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民运女将转眼成了明星]
盛雪文集
·張學良內定的天津市長到底是此臧還是彼臧
***************
加拿大“十元人道救助”计划
***************
·愿帮助你的 也都平安
·呼唤人性的温暖 ——记“10元人道救援行动”
·"不要讓好人孤單"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年会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 资助维权大陆人
·多倫多10元救助 7年來籌逾4.5萬 捐贈中國逾20名繫獄維權人士
·10元人道捐助 7年籌款4.5萬元
·十元计划及海外救助中国良心犯行动
·中共人权迫害加剧 民运人道救援先行
****************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选编
****************
·刘淇昆评炉霍事件
·加中国人权联盟呼吁哈柏关注中国人权
·加朝鲜人权协会呼吁救助将被中共遣返难民(图,视频)
·藏人新年绝食抗议 民阵呼吁华人声援
·韩广生谈王立军其人及对中共政局的影响(图)
·李竹阳:理解父亲秦永敏的政治理念
·悼六四 李必丰儿子到多伦多朗誦父亲詩歌
杂项
*****************
·Ben Arnold《真正的名扬四海:硬盘!》
杂议万象 历史留痕
******************
·為一個獄中政治犯舉行作品朗誦會引發的爭論和攻擊
·关于中国——和某留学生的电邮通信
·黄河清:盛雪成了一具牺牲!
·岁月留痕——一封旧信
English articles
·
·The Struggle of Three Books
·Edmonton is hom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Ottawa’s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Site Is Fitting, Says Chinese
·SHENG Xue: Subcommittee on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tte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Steamed up about censorship
·加拿大國會山的國際人權日
·You -I-Sense-Black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Chinese-Canadians Fear China’s Rising Clout Is Muzzling Them
·At Bloody Dawn
·Chinese Writers: Organ Harvesting Atrocities Will Stop Only with the E
·The Sea and Its Shore
·VISION TINES: Interview With Chinese Dissident and Her Account of the
·The TAXI Stand Jam
纪念妈妈
·
·李桂琴的生命慶典
·A celebration of LI Guiqin’s life
·坚韧与善良,平凡而伟大!
·铁肩冷眼抗强权 侠骨慈心佑民运
挚友来鸿 诗稿汇编
·
·读盛雪信感赋奉寄致敬
当代中国史稿
·
·《當代中國史稿》訂購單(图)
·《當代中國史稿》訂購單
·《當代中國史稿》訂購單 (图)
·华盛顿地区华人将举办
“回顾文革与六四研讨会”
·写于1994年5月
·盛雪高票当选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
·唐夫:评《远华案黑幕》
·堅持27年揭露六四 盛雪入選「加拿大故事」
·【专访】盛雪:共产党政权没有权力平反六四
·盛雪:赵逝世宣判了民主政治改革的死刑
·结束暴政是这个时代最大的事业
·加拿大社区吁特鲁多访华为人权发声
·中共海内外一盘棋攻击战略
·北美烏鴉詩社頒發首屆烏鴉詩歌獎
·Poet SHENG Xue Awarded the First Crow Poetry Awards
·向死而生的時代默然肅立--獲頒烏鴉詩歌獎答謝辭
·全民倒共、鏟除暴政的時代已經到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运女将转眼成了明星

    ----盛雪与她参演的影片《浮云》

    严 明

    多伦多的大陆华人凑在一起总爱谈天侃地,而且每个时期总有几个话题,从邓小平到麦当娜,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九月份又多了一个话题,那就是盛雪和影片《浮云》。

    盛雪在北美地区也许可以算是“名人”了,尤其是在民运圈子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她的名字。这个祖籍辽宁的北京姑娘,自从“八九民运”之后,来到多伦多,除了念书打工,全部业余时间都投入到了海外民运事业上。她曾任民阵加拿大分部副主席、民阵多伦多支部主席。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还专门播出过她的专访。无论往上追述多少年,你都找不到盛雪同艺术、同表演有什么关联。她爱唱歌,但一唱准走调。在她以往的全部“艺术生涯”中,最辉煌的,就是在历年纪念“六四”活动中组织了多伦多“六四民主合唱团”,尽管这合唱团属不属艺术范畴尚有争议,但她在这个合唱团中确实有过一句领唱。至于电影,除了小时侯做过一阵梦,大了就再没机会想过。

    盛雪与影片《浮云》搭上关系也是由于一场歪打正着的历史误会。《浮云》是由多伦多华裔导演骆奇光编导的一部反映大陆新移民在多伦多的生活为主要内容的故事影片。离开机还有半个月,扮演二号女主人公赵青的演员因故无法出演。导演急得撞头,派人四处分头物色。有人想到了盛雪,不是请她演电影,而是请她帮忙找演员。盛雪答应了。她一向就这样,只要有人求到她,她什么事都答应。别的不好找,人选不是有的是?可几天下来,她却连连碰钉子,只好一脸愧疚地向人道歉。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答应了别人而又没能办好的事。没料到,那人硬说她最合适,并和导演约了时间,安排见面。见就见,盛雪办事一向不犹豫,无论是纪念“六四”,组织民主合唱团,还是应付海外民运的各种复杂场面,该上就上,眼睛都不眨。这回见个导演算什么?至于能不能成,能不能登上银幕,她可连想都没想过,只当是又去认识一个朋友罢了。

