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全球化大震荡
·牟传珩: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 牟传珩 :今年两会军费高增焦点——中国军事崛起背后的民生之忧
·牟传珩:点击中共“解放思想”背后的禁区——对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反思
·牟传珩:中国政府创新蓝皮书出笼-- 俞可平大胆颠覆"保稳定"观念
·牟传珩:网络“民主墙”时代的到来——信息革命对中国民主化的影响
·牟传珩:杜世成政绩下的阴影——青岛“PX”维权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应履行《奥林匹克休战决议》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 —— 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掀开政府捂着的钱袋——曝光中国财政制度黑洞
·牟传珩:北京“大国崛起”欲望的副产品——民族“新对抗主义”浪潮兴起
·牟传珩:通货膨胀真相还能掩盖多久-- 今后的中国是谁的中国?
·牟传珩:青岛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锦涛为何不道歉?
·牟传珩:中国“青年节”放假意在何为?--“五四精神”被误导、阉割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奥运倒计一百天——北京在微笑吗?
·牟传珩:汶川地震考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牟传珩: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 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悖论
·牟传珩:奥运圣火中止奔跑——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 牟传珩:揭开新华社的“舆论”面纱——从“记者无国界”被攻击谈起
·牟传珩:北京脸谱“新气象”——官媒借国外舆论歌功颂德
·牟传珩: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
·牟传珩:汶川大地震凸现“类化”意识——党性价值走向末路
·牟传珩灾后中国能有多大改变-- 北京会“告别过去”吗?
·牟传珩:“文化太监”余秋雨——中国御用文人的一面镜子
·牟传珩:中国板块大纹裂——"5、12"汶川地震撞击政府责任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政府职能——聚焦安监局"经营性"盖章
· 牟传珩: 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牟传珩:荡漾在胶州湾的绿色幽灵——奥运青岛海藻爆发
·牟传珩:新华网救灾中“加工敌人”
·牟传珩:“谁来保护警察安全”——央视在灌输什么主题?
·牟传珩:"周老虎真相曝光"掩盖权力黑幕
· 牟传珩:透视当今中国媒体文化生态
·牟传珩:邓小平第三次复出韬略轨迹——否定“两个凡是”与坚持“四项原则”
·牟传珩: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 最新版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言塞湖”在哪里——“汪洋激流”能否冲开言禁?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北京奥运:人民担不起的政治工程——大众支持率在迅速下降
·牟传珩:必须给"大警察权"套上笼头
·牟传珩:解读北京奥运“西红柿炒蛋”——让世界目光接受红色文化洗礼
·牟传珩:谁在制造北京奥运神话 —— 中国人会变成“世界公民”吗?
·牟传珩:重读米洛斯人的千年追问——寻找“政治正当性”的脚印
·牟传珩:北京奥运官员的阿Q心态-- 指责少数人到中国"挑毛病"
·牟传珩:中南海的“北京主义”奥运梦 ——从“北京共识”到“中国标准”
·牟传珩:走近中共“左王”柯庆施
·牟传珩:奥运走了梦难圆——中华百年追求在宪政
·牟传珩:杨佳案锁定俞正声政绩污点——上海司法黑幕千夫所指
·牟传珩:“言者无罪”剑指哪里?
·牟传珩:“五四精神”的世纪误读
·牟传珩:京奥绚丽焰花背后的焦虑——“谁逼死了中小企业”?
