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万岁、万岁、万万岁!
·老黄:你們可別再錯過了
·自由专制不兼容-----复徐水良
·牛客人:谈谈我对儒家的认识---答东海一枭
·揽风驻云 :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毫无疑问的问题
·佛门大德的迟重
·枭声重发:亦开风气亦为师
·冒名文章寻找作者
·该执著还是要执著
·中华文化最大的敌人!---兼斥领袖徐水良
·良知大法
·东海老人:只有中共转身,绝无东海摇身!
·草根:给胡平君和东海一枭君启蒙(东海附言)
·谁“代表”东海参加了这个峰会?
·在义理上不容丝毫苟且-----复牛客人先生
·父父子子君君臣臣
·魏京生们的“领袖风范”!
·魏京生们的“领袖风范”!
·黎文生:反儒者为什么那么愚蠢!(东海荐文)
·东海老人:畜生别与佛爷奢谈平等
·东海老人:《转型期》
·东海老人:给我一滴还你汪洋
·东海老人:向净空法师致敬
·黎文生:中华之“道”与民主自由矛盾吗?(东海荐文)
·儒家的修行
·也讲一点道德常识
·谁把力气使错了地方
·东海老人:我说要有光就会有光
·翟鹏举:再向东海老人开一炮(东海附言)
·Goal:答东海一枭(东海附言)
·飞龙在野:儒家民主主义是中国的希望(东海附言:颇有见识,值得一阅)
·有无神不重要,谁是“本”才重要
·黎文生:道理的大而不当与狭小偏碍
·汝果欲民主,先拜大良知
·飞龙在野:惟有儒家民主主义才能托起中国的明天
·独尊儒家不是独尊
·东海老人:尊儒不是独尊
·三种武器
·东海曰
·《交通部派来的算什么》
·《大复仇之歌》
·东海小诗七首
·zt一衿:“逐渐认同康晓光和东海一枭”
·ztwyh:答网友诗三则
·东海哲理小诗四首
·皮旦:学习,并至东海先生的自由女神
·大复仇论(新稿)
·《与东海儒者共勉》
·网友酬赠拾翠(之20)
·人生能得几知己
·江晚愁: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东海附言)
·贺老象《中国低诗歌》出版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中篇)
·东海老人:“没有人是孤岛”
·Ykingc:东海老人,疯了(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下篇)
·曹维录别开生面解枭诗(外一篇)
·再过二十年
·关于叔孙通与方孝孺
·杀人不碍大慈悲!(新稿)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为董仲舒鸣冤(新稿)
·东海老人:熊师或有误,东海敢不言?
·zhaoyao866:“且做一个善恶分明的人”
·金刚心(东海偈组)
·此联值得十万元么?
·请君先举杀人刀---建议胡温中央:贪污达五千万者,杀无赦!
·“解手”以后怎么办?-----东海评诗之:徐乡愁《解手》
·zt青山小雨:余杰的靠山是谁?
·东海老人:纷纷脑袋一根筋
·《良知是一种利器》
·良知大法(新稿全文)
·东海老人:最普遍的“性病”
·贪污多少才该死?
·东海老人:范美忠无罪等
·仁者无碍,得大自在(新稿)
·东海老人:实证良知大,方知道佛偏
·吾家自有大神通!(新稿)
·寂寞老人:和枭兄:人间要有大神通(东海附言)
·东海五偈
·东海老人:唯拜良知佛,何妨孔子师
·独坐大雄峰
·东海诗词选(点评本)
·为什么常常好人没有好报?
·文化大师,舍我其谁?
·人渣也有人权
·我的宗教观----简复郭国汀并示有关基督徒
·东海老人:蒋庆批判(新稿)
·反腐妙法等(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 新浪网友:从西江洪流之中找回自己流失的宝贝!
·亚当-斯密,西方性善论者
·舞王失火,殃及局长等(东海老人随笔二则)
·东海老人:对一位佛门高士的开导
·知识分子最大的毛病!
·东海老人:庸众愚民休近我
·康德与儒家良知说的异同
· 东海指月录(问答10--30)
·致良知的前提
·Oestro网友:要“理”还是要面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1、wangson73

