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周恩来评传 第四章 毕汝谐]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 零九 至一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一十五至一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一至一百二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 七至一百三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九至一百四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零五至二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一至二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三至二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九至二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四十一至二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九至四百四十四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四十五至四百五十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生胆小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一至四百五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七至四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三至四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九至四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夫妻扳手腕,中国必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零五至五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一至五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七至五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三至五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三十五至五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一 至五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七至五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当年,我对王炳章博士酒后吐真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三至五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致函某要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是不可救药的流氓无产者!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感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暨回击黄花岗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暨回击黄花岗之二之三 毕汝谐(纽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恩来评传 第四章 毕汝谐

按:1988年, 毕汝谐利用暑期完成了<<周恩来评传>>(笔名方里,台湾水牛出版社,精装本,列文史丛书第76 种),这是世上已知的第一部从双重人格角度剖析周恩来生平的著作,比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早了十几年!
   兹命助理汪先生全文打字,以供网众参考. 全文较长,分多次推出.
   第四章、南昌暴动至长征之前
   中共之所以选择南昌作为武装暴动的地点,是因为有多方面的因素可资利用.

   江西是中共的策源地之一,南昌是一座中共群众基础较为雄厚的城市.一九二一年中共成立后,毛泽东、刘少奇、李立三等多次来到江西,深入安源煤矿,煽动工人运动;中共名人方志敏等曾在南昌举办农民运动讲习所;北伐军进入南昌后,更是出现了工农运动的高潮.
   一九二六年,朱德奉中共之命来到南昌,担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官官教育团团长兼南昌公安局长.
   中共要人张国焘叛党后写了一本“我的回忆”,他说南昌暴动的计划最初是由周恩来在中共中央提出的.
   张国焘写道: “……周恩来提出一个进取的建议.他觉得与其受人宰割,不如先发制人.”
   当时,南昌也具备了有利于暴动的军事条件.驻守南昌的国民党朱培德部队,大部分兵力在吉安、进贤一带,南昌城内兵力单薄,只有六个团,加上留守机关共一万余人.
   周恩来是暴动领导人,所用的头衔是“前敌委员会书记”.他到南昌后,立即着手工作.
   一九二七年七月二十七日,在南昌市中心洗马池的江西大旅社(后来成为暴动的指挥部),周恩来主持了前敌委员会会议,决定于七月三十日深夜发动暴动.
   驻扎在南昌附近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军长贺龙公开表示对蒋介石不满,同情中共.当时,贺龙还不是共产党员,没有出席前敌委员会会议.事后,周恩来郑重地将起义决定通知他,贺龙回答说: “我完全听共产党的话,党要我怎样干我就怎样干.”
   ---四十年后,贺龙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成为林彪一伙的打击目标.周恩来曾把贺龙夫妇接到中南海自己家中保护起来.然而,中南海亦不是世外桃源,不可久居,周恩来便派人将他们送往山西隐居.不久以后,林彪的亲信主持了对贺龙的监管,对其百般折磨.贺龙终于亡于一九六九年六月九日.死前听到远处猪叫声,欲食一片猪耳朵,却不可得. 贺龙被指为“大土匪”、 “大军阀”,与其有四十年深交的周恩来,在公开场所对此未置一言---党性至上;而当贺龙平反后, 周恩来又在追悼仪式上连鞠七个大躬---人性使然.
   南昌暴动前夕,贺龙率领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叶挺指挥的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加上朱德指挥的第三军的部分官兵,共三万多人,实力可观.
   暴动部队对国民党军队占有明显优势.
   正当此时,张国焘以临时中央代表的身份电告周恩来等“暴动要慎重”.而周恩来等人认为箭已上弦,不发不快,没有理睬他.
   贺龙被任命为暴动总指挥,叶挺为前敌总指挥,刘伯承为参谋长.
   张国焘赶到了南昌,提出枝节问题,要求延迟暴动.
   周恩来等排除干扰,签发了暴动命令:
   “我军为达到解决南昌敌军的目的,决定于明日四时开始向城内外所驻敌军进攻,一举而歼之!”
   七月三十一日晚九时后,南昌全城戒严.口令是“河山统一”.
   暴动前夜,南昌市公安局长朱德宴请若干国民党高级军官,饮酒作乐.他们被钉在丰盛的宴席上,无法分身.
