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东海一枭(余樟法)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一

   戏论被破,谬语被斥,避而逃之或逞词狡辩,这是大多数人的反应,很正常,鞠躬致谢,那是了不得的一小撮人才做得到。唯独有一种人,即不辩,也不逃,更不谢,而是坚定顽强地将其戏论谬语猴儿献宝似的到处散发,重复炫耀。芦笛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他对中华文化肤浅到极点的认识,对儒家停留在文革水平的批判,还有对老枭造下的种种谣撒出的种种谎,我早已在大量批芦文章中予以理据扎实的驳斥(详见《毕竟是文盲!》、《为芦笛疗愚!》、《大同不是无情世,斗艳争奇看百花!》《甘做垃圾清理工》、《数声芦笛秋风暮》、《斑斑芦精,深深奸痕,拔吊不认总徒然》《倔芦奸孔何时休?》等大量枭文),可此君就是有本事翻来复去到处喋喋不休,脸皮之厚,令人叹服!

   

   二

   佛教有“见贪”之说。“然人情迷妄多端,却有以深为浅,以浅为深者。所以者何?凡夫各有见贪,恒喜以其所见得到的,自矜为深。而即以其所见不到的,鄙之为浅,甚且以为不通,或云无道理。”(熊十力《十力语要》)。

   

   但芦笛辈的表现,似乎不象、至少不仅“见贪”那么简单。因为,我在文中指出的芦笛的大量错误,很多属于常识性错误,不仅专家学者,一般对中华文化略有了解的民众,看了枭文也能分辨对错高低了。难道芦大真是瓜子包子,一点也分不清垃圾和珍宝的区别么?

   

   也不仅象虚荣心作怪。瓜言包语,何足为荣?只能遗笑大方----不用大方之家,略有常识者、至少看过老枭批驳文章者都辨识得出来,芦大们手中捧的是一堆惨不忍睹的碎片垃圾呀(这是要特别说明一下:垃圾的是芦笛的反儒文字,其当年一些针对党文化的的“批文”及时评还是不无见识的,不可因人而废言也)。

   

   造成芦笛坚持“垃圾主义”、不遗余力地重复传销的深层次的原因何在?后来我终于明白了。“秘密”主要就在一段“芦言”里。芦著在海外结集出版时,他曾放言:此书必然出现在大陆地摊,这就是我和鲁迅的区别,也是新旧社会两重天的雄辩证明。我的书要是能在大陆出版,本人早进福布斯富豪榜了!

   

   之所以把垃圾当作宝贝四处兜售,是因为它有一定的市场。手中的东西究竟是珍宝还是垃圾,有没有毒,他们其实并不在意的,他们在意的是能不能以之图名谋利,能否“进福布斯富豪榜”!

   

   象这类为学无知、为文无品、为人无赖的“三无牌”痞子文人,眼里不可能有长远、有“千秋”、有他人、有社会和国家。目光所及,不过是眼前是脚下是一己小小私利。只要眼下能蒙住一些土鳖、海龟和“洋插队”队员们,只要有一些缺乏文化根基的人心甘情愿地上当或真真假假地捧着,对芦笛们来说,就足矣了。

   

   何况在这样一个遍地瓜子、满天包子的时代,写写梨花体就可以成为国家级诗人,错漏百出地胡扯经典也能成为大师级人物,给垃圾作些包装不断呦喝,“进福布斯富豪榜”也不是绝无可能呢。

   

   三

   有人问,芦笛谈文毕竟能蒙住一些外行,张国堂现象怎么解释?他是奋斗多年依旧孤家寡人呀?

   

   是呵,张国堂号称同时信仰基督和儒,对圣经文字进行胡乱解释和比附,妄称“肉身成道”基督重来,又站在基督教的立场上对儒典进行支离割裂的解读,全都是瞎扯乱搞,高山顶上打锣鼓不通不通又不通。张国堂学说,早已成了江湖笑料,除了张国堂自己几乎没有人上当,可以说毫无市场----他自己未必真的没有能力发觉自己的错误,真的上自己的当。

   

   可张国堂何以表现得比芦笛更加强辞夺理喋喋不休?想想“中共老一辈革命家”们的晚年表现就明白了。

   

   “老一辈”们经历过大大小小的“运动”尤其是文革,一辈子不仅耳闻目睹、而且亲自体验过马家所造之孽,不可能认识不到“马家”作为治国指导思想殃民祸国的邪门,可他们仍然要坚持,要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为什么?

   

   原因肯定很复杂,但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他们一辈子就是靠“马家”吃饭的。靠它打天下坐天下,靠它拥有和享受各种特权。老了,他们已经没有兴趣也没有能力改正过去错误寻求真理正道了,已经没有兴趣也没有能力汲取新知从头开始了。只能将错就错,能混多久混多久。

   

   张国堂之流尽管还不是很老,尽管还没能利用张国堂学说干些什么“事业”,可在“没有兴趣也没有能力改正错误寻求正道,没有兴趣也没有能力汲取新知从头开始”这一点上,却与老一辈革命家无异。对于一无所有的张国堂来说,张国堂学说乃是其人生唯一的希望最后稻草,明知大错,不能不抓。

   

