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
谢选骏文集
·中美为何失去互信
·美国政府为何瞎了眼
·假精致就是真钱奴
·六四亡灵投胎到了香港
·不自由毋宁死的香港人才可能获得自由
·天安门母亲为何没有谴责香港开枪镇压
·共产党中国是骑在中国人头上的外国政府
·解放军匪兵迟早会在香港杀人屠城
·林郑月娥长得太像李月月鸟了
·为香港自由奋战至死的第一勇士
·香港是中国君主立宪的基地
·什么叫作奴隶道德
·满清政府的继承人还欠我们一颗人头
·马克思主义就是无耻的高调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说你是逃犯你就是逃犯
·胡耀邦是一个假装开明的奴隶主
·巴黎圣母院就值小半张假画
·梵高不自杀就无法出名
·大学就是杀人的魔窟
·权力是一种动物习惯
·橡皮子弹只能欺负香港人
·权贵资本里应外合香港反送中
·八九民运正在香港出现
·香港示威为何让北京发抖
·和平理性非暴力是粉饰的坟墓
·周武王支持香港示威
·香港真能解放亚洲吗
·香港为什么不能就地审判杀人犯
·杜鲁门是共产党的乏走狗
·爱因斯坦凶残迫害犹太人
·无神论者不懂善恶
·都是南风窗惹的祸——中共国就是杀猪盘
·死人最稳定、监狱最安全
·苏联人最先到达地狱
·特朗普就是美国特首
·狗眼与狼眼
·狗命与狼命
·塑胶脸王毅把外交部变成了咆哮公堂
·石三伢子毛泽东是恶魔之子
·骗子说他没有骗人大家就更加认为他在骗人了
·彭斯伟大但还不如我大
·时间与神话
·时间与神话
·川普是个窝囊废
·历史传说就是集体的儿童记忆
·最后一个共产党员之死
·神道教只能否定现实
·西域包含了西方与东方
·怪不得比尔盖茨不能毕业
·没有人权只有代表权
·达赖喇嘛是毛主席的逃奴
·攻克台湾易如反掌
·网红与网黑
·网红与网黑
·反客为主到美国敌后开疆辟土
·恭喜发财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马克思是狗刨专家——资本家的狗腿子
·世俗基督教就是撒旦教吗
·中共为何优待维吾尔人和其他边疆少数民族
·互联网世界的两个阵营是美苏两个阵营的延续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班农真是中共的敌人吗
·中美冷战升级为敌我矛盾,全面冲突一触即发
·主权国家控制互联网一定失败
·网络主权不是“政权主导网络盗窃”
·一入邓门深过海
·马克思狗杂种不懂全世界机器人联合起来
·司法部长沦为骗子——国会的司法委员会沦为骗子的帮凶
·佛教的麦加遭到回教的洗劫摧毁
·共产党中国的矛盾论
·全球政府将在互联网上出现
·法国吐出中国的人血馒头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网络主权不是国家的玩物
·3.5%比5%更加精确吗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中国一百年来最伟大的女性
·超杀眼神与鼠目寸光
·科学就是现代神话
·川普追随卖国贼尼克松
·傅作义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俄罗斯人建造嘴炮航母
·出生在中国就可以犯罪
·大家都有机会成为张艺谋了
·唐宋和明清为何不同
·唯心主义的医学基础
·香港暴力事件应该是便衣特务所为
·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执法机构纵容司机的野蛮
·电信诈骗统一中国
·范仲淹是坏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平定主权国家》
   Pacification of nation-states
   
   谢选骏
   Xie,Xuanjun

   
   第九章 大改组
   
   
   三,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3. Historical experiences of national integration
   
   “民族”是什么?文明创造者们手中的蜡团。即便从“民俗”学意义上着眼,也常常如此。今日的民俗,不正是昨日天才的遗迹?“民族意识”经常透过创造者们的“无意识过程”,形成了对民族生活的陶铸。
   
   1、民族不知民族意识为自己的工具,反而相信它就是自己的目的,且是最高的目的。这说明民族意识对于民族自己的深刻支配。
   
   2、民族意识从根本上确保和促进了民族生活的节律和形态。
   
   3,民族意识的载体是“文化阶层”,它不是握有一门技艺或专业知识的人,而是具有历史精神并能以此影响民族感情、指导民族生活的特殊“种姓”,文化阶层人数不多但能量极大,在社会生活中具有酵母般的作用。
   
   在中国历史上,士大夫阶层的文化作用,正如中东地区(或受中东影响的欧洲)的教士阶层,这个教士阶层,在近代欧洲演变为“知识分子”或“民族良心”。而现代中国的灾难就是由于士大夫阶层未能实现转型,结果造成中国上层社会的全部毁灭,整个社会沦为文化废墟。其最典型最触目惊心的事件发生在“文革”期间,而毁灭的机器就是“革命运动”。
   