   暴动之前还有一个曲折:第二十军一个赵姓的副营长向敌告密.为了保持暴动的突然性,周恩来随机应变地决定:暴动的时间,提前到八月一日凌晨二时.
   随机应变的智慧,是周恩来性格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在他所从事的政治斗争、军事斗争及外交活动中,这种智慧不止一次地显露光华,并在人们心目中树立起睿智的形象.
   八月一日二时整,三声清脆的枪声响起,南昌武装暴动打响了.
   周恩来以炮兵连为代号,在松柏巷附近的一所学校里亲自指挥战斗.
   敌对双方交火五个小时,战斗停止,国民党朱培德的军队放下了武器.
   八月一日黎明,中共在军事上控制南昌.同日,中共在南昌召开中国国民党各省区特别市及海外党部联席会议.
   中共领导南昌暴动时,仍然打着国民党的旗号,这是后来中共检讨南昌暴动失败的争论不休的问题,也是毛泽东时代的正统中共党史羞于承认的事情.
   当天还成立了由二十五人组成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委员包括宋庆龄(当时不在南昌,不知此事)、周恩来、朱德、贺龙、叶挺、郭沫若(八月四日到南昌)、恽代英、邓演达、徐特立、谭平山、何香凝、彭湃等.这个委员会是个政治大拼盘.
   当天还发表了“中央委员会宣言”和“中国共产党致国民党革命同志书”,提出打倒蒋介石等新式军阀、反对帝国主义、消灭封建势力、实行土地改革、拥护工农利益等政治主张.
   在周恩来的主持下,暴动部队进行了整编.部队仍然沿用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的番号,贺龙为总指挥,叶挺为前敌总指挥,刘伯承为参谋长,郭沫若为政治部主任.
   贺龙、刘伯承以及朱德、聂荣臻(任军党代表)于中共立国后,被授予元帅军衔.
   叶挺于一九四六年四月八日因飞机失事不幸身亡.
   ---叶挺有女名叶扬眉.关于她,有这样一则动人的故事;一九四六年一月二十九日,周恩来从延安飞往重庆,但由于途中气象恶劣,飞机只好在西安降落,滞留了一夜.
   一月三十日上午,周恩来一行重又登上了飞机.这是一架双引擎的军用飞机,可坐十三四人;每个座位都备有一个降落伞包.同机的除周恩来的随从外,还有年仅十一岁的叶扬眉.
   飞机起飞不久,便遇到一股强烈的冷气团,在它的袭击下,飞机仿佛蒙上一层厚厚的冰甲,沉甸甸地向下坠落.机长只好一面命令机械师打开舱门,把行李一件件扔下去,一面让大家背好降落伞,随时准备跳伞.
   这时,机舱里传来小扬眉的哭声.原来她的座位上没有伞包,她不知任何是好,急得哭了.周恩来迅速解下自己的伞包,以最敏捷的动作替小扬眉背上,还安慰她说: “小扬眉不要哭,你要像你爸爸那样勇敢坚强,要与困难和危险做斗争.”
   在危急关头,周恩来把生的希望给了叶扬眉,而把死的威胁留给了自己.
   在某些特定时刻,周恩来具有弥天大勇;然而在另外的特定时刻,比如面对毛泽东、江青这一对暴君毒后,却又表现得胆小如鼠---这就是周恩来性格的两重性.
   南昌暴动是中共的一次伟大胜利,故定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节.
   为了保存实力,暴动部队于八月五日离开南昌南下,冒着烈日酷暑,向广州地区进发.暴动部队一心想打回广东,而后进行北伐.这是不切实际的想法.
   九月下旬,当暴动部队先后攻占广东沿海的潮州、汕头以后,就被优势的敌军重重包围了.当时,周恩来、谭平山、叶挺以为,只要握有海港,便可以直接取得苏俄的援助.这一幻想在中共干部中十分普遍,然而却被无情的现实粉碎了.
   九月三十日,暴动部队被迫放弃了汕头.
    这时,周恩来患了疾病,病情严重,又兼算计有误,身心交瘁.经战友们的强劝,去香港治疗.
    这时,著名的“八七会议”业已召开,中共中央的政治路线和人事安排均已发生了重大变化.
    这次紧急会议因参加的中央委员不够数目,代表性不足,本是不合法的,但是,因产生的决议案十分重要,故后人对违背党章的种种做法视而不论.
