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九评袁红冰兼论高行健9结局 ]
奇麗想像
·<白城六>回忆6-2武望月(小郡主)
·<白城六>回忆6-3天子之剑
·<白城七>月云7-1神武将军
·<白城七>蓝府7-2爱的叮咛
·<白城七>安平7-3杀人剖瓜
·<白城七>月云7-4以死明志
·<白城七>蓝府7-5骄傲的小郡主
·<白城七>安平7-6油菜花田
·<白城七>月云7-7不败将军
·<白城七>蓝府7-8塞翁失马
·<白城七>安平7-9锦木匣
·<白城七>月云7-10豪赌宴饮
·<白城七>蓝府7-11京城之旅
·<白城七>安平7-12玉山真人
·<白城七>月云7-13用兵如神
·<白城七>蓝府7-14印荷公主
·<白城七>安平7-15逐鹿皇魂
·<白城七>月云7-16归乡养亲
·<白城七>蓝府7-17永结同心
·<白城七>白城风云7-18结局
幻影二<白城后传>
·<白城后传>(一)帝心皇魂
幻影三<银河铁骑>
·序:启航
·<银骑一>变故1-1宇航救难队、玛答法叛军
·<银骑一>秘密1-2劫后余生、生化机械人
·<银骑一>启航1-3银舰舰长、异星公主
·<银骑一>异星1-4舰队生活、飞行训练
·宇航风起云涌/异星公主
·我的绿野仙踪/宇航小秘密
·宇航启程/生化机械人/星舰舰长
纯真世界
·序:黄金小鼠+TCA学园
·神剑1-1考古外公+大个子
·神剑1-2早餐+早安
·百灵鸟/黄金鼠
三情人最新第七章活动
·(七)运动会7-1-1 橄榄球比赛
·(七)运动会7-2-1 武术大会演
·(七)运动会7-3-1 体操表演与心事
·(七)记念7-4真正的王子与狩猎小勇士
·(七)惊奇7-5快乐王子与小可爱
·(七)顾虑7-6情场翻波、各显神通
·(七)不舍7-7温柔拥抱、最初的吻
·(七)温情7-8蓝色风铃、学生宿舍
·(七)犹豫7-9大小姐、大少爷的假日
·(七)眼泪7-10沉重、安慰
三情人第八章停留
·(八)停留8-1关心、爱心
·(八)接受8-2秋阳、手术
·(八)回首8-3守候、承诺
·(八)喜乐8-4丹凤菊
·(八)拒绝8-5了解、释怀
·(八)感恩8-6慈母心、兄弟情
·(八)情深8-7低谷、朝阳
·(八)随缘8-8担心、安心
·(八)反省8-9等一等、好不好
·(八)幸运8-10宽心、夜市
三情人第九章感情
·(九)改变9-1经验、道观
·(九)同情9-2不解、山里
·(九)亲友9-3花猫、道士
·(九)修行9-4瞑想、狝猴
·(九)念旧9-5习惯、球队
·(九)倪妮9-6花园咖啡厅
·(九)困难9-7帮助、舞蹈
·(九)云豹9-8绚丽、灿烂
·(九)责任9-9会议、妈妈
·(九)亮光9-10缘份、结果
三情人第十章同行
·(十)反复10-1跌倒、陪伴
·(十)安心10-2约定、消夜
·(十)逛逛10-3金球、孔雀
·(十)领悟10-4速食、顽皮
·(十)习惯10-5蜡烛、风衣
·(十)适合10-6火锅、舞会
·(十)会议10-7心情、沉默
·(十)合作10-8坦白、深情
·(十)插曲10-9兄弟、雅雅
·(十)冷静10-10赏鸟、水流
三情人第十一章 交叉
·(十一)矛盾11-1冷风、暖炉
·(十一)体贴11-2心结、无解
·(十一)相同11-3电玩、游戏
·(十一)问题11-4友谊、爱情
·(十一)雨夜11-5顾忌、冬景
·(十一)真爱11-6无忧、无虑
·(十一)奇怪11-7逛街、聊聊
·(十一)检查11-8身高、换季
·(十一)照相11-9勉强、释怀
·(十一)追求11-10君子、退让
三情人(第十二章 转折
·(十二)情怯12-1欢喜、失眠
·(十二)睡眠12-2拥抱、冤家
·(十二)统计12-3排演、魔镜
·(十二)朋友12-4点心、交谊
·(十二)耶诞12-5谈心、演戏
·(十二)深交12-6心情、恬淡
·(十二)请安12-7面子、洋服
·(十二)捷运12-8淡水、安定
·(十二)左岸12-9渡轮、八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九评袁红冰兼论高行健9结局

回答: 九评袁红冰兼论高行健8小说与真实人生 羽森 于 09/22/2007
   主题:主题:九评袁红冰兼论高行健9结局
   [爱琴海] 红楼梦有结局吗?有的~听说八十回后是高鹗结束故事!而前八十集是曹雪芹写的~好像没完没了=但其实写完一个章节之后~故事就结束了!...所有的人事物都会有起点和结束点~就算是宇宙也一样!

