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东海一枭(余樟法)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利己主义不利己
·中美矛盾微论
·必败必亡四条路
·小消息:欲闻孟子浩然气,姑听东海自由谈
·祸首蔡元培
·三界精英的责任
·余东海《孟子大义》教学片目录
·亲美未必都好,反美一定很坏
·应劫而生的祸首罪魁们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面对黑暗
·关于外援
·金一南和特朗普
·为美国说句公道话
·关于梁漱溟
·马路十大方便和马帮最好出路
·儒家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弟兄们,给我冲啊!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朝鲜微论
·金灿荣的物质主义思维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霜剑风刀一路香
·历史五阶段论
·有富贵过三代的邪派名家大物吗?
·当务之急是解决中国问题
·仁本主义文明重启宣言(一)
·中国人与马家人的区别
·怀念刘晓波
·关于社核观
·中国的三个走向
·关于中美俄之我见
·央视高级黑,朝战四大臭
·真知真行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一

   与一位好友闲聊时谈到儒家以直报怨的原则。我说,如果被流氓(或文氓骚扰欺辱威吓,或避而远之掉头而去,或以牙还牙给点教训,都可以,视具体情况如何而定。友人认为这样解释“原则”有些随意。其实儒家圣王两方面的大原则都是相当灵活时宜的,一点也不僵化,不拘泥。只要“不逾矩”,就可以“随心所欲”、率性而为,而本心仁心圣心良知之发动,自然是“不逾矩”的。

   

   二

   对于小流氓,道家或一躲了之,小乘佛家或一味退让。有一种人为了故示清高超脱,无论如何都坚执不睬,那其实是另一种执著----对清高超脱的执著。寒山谓拾得:“今有人侮我,辱我,慢我,冷笑笑我,藐视目我,毁我伤我,嫌恶恨我,诈谲欺我,则奈何?”拾得曰:“子但忍受之,依他,让他,敬他避他,苦苦耐他,装聋作哑,漠然置他。冷眼观之,看他如何结局”。

   

   世人皆夸拾得“高”,不知其“看他如何结局”之言,已带有某种幸灾乐祸之情,有违佛家慈悲了。还有一种人对流氓行径不仅不予惩戒,反而加以鼓励,那就比流氓更坏了。有个故事:有无赖小儿爱用弹弓打人,第一个被打者逃之夭夭,第二个被打者夸其勇敢,第三个被打者赏以糖果,小孩愈加欺人上瘾,结果被人一怒而毙。

   

   唯有儒家,如果力所能及(如一时力不能敌,一般儒家亦不会冒险,不值得。枭式儒家则自有无敌气概),又非另有要事,而且围观者众,大可停下来,杀杀小流氓的气焰,即借机让自己舒心活血一番,又可以提高观众世人维权抗恶的勇气,还可以让小流氓汲取点教训-----即使未能让他洗心革面“让世上多一个好人”,至少让他知道流氓不是好做的,让流氓中的其他人及后来者有所顾忌和自警。

   

   儒家有与人为善的一面,又有以直报怨的一面(直者直道也。正直公道、合情合理的报复,符合君子风范,不违仁义和恕道。其公羊家还有“大复仇”的主张呢,详枭文《大复仇论》),有温良恭俭让的一面,又有颇为侠义勇武、相当不好欺侮的一面(孔子力大,子路艺高。孔子逝后,儒分为八,其中一派的末流为游侠)。两“面”一体,相辅相成,就象大乘佛家所言,慈悲与威严同在、惩恶即是行善。

   

   三

   世人喜欢以小衡大,以管测天,以为讲仁义道德就不能好美色谋私利,更不能制恶报怨,不能打人骂人,否则就是“满口仁义道德,满肚男盗女娼”,纯属“包子之见”或恶意上线。只要合情合理合法,好色谋利自无不可,打人骂人亦无不可。别说一般打打骂骂,杀人甚至杀君(诛一夫)、开战(义战)都是允许的。

   

   该杀不杀,该战不战,那才不义,那不是儒家是懦家----胡适说儒即“懦”,儒家以软弱自名,那是胡说。即使从字源考察儒与懦有某种关联,经过孔子的改革,儒已具阳刚勇健之德而与懦字完全脱钩,成为“人人所需”(儒字从人从需)矣。

   

   当然,儒家又是最宽弘广大的,对于个人的小恩怨报或不报,对于遇偶的小流氓睬与不睬(如果小流氓不仅针对个人,而且弄些乱石毒草挡了正路,为了弘道卫道,那是非踩不可),都是风行水流,绝不放在心上的。物来斯应,事过即迁。儒心大仁,即致力于修齐治平又“上下与天地同流”,容不得太多世俗琐屑也。

   2007-5-20

   附笔误修正: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原文:(黄宗羲)他的“气”,等同于老枭《本体论》中“心物一元”之本体。应为:他的“理”,等同于老枭《本体论》中“心物一元”之本体。在黄学中,“气”属现象界的。理气“非两物”,但“气”粗而“理”精也。

   首发《民主论坛》2007-5-21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