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胡志伟文集
·張發奎心胸寬大一
·李濟深密謀叛亂
·李濟深密謀叛亂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張發奎為陳誠擬訂反攻大陸計劃
·李柱銘父親李煦寰是余漢謀部政工主任
·身先士卒 九死一生
·不念舊惡 相忍為國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
·「尋求機會,制造藉口,縱容部屬,擴大事態
·李濟深報復性強
·孫立人恃才傲物 杜聿明心高氣傲
·坦承八年抗戰以空間換取時間
·不滿宋子文把中華民國當作私產
·欽佩蔣介石堅決抗日誓不低頭的毅力
·白崇禧志大才疏
·張發奎援越抗法
·對港英不亢不卑
·重用何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軍餉靠鴉片與博彩稅維持
·徵收煙稅發伙食費
·田賦徵實解決了抗戰八年的軍糈民糧
·以鴉片貿易來挹注國庫
·重用何
· 蔣介石對葉挺仁至義盡’
·引渡戰犯漢奸貪污犯
·蔣介石對葉挺仁至義盡
·四戰區長官部養三千人
·引渡戰犯漢奸貪污犯
·介紹余華:兄弟
·介紹木子美:遺情書
·介紹李昂:北港香爐人人插
·北港香爐之二
·北港香爐之三
·北港香爐之四
·北港香爐之五
·北港香爐之六
·七年之癢
·七年之癢(下)
·新奇刺激使人歎為觀止矣
·暴雨梨花
·介紹李敖"上山上山愛"
·,介紹李敖:上山•上山•愛
·上山上山愛之三
·上山上山愛之四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你知道嗎?
·歐美的情色文學
·亨利•米勒:北回歸線
·渡邊淳一:失樂園
·介紹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介紹雷斯蒂夫:性歡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特约研究员王锡锌研究出的数据
·中國古今稿酬考
·不要隨便指摘別人抄襲
· 偉大的文學作品都不乏參考資料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
·在人类历史中永垂不朽
· 軍統局少將軍調部主任
·坐牢二十五年 換得離休待遇
·蔣介石研究:從「險學」到「顯學
·為編輯們說一句公道話
· 編輯是作家的保姆與老師
·風雨消磨,攻苦食淡
·國史館出版物的文獻價值無窮無盡
·台灣官修傳記披露駐港特工人事
·哈公私諡郭沫若為「文厚
·日本竊佔琉球經過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外交遊說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外交遊說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外交遊說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滲透
·美國在日俄之間玩均衡
·蔣介石功垂竹帛
·《林彪密函蔣介石》序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戴雲龍傳口述自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抨擊政治變色龍阮銘
· 章詒和與〈搜孤救孤〉
·'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揚清貶明是為開脱祖先投敵罪行
·歷史上引狼入室的惡果
·忽必烈屠殺漢人一千八百萬
·日寇屠殺了三千五百萬中國軍民
·蘇軍對
·蘇軍送給中共日製大炮3700門
·異族進入中國一定帶來災難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壯盛的作者陣容
·春秋曾經月銷超過十萬冊
·陳炯明死於韋德槍下
·百五萬人大廝殺圖景
·十五萬人齊解甲 竟無一箇是男兒
·張作霖與倪嗣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與倪嗣沖推牌九輸百多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已故的台大中國文學系主任臺靜農說:「史筆這一淵源,分爲兩大支流,一是碑傳文,一是傳奇文;傳奇文重創造不重寫實,碑傳文則重寫實不重創造」(註3)。臺靜農所說的傳奇文相當於我們今日所說的傳記文學。有人認爲,文學性與歷史性是不相容的,似乎一講文學性,就影響歷史的真實性。他們認爲寫歷史只能夠有什麽寫什麽,絕不能誇張想像、更不能虛構。因此一提到《左傳》、《史記》,他們便認爲那些記載都是真的、是實錄;然而中國古代的描寫情節、場面、人物爲中心的歷史著作,畢竟會包含想像、誇張、虛構成份的。譬如項羽被劉邦包圍在垓下時作詩曰:「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數闋,萬人頌之。這跟現代描繪戰爭的影片往往加插愛情片段故事,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又如《報任安書》評述李陵「提步卒不滿五千,深踐戎馬之地,足歷王庭,垂餌虎口,橫挑疆胡,迎億萬之師,與單于連戰十有餘日,所殺過當,虜救死扶傷不給,旃裘之君長咸震怖,乃悉徵其左右賢王,舉引弓之人,一國共攻而困之,轉戰千里,矢盡道窮,救兵不至,士卒死傷如積,然陵一呼勞,軍士無不起,躬自流涕,沬血飲泣,更能空拳,冒白刃,北向爭死敵者」,其中「億萬」「一國」「千里」等,自不無誇張、想像成份,但此文傳誦兩千一百多年,無人責備太史公造謠。相反,越是抽象、空洞、概括,就越保持真實。像《清史列傳》和《清史稿》中的列傳,千人一面,其形式主義泛濫至不忍卒讀,這就是「閉門造車」的後果。然而太史公寫七十篇列傳,其中絕大多數不是他同時代的人,傳中主要情節都是道聽途說的,即今人所謂「二手(甚至八、九手)傳播」,後人能苛求于司馬遷嗎?
   臺靜農又說:碑傳文未必重寫實不重創造,「碑傳文除了碑主的郡望官秩生卒當可徵信外,其品德行爲沒有不被加以藻飾誇張的……這一文體虛而不實,原是裝點死人的工作,而竟延續了一千六七百年之久。」早在八十多年前,梁任公就指出,私家之行狀、家傳、墓文等類「其價值不宜誇張太過。蓋一個人之所謂豐功傳烈,嘉言懿行,在吾儕理想的新史中,本已無足輕重,況此等虛榮溢美之文,又半非史耶?」(註4)這兩位大儒都認爲,在孝子順孫載筆具禮以求文的情形下,碑傳資料彰善掩過之意多,繩謬糾非之旨少。然而,不幸的是,我們今日所見的傳記作品,有許多尚停留在碑傳文的窠臼之中。最令人吃驚的一例是,上世紀五十年代在香港轟轟烈烈展開的第三勢力運動竟悄然消失於海峽兩岸編纂的史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