·牟传珩:“三鹿”事件引爆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牟传珩:“周老虎”又回来了”——“祝咏兰”的“谎”撤大了
·牟传珩:腐败屁股的“高度”解读——“红颜祸水”来自“红色记忆”
·牟传珩:宪政视角中的公民社会——寻求权利与权力的对治
·牟传珩:中国“警民冲突”局势观察
·牟传珩: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牟传珩:解读“郝劲松黑伞”
· 牟传珩: 来自民间的耳光转赠了谁?——阎崇年最新回应泄天机
·牟传珩: 中南海突围 “改革”困局信号——“三中全会”幕后解读
·牟传珩:中国政治腐败难守耕地红线 
·牟传珩:中国官办工会的“性”无能
·牟传珩:兵团岁月的知青记忆——“樱桃园驻军四连”
·牟传珩: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牟传珩:周永康要律师“三个至上”——中国唱响“党的利益高于天”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异议人士”的时代脚色——从胡佳获奖谈起
·牟传珩:新华网炒作“政治算命”忽悠谁——中国未来十年“很稳定”吗
·牟传珩:党报重燃“意识形态斗争”狼烟
·牟传珩:中国拉响“管治危机”警报——2008年警民冲突频发盘点
·牟传珩:"解放思想"遭遇寒流袭击
·牟传珩:中国模式“辉煌”的沉重代价——写在“改革开放”30周年
·牟传珩:从“正龙拍虎”到“法庭审虎”
·牟传珩:花瓶人权大使“不辱使命” —— 黄孟复“唱支山歌给党听”
·牟传珩: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牟传珩:“红色记忆”的世纪传承——杨师群被谁构陷“反革命”?
·牟传珩 :“世界人权日”的北京回响—— 中华民族“百年梦想”再喋血
·牟传珩:“王蒙现象”的聪明与世故——“国人批判得够狠了”吗?
·牟传珩:《零八宪章》一石激起千重浪——大陆毛式“左派”也疯狂
·牟传珩:谁吹响了“市场经济”的号角——铭记“民运”长老汤戈旦兼纪念“民主墙运动”30周年文章
·牟传珩:「杨佳袭警」与「道亮杀官」
·牟传珩:罢教浪潮席卷中国——国务院紧急下达“怀柔”意见
·牟传珩:群体性事件浪击中国——媒体、学者痛批政府“寻找敌人”
·牟传珩:“爱国”愤青们的尴尬
·牟传珩:《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牟传珩:中南海的真正“敌人”在哪里?——《零八宪章》遭打压启示
·牟传珩:政府政策的屁股坐向哪里?——中国“改革开放”30年新动向
·牟传珩:中国GDP“保八争九”之忧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库恩受命中南海出书玄机——大陆爆炒洗红脑袋的洋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今年5月1日,是国务院颁布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但中国上访潮并非如官方所称的“有所下降”而是居高不下,显现出不断重复上访、集体上访的一些新情况、新动向。此据4月15日《中国青年报》 撰文,乌鲁木齐市市委书记栗智坦言,在重复上访、集体上访等重大上访事件中,有80%以上的上访者是有道理的。学者胡鞍钢也曾在他的新书中引述国家信访局的统计数字,说上访中有八成反映的问题是有道理的或有一定实际困难和应予以解决的问题。 法律本是维护公平、正义的最有力的武器,然而在中国特色的社会制度中,上访已成为家常便饭。目前,有越来越多的公民受到公权不法侵害时,不是通过正常的法律途径解决,而是被迫走上了不归的上访之路。