   "性善论指每个人生来就有向善的潜能,即人的本性具有善的道德价值,性恶论则相反"-------

   说的真不错! 其实还不是"潜能"问题,人的本性(最根本最微观处)就是善良的。从佛法的角度看,因为这个宇宙中最初产生时的万物,其赖以构成的最微观的物质成份,如果我们(能够)追究到其最本源处下去,你会发现"他"(非误写,用此"他"以明其构成万物的最微观物质生命意)就是带有先天的"善"的因素的,他就是这样的-------因为宇宙的特性之一就是“善”的.万物的最本源处,其最微观处都是善良的,和宇宙的特性之一--真/善是 同化的,所以“人之初,性本善”-----这绝对是万载不易的真理!----------君不见: 道家修真(真人),佛家讲善(慈悲)。所以,云:“人的本性具有善的道德价值”,毋宁说:“善的道德价值只是人的本性的体现之一”。

   至于人为什么会出现了恶? 那是很正常的,但又是千古以来人们最困惑的-----善因为感觉是先天的,而少人质疑,而恶则不同------它毕竟是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而出现,展现恶的不同状况----越到近代人类好像越来越离善越远,而离恶越近,这也是性恶论到近代越高涨的原因。

   究其因,还是因为人类社会在不断发展,人会在生命的轮回长河中不断造业,慢慢的(恶)业不断积累蔽其身,使本性被遮蔽。业大,遮蔽的越多,那么此人则与宇宙的特性隔绝开,一般而言,就不容易表现出善良的一面,所以历史上社会上总是有大恶和小恶之人;反之相反:一个人心性好,做的好事多则积德多-----业小德多,则与宇宙的真/善特性隔绝少,容易流露体现善良的一面,所以社会上历史上也有大德和良善之士出现------你看小孩就知道了,最天真、最善良,尤其是6岁以前的未受后天“染缸”污染的小孩(一般此时业力未到其身体表面)。 做坏事多者,所造业力极其大者,则完全遮蔽了其先天本性,也即本性无存,就要在生命结束时被彻底销毁。故中国古人云:“积德行善”------其奥秘就在这里。这是现在道德低下的中国人所不能够理解的。------现在中国,不是经常有人诘问:“道德值几个钱呢?”。

   当然,人类现在到了末法时期,普遍的道德急剧下滑,人心败坏不古,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表面上看是人无心法约束了,根本上看是构成人的最微观的本源物质,都发生了变异,所以才会出现现在的局面----------现在,好像任何一种学说,理论,宗教。。。。都再也不能够使人类的人心道德往回返了。(这里牵涉到很高层次的奥秘故略而不谈。也属于天机:))

   熊先生的文章没有怎么看,不过,他所说的“良知(性善)是真实、是呈现”确实体现了巨人的一面,他没有冯友兰先生看似严谨但未免隔靴搔痒般的西式哲学假设,而是一言以蔽之:———善是真实,是呈现! 这的确是从自省省他的角度所能得出的最可靠的最扎实的结论,也不可能被驳倒,否则,怎么解释:“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样的事例呢?就是恶人毕竟也有他的本性善的一面。如果本性是恶的------那么就永远不可能有向善的倾向:本质决定了-------一副毒药你能够叫它成为良药么? 这就是真人和凡夫的差距!

