不韪,对自由主义的狂飙进行批评,使这些人感到非常不解。直到不久前,中国理论界真正有一定水平的刘丽华女士,还批评我说,全世界只有你徐水良一个人这样批评自由主义。互联网上的说法也是一样,说全世界只有你徐水良一个人反对自由主义。其实,这里“全世界”应该改成“全中国”。但是,这恰恰不是我徐水良的悲哀,而是中国理论界的悲哀。
   
   因此,像美国一样,中国自由主义者,从一开始,从胡适开始,就是左派,就是美国自由主义的仿冒品。五四运动的标志,胡适陈独秀,就是自由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联合。国共分裂以后,自由主义就在共产党和国民党之间骑墙、游移。但到40年代国共内战后期,自由主义者的大多数,开始投靠共产党,进入极左派共产党的统一战线。只有胡适等极少数,因为受中共批判打击太重,心存疑虑,才离开大陆到台湾。
   
   但是,极左的毛泽东,始终把这些左派“统战对象”,当作自己极左派阵营的右翼,当作他实行“无产阶级专政”这种法西斯专制的绊脚石和敌人,处心积虑,随时准备扫除他们。他们在五七年被打成右派,完全是他们投靠毛泽东和共产党的必然结果。他们在五七年被扫除,虽然很大程度上是毛泽东听不得不同意见,临时起意,带有偶然性。(毛泽东制造和抛出“阳谋轮”,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显示自己的一贯正确和反右运动的合理性。)然而,从他们投靠的共产党的那一天起,他们就必然要被当作敌人来扫除,只是时间迟早而已。而且,由于他们继承自由主义的变幻、骑墙、立场不坚定的弱点,他们很难顶住压力,对必然到来的中共打击,没有抵抗能力。
   
   我们无意贬低因为被历史潮流,实际上是被左派和共产主义的历史逆流所挟裹、误导、席卷而入的“统战对象”。在当时(五七年)的极左潮流中,他们毕竟代表了良心良知尚存的一部分人。我们必须谴责毛泽东和中共,必须对这些“右派分子”寄予高度的同情。但我们必须坚持历史真相,左派就是左派,不能因为毛泽东的畸形做法和畸形用词,就改变历史真相,就把左派认作右派。我们沿用“右派”这个称呼,仅仅是沿用几十年的习惯,因为毛泽东共产党把他们称作“右派”,大家称他们“右派”,已经形成习惯,不好大改。但并不认同这些“右派”是真的右派,不是左派。我们认为,五七年的“右派”,是假右派,真左派。
   
   至于当代中国自由主义者的代表人物,这些年,有的,实际上成了官僚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的吹鼓手,他们继承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经济决定论,以经济为本,但改变马克思主义的策略,走向相反的策略极端,鼓吹全盘私有化,无条件私有化,不顾一切私有化。在当代世界,我们要根据客观需要,建立切合实际需要的各种各样的所有制制度,既反对马列主义的全盘公有化,也反对中国官僚太子党自由主义吹鼓手的全盘私有化。这种全盘私有化,与马克思主义的全盘公有化,同样荒谬。他们有的,急不可待地鼓吹私产入宪,为官僚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得到的“私有财产”合法化鸣锣开道。他们有的,拼命鼓吹“告别革命”,鼓吹不切中国实际的甘地主义,攻击和反对任何国家转型变革时期都必须的激进主义,一味鼓吹温和缓进,鼓吹非政治化,为中共面对的人民压力、反对派压力和革命压力解套,为中共社会的“长治久安”卖力。他们有的,制造对中国自由民主事业有重大杀伤力的“排郭事件”。他们往往继承欧美自由主义的不良一面,却抛弃欧美自由主义的好的一面。
   
   所以,我们看一看欧美和人类历史的教训,作为镜子,包括中国历史上的自由主义教训,清除当代中国自由主义者这几年的恶劣影响,很有必要。
   
   [注]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这个说法,只是概而言之。主要指的是当时那些右派头面人物。但实际上,情况非常复杂。一般的小右派,占了右派人数的大多数,却往往是因为与单位领导有矛盾,或者人际关系不好,被单位领导挑出来充数完成右派指标的。这是中共历次运动的一贯做法。都是打击少数人,但用许多他们看不顺眼,或人际关系和名声不太好的人陪葬。这是惯例。这也是后来有些平反工作阻力较大的原因之一。

此文于2007年09月0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