   有一种观点认为“汉族基本上不是一个民族,而是多民族的集合体,南方人和北方人,东部人和西部人,甚至相邻的两个县,翻过一座山头,人民的习惯就完全不同”,因此汉族也可以被称作“汉字族”。所谓“中华文化”也就是多民族多文化的集合体,其长处在于对不同文化和民族拥有整合能力,善于使各种风俗文化习惯的人民在一起相处。正是由于这种“整合技术”曾经是先进的,所以中华民族的实体世界第一庞大。而这种混同性质的整合,正是欧洲文明所欠缺的。如果全球人类能够成为统一国家,那么起决定作用的将是中国文明,因为中国的统治术能够推动不同民族之间逐渐融合。……
   
   这种观点是一面之词,其最大的缺陷是反省的方向有误。中国文明,若不先行灭亡,成为游魂,经过现代化的改造和全球化的洗礼,则与现代世界无法兼容,谈何领导全球化?若然,自以为是,且愚昧地随声附和,岂不成为中国大地的痼疾?这里面似乎有一种趋近死亡的魔力,而不仅仅是“推动不同民族之间逐渐融合”,仿佛彻底的融合就是死亡。若然,谁只要踏上了这片土地,就不可救药地丧失了正义感:昨天他是绿的,今天他是红的,明天他成了黑的,但他永远是“正义”的,他不仅欺人,而且自欺。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更伪善的东西了,甚至大大超过德国人嘴里常常提到的“盎格鲁•萨克逊人式的虚伪”……毕竟这些欧洲小邦的几百年经历,怎能同中国式的驯化相提并论呢?周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而仍然服事于殷”,大概真是全球第一。与如此庄严的政治承诺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小民的缺心少肺”;与中国政治的包罗万象形成奇异反差的是中国生活的断烂不全……不幸或幸运地活在这片人海中的个性,一定会情不自禁地反问:“我是谁?”
   
   一个民族,只有当他与其他民族处于激烈竞争中,在共同对外的压力下,才真是一个民族,才具备了民族的要素。每当一个民族与他族和平共处、与世无争,民族特性就会消失。“语言学的共同语言”基于“心理学的共同语言”,“社会生活的共同语言”基于“精神生活的共同语言”,而没有精神上的共同语言,肉体上的共同语言无异于动物的吼叫。忏悔永远发自个人的灵魂,民族是不会进行反省的。“民族性的反省”,那只是少数以民族为己任的狂妄心灵,所进行的越俎代庖,是侵略性的“自我反省”。所谓“全民族共忏悔”的说法,是语无伦次的矫情,宛如杀人凶手要受害者和他一起悔改。故意混淆“Sin”和“Crime”正常界限,就是历史唯物主义的看家本领?
   
   在把个人意志强加给民族的意义上,有两类天才,一类是当民族充满团结精神时兴起的天才,一类是当民族发生内在分裂时崛起的天才。前者被目为政治家和挽救者,后者被叫做精神创造者(思想、艺术、宗教等方面)和民族灾难的标记。奇妙的是,前者常会出现在民族形势并不有利的时刻,后者反倒在民族的盛世开始发生时崭露头角。“盛世”露出衰落的徵兆并不希奇,由盛趋衰的转折点就会出现“文化巨人”,这些人的活动一方面促进了文明的发展,另方面加剧了民族的内在分化。而民族形势并不有利的时刻,常常也是否极而泰的枢纽,结果无意激活了团队精神。所以一个民族的力量,是无法用唯物主义的标准加以测定的。正如现有的生产能力,并不是一个国家内在力量的主要标志,否则就无法解释富国何以变穷或是穷国何以变富。民族的力量,来自团结合作的精神可以获利;而民族衰弱的主要表徵即在于内斗分裂可以获利。因为分裂而获利,是对乱党的奖赏,如此引来的社会动乱是无法用强制手段加以消除的,而滥用暴力手段医治内乱,只能进一步恶化危机。崇尚暴力解决的独夫之所以得势,是因为戕害民族肌体的恶行成了他登基的前提。社会分裂状态是文明分化的恶果,而不是由于掌权主事者的暴力程度不够;所以适时的“分而治之”,远比“强迫统一”来得高明。秦始皇所以失败就是过度依赖暴力,而汉朝成功的秘诀就在于提升了社会自治的程度,在政治领域运用了“顺势疗法”。可见社会分化只要不导致暴力行为,对于文明的生长、力量的凝聚,不仅可以接受,甚至完全有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