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教导:不识本心,学儒无益!]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小偈答网友(六首)
·开瓶小偈
·东海指月录(问答76--81)
·东海老人 :写怀
·2009第一文:是真儒者,请向东海看齐
·新年寄怀星水兄并京鼎所诸友
·小偈答网友(组二)
·东海指月录(问答82--86)
·东海指月录(问答87--92)
·东海老人:找到你的真身
·向各位网友致歉帖
·天上飞的都是鸟人
·刘晓波是邪恶小人?
·《四十五初度自题》
·rev2008:送东海先生序(东海附言)
·东海为何称老?(小偈答网友第三组,四首)
·东海老人:东海指月录(问答93-104)
·世人何知吾自乐,愿抛心力作痴人
·看民愤燎原,为“公仆”献计
·东海老人:良知佛(组偈之三)
·最幸福的事:我不是东海一枭…
·东海指月录(问答105-109)
·关于感恩与诚实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指月录(问答110--113)
·接头暗号(小诗十三首)
·z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对联鉴赏
·良知不灭与生命轮回
·休将“神话”当神话,莫奉《圣经》为圣经
·东海老人:敬告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兼谈为什么讨厌余杰
·为什么讨厌余杰
·欢迎狂者进门,谢绝妄人靠近!
·中庸论(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118-123)
·可怕的“耶稣”
·腐肉必定反对人肉等(东海随笔七则)
·声明:不能与人私下讨论问题
·儒门不欢迎装逼犯!
·郭国汀为上帝信仰辩护(东海附言)
·瑞瑞:写给网友焦国标(东海附言)
·东海之骂
·儒家不许有教主,东海只想当教师
·东海指月录(问答124-126)
·代表上帝讲话等(东海随笔九则)
·zt网管办的陈华:网民言论自由是谁给的——就是我陈华给的!
·数优秀文化,还看中华-----简回杨子《也谈东海一枭和余杰》
·投我一机,还你千秋!
·东海指月录(问答127-133)
·岳海:怎么才能切实做到中庸?(东海附言)
· 好消息二则
·冬云:极不老实的基督徒!
·大陆首发东海文章:《无相大光明论》
·诗香书老谊厚情深----读《绿城百花百鸟诗书集》有感于陈政王云高的师生情(外一篇)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诚征七十大寿贺礼
·正确对待欲望,别当灭绝师大!
·美国神话渐破灭,蒙昧主义尚残遗
·东海良知何以大?
·贺寿诗联选萃
·网友酬赠拾翠(之22)
·两位基督徒对东海的批评
·2008年度公民学者和公民机构海选候选名单
·小溪:为东海未雨绸缪(东海附言)
·为《儒家中国》而作
·勇摧诸外道,放我大光明
·制谎传谎是可耻的!-----爱因斯坦与基督教
·基徒的思想栽赃与美国的上帝背离
·z云在青天:杰出的美国科学家几乎全都不信基督教
·zt云在青天:基督教信仰强烈扭曲人性!“基督教国家”都很发达吗?(东海荐文)
·一家村主:枭诗有才气,有豪气,有傲气,亦有霸气(东海附言)
·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二)
·不要歪曲或伪造------复基徒“唯真理是图”
·信神比唯物好
·易汉语:讨伐老枭的“江湖令”
·生有生的好死有死的好(东海随笔十五则)
·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三)
·黄鹤昇:读书偶得(东海附言)
·杀婴暴行岂小“题”哉?
·儒门三宗旨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
·儒家欢迎异议,真理欢迎争鸣
·为自己反应过激致歉等(东海随笔五则)
·圣严法师:西方人信基督教的原因
·金中:对精品的呼唤一一评萧瑶“果成熟后”诗(东海附言)
·东海指月录(问答134--140)
·诗书合璧,艺术精品,绿城名片
·东海百联
·若舟:一部令人感动的诗书范本(东海附言)
·郭国汀: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人人可以成圣!
·澄清:精卫不是东海弟子
·对于威吓不予回应等(东海随笔六则)
·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五)
·《东海之骂》自题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歌海行吟(散文诗-组章,作者若舟,东海老人荐赏)
·苏中杰们的思想狭隘
·东海一枭: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六)
·只能如实如理,不许苟同苟异
·东海一枭:惩恶就是行善,驱邪就是卫道
·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等(东海随笔七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教导:不识本心,学儒无益!

