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毕汝谐文集
·不能要求婊子的宁馨儿口吐象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无法要求婊子的宁馨儿口吐象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3357万点击量! 邱娘俩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之五十七至六十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六十三至六十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之六十九至七十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之七十五至八十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之八十一至八十六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之八十七至九十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之九十三至九十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雍容大度地祝福婊子的宁馨儿长寿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六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不要求婊子的宁馨儿口吐象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 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 九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 十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十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邱母子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的悲剧溯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9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毕汝谐哀悼滥射死者暨声讨邱娼子诗六首毕汝谐(纽约 作家)
·3381万点击量!邱娼子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邱母遭天谴,邱娼子不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邱娼子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的理论基础 毕汝谐(纽
·习近平和崇祯在2019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秦朝英少将,来世你我同台竞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给北京当间谍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国共祸起萧墙——习近平韩国瑜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阅兵不举手敬礼说明什么? 毕汝谐(作家
· 林郑月娥何去何从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间谍也干点别的:诈骗、贪污等等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与子(中英解决香港问题期间的一桩花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贵族气质?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陈同佳是天才型的杀人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敬答谢贤选骏仁兄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台湾正处于第三次排异反应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莫雷和庄则栋的出现都是历史的必然 毕汝谐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制作某人面具是西方的一种高规格礼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习主席的见识不及妇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18/4/2 发表 习近平势必对川普让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8/4/6发表 习近平打响南京保卫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红朝帝王将相的心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粱大豆是一面镜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接过储安平的笔,新一代储安平在成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07年发表林彪、叶剑英两元帅谈中国之崛起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九级浪 (电子版)按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九级浪》材料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复胡平
·九级浪 (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习主席也应以史为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饥饿能够把大家闺秀变成女扒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流话折射文革政治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大东亚共荣圈与一带一路之比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 毕汝谐(作家纽约)
· 请中国爱国者从速奉献金银财宝 毕汝谐 (纽约作家)
·九级浪(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纽约)
·用黑格尔反击下流话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与俄狄浦斯适成对照的人性的嬗变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诗歌艺术应当表现人类共性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雪莱名著“为诗辩护”系美学圭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瑞士作家杜伦马特的经典剧本“老妇还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来自巴山蜀水的另类病毒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湖北女作家方方揭示社会阶层固化现象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孔夫子说得好:小人穷斯滥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瑞典作家斯特林堡的自传女仆的儿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纸面上的法律平等和事实上的不平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雍容大度地领衔电贺赫鲁晓夫 70寿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自清的诗论专著《诗言志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自清的诗论专著《诗言志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郭沫若的艺术社会职能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百善孝为先,张扣扣永垂不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女诗人舒婷以《致橡树》等诗篇闻名于世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骗性心理机制是弱者喜用心理防卫机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孔子曰必也正名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恩格斯早期著作“英国工人阶级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世界男低音歌王夏里亚宾的跳蚤之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八、警察毒枭
   
    他正值壮年,四十七岁。由于保养得法,看上去象是三十七,用北京土话来说,这叫“少兴”。
    他是香港人。早年曾投身皇家警察,沐风浴雨十七载,依年资小有提级。如果他循常人轨道一路下去,此公今天便是一名平庸而可敬的小警官, 也许有柴米油盐的烦恼,却难有轰动一时的故事。
   四十岁那年,他被魔鬼夺去了意志,干厌了警察,决心改行当罪犯。他一出手便不同凡响——以公斤为计算单位倒卖海洛因,惊动了黑白两道。

