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回忆与李银河的一面之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文集
·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首创黑幕叙事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不能要求邱妓女之子国权口吐象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不能要求邱妓女之子国权口吐象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不能要求妓女之子口吐象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不能要求婊子的宁馨儿口吐象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婊子的宁馨儿之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不能要求婊子的宁馨儿口吐象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无法要求婊子的宁馨儿口吐象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3357万点击量! 邱娘俩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之五十七至六十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六十三至六十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之六十九至七十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之七十五至八十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之八十一至八十六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之八十七至九十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之九十三至九十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雍容大度地祝福婊子的宁馨儿长寿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六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不要求婊子的宁馨儿口吐象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 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 九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 十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十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邱母子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的悲剧溯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9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毕汝谐哀悼滥射死者暨声讨邱娼子诗六首毕汝谐(纽约 作家)
·3381万点击量!邱娼子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邱母遭天谴,邱娼子不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邱娼子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的理论基础 毕汝谐(纽
·习近平和崇祯在2019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秦朝英少将,来世你我同台竞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给北京当间谍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国共祸起萧墙——习近平韩国瑜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阅兵不举手敬礼说明什么? 毕汝谐(作家
· 林郑月娥何去何从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间谍也干点别的:诈骗、贪污等等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与子(中英解决香港问题期间的一桩花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贵族气质?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陈同佳是天才型的杀人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敬答谢贤选骏仁兄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台湾正处于第三次排异反应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莫雷和庄则栋的出现都是历史的必然 毕汝谐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制作某人面具是西方的一种高规格礼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习主席的见识不及妇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18/4/2 发表 习近平势必对川普让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8/4/6发表 习近平打响南京保卫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红朝帝王将相的心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粱大豆是一面镜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接过储安平的笔,新一代储安平在成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07年发表林彪、叶剑英两元帅谈中国之崛起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九级浪 (电子版)按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九级浪》材料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复胡平
·九级浪 (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习主席也应以史为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饥饿能够把大家闺秀变成女扒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流话折射文革政治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大东亚共荣圈与一带一路之比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 毕汝谐(作家纽约)
· 请中国爱国者从速奉献金银财宝 毕汝谐 (纽约作家)
·九级浪(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纽约)
·用黑格尔反击下流话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与俄狄浦斯适成对照的人性的嬗变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诗歌艺术应当表现人类共性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雪莱名著“为诗辩护”系美学圭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瑞士作家杜伦马特的经典剧本“老妇还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来自巴山蜀水的另类病毒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湖北女作家方方揭示社会阶层固化现象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孔夫子说得好:小人穷斯滥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瑞典作家斯特林堡的自传女仆的儿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纸面上的法律平等和事实上的不平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雍容大度地领衔电贺赫鲁晓夫 70寿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自清的诗论专著《诗言志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自清的诗论专著《诗言志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郭沫若的艺术社会职能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忆与李银河的一面之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著名女性学家李银河以其超前观点不断地引起中国社会的关注;我由是想起当年与李银河的一面之缘。
   上世纪七十年代尾,我按照父母的吩咐,送书给李昌伯伯。事毕,被李伯母冯兰瑞阿姨唤住了:“小毕,你有没有对象呀?”
   我兴奋地竖起耳朵:“还没有(正式的)呢。”
   (其时,在那个特定圈子里,我是小有名气的单身汉;傅崇碧夫人黎虹阿姨甚至开玩笑说: “我们这些老太太应当专门成立一个委员会, 为小毕找对象……”)
   冯阿姨笑道:“我给你介绍一个才女,好不好?”

   我笑道:“太好了,我就喜欢女高才生、女书呆子,彼此有共同语言呀。”暗忖:有枣一竿子,没枣一棍子;多认识一个高素质的女子,没有什么不好。
   冯阿姨是个热心人,很快便打来电话,谓已经与李银河商定,某日某时在车道沟北京市委党校见面。
   我按时前往。北京市委党校是出了名的穷单位,破破烂烂。我和李银河找了间暖气失灵的空房间,相对而坐。
   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
   一见之下,我便知道这只能是一次走过场的相亲—— 李银河的相貌太过普通了,称为一般已是客气;较之我每日习见的花枝招展的女演员,对比更为悬殊。
   即来之,则安之。我熟练地以天气为开场白,然后夸奖她的文笔不错,先前,我曾经在人民日报上读过她和林春合写的文章,里面引用了马克思的一段话,大意是人民的权利不容受到侵犯,犹如妇女的贞操不容受到侵犯。我说建国后,从来无人引用了马克思的这段话;李银河笑说这是因为中国人耻于谈论性话题,对于革命导师的语录也不例外。
   于是,我们一见如故,开始了彼此都性话题。拘于当时的社会环境,李银河使用“有人说”,而我则假称是表弟如何如何
   奇特的婚礼——一半男宾与新娘睡过觉,一半女宾则与新郎睡过觉
   “我表弟一上大街,眼睛就不老实,东张西望,说什么我要掐一朵(花),他把全北京的大街都当成后花园了!
   谈及某几位盛名之下、其实难负的学术界重量级人物,李银河轻蔑地摇摇头:“可怜。”
   中国家庭低质量、高稳定
   我是早早地越雷池 饱饱地吃禁果;而李银河显然是循规蹈矩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
   我年轻时是北京著名的四大风流人物(另外三位是周立、周瑞、藏津津)
   当时,北京上层社会已经有了无其名而有其实的性俱乐部——家庭舞会。比较出色的是平安里贺故上将家、东四最高法院谭副院长家、报房胡同何姓副外长家(何氏三公子无一好鸟);干色()
   谈话时,常常有好奇的青年男女敲门,探头探脑地打量我,
   她和王小波都是貌不压众而才华横溢 绝配! 荷而蒙的作用不得了!还是不要孩子的丁克族
   与李谈话,使我感到棋逢对手的愉快,却没有两性吸引的喜悦;
   李的性知识显然来自于书本及不懈的思考,而非身体力行的性实践,有些想法太过抽象,而又缺乏动人的细节。
   她问:“你怎么懂得这么多呢?”
   我信口开河:“多亏我有一位神通广大的好表弟呀。他交际广阔,而又讨女孩子喜欢,是个拍婆子(在大街上结识的女孩子)的能手!”谈话果然愉快接下来的事情颇为辣手;我必须对冯阿姨和李有一个体面的交代。恰在这时,文化组织一批文字音乐创作人员下基层体验生活,这便成为中上这次“找对象”的最佳借口。我动电话给李她不无遗憾地道:“你这一去就不回头了?”我故作豁达地道:“是。不过,山与山不会相见,人与人却有机会重逢。”
   几十年过去了,我再也没见过李。从冯阿姨那里不断唱来她的消息;我来美国后,听说她和丈夫王小波同在匹兹堡。那年头唱有一些中国留学生的签名活动,常见两人的大名,看了王小波的书,更感到两人是天造地设的绝配:貌不在众而才华横溢,性幻想丰富(王小波的性描写在性行家看来还比较稚拙)而性阅历单薄,乃是理论的巨人和行动的矮子。大千世界,王小波和李的配偶无第二人选,夫得其妇,妇得其夫,真羡慕我等婚姻不幸福者。
   李不仅是理想主义者,同时也是现实主义者,她缄口了,中国失去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声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