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东海难不倒(340---343)

   

   340东海之友:你说“自由知识分子很难成为挚友,最根本的原因在于自由知识分子多属性恶论者”,你从不与性恶论者交朋友吗?

   东海老人答:

   人人本性皆善,善在人性中是“第一性”的。但性恶论者错认习心为本心,认为恶在人性中占“统治地位”。故一般而言,与性恶论者交友,无论交情怎么深厚,都只能停留在习性层面,不可能“真心本性相交”。

   性恶论者不识自己本心本性,纵然真诚正直也是低层次、“表现”性的,对于致得良知者的言行绝对无法理解误会重重。所以性善论与性恶论者之间以及性恶论者之间,不是“很难”而是根本不可能成为心有灵犀、心心相印的挚友。

   不要与性恶论者交朋友,这是我的经验之谈。如果力量上没有绝对的优势,一般交往也要当心,因为好心常会被解读成恶意;甚至救助性的善行义举都要当心被解读成别有用心,从而遭到中山狼一般的反噬。

   性善论者之间则有可能“心交”,但也仅仅是有可能而已。

   禅宗有解悟、证悟之别。博山和尚说得确切:“禅者有二种悟门:一者,从文字语言中得解悟;二者,从已分上参究得彻悟。夫解悟者力弱,彻悟者力强;解悟者如闻人说物,彻悟者如亲眼见物。闻见虽一,疑与不疑,实霄壤之远也。” (刘日杲《博山和尚传》)。对人性本源之善的认识,也可分为解悟与证悟。

   解悟是从语言文字和经藉言教中懂得了性善的道理,依文解义,多落于知见之中,遇着境界往往不得力;证悟是于生命本分上参究开悟,直契本心,亲证自性。解悟与证悟又可各分为各种层级,各有深浅不同。

   一般而言,不论解悟证悟,性善论者比性恶论者适合做朋友,但也不能一摡而论。

   要注意一些性善论者不过“口头禅”而已,别说证悟,连最浅层低级的解悟都谈不上,完全是浑浑噩噩人云亦云或伪言巧语口是心非,这种伪“性善论者”远不如性恶论者值得信赖。而性恶论者中也有一些道德修养较高的人,纵无外在制约,也比较能压抑自己的私欲,比较能够利他利世和友好相处。

   但由于性恶论者不识本性,道德无根,很难“修”到较高,偶尔一高也非本性使然,极不稳定。持性恶论而修养较高者,可以事业同道,可以一般交往,但不欢迎在枭家登堂入室,其中修养较低者则事业同道与一般交往皆非所宜,远离为妙。

   性善论者是否引以为友,得听言观行,再因人制宜。

   在世俗层面,我交友遍海内,在心性层面(用佛教名相说,在“第一义谛”的高度),值得一交的人多乎哉不多也。这不是我“清高”,而是现实使然。真正证悟本性者举世寥寥无几,解悟者也万中无一。偶遇解悟者,层级也很低浅。孔子释氏在世时也一样几乎无人可以在德智方面平起平坐。这不是他们的责任呀。联曰:心扩开来物与民胞,天下无一物非我;道通高处入寥天一,眼前哪有人可交!2007-12-20

   

   

   341东海之友:在人性问题上,东海之道主张性善论。东海皈本儒家,儒家并非唯“性善论”孟子荀子都是大儒,一持性善一持性恶,你何以只认孟子?

   东海老人答:

   我不是只认孟子而是只认真理。经过我自由之心的“心证”,认定性善论的正确度、真理性比其它人性观都要高。

   说儒家持性善论,是就儒家主流而言。关此,《一言性善发天心!》、《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一言性恶真成谬!-----性恶论的肤浅和流弊》等大量枭文阐之已透。

   东海的性善论与孟子略有不同。孟子将耳目口鼻的生理欲望、即食色之性归类为“命”,只以仁义礼智之“四端”为人之本性。我觉得,将耳目之欲、食色之性从人本性中划出去,既大可不必,也很不“科学”。性字由心和生组成,心,仁义礼智等善端,道德之性也;生,自然生命的耳目食色之欲,生理之性也。人的自然本能、生理欲望禀承“天”之健德和生德而来,与仁义之性一样,都是本然原初之性。食色作为人之大欲,自私作为人之本能,是人类生命存在、延续和持续发展的内在保障,广义而言,都是一种至善。

   关于荀子性恶论,我在《一言性恶真成谬!-----性恶论的肤浅和流弊》中指出:

   性恶论出自儒家外王学大师荀子。法家主要代表人物李斯、韩非都是他的学生。荀子把人性定义为人的自然属性,孟子则把仁义礼智等与生俱来的善端定义为人性,等于各取“性”之一端(性字由心、生二字组成)。荀子的性恶与孟子人性论有相异亦有相通,孟子说“人人可以为尧舜”,荀子也说“涂之人可以为禹”。双方追求“善”方面是一致的。

   但荀子论性恶是指放纵人性所出现的“犯分乱性”、“偏险悖乱”的结果而非人性本身。“善”具原初性,恶是派生的。荀子之恶与孟子之善不是同一层面上的范畴。所以荀子并未穷源彻底把握人性本身,性恶论是荀学的肤浅。这一“肤浅”,可谓遗蔽无穷。荀子本身之学虽已出偏,尚能以“礼”自持,不违仁道,但其徒子徒孙则不免叛出儒门、自成法家矣。2007-12-20

   

   

   342东海之友:你推崇熊牟一路的心性儒家。近、有多位学者批判牟宗三的“良知坎陷”说,何不予以反驳?