    仅以中国政治、文化的中心北京为例,自去年以来,信访量激增不下,到重点地区、敏感部位的非正常上访突出并呈发展态势,信访形势出现明显反弹。北京官方将全市信访形势特点概括为“两个上升”、“两个突出”、“两个不够”。“两个上升”,就是正常信访数量上升和非正常上访数量上升。此据官方统计数据,今年以来北京到市信访办等信访部门正常信访比去年同期上升34%,其中集体信访上升11%,个访上升183%。而到天安门、中南海等重点地区和市级以上党政机关门前上访的被称之为“非正常上访”。这种“非正常集体性上访”较去年同期批次上升了43%;到天安门、中南海等重点地区非正常个访较去年同期上升4倍。从这些数据来看,各项指标都是上升的,足以证明中国矛盾日趋激化,上访大潮已对官方渴望的稳定构成巨大压力。面对如此上访形势,北京官方称其为“两个突出”,即上访组织化倾向突出和所谓“敌对势力”插手利用现象突出。他们认为:上访组织化倾向越来越成为境内外敌对势力插手利用的焦点。此据北京市大兴区区委副书记孟令华在建立五级社会矛盾调处网络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称:“他们调整策略和手法,将激化矛盾引发群体性事件作为渗透、颠覆、破坏活动的重点;境内外敌对势力及非政府组织以北京为重点,积极插手利用滞京群体访,煽动策划群体性事件。”对此他称之为信访工作“两个不够”,重点在“规范信访秩序的力度不够”,其主要表现在:一是全市一些信访接待场所的秩序受到越来越严重的干扰;二是集体访滞留在市信访办不走;三是在信访接待场所自残;四是对信访干部进行人身威胁;五是跟踪信访干部回家路线;六是强迁户定期到信访接待场所辱骂信访干部;七是信访人强占信访办达5个月之久。
    中国上访潮居高不下的另一种新动态是“农村包围城市”。如今,大批农民接连不断从四面八方,汇集到省、市、中央政府所在地,越级群诉群访。依据社科院课题组提供的数字显示,北京“上访村”平时大约有两千访民,而“两会”或国家重大政治活动时期前后,人数会增至万人以上。这其中有的是因房屋拆迁、土地征用等导致村社群众集体上访;有的是因杂捐苛税,改革中常产量测算、退伍军人安排、历史遗留等问题久拖不决;还有的是因干部搞特殊化,损公肥私;特别是村级管理不民主,财务制度混乱,甚至克扣救济扶贫粮款物,侵害农民利益等等,都是造成集体越级上访的原因。当前最引人注目的是,贫穷落后地区群众上访频繁不断。
    最令当局头疼的是,农村上访已出现“上访公益人” 新情况。目前,因农民的政策、法规意识在逐渐增强,但是受区域限制,思想认识不足,觉悟不高。而“上访公益人”们一般都有文化知识,熟悉有关法律、政策、文件,且侠肝义胆,很有凝聚力,自然会聚集人气,颇有号召力。许多集体性越级上访,是因为有“信访公益人”在其中发挥作用。因而,“上访公益人”的出现,是令贪官污吏们最为嫉恨与不安的。一些地方政府对此采取的措施常常是阻挠甚至打压,有的地方则在公路的两旁,在村庄的农家墙壁上,刷写了关于打击上访内容的标语,如:“坚决打击违法上访”,“越级上访就是犯罪”,“集体上访、四人以下”,“ 聚众闹事、法律不容”等。一些单位的领导干部对集体上访向来都是如临大敌,想方设法予以阻止。他们视越级集体上访人员为“不稳定分子”; 视“信访公益人”为“刁民”,时不时地要采用“专政”手段。这就必然导致矛盾激化,酿成更多人的聚集、拦门、堵路、阻止、占据、游行,甚至冲击等激烈群体行为的发生。对此,中共官方称其为“群体事件”。
   

    社会弱势群体在基层受欺压,在其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必然要上访。至于上访到哪一级,完全是宪法保护的公民权利。而国务院2005年颁布的《信访条例》,也并未禁止越级上访。其中规定:“信访人的信访事项应当向依法有权作出处理决定的有关行政机关或者其上一级行政机关提出。”由此可见,越级上访是完全合法、正义的。打击群众越级上访就是违宪、违法,挑战社会公平与正义。 然而,中央政府除下发《国家大规模群体性事件应急预案》之外,更严令各地方政府加大警力投入,责任具体到人,并将此列为官员政绩考核的重要指标。于是,各地方政府不得不给行政执法部门下达了死任务,防止群体性事件出现。全国带有普遍性的应急预案除了针对征地、拆迁,劳动保障群体性突发事件等三类的“群体性上访事件应急预案”之外,各地还有自己的“特殊预情”,那就是防卫突发性揭露当地腐败、滥权等黑幕情况。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不少当地领导为了乌纱帽不惜遮丑、护短,重拳打击上访。怕得就是群众上访暴露了地方黑幕。其实历来“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对群众上访行为“围追堵截”,就是在饮鸩止渴。要解决当今中国如火如荼的上防潮,根本的出路就在于推行民主法制,落实公民权利,维护社会公正与正义。舍此而莫由!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