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别把自己往耻辱柱上钉!----从华坛儒家封杀老枭说起]
东海一枭(余樟法)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别把自己往耻辱柱上钉!----从华坛儒家封杀老枭说起

   别把自己往耻辱柱上钉!----从华坛儒家封杀老枭说起

   

   一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工作作风,也不仅仅是一般规章制度。作为一种社会政治制度,民主有其内容和原则。如果没有“公开定期的选举”这一核心内容,如果违背法治、平等、人权、自由这些基本原则,所谓的民主就是伪的戓者还停留在“原始”阶段。如果在反对或违背了这些内容和原则,不论口头上怎样承认民主的优点甚至唱民主的赞歌,也改变不了反民主的实质。

   

   华夏复兴论坛(以下简称华坛)不少儒者的言论乃至行为就是如此。该坛管理员曾发起“应该如何处置东海一枭”的讨论,企图为封枭恶行披上“民主”的外衣,不知此举违背了自由的原则,恰恰暴露了他们反民主的本质。我查看了一下投票结束,赞扬他处置得当的票占60.7%。可见多数儒者对言论自由的态度、对不同观点的开明度远不如两千多年前的原儒,不仅悖离现代文明,而且违反孔孟之道。

   

   二

   有儒者说:华坛封你Id,删除枭文,固有不妥,但你重新注册一个新名不得了?何必上纲上线没完没了?国内网站封杀异议、封杀老枭早已司空见惯。你何以独对华夏复兴论坛不依不饶?何必在意华夏论坛那么几个人对你的看法?让人觉得你大人小量!

   

   殊不知对言论自由的态度如何,涉及重大原则问题,是重视社会政治实践的儒家必须严肃对待的。我批判他们,是从孔孟义理出发,为儒门兴衰“天下”兴亡考虑。区区之心,苍天可鉴!我与华坛儒者无怨无仇,我与华坛之争并非私斗。义理批判与气量大小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这都显而易见,不劳多解释吧。

   

   这里要指出的是,国内网站对有关言论的封杀行为大都是从“政治的高度”为网站的生存考虑,华坛对老枭的封杀则并非枭言过激,该坛管理员“信而好古”日前发起“应该如何处置东海一枭”的讨论时也承认这一点。此外,华坛有等級为“列侯”的管理员舍园华胄也曾出来自承:

   

   “我封的东海!封他不是因为所谓的敏感词语,不是因为他危害了那家党的言论管制。封他是因为他不够君子,封他是因为华夏复兴论坛不是他赚稿费找灵感的地方,封他是因为我反对他借故污蔑整个论坛.这是出于我作为斑竹的原因,仅上面的原因行使我的权力”、“把自己凌驾到一个论坛之上,还不如说想凌驾所有网友之上.儒家有礼乐刑政,不是没有任何规矩”云云。

   

   可见,封我表面原因是因为我“不够君子”,不愿让华坛成为我“赚稿费找灵感的地方”,反对我“借故污蔑整个论坛”以及我“把自己凌驾到一个论坛之上”是为了实践儒家“礼乐刑政”等“规矩”,诸般理由,令人喷饭。也可见后来他们面对“自家人”及众多外人的指责,不得不乱找其它理由为封枭恶行辩护,乃属狡辩,可见此辈虚怯伪劣毫无担当!

   

   三

   为了自己网站的生存权剥夺他人的言论权,固然错误,由于大陆的特殊环境,可以理解;象华坛管理层那样,在不影响自己“生存”的情况下剥夺网民的言论权,则是可耻的;因管理员舍园华胄所谓的种种理由,而封杀对方,更为可耻;这种涉及原则性问题的错误行为出自儒家之手,实乃耻上加耻。要说小气、无礼,以这般理杀封杀别人,对别人的言论自由缺乏起码的尊重,才是对人最小气、最无礼的行为,尚有何仁义可言,有何道德可言!

   

   至于说我攻击污蔑贬人抬己,此言才是无稽污蔑呢。老枭一己得失荣辱,早已淡如烟云。退一万步,就就算我恶意辱骂贬低了,真善美的事物岂是骂得倒贬得低的?儒家义理理岂有怕风怕光逐客关门的?不仅不怕贬不怕骂,而且可以依据事实和义理进行反击,借机宣传自已的“道”。实在不行,他们还可以诉诸法律呢。

   

   只有假恶丑假大空假冒伪劣不得人心的东西才经不起骂。批判的武器不行,才需用武器的批判来护卫。华坛非政治原因封我id,恰露了此辈的怯!对上述常识范围内的问题,这些身在学界教育界、以儒家自诩的知识分子居然不明白,可见问题的严重性和对这些“启蒙者”进行启蒙的必要性。古诗曰:两叶能蔽目,双豆能塞聪。理身不知道,将为天地聋。此辈儒者不仅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道一概茫然,连管一个小小论坛都如此狭隘。真天聋地哑也。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近有枭文是警告华夏复兴论坛兼宣传“正宗”儒学的,国内其它论坛可发,有网友转贴华坛,发不出来,给的理由是“涉嫌攻击当局”,这就不仅仅是小器了,因为该文“攻击”的是华坛,与当局无关。从类似行径以小见大,可以想象得到,这类热衷于文化专制的小儒伪儒如果从政或执政,会是怎样的局面-----真有那么一天,只怕很多人要回过头来怀念中共的“宽容”和“真诚”了!