   东海老人答:

   又是“混话”。

   首先,推崇心性儒家,并不意味着反对以公羊家为代表的儒家外王政治学说。儒家内圣外王应该齐头并进而一体圆恰。内在圣德与外在王道、个体良知与社会良制,都是我强调的。

   同时我一再强调,东海之道归本于儒是就最大根本和原则而言,具体到儒家各派的学说,东海之道是“修正主义”,于儒家本身而言也可以说是“儒家升级版”同时兼摄佛道、广汲西学。

   其次,推崇心性儒家,并不意味着全盘接受他们的所有观点。一些混人,故意把我推崇或提及的学者一些不够严谨的观点強行“栽赃”到我身上,甚至伪造老枭观点。他们的批枭文章,其实很多地方是虚设靶子,与我不相干。

   关于牟宗三的“良知坎陷”说,我曾在多篇枭文中提出批评。如《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孔夫子与牟宗三之骂》中都指出:牟宗三曾发明“良知坎陷”说,以为要发展民主和科学,必须将道德心暂时陷落,也就是让“智”暂时从“仁”中脱离,以启发、成就纯粹的知性,从而开出科学的学术与民主的政治。老枭对“良知坎陷说”颇不以为然。因为儒家外王之学本来就是关于文物典章制度的建设、改良和创新的学说,大同之学与现代民主更是遥相呼应、精神暗通。要开出民主政治,只需要重扬外王与大同之学,用不着坎陷良知。

   其实,在内在逻辑上,良知是完全可以涵摄科学、民主的精神的。要开出科学的学术与民主的政治,良知不仅用不着坎陷,而且应该进一步发扬光大。近在《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中指出:在儒家,物质是物,社会也是“物”。“格致”重科学,针对物质世界,开物成务,但要接受“内圣学”的引导;“内圣学”致力于道德修养,针对精神世界,但道德要从科学实践与社会实践去体现;“外王”重制度建设与创新,但建设创新任何制度都必须合乎时宜和民意,必须符合道德的原则。所以在东海之道里,科学、道德、制度是一体圆通的。

   另外,“心性儒家”、“政治儒家”的划分并不严谨,熊十力师也不是“心性儒家”可以局限的,兹不详论。2007-12-20

   

   

   343东海之友:你喜欢“讲道理”,这沒什么错。可这世界仅仅讲道理是不够的,更要讲实力、讲利益、讲大局、讲团结。“讲道理”往往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公讲公有理婆讲婆有理,一味“讲道理”,反而没道理;先别“讲道理”,才是大道理。

   东海老人答:

   道德有“级别”,与温良恭俭让相比,仁义礼智信五常道的“道德级别”就高,其中仁德又最高;道理也一样,有大小之分,小道理要服从大道理。有些小道理可以公讲公有理婆讲婆有理,而一些原则性的大道理,是就是,非就非,对就对,错就错,不能随便“摇摆”和违背。

   例如,在政治层面,民主就是“大道理”,稳定也好,发展也好,都要建立在民主的基础上;讲实力讲利益讲大局讲团结,必须先“讲”民主。对于民主与专制之间的争论,你能“公讲公有理婆讲婆有理”吗?

   道德更是人世间“最大的道理”,个体也好社会也好,为人为人也好从政行政也好,都必须符合道德的原则。民主政治之所以是“大道理”,就因为在现时代,它是最道德的政治。在道德与不道德、反道德的思想行为之间,你能“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吗?

   我知道你的意思,认为我好“内斗”,不给某些同道留面子,希望少讲文化少讲“道德”,先齐心合力把民主追到手再说。可是,有几个“道理”必须明白:

   一、民主自由的最高价值就体现在“讲道理”上,无论讲实力利益大局团结什么,首先都要“讲道理”,所以自由主义者应该是最“讲道理”的人;二、自由主义的最大实力与利益都体现在“道理”“道德”上。弃之而不讲,还讲什么大局和实力?不讲“道理”“道德”的实力,值得讲吗?讲得过中共吗?三、中华文化与儒家道德正是民主追求和建设的内在力量,我讲文化讲“道德”,对于更好更快地“把民主追到手”,有大利而无一弊-----如果说有弊,是我个人难免遭到误会和攻击,而已。

   最后要骂你一句:把大小道理糊成一片,把“面子”与“道理”混为一谈,还把思想争论甚至反对内斗一并视为内斗,真够“混”的。再说东海之友,我会脸红的,不如“相忘于江湖”吧。2007-12-19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2-21] 修订:[2007-12-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