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误判微论
·儒宪微论之三:不要自由主义,要自由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主战容易主和难
·微论天地之性及气质之性
·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微论“辩论”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圣王之治之我见
·儒宪微论
·善良,别忘了带上剑和鞭
·秦汉制度大不同
·王心必行王道,王道非礼不行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位卑言高易获罪罪(微论)
·当仁不让的五大责任
·给梁启超先生指瑕
·今日微言(桓魋其如予何,匡人其如予何)
·中国第一,华人优先
·正当防卫微论
·君子三明
·共识微论:驱除马列,再造中华
·师生微论
·孝道微论
·石破天惊传共识,海上诸儒胆太肥
·绝望非君子,痛苦多蠢材
·关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东海难不倒(111---115)
   111、无巢氏:你自命学通三教、学贯中西,怎么也迷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类话?

   东海老人答: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不是迷信,是正信,真理,是人世铁律。
   这是一个正常社会所应该遵循的原则。善有恶报,恶有善报,肯定是不正常的。当今中国就极不正常。但这并不违反“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真理和原则。
   因为,首先,“善有恶报,恶有善报”仅仅是表面的现象而不是实质和究竟,是短暂的“过程”而不是结果和“终极”;其次,“报”有无数无量类型,有显性的有隐性的,有物质的有心灵的,许多“恶报”不一定报在明处显处,不一定报以世间刑法。诸多隐性之报,难言之痛和心灵之灾,非局外人所能体会。
   配合因果报应的铁律,佛教有轮回说与三世说,乃佛教重要思想。《中阿含经-思经第五》言:“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有故作业,我说彼必受报,或现世受、或后世受。若不故作业,我说此不必受报。”这不且不说它。
   善恶报应思想,中国古已有之。如《易传》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尚书-商书-伊训篇》云:“惟上帝无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国语•周语》云:“天道赏善而罚淫。”《老子•七十九章》言:“天道无亲,常与善人。”《韩非子•安危》言:“祸福随善恶。”等等。
   现代行为医学研究表明,“善恶报应”来自人的良或恶的行为,导致出体内心理生理截然不同的变化,也就出现两种不同的“报应”。美国耶鲁大学、加州大学和密西根大学调查研究中心曾得出“善恶影响人的寿命”的实验结论。
   儒家提出“仁者寿”的观点,强调“大德必得其寿”,唐代医家孙思邈说:“百行周备,虽绝药饵,足以延年;德行不克,纵服玉液金丹,未能延寿。”道德如何,直接关乎生命的寿夭。这也是善有善报的表现。
   据介绍,美国著名心血管专家威廉斯博士早在1958年就对500名医科大学生开始进行追踪研究,经过25年后,他发现其中对他人“敌视情绪”强或较强的人,死亡率达96%,在这批人中患心脏病者竟然是他人的5倍。巴西医学家马丁斯调查了583名贪污受贿、以权谋私的脏官,与清廉者对比,经过长达10年的考察,结果发现,贪官一组有60%的人生重病或死亡,而清廉一组生病或死亡的只占6%。这不是“恶有恶报”吗?
   俗话说,自作自受。种什么瓜结什么果。俗话中有至理在。因缘、因果之事,复杂无比,奥妙无穷,非世智聪辩所能“计算”,但善种或许不会结善果,恶种绝对难以获善报。这是“最高原则”。很多事,人算不如天算,有时机关算尽,“反坏了卿卿性命”。
   112、有巢氏:有人说:儒法本一家,需要才分家;外儒加内法,何时分过家。这种说法对吗?如果错,错在哪里?
