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请刘晓波、毕时圆及自由派诸君指正]
东海一枭(余樟法)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位卑言高易获罪罪(微论)
·当仁不让的五大责任
·给梁启超先生指瑕
·今日微言(桓魋其如予何,匡人其如予何)
·中国第一,华人优先
·正当防卫微论
·君子三明
·共识微论:驱除马列,再造中华
·师生微论
·孝道微论
·石破天惊传共识,海上诸儒胆太肥
·绝望非君子,痛苦多蠢材
·关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刘晓波、毕时圆及自由派诸君指正

    新年自勉:何忧众矢集,自信万年芳!
   
   在新的一年里,要坚决彻底地把中共小党、党用文奴、党化群氓全都批够骂透,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把自由门、基督派、儒家及其它门派全都得罪个够(哈哈哈)。争取一家也不落空,一个也不放过!
   
   狮子只与狮子同行,虎豹只接受虎豹致敬。鸡犬牛羊的赞美是对狮子的侮辱。如果得到中共小党、党用文奴、党下群氓的认同,当然是堕落腐朽、同流合流的最好证明;如果受到其它门派乡愿式的叫好,情况也不妙,至少说明我的“道”还不够高深,我的棒还不够威猛,我的旗帜还不够鲜明。

   
   自由派基督派肤浅之至,“海龟土鳖洋蒜土豆”都一样,口头上公义真理叫得山响,却往往缺乏基本的学术实力和道德真诚,对儒佛道文化一知半解,却津津有味地抨击;对“性与天道”的认识来自西学皮毛,却沾沾自喜地招摇,以谦卑为名,行狂妄之实,谓予不信,看看芦笛余杰及其它所谓的自由主义“名家”的表演吧。特别是余杰,把丑丢遍世界还自以为高明。哪位真豪杰万一不小心被“之流”夸上一句半句或成了他们的“朋友”,简直要倒八辈子大霉,郭飞雄就是最好的例子。
   
   大陆儒家更不足道,非小即伪,拿得出手的、能在我面前走上几招的,一个都欠奉!
   
   刘晓波在自由中国论坛公开批评我“口气狂妄”,我承认狂,但我不承认妄。我执善固执而又从善如流,对于反击非常欢迎,越凶猛越好。如枭诗《期待》所写:“不敢打我/打不倒我的人/不配崇敬我/我期待着被打倒/被打成一堆烂泥/那是我最高的期望/最大的喜悦。”谁如能在义理上折服我,那是求之不得。
   
   大侠刘晓波当然是一番好意,不过在我谈论人性问题时不问枭论深浅,只问“口气”如何,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在高手那里,牛溲马勃皆可入药,落叶花瓣皆可伤人。刘晓波对我的批评,就象指责“战者”招式不雅,却不问其功力如何,立场正误。
   
   我多次说过,只要说得略为有理,把我脑袋打爆了也没关系---只有“道”理才能打爆枭头,那是怎样不得了的本事。遗憾的是似乎有此本事者尚未现世。挨了枭打之后,几乎没有人能就事论事就理说理正面反击,而是防火防盗防枭文,一删了之或一封了之,中共如此,一些自由派或儒家掌控的媒体也好不到哪儿去,敢狼顾左右而东拉西扯一番,如你谈政治问题他扯向道德问题,你谈大道他扯小节,你谈公道他扯私德,诸如此类,敢与老枭一“扯”,算是有“胆识”了。
   
   古今中外各门各派哲学到了一定高度都要涉及人性问题的。我嘲笑某些人“不配谈人性”,是“事实判断”,因为该人表示“对这个[指人性问题,枭注]没啥兴致”。作为学者或思想者,说出这种话来,其“底子”一般不会太深。关于人性问题,《一言性善发天心!》、《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一言性恶真成谬!-----性恶论的肤浅和流弊》诸枭文论之颇透,遗憾却被一些同道视为“内斗”文章,在自由派队伍中听到的除了咒骂就是胡扯。
   