    八七紧急会议在江西九江秘密举行.瞿秋白在共产国际代表罗明纳斯的支持下,把陈独秀作为大革命失败的代罪羔羊,清算以陈独秀为首的中央领导机构.
    这时,毛泽东虽然仅是候补中央委员,却也以发动农民暴动之主张显露头角.朱德率领南昌暴动部队之一部,上了井冈山,与毛泽东率领的秋收暴动部队会合.
    南昌暴动、秋收暴动和广州暴动以后,中共创建了红军,开辟了多块农村根据地,形成地方割据局面.
   而周恩来病愈后,又秘密转到上海,在国民党统治区生活、战斗了四年之久.
   其时,周恩来受中共中央之命,主持中央军委中央组织部(特务科)的工作.
   周恩来在上海曾多次主持召集红军会议,并领导中央军委创办了军内刊物“军事通讯”.
   周恩来极其重视向农村根据地输送干部.他除了把原有的许多重要军事干部如贺龙、周逸群、邓小平、徐向前等分别派赴各地之外,还把一些暴露了身份的干部自国统区送往根据地.
   中共的中下级干部大都是工农出身的老粗,难以胜任工作.周恩来除指示各地开办干部训练班加以培养外,从一九二九年起,他又与聂荣臻等一起,在上海秘密主办了几期军事训练班和党的干部训练班.
   训练班每期一、二十人,时间一个月左右;除研究国内外形势、学习中共文件,还开设党的建设、军事工作等课程.周恩来于百忙中不仅亲自审定各科教学提纲,有时还在班上亲授课程.这些学员毕业后,大都奔赴各根据地,担任不同级别的领导人.
   为了沟通中共中央和各根据地的电讯联络,帮助各根据地建立电台,周恩来还指示在上海秘密开办了几期无线电报务训练班,培养专门的技术人才.
   各根据地物质极端匮乏,急需支援.周恩来命令特务科在根据地周围和各秘密交通线沿站,以及上海、武汉等大城市开设了许多店铺,诸如电器公司药房、布店、杂货店和文具店等,将药品、食盐、电讯器材、文具纸张等输入根据地.
   一九二八年六月十八日至七月十日,中共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苏俄京城莫斯科召开.周恩来作为主要负责人之一出席了该会,并作了组织问题和军事问题的报告.
   中共六大以后,李立三因有共产国际的支持,清算了陈独秀和瞿秋白的错误领导,成为中共中央的实际掌权人.周恩来当选为中共政治局委员,并担任中央组织部长.他在中共党内的地位得到进一步的巩固.
   在国统区期间,周恩来为中共创办了秘密斗争所必须的保卫机构中央特委(特务科).在上海等地建立了秘密工作的网点,开辟了从中共中央到各根据地的秘密交通线;着手改变了中共在国统区活动方式,实现“机关社会化”;建立了秘密工作的制度和纪律,以及机要文件档案的保存、管理办法.
   周恩来领导的中央特委下设总务(负责布置机关等项技术工作)、情报、行动(即所谓“打狗队”,负责营救战友、惩处叛徒)和无线电通讯等四个科.
   一九二九年八月二十四日,农民暴动领袖彭湃等人因中共叛徒白鑫告密被捕.当晚,周恩来主持了中央特委紧急会议,决定伏击刑车,营救战友.但由于时间过于紧迫,临时运抵的枪支都经润滑油脂涂抹,需用煤油擦净后才能使用,结果错失时机.
   八月三十日,彭湃等四人在龙华的国民党警备司令部被处决.
   周恩来即以中共中央名义,起草了题为“以群众的革命斗争的反革命的屠杀”的告民众书,并亲自制定了惩处叛徒白鑫的行动方案.
   十月十一日, 特科人员了解到白鑫将于当晚离开住所前往南京时,及时赶到现场,将白鑫及保镖等人击毙.此事曾轰动一时,当局却始终未能破案.
   彭湃死后,他的母亲流落澳门.周恩来表现出人性的一面-----派人帮助老人转移到上海,并对原在彭湃身边的幼子,作了妥善安排.
   ---文化大革命期间,红卫兵掘了彭湃的坟墓,并将其遗属多人打死打伤.周恩来基于党性,对此未置一言.
   在这期间,周恩来还组织营救过著名中共领导人邓中夏、恽代英等.惜未能成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