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一枭(余樟法)
·《墨子批判》前言
·今日微言(学不通天人,毕竟不通)
·俞可平简批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天下最大的道,人类最好的家---兼谈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一

   有高人下问:东海之道为什么要袭义古人、因循孔孟?凭老兄学问智慧,何不避开古人陈迹,另辟蹊径自开体系?

   

   答曰:此言差矣。“道”是要用心体证亲自践履的,对则对,错则错,正则正,偏则偏,纯则纯,杂则杂,是则是,非则非,来不得一点“因循”、“袭义”,来不得一点圈子之争、门户之见。

   

   儒家最重自心实证。对于“道理”,非之,不是“飞短流长”而是思想上的激浊扬清,是之,不是“自以为是”而是文化上的笃于自信。王阳明说得好:“夫学贵得之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而况其未及孔子者乎?求之于心而是也,虽其言之出于庸常,不敢以为非也,而况其出于孔子者乎?”(《答罗整庵少宰书》)。”

   

   “道”是自然而然、法尔如此的,只能证悟和发现,来不得一点私心私智的“创造”,正如绝世美人的天然风华,增之一分则太腴,减之一分则太瘦也;又如释尊所说:“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无为者,不假人为,自然觉性也。法本无为,道非人为,但是得道者根有利钝,悟有浅深,见有高低,于是便生出差别来,于是有儒佛道耶各家各派之异。

   

   二

   大半辈子浸淫儒释道诸家及西学,是为了更好地为理想寻路,为政治导航,对社会负责,更是为了对自己的心性负责,为自己的灵魂找家。年逾四十,归本于儒,是我切切实实地体会到,儒家在内圣方面穷高极深,在外王方面大中至正。

   

   孤云兄说我是“曲线救国”,殊不知儒家在道德与政治两方面都是正道和大道,一点也不“曲”。儒家不仅仅是手段和桥粱,它本身就是目的地,在大根大本处,儒家是全人类安身立命最好的家:道德方面,圣德立个体之命;政治层面,王道安民众之身。内圣外王,彻内彻外,相辅相成,彻上彻下(形上天道与形下人性),“仁”以贯之。

   

   当然,古今各大儒家,由于种种外在和内在的局限,各有所偏,有所不足。东海之道在内圣方面以儒为本、融摄佛道,是历代儒家及中华文化的集大成;同时在外王方面汲纳了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是孔孟之道在新时代与时俱进的“升级版”(东海之道的特色,可参见枭文《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东海之道是中华文化的综合和精粹,是古今贯通、中西合璧、即保守又先进、即传统又先锋的“超悟卓越之见,融会精粹之学”。

   

   三

   曾有特殊人物问我为什么特别支持并亲自参加“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我说,“理”当如此。东海之道道德与制度并重,是植根于中国的关于自由的最高型态的文化,全面涵容了“中国自由文化”三大要素,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是一而二、二而一的。

   

   不论是作为东海之道的“道长”还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一员,我都有文化导游之责。希望“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成员对中国、自由、文化这三大要素有一个基本的认同,并能切实明白:“违背人本、自由等原则的文化”是落后的文化,而缺乏文化支持的自由,也是无根的。中国的自由,需要中华文化的内在支持。且不说外王学说自身可以开出民主,就算民主制度要从外部“移植”或“嫁接”过来,也离不开民族文化一定程度的认同。

   

   同时东海之道内外并重,外,着重制度建设,追求政治、社会的层面的自由;内,致力道德修养,追求心灵、意志层面的自由。故希望诸君在致力于政治自由的同时,不要忽略道德的自我建设。对个体来说,道德自由是更加重要的。一个内心荒芜、猥鄙、阴暗、败坏、下流的人,一个极端自私冷漠唯利唯我的利己主义、犬奴主义者,是缺乏追求政治自由之健康动力的,也是不配参加“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

   

   自由主义在中国早已成显学,不仅学界,不仅体制内外,很多普通民众都知道民主自由的好,知道个人权利的重要,却不能奋起追求民主,维护自他人权,甚至甘为特权鹰犬、专制帮凶。何以故?道德内力缺乏耳。可见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本身道德资源严重不足。这方面的资源,在西方,主要由宗教信仰提供。中华文化是超越西方宗教信仰的更高级的文化形态,东海之道提供的是文化信仰和道德信仰,正好补自由主义之不足。

   

   顺便指出,有些人认为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都是通往民主的要道,更是荒谬之见。我不否定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对专制特权有某种程度的消解功能,但不足以对强盗式霸道型政权的构成真正的“威胁”,不足以为追求和实现民主提供精神动力和道德内力。人人成为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者,并不意谓民主就会自动降临。

   

   而且,如果两种“主义”发扬光大,利微弊大,不仅挖肉补疮,而且资盗以粮。人人利已、个个犬奴,特权阶级更可以为所欲为矣。所以,利己主义消解专制威权有余,追求民主自由无力,积极抗争精神不足,非民主之正道也(其实,坚持和维护特权乃是最大最恶劣的利己行为,也是犬奴的特殊表现)。对于利己主义,从人性的层面征察,固然有偏,从政治的层面考虑,更是大误。利己主义的信奉者和宣传者,难免画虎类犬,逾淮而枳,慎之哉。

   

   四

   日前重读谭嗣同全集,感慨万千,对谭嗣同不仅敬佩,而且羡慕。谭嗣同时代,儒学虽受尽歪曲推残凋蔽不堪,毕竟薪火未绝,同道不少。故谭嗣同可以把他的理想、事业托付给康梁们而安然赴死!

   

   泛观当代,学绝道丧,且不说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利己主义者,儒门中人也多是琐儒俗儒蠢儒小人儒乃至鸡犬之儒。体制内外虽多友人,却非真正意义上的文化同道。老枭一旦有事或有难,茫茫四海谁可相托?谁来接续中华文化的慧命?谁可传承我的衣钵?念吾道之幽幽,独怆然而涕下!

   

   为了“一心办道”,我必须特别地珍重和爱护自己,不要成为私欲邪念的俘虏,特别地珍惜时间和精力,不要为衣食享受和浮名浮利浪费太多。同时无论前路多么艰难、环境多么险恶,我必须战胜它们,坚强地活下去,如枭诗《活下去》所写:

   

   我的任务就是好好地活着

   在污泥浊水中干干净净地活下去

   在刀光剑影中健健康康地活下去

   在黑暗如墨中亮亮堂堂地活下去

   在忧愁如海中快快乐乐地活下去

   

   我的任务就是好好地活着

   在猪圈鸡窝里庄严伟大地活下去

   哪怕百创千伤哪怕肢残头断

   哪怕活不下去了也要努力地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活下去,等到发言的机会,为师的机会。有人对我近十年来的表现不解,问我到底有什么企图和要求?我说十多年前我就“要求”过了,现在的要求一如既往:给我发言或教学的自由!老枭兢兢业业以道自任,什么也不缺,缺的只是一个自由的媒体,自由的讲台。我说过:只要是真正先进的文化,它需要的不是权力的特别支持,更不怕反,不怕骂,不怕辨,不怕歪曲污蔑,怕只怕喉咙被扼住发不出声音,或者声音被严封密锁,得不到广泛传播!

   2007-8-24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