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胡志伟文集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二‧二八是台獨起源
·紀念二‧二八是台獨份子的一張王牌
·籌安會首腦楊度是中共秘密党員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鎮反殺人三百萬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中國的知識份子殊難成為一支獨立的政治力量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李白與共軍相約夾擊中央軍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唐德剛首鼠兩端 左右逢源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蘇雪林斥唐德剛妄誕淺薄
·唐德剛未為人知的一面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斯大林策划的謀殺案
·貳臣卜少夫的一生
·剿匪總部 情報科員
·攜卅萬港幣赴港
·一夕之歡 三百美金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冒名頂替 居然獲獎
·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
·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
·生前編誄 欺世盜名
·僑選立委 鑽營失格
·五十萬元 出賣靈魂
·「某公厚吾」
·「某公厚吾」
·〈卜少夫左右逢源國共通吃花天酒地的一生〉
·一生名利薰心,見利忘義
·陶勇之死
·雲南王譚甫仁被暗殺之謎
·福州軍區第二政委劉培善之死
·台灣老千朱伯舜訛騙中共六十五
·陰溝洞裡翻船
·江李朱統通上當
·一塊錢也不掏出來的騙子
·自稱榮獲聯合國和平獎章
·陳長捷日夜捱鬥自殺身亡
·張居正出席國民党四屆六中全會
·上古時代就有口述歷史
·殷鑒不遠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邪!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李兆麟死於情殺
·楊綽庵終於平反
·李兆麟被刺於一單身女人的住所
·李兆麟貪色喪命
·李宗仁欠缺毅力 白崇禧非常陰險
·閻錫山狡黠圓滑 馮玉祥貪生怕死
·保甲制度徒有其名
·張發奎一生精忠報國守志不移
·張發奎反對英軍在香港受降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義釋胡志明
·供養了數千名流亡中國的越南志士
·越南志士協助國軍退入諒山
·一代詞宗陳蝶衣軼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一九九三年,香港兩大左派競相紀念江文也逝世十週年,譽他為「偉大的音樂家」,又為他文革挨鬥打抱不平。我即在一家民營報紙撰文,揭露江文也是日佔區的文化漢奸,他所作的〈新民會會歌〉與汪偽〈軍歌〉,號召淪陷區青年「奮勇殺敵」,係指屠殺中國抗日軍人,這樣的人值得紀念嗎?如果說「當漢奸是為了吃飯」(《滾滾紅塵》編劇三毛語錄),那麼音樂家黃自沒去大後方,他留在淪陷區沒當漢奸也沒餓死呀!此後,香港左報再也不敢紀念江文也了。
   一九九五年四月北京三聯書店推出中共御用歷史學家茅海建的四十萬言巨著《天朝的崩潰——鴉片戰爭再研究》,稱:鴉片戰爭時,清廷弊在不肯盡早與英國侵略者簽下降書。翌年《北方文學》第一期登出無聊文人孫少山的散文〈煙雨五月下揚州〉,侈言「我相信當時的揚州老百姓一定是傾向於投降的……痛恨史可法的自私」,此人把屠城八十萬條人命賬直接算在史可法頭上,毫不譴責侵略者的殘忍無道,反而歌頌滿清的「帝王之氣」與「寬大」,指責愛國將士守土抗敵之「自私」。
   一九九六年五月,明報月刊推出《漢奸問題新爭議》專題,以未經歷過抗戰的洋博士羅久蓉所撰〈忠奸之辨與漢奸的迷思〉、王克文撰〈八股「漢奸」論亟須重新檢討〉等三篇文章完全否定抗戰勝利後國府的肅奸工作。我立即寫了〈概念偷換邏輯混亂——漢奸爭議的欺枉與迷惘〉,指出洋博士們錯在以時代意見來批評歷史意見。
   一九九七年七月十八日,我專程赴臺北出席中央研究院舉辦的「紀念七‧七抗戰六十週年學術研討會」,聽到王克文等幾個洋博士一窩蜂地發表論文指摘抗戰勝利後國府懲治漢奸是「政治迫害」云云,連一篇研究淪陷時期上海電影的論文都要侈談「為了求生,人人隨時隨地都要作出沉重艱困的抉擇,以兩極對立的道德標準來評估這個充滿曖昧多義性的處境只會犯下簡化歷史的謬誤」。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竟張口就說:「日本這樣的國家我們巴結都巴結不上,還要談什麼抗日?今後這樣的研討會不許再辦了!」我出於義憤,以來賓身份起立駁斥謬論,指出日寇以五十萬軍隊統治三億淪陷區中國同胞,端賴漢奸為虎作倀;抗戰十四年中國軍民傷亡三千五百萬人,財物損失逾五千億美元,戰後若不懲奸何以服眾?事實上當時的中央政府是受民意驅策而動的,何況國府懲奸按人口比例遠不及法國荷蘭比利時等歐洲國家的百份之一,何「政治迫害」之有?某些學者言偽而辯,荒誕不經,是欲藉標新立異嘩眾取寵來提高自身的知名度,這是學術道德淪喪的表現。言畢,在座許多老教授、老將軍熱烈鼓掌,有人告訴我:那幾個洋博士本身就是漢奸的後代。

   二○○一年福建晉江為漢奸施琅興建大型紀念館,其規模比鄭成功紀念館大幾倍;河北省政協主辦的《文史精華》把堅持反清復明廿年的鄭經誣為「民族敗類」;中央電視台以幾個頻道播放連續劇《康熙帝國》,把鄭經描繪成小丑,把殺戮明鄭官兵萬千的施琅美化成「英雄」。
   二○○三年,江澤民寵姬陳至立主持的教育部門修訂公佈〈全日制普通高中歷史教育大綱〉,稱「不能把岳飛、文天祥稱為民族英雄,這些戰爭是國內民族戰爭,是兄弟鬩牆,家裏打架,基於此,只把反對外來侵略的傑出人物如戚繼光、鄭成功等稱為民族英雄」,遺憾的是即使鄭成功也早已被施琅的風頭壓倒了。
   在海峽彼岸,中共豢養的文化流氓李敖也隔海唱和,既寫書又上電視,為其漢奸父親詭辯,聲稱日佔期間出任偽太原市禁煙(鴉片專賣)局局長的李逆季恒是「抗日地下工作者」云云。
   直至二○○六年十二月,中央電視台國際頻道還播出電視劇集《范府大院》把日偽北平市統稅局局長郭彩三描繪成「英雄」,把國府北平市鋤姦(原文如此,堂堂中國十幾億人竟無人能分辨奸與姦)委員會韓主任醜化成反面人物,劇終時抗戰勝利後被國府逮捕的漢奸郭彩三,被中共北平市軍管會蔡部長從監獄放出來,唯一理由是:郭彩三為八路軍送過藥品。在中共心目中,衡量忠與奸,不是以國家、人民的根本利益為準繩,而是以中共的一己私利為歸依,「順吾者昌,逆吾者亡。」《范府大院》堪稱漢奸翻案潮的尾聲,也可說是強弩之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