   有“自由门徒”读了枭文曰:我辩不过你,但也不服你。我笑道:是我言之无理吗?对方说:有理无理且不管,你狂言傲语,我就是不服!刘晓波一代大侠,又是哲学博士,与那位自由门徒当然不可同日而语。真诚希望得到晓波君严肃认真的指正。
   
   我认为,观点义理之争,着眼点不应放在“口气”上。谦固不错,狂又何妨?面对“道理”,“口气”如何并不重要。至于效果,不同的人、不同的门派各有各的言说方式,各有各的效果。为让人开悟,禅宗有德山棒、临济喝、云门饼、赵州茶,乃至苛佛骂祖杀佛杀祖,可谓用尽心思。儒家也是对机说法不拘一格、因人因事因时而制宜的。孔子温柔敦厚循循善诱,孟子则泰山岩岩壁立千仞,甚至如有所“挟”皆所不答。
   
   公都子曰:“滕更之在门也,若在所礼,而不答,何也?”孟子曰:“挟贵而问,挟贤而问,挟长而问,挟有勋劳而问,挟故而问,皆所不答也。滕更有二焉。”(《孟子尽心上》)不答,其实也是一种特殊的教诲方式。孟子说过,“予不屑之教诲也者,是亦教诲之而已矣”(《告子下》)。
   
   孔孟言说态度之异,也是时代之机不同所致。孟子时代礼崩乐坏的程度比孔子时代高得多,所以孟子表现得更有棱角和“英气”。眼下中国,比战囯时人心灵更为狡诈,根器更为低劣,道德更为沙化,不仅特权阶层混混噩噩病入骨髓,知识圈社会上也尽是麻木不仁的“刚强众生”,老枭不能不比孟子更秋风凛冽,不能不痛下重手煞手。佛告比丘,马种有四:一、见鞭影即惊悚,随御者意;二、触毛便能惊悚;随御者意;三、触肉后乃惊;四、彻骨然后方觉也。(《杂阿含经》)当今国人,犹如第四种马,铁锥刺身彻肤伤骨而能惊觉,就算不错了。
   
   况且,先进的东西,不论事物还是理念、人物还是思想,在开始的时候或在落后的环境中,往往难免成为众矢之的。在眼下中国,也只有惊世骇俗的道才是真道,只有“世人皆欲杀”的人,才是大丈夫。一年之后,如果我没让中共及其它门派忍无可忍,没让嫖客流民装逼犯们鸡飞狗跳群起而攻,那是我的失败!
   
   -----但这是就眼下而言。争取成为众矢之的当然不是最终目的而是善巧方便,目的是为了更好地转化嫖客流民、“调伏刚强众生”、旋转思想乾坤、引领时代风潮。我这样做,正是着眼于全局,着眼于长远,追求最好的效果,而不是从一事、一人、一时上看。有时成为众矢之的,反而会产生更大更好的影响。经过我“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的努力,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筑梦或安家于东海之道。
   
   道通为一,一通百通,通天通地自然也通人。十年之后,一枭必将引来千枭万枭,东海雄涛必将席卷中华,东海之道必将开出一个思想豹变、文化狮吼、群雄虎啸的时代!
   
   老枭泰山岩岩锋芒烁烁,自然难免得罪中共及其它某些强人某些势力,遭致仇视乃至报复原是题中应有之义,但古今多少人为了宣传真理坚持道义,不惜因言取祸甚至以身殉之,我又有什么好吝惜的呢。况我勇足以抗打,智足以自卫,当今天下,除了中共,谁又轻易奈何得了我?
   
   日前吟诗得句:何忧众矢集,自信万年芳。这个“矢”,可以解作众矢之的的“矢”,也可以解作“杀而埋之马矢之中”的“矢”。箭也好屎也罢,尽管射来或拉来好了,与道同体,夫复何惧?东海之大,无所不容。子贡说得好:“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
   2007-2-5初稿.2007-2-14改定
   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2.14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此文于2007年02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