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太陽與蛇》 第九章]
毕汝谐文集
·洞房私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爱子步克的一封信(关于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级浪”的稿费) 毕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罗援将军要三思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脸乎?链乎?二者只能择一,无法两全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谢天谢地,我躲过上山下乡一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北京从美国之妻沦为美国之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假如周永康叛逃,周习必定双赢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美帝对毛泽东及中共大特务的历史恩情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体制内第一个高呼打倒习近平的人画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严家祺老师大力提(毕汝)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的阶层自卑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请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从不冒犯别人父母做起! 毕汝谐(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是男儿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全国政协其地其委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19情诗一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十五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 纽约)
·几十个字能够道尽文革的可怕、毛泽东的魔力 毕汝谐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爱的宣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七至一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 零九 至一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一十五至一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一至一百二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 七至一百三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九至一百四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零五至二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一至二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三至二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九至二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四十一至二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陽與蛇》 第九章

琳达于短期内有所收敛,而后又贪得无厌地要求博士提供滨海舰队的作战手册、二十一世纪前五年战略计划、滨海舰队与东海舰队、南海舰队战时互援的构想等等绝密军事情报……指令如同雪崩一般压了过来!
   琳达在附加说明中指出:目前,在五角大楼,有一派人认为,解放军已经拥有一系列可用以实施突袭战略的进攻性武器;相形之下,台湾的完全立足于防御的战备已经过时了。台湾海峡两岸军力消长的此种变化,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老天爷,隔界如隔山,我非孙大圣,如何弄得到这许多宝藏?哦哦,西蜀无将,如之奈何?一个凡庸之辈廖化,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委以先锋重任,冲锋陷阵……有马有骡子不用驴!但凡有个商量,谁会硬逼着驴子上阵?很显然,FBI在滨海市甚至S省都没有什么像样的情报网,因而将我这样一个二把刀视为中坚力量!
   我踌躇数日,先自泄气了——虽然不曾失态,身子却仿佛空洞了;我简单干脆地回了一个字:NO!
   却不料,琳达马上作出了过度反应,云:你必须全力以赴,不可隐瞒实力。

   我完全没有想到,已然到了这般田地,琳达依然对我怀有深刻的猜忌:不是白种人,不是诞生于美国领土的当然美国公民,无论怎样地卖命,也得不到百分之百的信任!
   间谍难为!一股交织着怨气、愤懑、惆怅、茫然、激荡、内疚、慨叹等等复杂情绪的内心呼唤,几乎冲口而出。
   显然,琳达对于我与宗华破镜重圆所构成的三角关系,产生了某种偏颇情绪,以致于公行私便,影响了眼下所从事的情报工作:琳达新近提出的侦探滨海市附近是否集结第二线解放军兵力及其部署序列的指令,大大超出了我所能够承负的行动难度;况且,这一大而空洞的指示,本身即带有对下属进行毁坏性使用、迫使其冒险犯难的可疑动机——我不能不多存一个心眼!然而,我又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既然干上了这行当,怎敢不从命?琳达给我穿上了玻璃小鞋——挤脚,却是有苦难言!只得仰天长叹!或许,我早已被吃醋的琳达暗恨在心,却是浑然不觉,悠哉喜哉……
   我由是怏怏不乐,愈益分明地感到琳达是假公济私——对宗华的介入心存芥蒂……我自然不便点穿琳达的花花肠子,只能虚以委蛇地与之周旋。
   哦,这个鬼妹(姑且以纽约唐人街广东佬对洋女人的惯称呼之)不仅床上功夫娴熟,虐恋造诣了得,还有其可嗔可怒的帝国主义风范!遗憾的是,前苏联崩解了,克格勃灰飞烟灭了……否则,我可以很方便地跳槽——投靠另外一个旗鼓相当的情报买家,将美国佬进行间谍工作的法学基础、原则、策略和方法等等和盘托出;然后,托庇于辽阔的国际政治缓冲地带,一身于两个营垒的夹缝之间升腾起来!
   于是,我去中山公园散步。这里枝藤盘错,鸟语花香,原本有些神经质的紧张心理,得到了充分的缓解。我气朗神清,一脸蔼然,善视天地万物,敬畏过往神灵(李白有一句诗:“天意自古高难测”!),似笑非笑,有情无情;好人一路平安!哦哦,春天多么美好!游客如同过江之鲫——这些人毕生庸庸碌碌,可曾领略虐恋之妙?
