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美帝对毛泽东及中共大特务的历史恩情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体制内第一个高呼打倒习近平的人画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严家祺老师大力提(毕汝)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的阶层自卑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请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从不冒犯别人父母做起! 毕汝谐(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是男儿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全国政协其地其委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19情诗一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十五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 纽约)
·几十个字能够道尽文革的可怕、毛泽东的魔力 毕汝谐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爱的宣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七至一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 零九 至一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一十五至一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一至一百二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 七至一百三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九至一百四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零五至二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一至二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三至二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九至二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四十一至二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九至四百四十四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四十五至四百五十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生胆小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一至四百五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七至四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三至四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九至四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报载,中国大陆推行一胎化政策,已造成两性比例严重失衡,男性人口远远超过女性人口,这个数字究竟是多少无法确知,高估者称为五千万,低估者称为两千万;换言之,按照目前的一夫一妻婚姻制度,以千万计的男性将命定地无法组建正常家庭。早在二十年前,笔者曾撰文提请大陆有关部门注意未来性生态失衡等问题,却不料狼来得如此之快!
   查中国大陆人口,汉武帝时为二千万,经过一千多年的漫长岁月,清康熙朝增至一亿,嘉庆朝为二亿,道光朝为三亿,民国年间为四亿五千万,印证了人口以几何级数增长的马尔萨斯学说。一九四九年后,新中国对苏联一面倒,盲目照搬苏联的“英雄母亲”奖励政策,从而使人口问题急趋恶化。毛泽东昧于时事,放言“人多议论多,热气高,干劲大”,倡“人手论”,批“人口论”,将马寅初的耿耿诤言视同敌论,造成“错批一人,误增三亿”的恶果。马寅初去职数年后,当局迫于人口激增的重压,不得不在事实上推行“一个不少,两个正好,三个多了”的温和的计划生育政策。毛泽东亦食言自肥,称“人类应有计划地控制生育”,将此列为长期国策。毛泽东时代结束后,当局审时度势,辣手实施一胎化政策,在无后为大的平民百姓看来,这无异于挖掘祖坟,于国际间也引起了强烈反弹。
   二十年过去了。当局满意地指出,一胎化政策使得大陆人口少增两亿。然而,这把双刃剑 “医得眼前疮,却剜心头肉”,解决了人口膨胀的社会问题,却制造了人口性生态的社会危机。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为求承祀有人,溺弃女婴乃至用B超测知胎儿性别而存男去女成为普遍现象……二十年正是一代人,数千万旷男已然长大了!
   如果当局承认这数千万旷男是人,承认他们有从事性生活的天赋人权,那么就必须急他们之所急,以理性方式拯之于火山之巅!切忌以贵族老爷的倨慢态度,徒托空泛之言,更不可以“我死后任凭洪水滔天”的任性做法,闭目塞听,不闻不问。

   众所周知,中国大陆在改革开放中造成了贫富悬殊的两极分化;那么,依优胜劣汰的社会达尔文原理。这数千万无妻名额将确定地落到穷人头上!设想一下,那些原本对富人怀有阶级仇恨的贫穷男人,又因命定无妻而敌视合法丈夫, 虎视良家妇女,反社会心理与阶级仇理两相激惹,其破坏力将大大超过八九民运。数千万旷夫一旦沦为性犯罪者,则以神州为囚牢,也难以悉数狱之。而当局奉为圭臬的“稳定压倒一切”,亦将为之荡然!
   当局不是孙大圣,不可能平地拔毛变出数目相等的妇人与旷男婚配;也不可能将这股潜在意义上的祸水放出国门,与异国男子争妻;那么,只能抱着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摒除意识形态的障碍,将这一老大难问题就地消化。
   数千万旷夫无性生活之苦,政府、慈善机构皆束手无策,唯有妓女能够安抚这一特定群体。倘若以一妓女解决百名旷夫的性要求计算(以一挡百!),则数十万妓女即可化除这一性生态危机,,而当今中国大陆操此业者绝不低于此数。
   在历史的紧要关头,组织妓女设立性防护堤,不乏成功的前例可循。1945年,日本投降后,吉田茂政府及社会贤达深恐美国占领军蹂躏本国妇女,紧急行动起来,双管齐下(“爱国”、高酬),组织妓女劳(美)军,效果颇佳:美国占领军的性犯罪案件大大低于预想。这对于其后日本国民接受美式民主制度、价值观念及日美重修于好,均产生了积极作用。
   五十几年前,执政党曾以可钦可敬的革命魄力,一举取缔各地妓院,为天下惊。然此一时也,彼一时也,“马列主义的精髓就在于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毛泽东语),面对极其严峻的性生态失衡,设立红灯区不失为治标之策。
   某沿海特区扫黄时揭出这样一件事:一群龙精虎猛的民工,集钱嫖宿一个年过半百的丑陋农妇,分摊下来,每个民工仅付出五元人民币(这是一碗面钱!);双方各得所求,皆大欢喜。这件被当局视为丑闻的事情,自有其重大的正面意义,那就是:数千万命定无妻的旷夫,只能用这种办法解决性要求。
   早在新中国成立以前,中共相对温和派代表人物刘少奇即在其著名的天津之行中指出:“舞厅还要保存下去,好处是舞女们有饭吃,有钱的人有地方花钱。”限于当时的历史条件,刘氏的这一卓见无疾而终。现在,是实现刘氏这一遗愿的时候了。
   目前,由于没有红灯区,小姐们饱受黑白两道的欺凌盘剥,疾病不得防治,权益不得保障。一次又一次扫黄行动,成为掌有实权者的冠冕堂皇的敛财机会。假如正式设立红灯区,引进欧州国家、美国内华达州文明管理红灯区的先进经验,至少有以下好处——
   一、彻底地解决数千万旷男的性要求,使性生态失衡所造成的危机得到缓和。
   二、地下性企业是创造超高利润的特殊行业,却不对国家承担纳税义务。偌大的资金,游离于经济体制之外。设立红灯区,妓女成为纳税人,这笔钱将在有效监督之下进入国库,可用于改善下岗人员生活、兴建希望工程等等,善莫大焉。
   三、净化社会环境。长期以来,地下性企业乃是社会治安的死角。除刮台风式的突击扫黄,平时皆为藏污纳垢之所,黑人、黑枪、毒品等等无法查禁;成立红灯区,一切透明化,当可革除此弊。
   四、促进繁荣昌盛。一位著名的贪官说过:“三陪小姐在哪里出现,就可以将投资商吸引到哪里。”话糙理不糙,我们万不可因人废言。设立红灯区,使得有此癖好的外来者及本地人善得其门而入,减少中间剥削,降低小姐们的行业风险,确保寻芳客的人身安全(各地残杀小姐、勒索客人的恶闻屡传不绝)。
   (性)事急矣!中国大陆开设红灯区,已是刻不容缓!这一举措能否实施,并不在于执政党的政治智慧,而在于政治勇气!恳请包养N奶的达官显宦发发慈悲,可怜可怜数千万老光棍!时不我待,当数千万旷男揭“竿”(按照法国作家莫泊桑的说法,这是“连大炮也要为之屈服的力量”!)而起,那就太晚了!
    2002年夏写于纽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