    我们好奇地问他何以转过这一百八十度的大弯?他轻描淡写地答道:“几位警界老前辈,辛辛苦苦干到退休,带上一千万港币移民加拿大,折成二百多万加元,买个房子几十万加元。加拿大没有工作机会,剩下的钱很快就坐吃山空啦。所以,我得早早想办法……”
    他来自警界,见惯生死场面,也有一定的智商和筹划阴谋的才能。很快地,纠集十几个同党,以纽约为基地,向全美数十个城市的吸毒者供货――纯度高达百分之七十的海洛因,年营业额达数千万美元。
    他摇身变为新富,挥金如土。广置房产,更换名车。其父母都是几十年的老美国,见他因股票投机一步登天(这是他对外宣称的赚钱方式),自不免炫耀于亲友之间。他早年离异,独生女儿是高中生,亦深以父亲为骄傲。只可惜巨金并不能使其自动跻身华裔社区的上流社会,建立新的人际关系。名门名人依然视他为小警察,将其排挤在社交圈之外。
    后来,密西西比州一些年老体弱的吸毒者突然毙命,尸体解剖证明是因为服用高纯度海洛因所致。这自然引起了药品管制局及FBI的关注。联邦当局遂展开跨机构的联合调查,确认这条线输送的海洛因,比市场上的普通海洛因(纯度为百分之三十)要可怕得多。
    经过一年左右的秘密调查,他的底牌终于暴露了。他勾结墨西哥毒枭,从墨西哥纳亚里特州的罂粟种植地取货,通过严密的分销渠道进入美国,在纽约包装后再销往全美各州。有时候是通过特快专递运毒,有时候则是利用无知少女搭汽车或乘飞机,把毒品送给分销毒贩……他的黑手甚至伸进了几个州的戒毒中心,给戒毒人士提供毒品。
    他的钱越来越多,神经系统越来越紧张――有一次在唐人街掏香烟时钱包掉在地下,他竟不敢弯身去捡,唯恐身后有人施放冷枪……
    他也曾打算金盆洗手,却因贪欲不能罢手,每一次都自我安慰道:“这是最后一次了。”被捕那天,他对全副武装的特工们说:“你们总算来了。”那口气一如闲话家常。
    一人系狱,全家倒霉。老父女儿成为大众嘲骂的对象。未及一年,老父肛门处发现两个恶性肿瘤,其中一个更顶着大肠;女儿无颜见人,独自遁回香港,很快就传出有损名誉的风言风语……
    他毕竟见过许多世面,在狱中若无其事。每天只是打乒乓球。当初,他要在桌面上把球颠一下才发得过去,如今已是左右开弓的健将了。他随身揣着女儿的彩照―― 一个新潮少女,穿着讲究的深咖啡色蛇皮背心连蛇皮短裤,尽现“蛇女”形象。
    他洋洋得意地道:“坐牢嘛,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我吃得下,睡得好。进来三年了,还没判刑——正在和联邦谈判认罪条件呢。”
    看起来,他真正是一位特殊材料制成的人。然而,这只是表面现象,分手时,我们喊了一声“鲁迪”(他的英文名字),他竟吓得一哆嗦,高举双手,做出投降状……
   
   九、北京冤魂
   
    并非人人都能够平平安安地走出美国联邦监狱。有些人因各种原因死于狱中。
    自杀为最主要的原因。犯人初入狱,即填表回答各种问题,其中之一是:“你是否准备自杀?”如果有人答是,他就会被请入特别监舍,接受严密监视。狱中无铁器,于是,有志于寻短见者不约而同地想到自缢——简单、快速、有效。不少人因而直达天国,也有那未遂者,被监狱当局绑在铁床上,以绝其念。
    但是,北京人李某并非死于自杀。这个案例值得一提。
    李某是北京人千真万确,其身世背景却不清楚。许多相互矛盾的说法自其生前便广为流传,死后自然无法澄清。比较可信的情况是:他在北京不得志,做过小本生意,下深圳倒腾过服装等等。后来随大流去过日本,名为语言学校学生,实为赌场里的马浪荡。小钱赚了几文,不解渴,抓住个机会来到纽约。他住梦也不曾料到:生命的倒数计时开始了。
    李某在中国餐馆里打苦工,起早贪黑。他随缘结交了一批酒肉朋友,吃喝玩乐。一天,一个哥们儿要搭他的车去新泽西州,李某一口答应,哥们儿嘛,有什么说的?他们上了高速公路,却发现后面不即不离地跟了一辆丰田车,里面坐着黑白两色的彪形大汉。那哥们儿见状有些紧张。进入新泽西州后,丰田车加速截住了他们,原来大汉们都是FBI的特工。哥们儿浑身发抖,而且,他对李某说是装了换季衣物的皮箱里,几包毒品赫然在目!李某吓得尿都撒了出来,只顾大声喊叫“冤枉”,人家喝令他闭嘴。案件进入联邦法院,李某因无钱雇请私人律师,只得接受公设律师的服务。公设律师直截了当地告诉他,联邦案件休想打赢,还是早早认罪为佳。他问认什么罪,答是串谋(Conspiracy)贩毒罪。李某只顾喊冤,人家只是微笑。李某被送入联邦监狱,先在纽约市,后在纽约上州。他认识了许多难友,法律知识突飞猛进。他明白所谓串谋罪是多么可怕的罪名,而且并不需要多少铁证。联邦检方最喜欢以串谋罪起诉被告。他是在现场被擒住的,人货并在,还有什么说的?况且,哥们儿为了减轻罪名,已开始乱咬乱攀,准备陷李某于主谋之罪。一切的一切均对他不利。同时,他在狱中处境欠佳:难友们自成圈子――白人、黑人、犹太人、华人(内中又分为广东、福建两大块)……中国北方人仅他一个,形单影只,十分孤独。所幸,同室有个广东新移民李大哥,对他百般照顾,使他感受到同胞的温暖。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一日,李某于入狱六十九天后猝逝。他的死使看守和李大哥均大惊失色。李大哥并住进小号两个月,方洗清了谋杀嫌疑。李某的死因委实平淡无奇:自然死亡。
    转过年来,李某的母亲自北京来到纽约,为爱子料理后事。白发人送黑发人,煞是凄怆。这里面还有个插曲:正当李大哥蹲小号之时,另一个姓李的香港人冒称李某生前好友,与李某之母取得联系,并赚得数百元谢仪(在监狱里,这算得是大钱!)。李某之母且致函给那位伪李大哥,称:“我和未过门的儿媳来到纽约,为李某料理后事。验尸报告谓他亡于恶性心律不齐及二心瓣狭窄,系自然死亡。我们将带着他的骨灰回家。白发送黑发人,上帝太不公平!说起来,李某虽然三十五岁了,但是没有社会经验,一旦遇上大事,就挺不住了,成为异国他乡的冤魂……”
    顺提一下,伪李大哥向我们展示此信,又收取了五美元的小费。真是精明到了极点。
    李某的未婚妻一时想不开,闹出自杀未遂的插曲:她自行以空针筒将五十CC的空气注射到左手臂血管中,随后服用大量镇定药物企图殉情……所幸发现及时,又从鬼门关返回人间,闻者无不叹其节烈可嘉。李某得此红粉知已,当能含笑于九泉之下了。
   