    那两天,导演连续见演员,但就是没有看上眼的,急得脑门冒火,只好把网撒得大一点,还约了个演员从纽约来见面。纽约的人没来,盛雪却到了,就穿着那身典型的大陆人穿的“行头”,还一个劲地说抱歉,说是没能给导演帮上忙。导演却千恩万谢,眼前的盛雪太象那个剧中人了。当时他心里就已经定了,可嘴上却没有说出来,因为纽约来的人选没见。因此,他让盛雪第二天不要出去,在家等他的电话通知。谁知盛雪根本没拿这当回事,第二天和几个朋友乘船去了安大略湖的湖心岛,玩了个昏天黑地,顶着星星回到家,一进门就听见了导演的电话留言,告诉她:他已经决定由她扮演剧中第二号女主人公赵青。当时,盛雪差点没背过气去。这一天,离正式开机仅有七天。

    第一次拍电影,第一次当主角,第一次用英语对白,还有许许多多的第一次。然而,她答应了。搞民运不也是第一次吗?拍电影怎么就不行呢?谁也没留神,她就进了《浮云》剧组;从开机到停机,仅仅二十三天,谁也没留神,二十三天就过去了。盛雪只当是玩了一场,过了次瘾,下文一概不知了。

    多伦多电影节,一年一届,今年九月赶上了第十八届。世界各国的几百部片子都拿到多伦多来演一番,热热闹闹,可乐坏了爱热闹的加拿大人,他们给这电影节起了个怪好听的俗名“万节之节”。东道主加拿大把这部《浮云》作为重点,选进了“九三年加拿大展望”这个系列。于是,玩了二十三天电影的盛雪也一步就迈进了国际电影节,搞得她直怀疑这个世界怎么越来越没谱了。

    《浮云》要是按照大陆人的眼光来看,无论如何不能算是大片子:两个年轻的姑娘沙莉和赵青,从大陆来到多伦多,希望在这片新的土地上扎根、成长,他们同住在一所房子,同在一个餐馆打工,又都经历了各自不同的爱情波折。既有沉重的压力,又有醉人的温馨,更有强烈的渴望。影片就象导演骆奇光本人一样,远远的、淡淡的,既没有大起大落的曲折情节,也没有刀光箭影的黑社会火并。只是在八九年天安门事件这个大背景下发生在多伦多的几件凡人小事。虽说不会留给人们什么太强烈的印象,但每一个来自大陆的新移民却心里总有点酸溜溜的感觉,谈不上究竟是碰了哪根筋,反正那事总往自己周围去想,总往自己周围去找。

    两位女主角中的一号人物莎莉的扮演者张莉,尽管时隔七年,却似乎还没有完全从《红楼梦》的大观园中走出来,莎莉身上总还带着一些“宝二奶奶”的影子,“宝二奶奶”去多伦多的中餐馆打工,这种时空错位几乎让人混淆了《浮云》的时代和地域。尽管导演为莎莉这个人物而特意安排了大块的重头戏给张莉,但在剪裁时面对多伦多的薛宝钗,他还是不得不忍痛割爱。这一割不要紧,二号人物赵青的戏一下子比重加大,同一号人物的戏分量上几乎不相上下,无怪乎有人说,盛雪抢戏,看完《浮云》,不知谁是“女一号”。盛雪喊冤,说她没抢,本来张莉的戏起码比她多三分之一,可剪裁的时侯,导演剪掉她的戏少,剪掉张莉的戏多,你说这该怨谁?

    不过盛雪确实是用心去演了。也许是她的经历与剧中的赵青太相近了。因而她很准确地把握了人物的特征,超然戏外,游刃戏中,人物与演员已找不到分别。走出电影院,印象最深的竟全是她的戏。你说怪不怪,一没留神,让她溜进了剧组,又一没留神,还真让她演红了。

    她不信,说什么也不信,谁要是捧她是电影明星她准跟谁急。她说,她没演好,有好多遗憾,坐在电影院里看片子,银幕上的赵青一出现,银幕下的盛雪就坐不住,一个劲对大家说“对不起”,直到记者就影片采访她,她还一再声明自己确实是一没留神就演了个电影。

    盛雪红了,可似乎没人认为她是电影演员,连当地中文报纸的介绍,也仍然没忘给她加上个“民运人士”的头衔。她也无所谓,叫她什么都行,就是不能说她是演员。她不爱演戏,只爱真实地哭,真实地笑,真实地活,无拘无束,无愧无悔。有人说她出来这么多年,时间全给民运了,自己的事,一事无成,她只淡淡一笑,各有各的活法,谁也管不了谁。她爱玩,如今也爱玩电影了!□

   1993.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