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事有不可对人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事有不可对人言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一

   个别自由人士为人为文“自由”过度,从背后胡言大泼污水,发展到半公开、公开地乱“造”,谎谣信笔就来。如毫无凭据地诬责老枭曾公开短信私函什么的,完全无中生有。旧谣未绝,新谎纷来,实在令人厌恶!我在《东海小语:为何转贴反枭骂枭文字》中说过,我常转贴反枭骂枭文字,反得越下流、骂得越恶毒我反而越广泛转贴。但是对于私信,骂得最恶毒,一般也懒得公布----“落网”八九年,得罪各大派,收到批判、咒骂乃至威胁的无聊垃圾电邮,少数保存备案,大都随手删去, ------至今为止,可曾有人见我公布过?

   

   对于朋友私函,如果涉及观点性的讨论乃至争论,倘需要公开或写进公开发表的文章,只要专门写给我一个人的,如是原文原话照搬,我会征得对方同意(有时会注明征得同意之类字眼,有时则未注,故外人或读者难免误会);如是概括性零星式叙述大意,一般情况下也会征得对方同意。但任何情况下都不会点出对方姓名----除非对方主动要求。

   

   唯有一次例外,是公开过某“专家”两封信。那是应其本人之约而为,而且其信中有这样的激将话:“现在有没那汉子尿脬,把我的此信作为对你造谣的反驳转发给您的同志?如果不敢,则我看您还是从此把头夹在裤裆里做人”。后来据说此君到处骂我公开私人通信,“不遵守文明交往原则”云云,可发一笑。

   

   二

   至于在半公开社区的观点论争,我赞同某会友语:“作为观点性的讨论乃至争论的贴子转载外部不应视为违反内外有别的原则。我们现在说人权无国界,借用这个原则,也应该说观点讨论无会界。”(象这样对网文的隐姓埋名地“秘密”引用,枭文是有不少的,按惯例和常识,是不必一一征求作者意见的),至少不应成为规则。

   

   不过,除零星碎片偶尔一引外,把别人整个“贴子转载外部”的事,即使规则允许,老枭也是不耐烦干的。日前某文整段引用了某人发在半公开社区的骂枭恶言而未经同意,我也自请处分并接受了社区警告处罚----

   

   尽管我不心服更不认同那种“多重标准”的“无字规则”,更讨厌一些人假惺惺伪兮兮的样子:对毫无秘密可言的事、毫无必要保密的文大保特保,涉及他人名誉甚至人身安危、必须绝对死保的大密,却故意私下议论甚至公开传扬。一些“大密”在半公开论坛公开,也是极不负责任的。无数事实早已证明,一些特殊的半公开社区根本无秘可保,“请不要外传”之类声明毫无意义。

   

   三

   老枭自己事无不可对人言,但涉及他人特别是朋友的事,涉及机要,绝对慎重,绝对守口如瓶。有些要事,别说外人面前不言,一般亲友面前不言,枭婆面前不言,甚至日记里都不会留下任何线索。有的秘密,是大丈夫,是应该带进棺材里去的。在对待朋友、会友以及普通网友的私函及私下言论方面,我也是极有分寸的。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怎配“行走江湖”?焉能得到不少人的信任?“师友圈中姓字香”,不是没有原因的。

   

   堕地近半纪,“落网”将十年。网上交往及发言,即时性强,疏忽难免。记得上网之初,一位香港网友一封有关“美国观”的短函,被我在一篇谈论美国的短文中引用了,未事先征得同意,至今引以为歉。在我记忆中,这种大失误只此一次。

   

   特此公告江湖,枭兄枭弟注意:如果有哪位的私信不经允许被我公开过,或者转给第三者过目(其实这绝无可能,除非是来信者明言要我转。这里说明一下,我时间精力有限,转信之类琐事,尽量勿扰为荷)。如果哪篇枭文中泄露了什么不该泄露的东西,有负了哪个友人信任,欢迎具体并公开指出为荷,以便我进一步加强警惕性,把好“笔头关”。如有人因此造成了什么损失,老枭该致歉的致歉,该陪偿的陪偿(需要说明,如果义理之争不幸落了下风,造成精神伤害名誉损失,那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哈哈)!

   2007-10-22东海老人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0-25] 修订:[2007-10-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