东海教导:不识本心,学儒无益!

   东海难不倒(283---290)

   283东海之友:你爱说:爱有秩序而无局限。能举例说明一下吗?

   东海老人答:

   好。在父母与兄弟之间,先爱父母;在兄弟与朋友之间,先爱兄弟;在朋友与乡人之间,先爱朋友;在乡人与国人之间,先爱乡人;在国人与“洋人”之间,先爱国人。

   在好人与坏人之间(好人坏人,借综复杂,这里姑妄分之而已),先爱好人;在一般坏人与仇敌之间,先爱一般坏人;在仇敌与野兽恶魔之间,先爱仇敌-------因为仇敌同属人类,同有人性,无论怎么泯灭,毕竟仍存在勾通的可能。

   而在最高的“道”的层面,野兽也好恶魔也好,宇宙间一切存在,都是值得爱的,因为他们或它们与“我”都源于那么生生不息的“乾元本体”。这就是儒家的仁爱:有秩序而无局限,有层次而无边界。

   这就是儒家常说的“天地万物一体之仁”。2007-12-7

   284东海之友:德兰修女说:人们经常是不讲道理的、没有逻辑的和以自我为中心的,不管怎样,你要原谅他们!用儒家的标准量量,德兰修女也算圣贤吧。你“不讲道理”的狮吼棒喝,岂非“不畏圣人之言”?

   东海老人答:

   论道讲理是一回事,大度原谅又是一回事。对“不讲道理”的人狮吼棒喝,并不表示不原谅他们。有时,对“不讲道理没有逻辑的和以自我为中心的”的人大讲道理,甚至态度凶猛,试图用道理唤醒他们,恰是比原谅更进一步的仁爱。

   很多宗教信徒都是酱糊脑袋,动辄将义理问题上升为道德问题,视为诽谤和心胸狭隘、视为“得罪”或“被得罪”。基督徒尤其酱糊,例如他们会很热心地向你传道,可只要你略有质疑或反驳,不论在不在理,都会被上纲为“不尊重”、“傲慢”,再进一步上线为“罪恶”----因为圣经说了:“骄傲是最大的罪恶”,呵呵。

   以儒家的标准衡量,德兰修女是圣贤,但这是就其德行、精神而言,她一些具体的言论,倒不必过于拘泥地遵守。儒家的最高标准是仁义,义有“合宜”之意。即使是圣人之言,如果因条件变化、时代不同而不合时宜了,也不必遵守的。2007-12-6

   285东海之友:儒教作为专制主义的文化背景,持续时间长达数千年,就算好东西也变坏变质了。你说它能开出民主来,虽道理讲得头头是道,与事实不符,总难令人心服。

   东海老人答:

   好东西在脏环境里呆久了,也许会受到污染,但真正本质好的东西,不易变坏,不会变质,就象珍珠不会变成鱼目、金刚不会变成顽石一样。

   儒家文化的质是道德,内圣外王皆以道德为基,而道德深深扎根于人之本性和天之常道之中。道德会受扭曲污染,会表现伪劣,但它本身是永恒的存在、最高的真理。伪道德可厌可恶,但这不是道德本身的问题。儒家时间作为专制主义的文化背景数千年,确难免受染,但其本质不会变,不仅此也,儒家对君主专制还有着不可忽视的深刻制约和良性导向作用。这是无数历史事实可以证明的。

   儒家本身具有浓厚的民主意识和思想,如果不是多次历史性的意外,儒家是能开出民主来的。现在,民主已成为文明常识和时代潮流,儒家将这种制度接纳过来就行了,不用“内开”了。中国之所以至今未能将这种制度接纳过来,根本原因不在文化。不是民主与儒家有什么本质上的文化冲突,而是横插进来了一个非儒象、反民主、无文化的政权,至于儒家,不是它与民主不能兼容,而是儒家能否生存的问题。

   曾有人称周恩来之类人物为儒,实乃文不对题。文革所谓的儒法斗争,纯是胡扯。别说儒影难觅,连所谓的“法家”也是只继承了“法家”的酷的一面,古代法家那种执法从严、唯法是尊的风范,早已绝迹矣。现在中共对中华文化的态度有所缓和,儒家可以略喘一口气了,但毕竟是历劫归来,伪多真的,就算有真的,也是稚嫩得很。所以我说国内没有儒家-----“独此一家”的东海之儒,目前仅萌芽在网络上,而且受尽围追堵截!