   我渴望活下去,渴望带着脑袋,平安返回纽约,方显英雄本色!我走着走着便不想走了——腿肚子转筋,没魂儿的鬼似的!我也曾反复想过:一忍再忍、一让再让究竟好不好?但是没有答案。看来,不能不跟琳达斗智——如果一味供对方驱遣,难免落个死无葬身之地的可悲下场!所以,我必须对琳达的某些指令阳奉阴违,并且巧妙地或者夸示、或者缩小自身的活动能量以及宗华的上层关系网(视具体情况相机行事)……
   于是,我带有感情色彩地再次回绝:OH,NO!
   过了两天,琳达于暂短停顿之后,又发来了伊妹儿——语气旷达,似乎彼此之间并无龃龉:滨海市为中国著名的海洋城市,其海岸线全长达331公里,内港岸线长达163公里,其中深水岸线达92公里,为目前世界第一大港荷兰鹿特丹港的2倍;因此,很有可能于不远的将来发展成为吞吐量10亿吨的国际大港。基于此,我们需要该地区的地形图;如果整幅地形图一次传送不便,可以分割成为若干小块。我自可以电脑完成合成……
   我满面惶色,沉重地走到电脑桌旁,步履之慢,异于寻常。难,难,难!文字可以编成密码,而图纸、照片则很难编成密码,只能原封不动地扫描过去,风险较大……然而,顶撞上司,可一而不可再!那么,如何是好呢?
   琳达的倒行逆施,使得我不能不多存一个心眼儿。
   我打开微机,几十种软件系统,相继呈在眼前……哦哦,只消眼珠子在长睫毛内转上几转,苏秦张仪之计便跃上心头了!我孟浪地决定把一份捎带凭空捏造的假货的所谓情报发出去,以探测琳达的反应——
   如你所知,今年X月X日, 滨海舰队举行了十年来规模最大的实枪实兵演习;却居然发生如此荒唐的事情:滨海舰队快艇第一支队第31大队3217号鱼雷艇(代号是37019部队43分队)作为指挥艇,在滨海海面进行训练;演习于当日17时22分结束;有一枚未爆导弹,于演习后漂流外海,被老百姓拾获……
   博士运用文学笔法写道:……凌晨,渔民们在外海域捕鱼,收网时沉甸甸的、死沉死沉的,却没有活物动弹;收上来后,渔民们都傻眼了——居然是一个草绿色圆柱形的金属家伙!重约50公斤,导弹头是银白色和紫红色的,导弹外壳是草绿色的,尾部有不锈钢片包裹;不锈钢片里面有弹簧,底部颜色是紫红色的。边防工作站接到报警后,立即派官兵赶到现场,经技术人员察看后,确定是一枚导弹!滨海舰队第一线官兵的演习水平,竟是如此不堪……
   下网之后,陷入沉思;博士的冷峻的脸孔上,缓缓地浮现出一个啼笑皆非的表情——哼哼,这个八股文章的裁搭题,未免做得牵强附会;而且,承担着被琳达识破后爆发盛怒的风险……一回头,宗华已然立于身后。
    显然,冰雪聪明的宗华已然看出(感觉?)了个中关节,讪讪地道:“宝贝,干这一行实在太危险了——你有钢铁般的神经、城墙般的脸皮吗?”
    博士一边颤着脚尖,一边淡然地道:“宝贝,谈不上什么危险。情报传递是一门学问。时代前进了,科技发达了,再也不必使用秘密电台作为联络工具了。还记得小时候,咱们一起看过国产黑白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吧?”
   宗华道:“记得。孙道临主演。”
   博士笑道:“宝贝,孙道临在家里一发电报,就会出现电波干扰现象;只要出动先进的机动电波探测仪,便可以查出地下电台的大致区域了。结果,当局采用分区停电的法子,逐步缩小侦察范围,终于抓住了孙道临!这种事情才危险呢,我是不肯做的。”
   宗华痴情地道:“宝贝,我只要你平安无事。”
   博士自视甚高地道:“我自然平安无事。单维度的中国国家安全部特工,智商有限,器材落伍,没有什么了不起!”
   (俊男和美女从监控录影带上看到这里,不约而同地叫起来:“海龟,你有什么了不起?!”