   东海老人答:
   汉武帝以来,“儒术”获得了独尊地位,但多数王朝尊孔尊儒的“尊”的度数是有限的,阳儒阴法半真半假,更多的是形式。汉元帝说他父亲宣帝“持刑太深”,主张起用儒生。宣帝怒道:“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而与明清相比,汉朝尊儒的度数又算高的了。其次,君主王朝对儒学的“尊”是有选择性的。朱元璋曾下令罢免孟子在孔庙中的配享,并特命老儒另外编一本《孟子节文》以取代《孟子》。
   所以,外儒内法、儒法一家确是历史事实。但这不是学术问题,不是儒法两家“同流合污”、相通相同的问题。法家人物曾师从儒家荀子,但法家已抛弃了仁义这一儒家的大经大法,根本已易、性质已变。对“法”,儒家并非不重视,但儒家的“法”以礼为本,以仁为本。诸子百家都有相通之处,这不奇怪,但儒家两家在学术上是最难相通的。
   虚怀若谷网友已指出:说儒法一家恐怕说不通。韩非子五蠹里面,把儒列为一蠹。法家主张以吏为师,法後王(即当世最高统治者),和儒家主张以儒为师,法先王(儒家虚拟的古代理想君主)都截然不同。后世统治者外儒内法,正说明法家儒家之不同。事实上,儒法两家对于古代帝王制专制统治都是不可缺少的,所以外儒内法,成了统治者千年治国要道。纯任儒家,在中国历史上根本没有發生过。纯任法家,秦朝实践过一回,十几年就亡了国。于是才出现了这个对维护专制王朝最佳的外儒内法体制。
   113、藏獒兄:儒门既然广大,何必号称儒门?(枭答:不是叫你不要执于名相吗?我早说儒家不是家,儒门没有门。你阿弱瓜子呀,还悟道呢!)“儒”是个什么狗屎?什么都可以是,但却不是“家”和“门”以及“名相”?羡儒这么多年,也多少要有点风度,不要失态。
   东海老人答:
   儒门,名相概念,方便称呼而已,不可拘执。确实不一定号称儒门,如果当初取的是另一个名称,比如不称儒家而称天门地门,称仁家义家,原无不可。但即然名称已定,何必一定要修改或抛弃?何不入乡随俗号称儒门?
   我说过:儒家境界是非常宽大的,儒者待人以仁,仁爱之心有序而无限。儒家不是小家庭。如果说是家,它属于世界每一个人。外王方面它是天下主义的“大家庭”,内圣方面它是供每一个人安身立命的心灵之家。
   至于态度,我对蒙昧愚痴之辈确是不太客气的。但这不是失态,而是随机示现应人制宜。如果把“藏獒”恭恭敬敬放到孔庙里去,那反而是失态的。佛菩萨本无身,以众生身为身。《法华经》上说观世音菩萨有三十二应身,众生该以何身得度,则以何身而为说法。
   老枭也是如此,本心常乐我净,永远不变,态度则有七十二变,见什么人,说什么话,怎么说话----当然不一定是为了让对方“得度”,更多是为了针对天下后世的读者的。比如对你的答复,谅你也听不懂,但必有旁听者懂。
   114、无巢氏:你有时说网江湖藏龙卧虎,有时又目空天下,说到处都是西瓜东瓜阿弱阿白,都是“有知识的愚民”,不矛盾吗?