   四

   五浊恶世,妖孽无数,类似芦笛和张国堂这样的大鸭子大傻子,网上网下如山似海,程度或有轻重不同,性质都差不多,皆垃圾文字垃圾思想垃圾人物也。挑出两位,以概其余吧。

   

   相比而言,芦笛更为卑劣,张国堂仅仅是坚持戏论谬语,芦笛还喜欢撒谎造谣,乃著名的网络老谣子。例如他最近指责我“公开发表私人通信”,其实乃应他本人之邀。一曰“请东海先生转发我的请求,请诸位这就把[email protected]从诸位的通信网中删除”,二曰“现在有没那汉子尿脬,把我的此信作为对你造谣的反驳转发给您的同志?如果不敢,则我看您还是从此把头夹在裤裆里做人”云云。

   

   一再用极其下流的语言要我把他的信转发我的“同志”,这不明摆着要我公开其信么(难道他是暗示,我除了网络上公开的、另外还有一批“秘密的同志”?)我还有为他保密的义务么?至少这是给我“下了一个套”。旁观者清。正如wyy在《看芦笛怎么狡辩》帖中所说:

   

   “芦笛口口声声强调公开私人通信是如何的下作野蛮. 所谓的私人通信只不过是芦笛发给论敌的电子邮件而已,首先电邮是极不安全的,很容易被截获;其次,给论敌的邮件,白痴都会想到可能会被公开,如果不是白痴的话,都会有所防备,没什么机密可言.所以论敌公布电子邮件不会造成多大的伤害,更扯不上下作与文明. 可怕的是朋友之间一起做的事说的话, 日后一方公布两人之间的秘密,那才是下作呢.比如,芦笛的女校友求芦笛为其老公写推荐信,办理来美事宜,日后,芦笛破口大骂女校友,悔恨为她干那下作之事,道貌岸然地把私人秘密公布于众。请问,公布朋友之间的秘密是不是比公布论敌的电邮更下作阿?”

   

   五

   更可笑的是指控我在某文中为古代儒家式的君主开明专制辨的一段话是抄袭他“孔孟之道是传统社会的最适生活方式”这句话的。我的原话是:“如果尊重历史,就得承认在现代民主制度出现之前的相当漫长的历史时期里,开明专制作为一种‘善的等级制’,无论对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无论对民众还是民族,都是最佳制度选择。所以,儒家为君主专制服务的言行有其历史合理性。”

   

   首先,任何识字的人都看得出来,老枭这段话与他“孔孟之道是传统社会的最适生活方式”这句话没有任何关系,连一点点意思类似之处都没有。其次,老枭也绝不可能这么说,因为“道”与“生活方式”两者天壤悬殊,如此表述,极不严谨!

   

   如果说“孔孟之道的出现具有历史的必然性与合理性,乃是传统社会中国人的最适生活方式”,倒也马马虎虎勉强通顺。开始他也是这么指控的,可我告诉他,首先,枭言是为历史上的儒家式的开明君主专制辨护,与“承认孔孟之道的出现具有历史的必然性与合理性”并非一回事。其次,承认孔孟之道的出现具有历史的合理性,乃是所有现代海内外各派新儒家的共识,是新儒家的立论前提和思想基础。如果连孔孟之道的出现具有历史的合理性这一点都不予承认,还称什么儒家?芦笛敢窃学界常识为自家原创,把普通见解当“高级”理论,亏老先生下手!

   

   上次这么指出以后,他就自我腰斩了这句“孔孟之道的出现具有历史的必然性与合理性,乃是传统社会中国人的最适生活方式”,变成了不伦不类不通的 “孔孟之道是传统社会的最适生活方式”半句话,依然拿着当宝贝到处叫嚷被盗了(把这半句话改通理顺,类似意思,则亦不过儒门常识而已),不知枭文所言乃历史上儒家式的开明专制,与“生活方式”隔着十万里呢。

   

   如此信口开河的指控,除了自我丢脸,真不知有何意义!略有传统常识者都看得出来,芦老谣在中华文化方面不是一般的门外汉,而是百分百的阿弱和小白,若非批判需要,要我一览,除非“倒贴”到相当的程度。

   

   文人无品,自古而然,但不肯藏拙不怕丢丑到这种地步、人品垃圾化到这种地步者,实令人叹为观止,真堪称江湖一绝矣!

   

   六

   造成芦笛现象和张国堂现象的原因是综合性的,而各种原因在张国堂们和芦笛们身上又是交叉互补的,并非罗卜白菜可以分清楚。例如,张国堂可能会相信以为自己将来很有市场,芦笛在“没有兴趣也没有能力改正错误寻求正道,没有兴趣也没有能力汲取新知”方面可以则与张国堂“同工”呢。

   

   这是一个垃圾时代,街上流着垃圾爱情,脸上浮着垃圾友谊,台下挤着台上炫着、网上疯着云间狂着、江湖上笑傲着的,基本都是垃圾。出一些垃圾文字和人物,何足怪!奇怪的是,垃圾或不知自己垃圾,或喜欢笑别人垃圾,或知道自己垃圾后,反以垃圾为荣;更奇怪的是,一些垃圾哭着闹着让我去扫,如芦笛一再用极其下流的语言要我把他的信件或文章转发就是。难道,被扫得越凶,垃圾越容易飘起来么?哈哈,哈哈

   2007-4-9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4.12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