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我们应该有一个皇帝
·正不胜邪的三种情况
·关于治理体系
·商企九段
·道本论
·革命的条件
·权力资本主义
·权力资本主义
·天道论(二)
·为中共指路(旧作新发)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所谓自由(四)
·所谓自由(五)
·所谓自由(六)
·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请先向自由前辈们致敬
·自由微谈(微言集)
·“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骂人的资格
·郷岡微论
·行权原则和行政原则(外三篇)
·天赋人权论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中国最紧迫的任务
·对里根短语的补充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
·它妈的骗谁呢(外三篇)
·极权必灭,暴政必亡
·恶人最易招厄运
·东海六大
·叙利亚的无解和美国的无奈
·智商五级分类法
·战士何以称彩虹----关于《彩虹战士》的用典答客难
·真理微论
·为了自由,哪怕天崩地裂!
·礼制与自由
·礼制与自由
·救画还是救猫
·极权政治是邪恶社会的报应
·民族要崛起,文化最关键(外三篇)
·把权力尊在礼台上
·儒宪微论
·科技与文化(微论)
·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儒家复兴三阶段
·儒家的责任:先为自由奋斗,再为英雄塑像
·儒马何以冰炭不同炉(外四篇)
·今日欢呼孔夫子(外七篇)
·书法微论
·江山如此多妖(外四篇)
·艺术微论
·恶秩序不如无序,恶社会不如丛林
·我为渔村鼓与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东海难不倒(291----297)

   

   

   291东海之友:你问哪个知识分子敢“与共产党直接对立与正面冲突”?冒昧问一下:你自己呢?

   东海老人答:

   作为儒者,我多次表示:对于暴力革命,不参与、不反对,是否赞同,要看形势的发展而定,更要看发起革命的是什么人而定。“与共产党直接对立与正面冲突”虽不等于暴力革命,但也有类似之处,我的态度可以以此类推。

   我自己并不选择暴力性质的“直接对立与正面冲突”。这有政治、社会、文化及个人理想各方面的整体考量,我的思想和选择要受仁义大原则的制约指导。

   我没有鼓励和呼吁知识分子“与共产党直接对立与正面冲突”,但如果有这样的知识分子出现,我不会反对,而且反对别人泼冷水。对于“与共产党直接对立与正面冲突”的人,不论是否知识分子,也不论他们做的对不对、值不值得,我都会保持一份敬意,就象孔子等大儒会对隐士与侠士都持一份敬意一样,又象我对耶酥之道并不认同、但对其十字架上体现的精神却无限崇敬一样。

   关于老枭“条条道路通自由。追求自由的方式、途径,或许有高低优劣的不同,但没有绝对的正确和错误。”之见,老象认为不仅超越了理性的考量进入对机的层面,同时也建立于对当今知识分子的透视与洞察。说得对。老象还说:

   前不久自由派与新左派为什么非要闹得势不两立呢?他们中大都是中国知识分子的精英啊!难道他们的总方向不一致么?如果大家都持这种理性的姿态,不是可以减少许多无谓的冲突与争端,更能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么?2007-12-7

   

   

   292点破迷津:道是根,德是树这个提法很好;千万不要忘记大地是我们的母亲。不论从根、树、大地那方面讲,人,才是整个社会的灵魂。共产党安照丛林法则:将人权解释成为喂饱权,是极端反动而又非常愚蠢的。

   东海老人答:

   谢谢认同。不过你对枭言作了肤浅化、狭隘性的理解。道是万物之根本,更是生命之根本。这其中的意蕴比“大地是我们的母亲”、“才是整个社会的灵魂”等说法要深刻得多。

   将人权解释成为生存权,又将“生存”局限于物质性的生存,确是极端反动的。人作为天地间最高贵的存在,仅仅动物性地生存着是远远不够的,更需要奠基于法律之上的自由,如言论的自由、信仰的自由,没有恐惧、不受国家政权“非礼”和侵犯的自由等。一句话:人还要有尊严地生存。2007-12-8

   

   

   293bailey:很想知道,生命体怎样安放才是最应该?

   东海老人答:

   这话问到根子上了。儒佛道诸家以及古今中外大多数哲学宗教的出发点与最高宗旨,简而言之,不就是为了解决“生命体怎样安放才是最应该”这个问题的吗?

   这个问题说来话长,就我的感悟和体会、用一句话概乎言之吧:生命体安放在“仁道”上才是最应该。

   注意,“安放”也是方便说。因为,“仁”是万化之源,也是人类的本性,生命的本性就是仁,“致”之即可。另外,作为“道体”存在的仁,是超越世间善恶概念的一种至善,即如如不动又生生不已的。2007-12-8

   

   

   294秋月寒江:北宋大观元年,郭天信提出废除翡翠装饰,徽宗说:『先王之政,仁及草木禽兽,今取其羽毛,用于不急,伤生害性,非先王惠养万物之意,宜令有司立法禁之。』(《宋史•舆服制五》)这样的仁政,大概并非属于佛家。

   东海老人答:

   这正是典型的古代儒家仁政。宋朝历代君主都相当宽仁,是中外历史都罕见的。

   “仁及草木禽兽”、“惠养万物”,乃儒家道德“亲亲仁民爱物”中“爱物”的体现。这种“天地万物一体之仁”的思想,比起从人类中心主义出发的现代环保主义来,还要“想”高一筹呢。2007-12-8

   

   

   295东海之友:你化用六祖“不识本心,学佛无益”之言说:不识本心学儒无益。这太绝对了吧?古今多少儒者,未必都“识本心”。

   东海老人答:

   道在万物,无限,同时道体又有它绝对的一面。枭言是就“道”的最高标准而言的。不识本心,未致良知,学儒就没到最高,没到顶级。

   儒家强调下学上达。不管“上达”了没有、“上达”到什么程度,学儒终归有益。从世俗层面讲,循序渐进,开“学”有益。为了纠偏,补充一句:万户千门,儒家最正。识不识心,皆可养心。2007-12-8

   

   

   296雪峰:《传道篇》中说:一切事物的本性都是道性,生命体的本能是道的属性,凡违背本性本能的事物或生命,都是背道而驰的,凡遵循本性和本能而运行的事物和生命,都是循道而行的。人,如果能按照本性和本能生存生活,且时时处处显示出自己的本性和本能,就是一个成道者。

   如果一个人能赤裸裸地展现自己的七情六欲,会哭、会笑、会生气、会愤怒、会吃喝拉撒、会休息、会喜悦、会好奇等,这个人就是一个成道者,如果不会,如果该哭时不哭,该笑时不笑,该生气时不生气,该感激时不感激等等,这个人就是一个逆道者。(《东海一枭几于道》)

   东海老人答:

   谢谢雪峰兄赞美,请恕直言,《东海一枭几于道》中对成道者相当形象,但都不够准确圆正,还“隔”了一层。或者说所成之道的“级别”还不够高。

   例如上面这段,雪峰将本性与本能习性混杂在一起了。本性是道,七情六欲是本能和习性,本能和习性是道的属性,不是本性---它们有同、非异,但又有异、非一。本性“生”出七情六欲而境界远远高于这些本能习性

   孔子说随心所欲不逾矩,这里的“心”指本性而不是本能习性。一般人是本性不明、本能习性作主,得道者的习性已得到净化或者到本性的羁制,随心所欲时必是随本性之所欲,故能不逾矩。

   能按照本性生活就是一个成道者。但凡夫必是按照本能习性生存的,他们只能时时处处显示出自己的本能,不可能时时处处显示出自己的本性。所以,“如果一个人能赤裸裸地展现自己的七情六欲”不一定就是一个成道者。他可能是一个毫无自制能力的人,一个野人。正确的说法应该倒过来:一个成道者,赤裸裸地展现自己的七情六欲的时候,都是遵循本性而动。

   成道者日常生活是相当随缘的,会哭、会笑、会生气、会愤怒、会吃喝拉撒、会休息、会喜悦、会好奇等,但也不绝对、不一定。他有时也会“逆缘”而动,该哭时不哭,该笑时不笑,该生气时不生气等等,但不能说他是逆道者。这些外在的态度表现如何,远不足以衡量一个人成道与否。

   (注:如果雪峰将本能“特别地”地理解为“本然之良能”,等同于孟子的“良知良能”,那就可以相当于本性了。不过,孟子的“良知良能”不如王阳明的“良知”“彻上”----上彻天道、等同天道,王阳明的“良知”与东海的“良知”相比,其证悟的圆正度,或有所逊色。此话题大,兹不及详)。2007-12-7

   

   

   297雪峰:成道者实际上是空的,并没有所谓的爱和恨,成道者表现出来的爱和恨完全是反馈和映照景象的爱和恨,对恒爱者要恒爱之,对恒恨者要恒恨之,才是有道者的本性,这种本性是如如不动的。

   东海老人答:

   佛家所证得的本性是如如不动的,儒家略异,即“无为”又“无不为”,即“寂然不动”又“感而遂通”。“无为”与“寂然不动”就相当于如如不动。“无不为”与“感而遂通”则充分体现儒家道体的“生生”不息。道之本性为仁,这是超越了世间善恶爱恨概念的一种至善、健动的自然力量。

   道体(即本性),空而不空。说空,是指道的体性,无形无无相,只能自内证悟之,无法用科学技术从身体内外找出来,更无法由肉眼见之;说不空,是指道体的本身,是实实在在于宇宙人身存在着。成道者是空的又是不空的。说道与成道者都要异常小心。

   从本性的层面说成道者“对恒爱者要恒爱之,对恒恨者要恒恨之”是不对的。对于亲友与仇敌、“恒爱者”与“恒恨者”(雪峰这两个词是生造的,意义不确呀),都是待以仁义原则,对恒恨者充满悲悯、争取唤醒。如果恒恨者将恨付诸于言行,那就依照世法,以直“报”之----即使迫不得已付诸刑法诉诸公义,也绝不会恒恨之。成道者的“恨”,是恨铁不成钢,是恨政治不明、公道不彰、真理不显、人心不儒。此外成道者应无所恨。如果此外还有仇恨,那是道“级”不高,未能控制习性发作也。2007-12-7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2-09] 修订:[2007-12-0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