   人世间的故事~往往有个高潮~事件的顶点+转折点=才有结局!人生老病死有起点+终点;政权的开始和结束也一样~~~当然九评也一样!咱写到这里=没啥好写了!!!!这就是咱九评的结局~~~另外贴点讲稿+百科全书的介绍...也算是导读吧!ps:
   @@@
   创作与美学──高行健台南演讲
   ◎蔡逸君/整理
     引言
   张宝琴女士:各位台南的乡亲朋友们大家好!一九八八年高行建先生第一本短篇小说集《给我老爷买鱼竿》由联合文学出版,这不仅是台湾出版高行健的第一本小说集,也是全世界的第一本。在那之前,高行健还在大陆,他的小说在媒体上陆续地发表,但等到要结集出书时,却受到政治打压,在大陆上找不到出版社;他辗转想到可以在香港出版,而香港原本有一家出版社也答应了,后来却又反悔不敢出版。一九八八年之前,台湾戒严尚未解除,我们要跟大陆地区的作家签约出版他们的著作非常困难,必须透过中介人士的授权,在这种状况下联合文学出版了高行健第一本短篇小说集。 经过了十二年,二○○○年的十二月十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国家音乐厅,瑞典国王将全球瞩目的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第一位华人作家高行建先生。那一天他在领奖的答谢辞上是这样说的:“尊敬的国王陛下,站在您面前的这人,他八岁时候,他母亲叫他写日记,他就这样写下去了,一直写到成年。他上中学的时候,教作文的老师拿了一幅画挂在教室的黑板上,说不出题目了,大家就写这幅画吧。”结果高行健得了个好分数,老师给的评语是“笔力很健”,从此他每天不停的写,从童话写到小说,从诗写到戏剧,然后中国文化大革命来了,他吓得把所有的作品都给烧了,给埋了。后来他来到了西方,还是每天不停的写,也不管有没有回响。突然之间,他来到瑞典的国家音乐厅接受这样的殊荣,“他止不住问:国王陛下,这是真的吗?还是个童话?”今天就在此时此刻,高行建先生千里迢迢来到我们台南,我想我要代表所有的台南乡亲朋友们,站在高行建先生的面前问他,高行建先生,这是真的吗?还是个童话?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高行建先生。
     演说全文
    各位在座的朋友,各位年轻爱好文学的朋友,“创作与美学”是初安民先生出的题,他是文学中人,出的题目跟文学紧密相关,对一个写作的人来说,这可说是最要关心的问题。有一些文学的外部问题,诸如文学与政治,文学与社会,文学的意义,这种种的问题都是文学外部的问题,而这个题目确实触及到文学创作的根本,就是文学自身的问题。我想,我按着题目来谈谈自己的感受,和大家交换一些看法。当然这些看法有可能是相当个人的,未必是一个普遍的理论。
    哲学家的美学无法指导文学的创作
    首先,美学作为一个前提,就把它变成一个普遍的理论。因为美学这个辞本身是跟德国哲学连系在一起的,从康德到黑格尔,他们都有专门的美学著作讨论美学问题,也就是审美的问题,或者说是文学艺术的问题。当一个哲学家来讨论这些问题时,他会把问题变成一种思辩,也就是用理性来回答这些问题。可艺术创作恰恰相反,什么时候理性开始说话的时候,艺术创作就一定非常苍白无力,文学也是如此。哲学家来谈论文学艺术问题,会使它变成一个纯粹的理论问题,或者说,把审美变成哲学的分支。