   当然,千古以来,人们对善恶聚讼不已,关键是不明了造成善和恶关键成因。其实是业和德的相互转化问题及其对本性的遮蔽问题,还有就是最关键的-------人的本性究竟为什么是善的,从来没有人说透过,除了佛家的最高大法,一般的即使是释迦牟尼所讲的的佛法也只是在很表面层次提到了 一点------“业”,但也没有触及最根本处。其他,儒家也没有阐明(也不可能),但儒家的前驱们提出了性善论,则也非偶然,毕竟儒家到了高层次,是属于道家的体系范畴。(略)

   秦晖这班人岂止有什么国学根底?连起码的四书五经我看他 都没有看全------不是 看低他们,他们那个时代,国学正是冷门。他们的看家本领是一点西洋的哲学皮毛而已。----------此时,也来论国学,就现出原形来了:

   “因为所谓的“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为”,实际在当时讲的不是拔一毛以利天下应该不应该,而是指谁有权利,拔一毛以利天下,那是好事嘛,谁认为不应该呢?其实杨朱也不认为不应该。但是关键在于,应该不应该是一回事,这个权利归谁,谁有权利拔我一毛又是一回事。老实说,如果我愿意何止拔一毛,为天下我可以抛头颅洒热血,但是前提是我愿意。你能不能以利天下为由,拔我一毛呢?如果可以那是什么道理?…这个问题的核心,不是拔一毛以利天下该不该为,而是谁有权利为的问题。谁有权利为呢?杨子说我有权利,我的一毛我来作主,你们谁都不能以什么理由来剥夺我的权利。我如果愿意抛头颅、洒热血那是我的事,但是你不能说以大理想,就将我的权利剥夺掉。”

   按: 这完全是钻牛角尖,而且还钻错了路。 以今人的理生套古人,实在可笑之极。

   wangson73

   其实这些体悟都是在实修中验证了佛家师父所讲的法(理)而已.

   因为自己也曾经在高校呆过多年,接触过的所谓学者,大学者也不算少了,对这些所谓的当红学者学术水准心里自然很有底. 总的来看,比较同意枭兄的意见,北大的那些博导和未来的博导实在也就那么回事.埋首书斋的也没见出什么大学问,更别指望他们铁肩当道义了. 真正的高人的确在民间啊.

   

   2、chocoba:

    好吧,我们先谈谈道家。

   楼主说“道家太过理想化,要么适用于原始社会,要么适用于“至德之世”,即太平大同之世,唯独不适用于据乱世和升平世。”这句话既对又不对。

   说它对,因为你真要拿着道家的东西来治世的话,须要有儒家的底子,有上忠其君,下爱其民的胸怀,方才行得。没有这样的底子,把道家的学问用起来,便成了妖魔。

   说它不对,因为道家的学问在乎“不用”,你真拿着它去用于治世,斯背道也。举个不恰当的比方,道家这把刀锋利无比,但应该是永远藏在刀鞘里的。你把这刀拔出来,可杀妖魔,亦可斩圣贤,所用之道,在乎捉刀者的修为。

   但这把刀即使拔出来,亦是锋利无比。道家的学问,有大智慧在。中国历来无论治世乱世,道家的东西用得多些,儒家的反少些。儒家的学问,在治国中唯一有实际用处,并真能用上的,就是“天尊地卑,乾坤定矣”之说。

   为什么?因为儒家表面太正派,中国这个社会太混浊,所以用不了。水太清则无鱼。反是道家思想能“同其光,和其尘”。这个有空我再写篇文章具体论述一下。

   再说历来君王治世,非是用儒家,而是用法家。儒家不喜法制,认为“君子怀刑,小人怀惠”。所以儒家认为“法制”不成,得用“德治”。可孰不知“德治”更加是扯蛋。还是老子说得好: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

   至于楼主解释“圣人不死,大盗不止”一段,看出来仍没有开化,太过执着于文字。道不同,不相与谋。

   后来说孟子骂杨朱,他自然有骂的理由。他要说明他的那一套仁义道德的理论,自然要找个靶子出来。说这个是不对的,我那个是对的。但孟子说的是不是杨朱的本意?这是个问题。或者孟子有没有理解道家那一套无为而无不为的道义,这就无从得知了。

