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 仅有自由主义是不够的]
东海一枭(余樟法)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仅有自由主义是不够的

   心将道德并,血灌自由苗-----仅有自由主义是不够的

   一

   儒学囊括人生、社会、道德、政治、制度、教育等各大方面,统之以道德,故归根结柢可以说,儒学就是关于道德的学说。儒家所追求的最高境界是道德境界,是道德的人、道德的政治、道德的社会。

   

   一些自由派往往狭隘地理解道德,简单地反对儒学。论及道德,或斥以“伪善”,或视为迂腐,或认为道德是多余甚至“害人”的,民主运动不是道德运动;谈到儒学,更是歪读纷纷误解重重。

   

   殊不知民主运动固然不是道德运动,但更不应是反道德、反儒学的运动。民主事业离不开道德支撑(追求民主可以说是这个时代的最高道德表现),民主的建立需要大多数人具有良好的道德信念为其前提。另外,民运人士倘若“道德内功”高强,儒学修养深厚,民主运动将如虎添翼。

   

   二

   自由主义是必要的,但仅有自由主义是不够的。

   

   首先,在成为自由人----也就是拥有民主权力、获得“四大自由”之前,自由主义无法为自由追求提供强大的动力和充足的“内力”。民主自由是一种公益事业,作为一种公共追求在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内是最不坏的,但作为一种理想或信仰,对大多数人的影响作用是有限的,远远不足以打消大多数人的“搭便车”心理。

   

   一些反道德、反儒学的民主志士的“志”往往并不坚定,或知难而退,或临难而变。原因各种各样错综复杂,但缺乏“内力”不能不说是最普遍而深刻的因素。

   

   其次,政治自由之外,还有艺术自由和意志自由,艺术境界之上,还有道德境界和天地境界(或宗教境界)。自由主义所提供的是消极自由的制度保障,对于内在的积极自由就鞭长莫及了。它防恶虽宜,倡善不足,可以阻止社会道德的过分堕落,却不足以为个体人生建立内在根基和道德自由。

   

   “人间遍种自由花”之后,在个体生命中,如果心灵的花园、道德的原野未能种上自由花,就依然不是真正的自由人。

   

   民主自由是普世价值,但对于个体生命而言却不是最高价值。在民主权力和自由尊严之上,人还应有更高的人格理想和精神追求。这就为中华文化尤其是儒家学说留下了广阔的用武之地。

   

   三

   儒家内圣学追求人的道德境界,强调个体的独立性和超越性,高扬人的生命尊严和主体价值,相当于一种人格主义学说------学界普遍认为是美国狄百瑞教授为儒家冠以人格主义之称的,不知梁启超早已指出:“儒学舍人生外无学问,舍人格主义外无人生哲学也。”

   

   孔颜之乐就是高度的道德自由的体现。任xx在《道成肉身与肉身成道》中认为,孔颜之乐首先建筑在“人不堪其忧”的基础之上,其次他们强迫读者分享或称羡他们的快乐,如果没有这样的读者或鸡群,儒家的一切道德酒会便草草收场。这完全是误读。我在《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为儒家的道德骄傲叫好》中已指出:道德对儒家来说是一种职业需要,“要为政治生产道德产品”,但更是心灵需要、生命需要,是为自己寻找安生立命之本,为生命建设道德栖居。

   

   道德于社会的重要性尚有可知,道德于人生的重要性很少人能理解。陆游《病中偶书》有句曰:病觉死生真大事,老知道德愧初心。病了才发现死生事大,老了才知道道德重要,够迟钝了(不是嘲陆游,陆游自谦耳,况诗句不宜死解),这还算好的。世上许多愚民愚官,一生无道无德无本无根,甚至白发苍苍还在为自己不仁不义的小聪明沾沾自喜,死到临头对自己违道悖德的诈术恶行毫不知愧,亦可哀矣,真白活了。

   

似未深入研习儒学,但所言所行与儒家义理往往不谋而合。例如他说:“圣人也是人,任谁努力也可以是圣人。即使最终成不了圣人,也是朝那个方向努力了,至少也是个好人。干吗非得学做坏人呢。你不觉得当坏人挺累的吗。”言简意深,近道之言也。政治不自由,身累;“道德不自由”,心累。所以,当坏人真的挺累。

   

   四

   时代大潮莫挡,民主曙光在即。但我与多数民主人士不同的是,我不是因为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才起而追求。哪怕前面漆黑一团,哪怕命中注定在有生之前看不到理想的实现,我一样视理想为“君子好逑”追而求之。

   

   我追求民主自由的动力不是世俗功利性的,它来自于人格尊严的高扬和“成德成圣”的憧憬,把追求民主的过程作为一种自我道德完善的过程,把利他主义作为一种“为己之学”来贯彻。好有一比:就象古时侠士学艺有成之后下山斩妖除魔,并非贪图虚名浮利或什么回报,而是为了更好修炼多多积德。

   

说:“咱们又不是日用品,不用人人都知道。只要你们这些舆论领袖知道就行了。”这是政治家言,而真正的“成德成圣”不用任何人知道,只要自己知道就行了。“道德盛宴”是供心灵享受的,不带任何功利色彩,不需要任何鼓励喝彩。我不惮于得罪xx,也不惮于得罪民主同道及其它“各大门派”,就是因为胸中自有主心骨,性灵自有豪华宴,外在毁誉与袌贬,皆似春风过马耳。

   

   政治自由我之所求,道德自由更是我是所欲。偶集前人句为一联曰:心将道德并,血灌自由苗(本联上联为唐李隆基诗《经河上公庙》句,下联为清蒋智由诗《卢骚》句。“并”字有二音,原作平声,在此联中读作仄声)。谨以此自勉并与广大同道共勉。

   2007-2-20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2.25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