   十、银行强盗
   
    他虽然二十九岁了,可怎么看都象个孩子。特别是他露出微笑的时候,怯怯的,带着不见世面的稚气。后脑梳着个小辫子,走起路来一颠一晃,很俏皮。
    他是名噪一时的银行大盗。他和他的同党落网时,边续几天在报纸、电视上抢了克林顿总统的风头。
    我们问他:“你们是怎样想起要抢银行呢?”
    他用少见多怪的目光打量着我们:“不抢银行,难道去抢坟场?世上什么地方钞票最多?——银行!”
    这个团伙共五名成员,清一色都是哥伦比亚人。他们童年时即移民美国,同住一幢大楼,彼此守望相助。从而建立了共同行善或者为恶所必不可少的信念——相互信任。
    五人之中有一位是银行职员。他眼见花花绿绿的钞票自手边经过,不免垂涎三尺。某次五人聚会,他玩笑式地提议打劫银行,竟得到一致响应,于是,他们迈出走向深渊的第一步。
    手枪、汽车很快就搞到了,假面罩也买来了。那是曼哈顿一家戏剧用品商店特别制做的假面罩,戴上后可以看到外面,而外人却不得识其真面目。每个售价一百美元。
    按照银行职员的情报,每逢月尾月初,银行里都有大宗现钞,正是下手的良机。打劫那天,他们嚼着口香糖、玉米花,说说笑笑地赶赴做案现场,松松垮垮,就象是参加一场嘉华年会。
    进入银行,四人拔枪大喊:“抢劫!都趴下!”而银行职员则在外面守着汽车……整个过程顺利得超出预料,他们满载现金而归。却也留下了日后破案的蛛丝马迹:联邦反银行抢劫专家根据现场录影带,判断他们带有哥伦比亚口音,从而大大缩小了侦破范围。
   清点赃款,逾二百万美元。他们欣喜若狂,马上开始策划下一次行动。就这样,花旗银行、大通银行、大亨银行……无不成为他们抢劫的对象。他们从来不碰小银行及少数族裔开办的银行。要干就干大的。
    得手之后,照例是花天酒地、挥金如土。他们跑到拉斯维加斯、雷诺等赌城,乐不思返。然而,这个五人帮渐渐出现了裂痕,起因是女人。
    有一天凌晨时分,他和担任司机的银行职员在酒吧饮酒作乐。他们坐在二楼有利位置,可以清楚地扫视全场每一个女人。他们一边倾谈一边喝酒,不时有妖冶女郎上来搭讪。后来,一个美如天仙的女孩索性坐在他们中间。她穿着粉红背心白裙,与银行职员亲亲热热,对他则不屑一顾。现场音乐噪杂,两个狗男女勾肩搭背,咬着耳朵调情;女孩点燃一支香烟吸了一口,银行职员很自然地接过来吸着……他自觉无趣,便告了早退,但是心中埋下了嫉妒的种子。这种子果然在日后的抢劫行动中生根、发芽。
    几天后便是一次新行动。五人帮均着崭新西装,各司其职。走进银行,他还想着那两个狗男女,在拔出曲尺手枪时,竟鬼使神差地朝天花板放了一弹,以泄心中之忿……殊不知这一枪犯了大忌,为联邦警方提供了物证。事后,包括银行职员在内的同党齐声谴责他无故滥射,他用充满醋意的目光盯住情敌,并不申辩。
    多行不义必自毙。五人帮终于悉数落网了。按照法律,他本可能被判卅五年,但由于退赃积极、彻底,仅判十年。然而,对于二十六岁的他来说,十年也是漫长岁月,红了石榴,黄了芭蕉,他的青春注定要消失于铁窗之后。
    他在牢里时时思念亲人:小女儿出牙发烧,嘶声啼哭;老父的心脏病又发作了,也不知随身有没有药;太太与母亲经常斗嘴,只因缺少他这个劝架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