当然他们会有一些非常聪明的看法,非常深刻的认识;可是文学艺术的问题,是和个人的创作,和个人的感受紧密相连的,一但把这种问题普遍化,抽象化,变成纯粹的理论和哲学思辩的时候,创作者背后的感性认识和作品的生动性就消失了,只剩下一些观念。因此如果用哲学分支的美学来解释文学创作的时候,不过是一个哲学家的解释,用来指导文学家创作的话,显然是行不通的。我自己的体会也是这样。我曾经非常关心过哲学,我也企图从哲学中去找寻文学的本质──文学艺术的魅力究竟何在?什么是文学?结果只弄得神经衰弱。所以今天在这里,我谈的当然不是哲学家的美学。
    一个作家越远离教条理论,越有创造力
    还有另一种理论,我们也可以把它归类于美学,如传统的文学批评。比方说亚里斯多德的“诗学”,中国传统的文论“诗品”,都涉及了文学创作的问题。但是这种文学批评所涉及的文学创作问题,我认为就一个作家的角度来讲,不如说它是批评家的理论,批评家的美学。当然,他们一样有非常高深的见解,但这种文学理论,企图建构的是文学批评的标准,审美的标准,而不是创作本身。从古代到现代,不管中国或外国都企图去建立这样一个普遍的标准。比方说,从六○年代开始,法国罗兰巴特的结构主义和解构主义的文学批评,还有所谓后现代的文学批评,这些在大学里非常时兴,但如果用这种理论来创作的话,往往同样流于观念。当然这个标准不那么哲学,它主要是依据语言学,语法结构,文本,来建立文学的标准,是语言学的标准。就文学批评来说当然无可非议,它提出很多新鲜的见解,把一个文本读得饶有趣味,层层的剖析。但是如果一个作家也按照这标准来写作的话,很难写出生动有力量的作品。现今,我以为当代文学的困境,恐怕就是这种文学理论与美学,代替了创作。因此我这里也要批评一下,当美学与观念胜过于创作的时候,这不是对创作的推动,相反的对创作是一种窒息抹杀,把创作变得十分贫乏。我自己的体会,一个作家,一个艺术家,越远离教条和理论,恐怕他的思想会越为生动,越丰富,越有创造力。
     寻找带给作家直接冲动的创作美学
    文学理论艺术理论究竟有没有用处?这也是我个人非常关心的问题。我应该承认,我是一个非常重视理论的作家,而且关于文学理论或美学的阐述,我在大学里头就写了不少有关的论文。由于在中国那个时代,也都烧掉了,而且幸亏也烧掉了。
    我并不是一概的反对文学理论参与创作,但我认为还有另一种文学理论,或者说另一种美学,而这种美学正是作家要找寻的一种创作理论。我们不妨把今天的题目稍微改换一下,“创作与美学”,那个“与”字删掉,把“创作”“美学”两者并列平行,作一种内在的联系。“创作美学”,艺术家文学家通过自己的创作实践中,加以总结而认识的这种理论,即所谓创作美学。它当然是一种理论,这种理论会带给作家或艺术家直接的冲动。这种理论当然不是我发明的,早就有例子。像爱森斯坦谈电影的理论,他并没有去讨论哲学的问题,也不企图去建立一个电影的标准,谈的纯粹是他个人的创作。我记得上大学时透过翻译读到爱森斯坦,他认为O这个字母唤起黄色的感觉,A唤起了红色的感觉。他把它建构成一种理论。对我来说不管A或O并不能唤起对什么颜色的感觉,但对爱森斯坦来说,显然的确唤起这种感觉。因此我们说这样的理论,就是艺术家的创作理论,因为它是直接为他的创作服务的。当然,将创作加以理论化,有时候是非常极端。而理论一般来说应该都是要普遍化的,可是这种理论,恰恰相反,它诉诸理论的形式,可是又非常个人化。所以应该说艺术家的创作理论是个人的美学,不企图建立一个普遍的艺术批评的标准。