   

   同时,通过一段时间的网络接触,我悲哀地发现,不少打着儒家旗帜招摇者,实乃戕害儒学的蟊贼。他们或缺少全球眼光现代意识,或匮乏活力生机浩气良知,戓只有小知而不懂“大学”,只重小节而不具大德,如枭诗所嘲:小儒琐碎好猜忌,堕将旷宇入小器。死于章句不知义,精求小节失大体。(《新嘲鲁儒》)。

   

   他们对社会苦难极其冷漠,或对不同意见比中共更狭隘,在价值观念、政治态度及其言论行动上比古代儒家保守,更落后,比中共更反动。如有儒者“大义凛然”地叫嚣:我毫不迟疑并且坚定的认为一百年来对我们传统毁坏最厉害的人是那些领取卢布和美金成长起来的团体,不论他们举着刀枪直接过来或者拿着我们的经书充当第五纵队!我只是再次重申祖先在讨伐前的誓言!称尔戈,比尔干,立尔矛,予其誓!(舍园华胄)。甚至有些人连小德小节也毫不具备,公开撒谎造谣而毫不知耻,这里暂不点名,略留薄面。儒家最重道德,一些儒者却居然会丑陋到如此地步,令人非夷所思!

   

   有网友说,老枭开骂,华坛出名了。可惜是出的是丑名、孬名。都说到底,是他们以自己的言行自己给自己抹黑,自己让自己显丑,自已把自已往耻辱柱上钉啊。而且此辈特别冥顽,看来督促其翻然悔悟,回心向道,就象古语所说“责疲者以举千钧,督跛者以及走兔”,难乎其难。

   

   我只想对这些所谓的儒家说:你们可以帮闲,但不要狭隘;你们可以狭隘,但不要反动;你们可以言论反动,但不要行为反动;你们可以行为反动,但不要比中共更反动;你们可以比中共更反动,但不要太猥琐下流…,反正你们怎么着都行,但如果对儒家有一点点尊重,愿意给儒家留一条活路,为儒家做一点贡献,就别再尊孔弘儒、别再打儒家的旗帜了!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些人偏偏对儒学表现得特别“狂热”,把儒旗举得特别高,口口声声要“结交四海志同道合之朋友,共计儒教复兴、华夏复兴大业”(信而好古);口口声声“在下愿做华夏复兴之儒犬.次序之换,实铭在下之志也!舍园非做学问之人,唠叨之处几乎是有感而发,有生之年能为华夏复兴之伟业而尽本分,不敢辞让”(舍园华胄)…

   

   四

   儒学以道德统摄教育政治统摄一切,归根结柢关于道德的学说。这些儒者思想言行与普适价值现代文明背道而驰,画地自囚,落后反动,用儒家标准衡之,不仅不合时宜,而且根本上是违仁悖义反道德的。听到这些小儒伪儒们信誓旦旦要宣圣言解圣言明圣言践圣言,要致力于“宣传王道政治”,我就象当年听老江“共产党人要干大事”的号召一样心惊胆战。各级领导少干点大事少弄点政绩工程,国家还多点生机,老百姓还多点活路;小儒伪儒们不宣传,“王道政治”的外部形象还不至于那么惨。

   

   或许一些儒者不乏弘儒的真诚,但世间最可悲者莫过好心办坏事。一些儒者“义举”,让我想起《庄子》里一个典故:中央之帝名叫混沌,没有眼睛耳朵鼻子嘴巴可对朋友很好,南海之帝与北海之帝试图报答,便商量着给他挖出七窍来,以便中央之帝视听吃喝和呼吸。他们每日给中央之帝凿一个窍,七日而混沌死;克雷洛夫《隐士和熊》的故事也是好心办坏事的典型案例:熊和隐士成了好朋友。一天熊看到苍蝇打扰隐士睡觉,就抱起一块大石头摔向落在隐士额角的苍蝇,结果不言而喻。

   

   在华坛儒者的努力下,孔孟之道象中央之帝混沌,七窍流血矣;又象克雷洛夫寓言里那个隐士的脑袋,笑熬酱糊啦。真乃成儒不足,败儒有余,尊孔孔灭,注经经亡!呜呼!

   东海一枭2007-1-18

   2007-1-25改定

   

   首发《自由圣火》2007-2-2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