   俊男激愤地道:“7号,你瞧着吧,我非得拿下海龟不可!中国的国家安全特工,就是比美国FBI的间谍强!中国的法学硕士,智商绝不比美国比较文学博士低!海龟出招漂亮,老子也非庸手!……”)
   宗华摇摇头,道:“矛尖必然造成盾厚。宝贝,大意失荆州,你要小心小心加小心……”
   博士自负地笑道:“我自然小心小心加小心……宝贝,依我看,美国佬的情报工作,具有巨大的缺陷:重视电子情报,轻视人力情报;重视战术情报,轻视战略情报。这种巨大缺陷的副作用,就是政治情报少得可怜,业已获得的那些政治情报也不太准确;有的时候,甚至是张冠李戴,缺少最基本的常识——我和FBI的首席中国情报分析员一起吃过饭,他竟然以为李立三和杨立三、高岗和华岗是同一个人呢;not proper(不正确)!再说下去,无异于庸夫谈禅!哈哈……”
   他们笑成了一团。
   博士的谈兴越来越浓了:“美国派往海外的情报员,许多人都不懂得当地语言!美国刺探中国情报重数量轻质量,网罗过来的许多华人,实质上是双重间谍……”
    宗华啼笑皆非:哦,我委实无法克制吐奶的冲动——党啊国家啊,请原谅我这个吐奶的娃娃吧。是耶非耶——我投资宝贝这个风险股票,压上了自己的身家性命!每向前迈出一步,都潜藏着压力带来的变异和毁灭的危险!
   哦,我是不是有病呀?谁人知道我吐奶的缘由?
   或许,这就像落了灰尘的一盆清水,需要时间,才能够澄清……
   虐恋游戏每日必行,不可或缺。我和宝贝就像两个小孩子,一会儿好,一会儿恼,说动手就动手,抄起锅碗瓢盆乱摔乱扔也不稀奇,每日必定制造一堆垃圾;非如此,断不能充分领略时而细腻婉约、时而狂放粗暴的性高潮——我对于宝贝的依恋已经成为习惯。
   宗华疑惑地问:“宝贝呀,到底是你变态,还是我变态?……”
   博士斯文地道:“不然——天才作家与女大能人,都不免有些怪癖!Never laugh at love(永远不要取笑爱情)……我是率性而为,你却是曲意迎合——正是几千年来,我们中国人的夫妻之道;夫为妻纲……”
   “宝贝呀,你说是这么回事,就算是这么回事吧。”宗华发出一阵半得意半失意的笑声。
   接着,按照海外虐恋游戏的经典做法,我用蜡烛油灼烫宗华的身体,她似乎觉得不过瘾, 我便用电烙铁蜻蜓点水似地碰了几下宗华的裸身,随着皮肉烧焦的糊味儿, 我的人鞭同样蜻蜓点水似地在宗华完全开放的阴道里抽动了几下,宗华的脸色依然是宁和而又明达,却彻底地感到满足了,发出一阵响亮的床第号子……
   我狂热地扑向宗华——咬就是吻,吻就是咬!力度不一样,第一个吻痕的颜色是粉红色、第二个吻痕的颜色是深紫色!
   乐极生悲——宗华在虐恋游戏中受伤了,脸上出现了一块彰明较著的咬痕!
   (俊男看到这一段监视录像带时,目瞪口呆:我在虐恋中看到的不是人的世界,而是动物的世界——咬你的是狗,掐你的是猫,唱得悦耳的是喜鹊,叫得难听的是乌鸦……唯独没有人!然而,一旦穿上衣服,海龟和市长却又恢复了绅士和淑女的风度!糟糕的是,我虽然百般加以鄙薄,却为之意乱神迷,一天到晚念念不忘!原以为只是观摩等闲性事,却被带入了虐恋之中!)
   次日,宗华出席常委例会;脸上的这块尚未消失的咬痕未经药物处理──我担心抹了红药水或者紫药水后,更加引人注目。所以,带着伤痕上官场……
   常务副市长宋瑛等几位素来与宗华持对立意见的常委视若未睹;而张红军则仿佛是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似的,讪讪地干咳一声;然后宣布开会。
   今天的中心议题是高新技术产业。中国即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届时,滨海市将加快高新技术产业化进程、巩固现代化城市的经济结构以及扩大对外经济合作与技术交流……张红军要求与会者对滨海的城市建设、城市管理等问题发表看法。
   宗华建议聘请几位国际知名企业家担任市政府顾问——充分考虑地域分布、行业分布、顾问所属国以及与滨海的经济合作关系等等诸多因素;不光抓物质基础,还要抓技术基础、人才基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