   比秦始皇的法家君主统治更加恶劣万倍的马家党主统治,是一股政治上的历史大逆流,严格地说不是专制,而是政教合一的现代极权主义。儒家文化与之存在着难以调和的根本性矛盾,所以,中共当年非消灭儒文化不可----一个梁濑溟就已让它头疼不已,如有一百个梁濑溟,那还得了!认真说起来,梁濑溟儒学造诣有限得很,比起熊十力牟宗三等人,差之远矣。2007-12-6

   286杨万江:老枭哪有这个本事可以嘲笑杨万江呀,你拿什么来嘲笑杨万江呀!败军之将,也要沽名钓誉吗?我说过,你还可以做几首,这样你可以死得有尊严一点。是不是觉得辩论你不行,学术你不行,做诗可以捞回来点面子?伙计,你做多少诗都是苍白、滑稽和没有份量的。输了你就输了,不要不服气。恭承天道,恭承天道,正心诚意辟佛老;踏平老枭,踏平老枭,摧枯拉朽正儒门。

   东海老人答:

   如果不知老兄身份,我必以为这类话出自哪个小混混之口。别把儒家的脸丢尽啊老兄。枭联在此:《戏儒者杨万江》:

   誓平老枭,誓平老鸟,万江一怒惊华夏;不致良知,不致良制,半吊山呼拜上天。

   (注:华夏:此处指華夏復興論壇;老鸟:指儒坛天高任鸟飞网友,亦杨半吊对手也。杨万江声言:杨万江说了踏平你,就不会给你机会的。他要将老枭当作天下来“平”掉呐!致良制,指追求先进的政治制度。

   枭联虽含嘲谑,其实把你的两大死穴点出来了。儒者内致良知以立个体之命,外致良制以安民众之身,这才是儒者份所当为。在信仰层面,儒家是上天教,更是良知教。只有奠定良知信仰的前提与基础,上天的信仰才是值得强调的。不然,上天信仰本质上与上帝信仰无别。所以,我戏称你为杨半吊:在学术上、信仰上皆半吊子也。

   就对联本身艺术性、思想性而论,杨联也比枭联差了不止一个级别。

   儒家正心诚意目的是什么?是修齐治平呀。你却是为了辟佛老并踏平老枭。平老枭比平天下更重要更有意义吗?至于辟佛老的事,连王阳明都不屑干了。

   宋朝程朱们之辟佛老,原非正常的学术批评。那些理学家本身对佛老研究和解悟的层次有限,还不许弟子读佛经,为辟而辟,知之无多地乱辟,蛮横非理地强辟。但他们之所以辟佛老,固有思想认识的局限,更有其复杂的历史原因。比如当时天下豪杰多皈佛老,以致儒门淡泊。

   现在尽管更加儒门淡泊(淡泊十万倍,简直儒已无门无家),根本原因不在佛老。你要辟什么,也应针对马列、中共之类才是,这才是恭承天道正儒门的当务之急。对同样义理颇为相通、惨遭践踏扭曲的佛老下手,算什么本事?

   何况你连本心习心之别都弄不清楚,对佛学远隔万里,拿什么来辟呀。

   另外,恭承天道与踏平老枭两两重复,语气比开战前的日月神教教徒还隆重强烈。这种写法在对联中也属“独创”,可称为“杨式”对联术,哈哈

   再戏老兄一联,你慢慢欣赏、慢慢生气吧:

   平老枭,辟老子,诋释尊,搞独尊,妄言妄语,万江堪怜半吊子;

   抗专制,求良制,兴儒家,为大家,儒风儒骨,下士敢笑九龙山!

   (九龙,浙江故乡名山。)2007-12-6

   287杨万江:

   你喜欢满山跑,来的是打一枪换个地方的游击战。用的是肢解对手言论断章取义的手法。你哪是正儿八经讨论这类学术问题的料呀!

