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杀人不碍大慈悲!]
东海一枭(余樟法)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杀人不碍大慈悲!

    杀人不碍大慈悲!
   
   一
   在儒家,良知是天地之间最高的标准,最高的原则,最高的真理,最大的“法印”,超越一切外在戒律、世俗规范乃至各种法律。良知至善至仁至公至义天下至诚,凡与它抵触的社会道德规范必是不道德的,凡不为它所认可的法律必是恶法。
   

   所以,致得良知,该骂就骂,该打就打,该杀就杀----对于穷凶极恶之徒、十恶不赦之罪、杀父害民之贼,是不能听之任之的。故我在《仁者无碍,得大自在》中写道:只要合乎道义,开骂是义愤,行刑是义刑,开战是义战,杀人是“义杀”、“天杀”(替天而杀)!
   
   因为,社会需要公正,人心需要正义,天道需要“落实”,罪恶需要清算!如果一味地屎来头挡、刀来脖挡,一味地以善对恶、以德报怨,就是对自己、对他人、对社会的不负责任,生命之尊严就无从体现,人类之公道就无从建立。
   
   有人问了:你不是说“人是可以被唤醒的,睡得最沉,哪怕睡成石头或者冰也可以被唤醒”的吗?怎么又主张骂、打、杀呢?其实,骂、打、杀,都是一种呼唤,方式不同,目的不异。一方面,人心皆本之于“天”,可以相通;另一方面,太多人的本心不明,被多生习气、被自身欲望和外在环境所染污所障蔽,很难相通,故唤醒的方式不拘一格。
   
   人之本心慈悲不可思议、智慧不可思议,但人之习心恶毒、愚顽也不可思议。对那些善性已绝(佛教称为“一阐提”)而恶行不断的人,为了维护公道、替天行道,是可以也应该“公平报复”的。在正常文明的社会里有法可依,一切当然依法解决,特殊情况无法可依或法律成了帮凶时,则不妨采取极端手段,从权处理。循良知而行,就可以获得随心所欲皆不逾矩的绝对的意志、心灵、道德、行为之大自由。在无法可依的据乱世,仁者可骂人,可打人,甚至可杀人。
   
   二
   有人认为儒家在这方面太讲“权道”,不够尊重生命,不象佛教,严戒杀生!这种质疑是对儒佛两家皆一知半解所致。确实,杀生是佛教根本大戒,但这大戒不是绝对不能开的。佛法强调契理契机。杀戒也同样有个是否契机的问题。如果面对屠刀不去反抗,见人行凶不去打击,一味坚持“不杀生”,只能导致恶人横行恶果累累了。
   
   佛教认为,只要满怀慈悲不起瞋恨,威即是德,大威即是大德,制恶伏恶即是导善行善,霹雳手段即是菩萨心肠的表现。菩萨或为了调伏顽劣的众生,或为了遏止恶人的恶行,有时应机示现金刚怒目之相。藏传佛教中,大威德布畏金刚是文殊菩萨的愤怒化身,大威有伏恶之势,大德谓护善之功,故名大威德布畏金刚。可见佛法并非绝对禁杀。经载: 波斯慝王有一天禀告释尊:佛陀啊!我国中有大盗贼,我领兵讨伐, 把贼人杀死了, 犯了杀业。但如果我不举兵, 国家岂不不安宁了吗?释尊回答:善哉善哉,你并没有做错。
   
   又有一个佛教故事讲:一个菩萨发现一个商队中混进了一个强盗,这个强盗准备寻机把商人们杀害后抢走财物。菩萨寻思:我杀了强盗,就犯了杀戒,就要堕入地狱,而不杀强盗,就会导到更多的生命被杀害。最终这位菩萨以我下地狱也要拯救众生的精神,把这个强盗杀死了。
   
   对佛教徒而言,杀恶不仅为了保护良善,同时也是对作恶者的怜愍。严守杀戒,是小慈悲,敢开杀戒,才是大慈悲。必要时勇于杀人者,不是凶恶到极点,就是慈悲到极点。印顺法师认为:
   
   从大智的契合真理,大悲的随顺世间来说,戒律决非消极的“不”、“不”可以了事;必需慈悲方便的能杀,能盗,能淫,能妄,才能完满的实现。如有人残害人类──有情,有情因此遭受难堪的苦迫。如不杀这恶人,有情会遭受更大的惨运;恶人将造成更大的罪恶,未来会受更大的痛苦。那末宁可杀这恶人,宁可自己堕地狱,不能让他作恶而自害害他。这样,应以慈悲心杀这恶人,这不是杀少数救多数,是普救一切,特别是对于作恶者的怜愍。因为怜愍他,所以要杀他。但愿他不作恶业,不堕地狱,即使自己因此落地狱,也毫不犹豫。对于杀害这个人,是道德的,是更高的德行,是自愿牺牲的无限慈悲。(印顺法师《妙云集》)。
   
   密教则有诛法,所诛对象,除自身的烦恼及我执之外,对于恶人亦可驱遣鬼神予以诛杀。据陈健民居士介绍,“至于无上密部不共之诛法,世人罕知其意含,故余择要条举于下:一、发心必为维护正法,不夹私怨。 二、对像必有破坏正法之行实,且为弘扬正法之重大障碍。 三、虽是诛法,减彼寿命,而有超渡之功能,能迁彼识至佛之净土。”(《曲肱斋全集》陈健民著,徐芹庭编)
   
   三
   除恶始为真佛子,杀人不碍大慈悲。真正佛教徒必是兼具“霹雳手段菩萨心肠”的。不少人喜欢以此八字自许或誉人,大多属不解真实意的口头禅。霹雳手段不能随便用、也不是谁都能用的,必须以菩萨心肠为根基和前提,霹雳手段不能伤害良善只能制恶利生。菩萨心是大慈大悲之心,“大慈与一切众生乐,大悲拔一切众生苦”,没有这种精神,未达这般境界,是不配称菩萨心肠也没有资格用霹雳手段的。枭诗曰:
   
   自性菩提自在身,也能欢喜也能嗔。
   是真佛子勇除恶,具大慈悲敢杀人!
   2007-7-1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7.2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此文于2007年07月0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