   东海老人答:
   当然不矛盾。看问题的角度、衡量的标准不同而已。
   从政治思想的层面讲,懂得民主自由先进性优越性的人越来越多了。朝野各大派中,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以上是能够正确认识的,至少是一点即通的。这就是当年反专制反特权反腐败的“三反”枭文受到热烈海内外追捧的原因。现在中国民主之路的困难,不在思想上,而在于道德上-----在位者不肯放权,是因为道德低下;在野者不敢追求,是因为道德内力不足。在目前局势下,民主人士值得给以适当的尊重。
   从中华文化的层面讲,懂得中华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先进性优越性的人希有之至了。自由派中,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以上都是门外汉的。世人特别是自由知识分子大多是有知识而无学问、知西学而不知“中学”的。欲挽狂澜入东海,谈何容易。这就是弘儒弘道的枭文在自由派中饱受嘲讽的原因。传统人士如能够接受民主思想,而且道德高尚,值得给以相当的尊重。但这里说的道德高尚,是世俗层面的高尚,而不是“得”道者,不是最高意义上的、形上层面的“得”道者。
   从中华文化最高之道的层面讲,真正确切证悟形上本体、形内本性者,全世界寥寥无几,绝大多数儒佛道门中人,不论是学术研究还是身体力行的实践者,多未能确切证悟。目前而言,寥寥无几的证悟者主要集中在佛门中,他们一般是不“入世”也不上网的。而由于佛教义理本身的问题,佛门高士所证亦往往不确切,有偏。
   从这个角度讲,也就是“果地”上讲,目前全世界能够与我“平起平坐”的人,往大里估计,不会超过十个(在因地上,按佛教观点,心佛众生皆平等。岂但人人平等?饿鬼、畜生、人与佛都是平等的)。
   网江湖上,绝对是百分之百的不知“道”,在我眼里是“空空荡荡”。老枭近十年来“打遍江湖无敌手”,根本原因即在于此。别说十年,这种地方便再过十个十年也不可能出现对手。我真正意义上的对手只能十年之后从儒佛道门中去找。
   之所以要等到十年之后,一是老枭致力于制度之改良,中共才是最大的敌手,十年内只怕无福以儒家身份去专心一意地仙争佛斗;其次,据枭眼察看,儒佛道诸家受尽摧残,能作我对手者尚在成长期间。目前还无人挡得了老枭的木棒一击。
   115、紫光:《礼记礼运》: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有这四个字,后面的阐述,不能小于六经地位。下句亦当如此。东海老人非无学识者,当为斟酌重写才好。(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天下为公,公德业襟期甲天下;民心至重,重自由平等顺民心。)
   东海老人答:
   民生民本民权民心,正是儒家重视的,岂“小于六经地位”?天下为公的政治理想,离不开民主自由平等的制度保障。儒家的大同太平世,与现代民主社会并不全然吻合,但两者“本质”一致,血脉相通。大同太平理想在大多数国家已得到实现(局部实现),例如民主选举制保证了“天下为公,选贤举能”,健全的福利制度保证了“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仁爱精神支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维系着讲信修睦的人际关系,整个社会互助互济、扶弱救贫和睦相处…。
   原儒肯定国家社会民为本。上自《周易》《尚书》孔子孟子,下到龚魏(龚自珍魏源)及康梁(康有为梁启超),两千多年间,历代大儒关于民本民权的论述连篇累牍,精彩纷呈。《尚书》中的“民为邦本,本固邦宁”,《诗经》中的“先民有言,询于刍荛”,《孟子》中有关国人曰贤方贤、国人曰可方可的言论等等,与主权在民思想相接近;孟子民贵君轻思想和对汤武革命的赞赏;荀子认为君王不尽职守,不行仁义,就会被取代,柳宗元《封建论》中的君由民举的观点,黄宗羲《明夷待访录》中关于君臣皆为民立的思想等等,都是相当成熟的民权民主及社会契约论思想。
   之所以不用民生民本民权等字眼而用民心,是因为民心才是最根本的,可以涵盖民生民本民权等概念。看联要着眼整联,看人要着眼全面,看事要着眼全局,“民心至重,重自由平等顺民心。”此中有深意、有真理、有儒家最根本的义理,还有对两岸当局的提醒与厚望。
   你要我斟酌重写,我认为没有必要了。很难写得更妥帖更出彩了。网络大儒云尘子君对下联为:庶民如子,子仁义礼智及庶民。对得不错,憾时代感、人民性不够。儒重“时”,讲“时中”。古时爱民如子,可赞;现代政府或官员再以民为子,是要挨骂的。另外,以“仁义礼智”对“德业襟期”,在诗联中,也属轻微的“合掌”。
   还有个叫老格的网友对以“九州游子,子才华器视名九州",自以为对的工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