   东海老人答:

   “肢解对手言论断章取义”的,恰恰是你自己。例证太多了。略举一二吧。

   例如你一再说我“一个攻击和离开儒教上天信仰的儒学”,其实我从没有“离开”更没有攻击“儒教上天信仰”,而只是反对离开自心本性空谈上天信仰,反对你所坚持的“是天而不是自心本心才是儒家的信仰。”一根筋观点。

   又如你说“因为佛学是反对上天信仰及其对天命和天道性理的遵循的。佛家眼里的世界不过就是心缘起灭,一切皆空。就连你认为世界皆空这个观念也是空。彻底地无执,彻底地空,那才是本体界实相”、“象佛家那样,把虚空寂灭看作本体界实相”云云。

   这都是肢解佛学断章取义。不,比这更严重:这是强奸佛家。因为,对这种“一切皆空、彻底地空”的观点,大乘佛教是斥之为“恶取空”的。这个问题我在本体诸论中已谈透,不赘。

   又如你说:“关于心学,我想并非是否定心学。心学自有心学的意义,包括它在今天的前途。但是,如果是脱离天生万物的实存世界来讲哪种心的本体,恐怕就没有前途了,变成佛学了。因为你根本就没有一个实存的承认,也就既不可能有意识中哪种知识的现象学分析和修养论中的实德承认,也不可能在本体论中用本质直观或者智的直觉的方法去得哪种物自身的本体界实相”。

   这是对佛学与阳明心学的双重歪曲。

   首先,心学与佛学皆心物一元论,都不是“脱离天生万物的实存世界来讲哪种心的本体”的。这也难怪,你不懂心物不二、体用不二之理,误以为心学与佛学“根本就没有一个实存的承认”。其次,心学与佛学虽皆持心物一元之说,但两者在对本心的认识(或曰理解与证悟)上是有同又有异的。这个问题我在本体诸论中也已谈透,不赘。

   综上所述,依你目前学识和智慧水平,确不是正儿八经讨论这类学术问题的料。

   你文中类似歪言曲语以及对儒佛诸家的强言奸语已成习惯,此处顺手所举,百不及一。此非儒者所应该,切宜戒之呀。天高任鸟飞网友提到:

   “朱子《遗书》中,前十卷明道与伊川之说混淆不清,牟宗三先生为了真切辨析二贤义理和学见,多次誊抄原本,穷思极虑而终豁然廓清。写《佛性与般若》,为不曲解诬枉佛家义理,以五车学富犹埋头经藏八年有余。此实赖一真诚而引生之甚深定力而发慧。无此真诚,纵偶有妙悟亦是浮明,思慧难得贞定。”

   天高任鸟飞这段话,对你不啻金玉良言也。

   我说你“伪造对方的观点和无的放矢地瞎指”证据确凿,而你说我“肢解对手言论断章取义”则空口无凭。无根游词,诳言妄语,不可不戒,莫让孔孟之脸为汝而红也。

   关于答问,我只拣值得一答的。曾作四点声明并多次重申,之四是:各公开论坛网友所提问题皆不告而取,有时提问的文字有删节,只摘其要点,不一一奉告。如果你有自以为“厉害”的问题、而我不理睬是答不出来是躲避,你可以提醒或重复一下。

   枭文铿锵,广传江湖,很多地方是网友代贴转贴的。在国内,我多希望有一个不删贴、不封号、不设置各种障碍的固定据点。求之不得呀。如果某些地方我发不了一些不够“温柔”贴子,或被迫流窜打游击战,那不是我的问题。2007-12-6

   288东海之友:你批评儒者杨万江“不致良知,不致良制,半吊山呼拜上天”。“致良制”这个提法很新鲜。

   东海老人答:

   枭联意含嘲谑,不是正式评价,说儒者杨万江“不致良知,不致良制”,含有批评成分,却是不严谨的。写成文章严谨地说,应该是杨万江“致良知的程度、致良制的力度还不够,还需要进一步加强。”云云。其实,这不是杨万江一人的问题,而是包括儒门、自由门在内的当今中国绝大多数知识分子的问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