   当然要治国,需得有点儒家的底子,然而即使这样也是相当难的。楼主说道家的理想主义,其实真正的儒家才是最大的理想主义。同时可惜的是儒家没有手段,不讲策略,讲的是“浩然正气”。所以治国终究需要道家与法家的手段。因为说到底,政治都是肮脏的游戏

   3、第壹共和:

   枭兄别走。若走我好孤单。其实你我一正一负,才能来电闪火花。 2007-04-24 04:20:03 [点击:3]

   坛中龙涎不少,故浆糊多多。不是无神论反无神论,就是无神论反有神论;不是无神论谈民主,就是无神论谈自由。这些老掉牙的口水,也都是那些老掉牙的人在天天翻来覆去的谈。和无神论共产党一样,没有任何创新,却津津乐道的大谈特谈。而且碰不得。

   所以它们一听见道啊,神啊,就头疼脑胀,无明火很大。轻则被骂傻鄙,重者被骂汉奸。徐水良不信儒释道,却大称自己是爱汉忠汉的爱国者。让人无不摇头而大汗淋漓。其恶骂基督文明,却大谈民主自由;其恶搞自己人,却大谈人权博爱;其恶反中华民国,却大谈中华共和。然支持他的浆糊人士却不少;而同情他的浆糊人士也不少,说它脑子有问题 。你信道我信神的人,脑子明灵,岂会相信。

   还有的人,不是谈复辟儒教救国,就是谈基督教救国,就是不像你枭兄,直截了当地谈士大夫追求的儒家精神而反对儒教之说。就是不像我第一共和,明了透澈地谈反对宗教而追求基督精神。还有的人大谈爱民主就得搞分裂,要自由就得反民国。等等乱七八糟的龙涎口水,却淌得满地都是,洗也洗不清。这些人时常引经据典,扮演电脑的博学多才和学富五车。

   当你遇上一个大浆糊桶时,你只能用儒家精神——知其不可而为之;而我只能有“平等自由博爱”的基督精神而为之。退避不是办法。你一走,徐水良这类自命不凡的老先生、大博士和大救星,就会一拥而上地进入,搞得这个论坛成了轮胎,于是就地乱滚。尤其是这样,不如你当初不出来,也就不会吸引这么多自我一套的救世主出来跟你理论。

   道的伟大就是自然,神的伟大就是博爱。走新中国的道路,就是要回到原来的共和轨道上,用基督精神、儒教精神和菩萨精神去治理。而不是自我一套的伟大理论。救世主只有基督。是人的,不可能成为基督。充其量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菩萨精神一下,或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儒教精神一下;剩下的都是画蛇添足的自以为是。

   你虽然不会把它当真,但你也不要让它成真。人的救世主是危险的危险,属于超级危险;把它搞砸,等于在行善。于是救世主们会心平气和地与大家平等相处和互相尊敬。其实西方的文化,就是这样的文化;只有神的救世主,而没有人的救世主。所有的说法再伟大,也之是一个说法而已,而不是真理。你若走了,我孤家寡人而势单力薄,于是那些人为的真理,就铺天盖地出现了,而我这个宣传中华民国、追求基督精神的政治妖孽,将被它们的龙涎口水所湮没,然后被粘乎乎地浆死。

   枭同志,人在阵地在。只要我们在;阵地还存在。只要我们在,自留地还会在。

   4、HuXiangXianSheng

   忽见论坛有打着佛门旗号,以稳定为由而否定东海先生及诸仁人志士所倡之民主者,为免此撮尔小虫之见而玷我佛门清誉,特于此宣告,以佛法观之,此等徒众乃冒我佛门之名而为独裁张目之走狗而已。

   且稳定与民主果为矛盾乎?今日之中国,唯有推行民主(当然方式及路径可以有多种选择,也并非必然否定社会主义,且社会主义果然与民主矛盾乎?以吾观之,唯市场可以合理配置资源,实现效率,而唯国家干预可以矫正资本对劳动的掠夺,实现社会公平,因此二者不可偏废),将国家权力还给人民,才是避免动乱,实现稳定的千秋大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