    此外,比方说布莱希特的戏剧理论“间离法”(编按:台湾作疏离,以下同),他也不企图建立普遍适用的戏剧法则。布莱希特从根本上来讲是个马克思主义者,但是他所建立的这个理论,并不等同于马克思主义的某种意识型态,直接和某些革命教条联系在一起,而是有艺术本身创作的一种生命力。虽然我很不赞同布莱希特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型态,但他的这种创作方法,即间离的方法,对哪怕是完全不赞同马克思主义的导演艺术家,都能带来一种创作的活力。这就是艺术家的创作美学。
    创作美学把艺术创作中的外部问题变成艺术创作的内部问题。换句话说,也就是要找寻艺术家直接在创作中行之有效的规律。因此,它不满足于理论的阐释,有时表面上看来像是胡说八道,如超现实主义那些宣言,以今天读来都像是说梦,毫无道理,甚至是蛮横,连理性的阐述连逻辑都可以不顾。但是这种理论确确实实是触动创作的,是艺术家的理论。
     我寻求一种新的语言的可能性
    那么我们回到文学上来,比方说意识流的这种创作方法,必然跟乔伊斯,或者跟普鲁斯特他们的写作方法是连系在一起的。他们已经不能满足于使用平常的叙述方法,因为它无法更为细致的表达正在进行的过程中的感觉,因此他们需要寻找另外一种文学语言。像普鲁斯特的小说没有什么情节,写的并不是故事梗概,厚厚的一本小说,叙述了大量的印象,观察的过程,嗅觉,视觉,声音,某种程度上是接近于印象派的绘画──印象派的绘画里,人物的面貌是模糊的,可是却充满了声光色,是传统的绘画技法仅仅用线条素描所没办法表现的──这种叙述语言,寻求的是一种语言的音乐性,语言反反覆覆的流动,它所唤起的种种感觉是更重要的,而不是一个明确的描绘。这种语言区别于巴尔扎克,区别于早期的现实主义或自然主义小说的写法。
    乔伊斯或普鲁斯特,他们不去描绘人物的面貌,也不去明确的勾划事件满足于情节,他们进到一个更为细微的观察和感觉的世界里头去,而这也是我在小说写作里追求的。我觉得,不管是乔伊斯或普鲁斯特,他们并没有穷尽语言的可能性。像绘画,虽然至今一再被种种观念艺术革命家宣告“绘画已经死亡”,要“反绘画”;但是,只要有不断追求的画家,只要有找到自己绘画手段表现的画家,应当可以画下去。绘画没有死亡,文学也同样没有死亡。语言所蕴藏的能力,蕴藏的表现力,至今也没有穷尽,我同样也没有穷尽这种表现力。
    直到现在我也仍然在找寻语言的可能性,而对语言表达的可能性的追求,如果诉诸于某种理论认识的时候,就要研究语言的本质。那么语言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像如果要谈到戏剧,那么就要问戏剧的本质是什么?这是文学戏剧艺术的内部问题。这种对本质的追求,不同的艺术家会有不同的认识,很难说只有一种写法才是唯一正确最好的写法。排他性在这种理论中是不存在,而且不是前提。这种理论是建构在个人创作经验的一种总结,启发人,但不强求于人,它既不做政治判断也不做道德伦理的判断,它只是一种审美判断。这种审美判断是纯然的个人判断,同个人的感受经验习惯连系在一起,体现为一种艺术语言,或者艺术表现方法跟手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